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02章 斩王!斩王!【感谢盟主Ragnarous的慷慨打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甲士们蜂拥而上,瞬间挤满了通往鹿台的三百六十级台阶。


        

最前面那十几人,面容狰狞,爆喝一个‘杀’字的同时,用力将手中的青铜长戈刺向肌肉佛。


        

但是肌肉佛动作比它们更快。


        

唰!


        

锋利的战斧横扫而过,直接拦腰将这些甲士斩断,一分为二。


        

砰!砰!砰!


        

它们残缺的尸体摔在台阶上,从十几人变成了三十几段。


        

肌肉佛往前踏出一步,战斧再挥!


        

咔!咔!咔!


        

它就像收割麦子似的,将面前杀气腾腾的甲士一片一片的砍断。


        

眨眼间,肌肉佛踩着尸体推进十二米,台阶上也空了十二米。


        

“红药,走了!”


        

林白辞一把抓住郭正,招呼高马尾赶紧下去。


        

松木火把不愧是放火利器,鹿台火势一大起来,燃烧的更快了,顷刻间便烧成了一道冲天的火柱。


        

浓烟滚滚!


        

“杀光他们!”


        

王一脚踹翻面前的案几,将手中的金樽砸在地上,之后疾步从高台阁楼上冲下。


        

呛啷!


        

它拔出了佩剑。


        

唐之谦和肖立立刻逃窜。


        

同一时间,站在台阶下的内侍长听到王令,右手一伸,抓向站在它身侧的肖立。


        

啪!


        

肖立的脖子被内侍长掐住。


        

“唐……唐哥……救……”


        

肖立呼救,拳打脚踢,甚至右手食指还扣住了内侍长的眼球,但是内侍长不为所动,依旧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


        

肖立的脸庞几秒内就变的通红,因为全身用力,脖子上的青筋和血管鼓起,像蚯蚓攀爬一般。


        

这就是命,如果站在内侍长右侧的是唐之谦,那么现在被这个死太监掐住的就是他了。


        

已经跑开几步的唐之谦听到肖立的动静,想回去救援,但是眼看着王冲下来,他怂了,逃的更快了。


        

肖立抬脚,猛踹内侍长的肚子,又挥拳打它的脑袋。


        

砰!砰!砰!


        

内侍长死不撒手,甚至低头一口咬在了肖立的脸上。


        

王从两人身边走过,没搭理他们,直奔鹿台而出。


        

平台上,没有丝竹声乱耳,歌姬们也不跳舞了,一个个睁着大眼睛,想要杀人,只是它们挤不过去。


        

有一些甲士,在围攻顾蓉洁她们。


        

“别怕!挡住!挡住!”


        

曾传挥舞着一张案几,格挡刺过来的青铜长戈,他大叫着,激励士气。


        

“不行,这么下去会死的,咱们冲出去!”


        

顾蓉洁大喊:“汪总,带头冲出去!”


        

汪铭夫同样挥舞着一张案几,他不想冲,这种形式下,谁先冲谁会死,肯定是为后面的人做嫁衣了。


        

“冲出去!冲出去!”


        

顾蓉洁推着身旁的人,她要急死了,破口大骂:“你们还是不是男人?带头杀出去呀!”


        

“操OO,烦不烦?”


        

旁边一个男人受不了,一拳打在顾蓉洁的嘴巴上,接着抓住她的衣服,当做人肉沙包,用力往外一甩。


        

噗嗤!噗嗤!


        

四支长戈立刻捅在顾蓉洁的身上,鲜血顺着伤口流出,让青铜色的长戈在月光下,更加的妖艳瑰丽了。


        

汪铭夫见状,知道机会来了,他一咬牙,豁出去了,猛地往前一窜,撞在顾蓉洁的身上,接着拿她当做肉盾,硬生生的顶开一条生路。


        

甲士们用的都是长戈,被汪铭夫近身后,一时间反而不好杀他了,有两个松开长戈,去拔腰间的佩剑,准备砍他。


        

“跑呀!”


        

汪铭夫大喊,希望大家跟上来,不然他一个人被盯上就惨了。


        

不过汪铭夫多虑了,大家看到他打开一个缺口,都蜂拥而来。


        

这种时候,谁不想活?


        

那两个拔出佩剑的甲士不再追赶汪铭夫,而是砍杀从身旁经过的这些人。


        

它们的剑术不错,两个倒霉鬼的脖子挨了一剑,被砍翻在地。


        

滋。


        

鲜血涌出,他们在抽搐。


        

花悦鱼又急又慌,本来准备跟上的,看到这一幕,又放弃了。


        

呼!


        

一柄长戈当头刺来。


        

花悦鱼当了这么多年主播,为了留住粉丝,一直在不断的培养才艺,拓展节目,她除了唱歌,还跳舞。


        

不是那种穿的少卖身材的乱扭,而是报了舞蹈班专业学过的。


        

所以她的身体柔韧性很灵活,动作也很敏捷,现在,那半年的努力值回票价了。


        

花悦鱼躲开一把长矛的刺杀,顺手抓住,想抢过来,但是扯了一下,没扯动,反而被甲士拉了过去。


        

花悦鱼看着这怪物那张死气遍布的脸,拿出了当年为了抓住一个机会火起来,连续十天每天直播超过十二个小时的狠劲。


        

小鱼人咬着一口白牙,冲向那名甲士,抡起了拳头。


        

神恩激活!


        

酒中醉仙拳!


        

砰!砰!砰!


        

三拳快速命中,打晕了甲士,接着她用力一扯,把青铜长戈拽到手中,然后一边乱挥,一边快速后退,阻止那些甲士靠近。


        

有了武器,花悦鱼本能的觉得安全了不少,只是下一瞬……


        

啪!


        

一只手抓在了长戈上。


        

“借我用下!”


        

曾传丢掉案几,想把花悦鱼的长戈抢过来,毕竟这武器再烂,也比桌子好用:“我带你去!”


        

“不行!”


        

花悦鱼拒绝。


        

“操OO!”


        

曾传急了,一脚踹向花悦鱼的小肚子。


        

女主播灵巧的往旁边一闪,顺势一拳,打在曾传的眼窝上。


        

要是普通女人的拳头,根本不可能打中曾传,但这是神恩。


        

曾传还没反应过来,挨了一拳,随即他就有些晕,像夏天在街边撸串喝多了一样,整个人醉醺醺的,他甚至还闻到了一股酒香。


        

挺好闻的。


        

花悦鱼想把长戈拽回来,但是没机会了。


        

几名甲士朝着她和曾传刺出长戈。


        

女主播躲了,但是醉酒的曾传,反应慢了半拍。


        

噗嗤!噗嗤!


        

长戈捅进他的身体,鲜血溅了出来。


        

“完了,死定了!”


        

花悦鱼绝望,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甲士们的尸体突然像风化的岩石一样,咔嚓咔嚓碎掉了。


        

连它们身上的铠甲和手中的武器也不例外。


        

“诶?”


        

花悦鱼下意识看向鹿台上的林白辞。


        

原本围攻他和夏红药的甲士更多,但是此时都碎了,不过王冲了过去。


        

“小白!”


        

花悦鱼大喊。


        

“跑!”


        

林白辞咆哮,丢下郭正,和夏红药冲向王。


        

鹿台才是这座摘星宫的核心建筑,只要烧掉它,王的不死之身便破了,那些甲士、太监、还有歌姬们,会瞬间灰飞烟灭。


        

“干它!”


        

郭正大叫,他也没闲着,把身上的麻衣长袍扯成一条一条的,结成一根绳子,捆在断腿上止血。


        

汪铭夫根本不管鹿台上发生的事情,他本来还在担心怎么从前面甲士的包围中冲出去,没想到它们都碎了。


        

真是天助我也!


        

汪铭夫大喜。


        

鹿台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摘星宫的这座平台,也开始出现裂缝,摇摇欲坠,接近倒塌。


        

轰隆!轰隆!


        

一些墙壁石块剥落。


        

每个人都在逃,除了花悦鱼,没有人留下来。


        

不!


        

早已经跑下三十多个台阶的唐之谦,又跑上来了,他觉得万一下边还有怪物,自己岂不是要凉?


        

现在跟着林白辞应该是最安全的。


        

这一刻,唐之谦决定赌命,赌林白辞能杀掉那位自称王的怪物。


        

他看向肖立。


        

那个白脸的死太监也化成了沙尘,但是肖立运气不好,早被它掐死了。


        

“哎!”


        

唐之谦叹气,肖立要是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同时他又有些自责,要是自己帮他一把,二打一,应该能坚持到那个死太监碎掉。


        

可惜没有如果。


        

唐之谦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肖立的左耳朵上,那里戴着一枚耳钉。


        

这个耳洞,还是唐之谦和他一起去打的。


        

肌肉佛对上了王。


        

“红药,别急,先消耗它。”


        

林白辞有句话没说,除了消耗王,也是要试探它都有什么攻击招数,不过他觉得夏红药能懂,不然这话说出来,王可能就留后手了。


        

“嗯!”


        

夏红药对于战斗,很自信。


        

“你们两个躲起来。”


        

林白辞交代,他扫了一眼,将摘星宫的情况,尽收眼底。


        

其他人再往下跑,花悦鱼和唐之谦留了下来,这很危险。


        

“死!”


        

王迎着冲来的肌肉佛,佩剑斩杀。


        

肌肉佛不闪不避,直接一拳轰出!


        

砰!


        

肌肉佛打开青铜剑,又是一拳,速度极快,结结实实的落在王的脸上。


        

砰!


        

王被打的踉跄后退。


        

肌肉佛立刻跟上,弓步拧腰,双拳挥出!


        

噢啦噢啦噢啦!


        

砰!砰!砰!


        

肌肉佛铁饼大的重拳宛若流星雨一般,结结实实的轰向王,打在它的脸上,身上,让它直接被拳影淹没。


        

【没用,这块食材的弱点是左眼,那里有一小块神骸。】


        

【它拥有神恩王之凝视,凡是它身周三米内的人,只要被它瞪到,身边就会变得僵硬,形如木头。】


        

【不要和它对视,不然超过五秒,它可以奴役你,强制让你按照它的话去做。】


        

【它还有一道神恩血肉复苏,只要吞噬刚刚死去的血肉,就能立刻恢复一切伤势!】


        

喰神点评。


        

【总体来说,这是一块相当难处理的食材,分量不多,又极其麻烦,宁可不吃!】


        

林白辞倒是不想吃,关键王也不会让他们走。


        

“红药,郭正,别和它对视,我总觉得这家伙的眼睛不对劲!”


        

林白辞不敢说的太明白,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提醒。


        

“嗯!”


        

夏红药点头。


        

因为智力D,又相信林白辞,所以她根本没考虑林白辞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正往旁边爬,试图远离战场的郭正,则禁不住皱眉,一脸疑惑。


        

林白辞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强大的神恩,能探知敌人的情报?


        

不然为什么不让对视?


        

一般来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很多心思都会通过眼睛展示出来,像这种战斗中,观察对方眼神,来判断对方的态势,是基本操作。


        

砰!


        

王摔在了地上,滑出十多米远。


        

它愤怒了,抬手掷出青铜铸造的佩剑。


        

“去死!”


        

青铜剑飞射而出,袭杀肌肉佛,速度极快。


        

肌肉佛右拳打出。


        

砰!


        

青铜剑被打飞,不过调整了一下姿态后,又射了过来。


        

王起身,大步狂奔,扑向肌肉佛。


        

肌肉佛再次打向青铜剑,但是没中,因为王单手一招,青铜剑飞回手中。


        

王之凝视!


        

王瞪向肌肉佛,肌肉佛的身体立刻一僵。


        

唰!


        

青铜剑斩在肌肉佛的脖颈上,将它的脑袋砍下。


        

轰!


        

肌肉佛碎成了一粒粒萤火虫似的光斑,飘散中空气中。


        

“我O玛,这么猛?”


        

郭正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白,红药。”


        

花悦鱼担心。


        

唐之谦突然觉得,留下来是不是个错误?


        

“小林子,你掠阵,我先上!”


        

夏红药没有丝毫惧怕,拎着短刀,扑杀王。


        

郭正其实瞧不起夏红药的,觉得这个女孩身为神明猎手,但是什么力都没出,就像林白辞大腿上的一个挂件。


        

但是现在郭正改主意了。


        

凶残可怖的怪物当前,人家是真敢上。


        

也不知道是没脑子,还是真的勇!


        

“一起!”


        

林白辞冲锋。


        

“……”


        

郭正无语,好吧,这位也勇。


        

林白辞厮杀的机会屈指可数,也没和夏红药配合过,他担心1+1的杀伤力反而小于2,不过他很快发现,夏红药是个战斗天才。


        

高马尾没有自顾自的打斗,而是借助林白辞攻击王,王顾不到她的时候,打出爆发。


        

日冕!


        

唰!唰!唰!


        

黑色的刃光像日冕爆发一般,激射在王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王被骚扰的心烦,直接瞪向夏红药。


        

王之凝视。


        

咔!


        

夏红药就像整个人陷在了沼泽中,动作瞬间变得僵硬,停滞。


        

“死!”


        

王持剑斩杀。


        

夏红药没有惊慌失措,正要释放神恩,逃离这里,林白辞的龙牙疾速飞来。


        

叮!


        

王的佩剑被荡开。


        

林白辞一把抓住夏红药,往外一扔。


        

离开王身前三米后,夏红药的身体立刻恢复如常。


        

“你小心,这怪物能够让人身体僵硬!”


        

夏红药提醒。


        

“知道了!”


        

林白辞为什么要一起进攻?


        

就是想试试这怪物的王之凝视,是只能对一个人生效的单体伤害,还是群杀,这也是林白辞为什么不去亲手格挡王剑,而是宁可损耗神力,也要飞剑格挡的缘故。


        

因为他担心自己也不能动。


        

现在看来,这怪物拥有的神恩不是群杀。


        

这就容易对付了。


        

“红药,我来当肉盾,吸引它的注意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林白辞一个月前还是一个普通高中生,根本没学过格斗,而且持有的神恩,也不知道杀伤力够不够,所以林白辞主动当肉盾。


        

“你小心!”


        

夏红药没有矫情。


        

怪物死的越快,肉盾越安全,所以夏红药火力全开,甚至不惜以伤换伤。


        

“该死的贱民!”


        

王对着林白辞激活王之凝视,想先杀一个,但是夏红药及时出手,撞开林白辞的同时,也一刀斩在王的脖颈上。


        

只可惜收效甚微。


        

“崽种,直视我!”


        

王咆哮,急了。


        

“别看它!”


        

林白辞大喊。


        

本来要抬头骂一句的夏红药,赶紧移开了目光。


        

王掷出飞剑。


        

林白辞在它飞过来的时候,一剑斩出。


        

叮!


        

王的佩剑被打飞。


        

林白辞疾速冲出,去抓剑柄,但是没成功,另一边,夏红药趁着王没了佩剑,立刻抢攻。


        

迅影!


        

唰!


        

夏红药带着一抹残影,好似瞬移一般,出现在王的脸上。


        

月蚀!


        

嘶!


        

短刀一闪即没,扎进它的脖颈,随即夏红药双腿一蹬王的胸口。


        

砰!


        

夏红药借力一个空翻,离开王的身前,短刀顺势切开它半个脖颈。


        

花悦鱼觉得夏红药这一刻简直飒极了。


        

月光透过稀薄的黑暗迷雾,洒下来,夏红药那临空后仰一跃,宛若一只出水的海豚,姿势潇洒至极。


        

唰!


        

夏红药挥手射出短刀,扎进它的左眼。


        

“……”


        

林白辞服气,高马尾这是什么运气?


        

夏红药并不知道王的要害,但是她有一个基本作战思路,那就是先斩下怪物的脑袋,破坏对方的眼睛


        

别管有用没用,先看看能不能毁了视力再说。


        

夏红药落地,冲刺,要取回短刀。


        

吼!


        

王咆哮!低头!凝视!


        

唰!


        

夏红药僵在原地。


        

林白辞杀到,挡下王砍向高马尾的一剑,同时又一脚把她踹开。


        

王之凝视!


        

这一次,王瞪向了林白辞。


        

“小白!”


        

夏红药大喊。


        

林白辞释放神恩!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他其实很想用红土泥人袭扰,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还不到时候。


        

春风化雨,佛影乍现。


        

王看着林白辞背后的佛影,暗道机会,它立刻装作害怕的样子,逃向台阶。


        

夏红药赶来,拽走林白辞。


        

离开王身周三米后,林白辞恢复自由。


        

“那怪物是不是要跑?”


        

郭正大喊:“别放过它!”


        

轰!轰!轰!


        

王的身上,突然像爆炸似的,涌出了大量的暗绿色迷雾,顷刻间淹没了大半个平台,让人目不视物。


        

林白辞精神一振,按照记忆中的方向扑向郭正,他知道决死一刻来了。


        

是生还是死,


        

看这一击!


        

“小白!”


        

花悦鱼大喊,担心的要死。


        

------题外话------


        

感谢盟主Ragnarous大佬的慷慨打赏,万分感谢,无以为报,诚惶诚恐。


        

上架后一直日万,已经被榨干了,我努力再争取一些时间,再多写一些,非常谢谢!


        

还有其他打赏的书友们,容我月末一并感谢!


        

总之一定会多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