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13章 疯狗食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烧烤摊子的老板们,最怕的就是有人喝多了打架闹事,要是再重伤住了院,麻烦的很。


        

“没死,喝多醉倒了,不信你过来看!”


        

林白辞踢了踢右脚旁边这个的肩膀。


        

古晴香蹲在两个睡死的男人身边,检查了下,发现的确没问题后,松了一口气。


        

“你们都还年轻,打赢坐牢,打输住院,图个啥呀?”


        

老板欲哭无泪。


        

他其实还是很感激林白辞,要不是他一拳干翻两个人,震住了这两帮人,不然以那个大个子的尿性,肯定要给人开瓢儿见红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两个被干到的没事吧?


        

老板蹲在两个人旁边,看外表没大碍,擦伤都没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内伤。


        

林白辞看着那个最先拎椅子,要动手的大个子:“酒醒了吗?”


        

大个子嘴角挂着呕吐后的污渍,整个人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看林白辞都带着轻微的晃动,但是他的脑子已经冷静了不少。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尼玛!


        

这是个狠茬子。


        

大个子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就是个刺头,再加上家里有点关系,能摆平后续麻烦,所以他没少打架。


        

但就这,他打架的时候也不敢朝着别人重要部位下手,真要打死人了,可是要坐牢的,但是眼前这位。


        

尼玛!


        

上来咣咣就是两拳,直接把人给干翻了。


        

看着同伴直挺挺倒地的那一瞬间,大个子直接吓出一身冷汗,像这种一拳干出僵直晕死过去的模样,基本上不出人命,也是个重度脑震荡。


        

一般来说,下手的人看到对方晕倒,怎么都会多看一眼,毕竟打死人那真不是开玩笑的。


        

谁不怕?


        

可眼前这位,眼尾都没扫那两个人一下,那姿态仿佛随手碾死了两只蚂蚁,毫不在意。


        

看看他这眼神,冷静的可怕。


        

操!


        

我怎么感觉他杀过人,或者至少也见过好多死人呀?


        

大个子怂了!


        

他以前豪横,那是因为他能打不过人,可现在,他成了被揍的一方,而且他觉得对方这么镇定,肯定家里关系硬的一匹。


        

“醒了!醒了!”


        

大个子想点头,但是喝多了,脑袋有点不听使唤。


        

没办法,


        

不怂不行,人家一拳秒杀一个壮男,自己动手,那是自取其辱。


        

“醒了就去结账,滚蛋!”


        

林白辞呵斥。


        

“我结账!我结账!”


        

大个子很听话,


        

“把这两个人也扶回去,我叫……”


        

林白辞吩咐。


        

中了酒中醉仙拳的效果,就像喝多了醉死了过去,睡一觉就好了,对身体没大碍。


        

林白辞知道没后遗症,但这些人不知道,所以林白辞报个名字,让他们放心,就算朋友出了事,也能找到人。


        

实际上,林白辞不报名字,人家要找他,他也跑不了,因为满大街都是监控器。


        

只是不等林白辞说出名字,古晴香就插话了。


        

“我叫古晴香,是软件工程专业的辅导员,要是他们有什么问题,来找我。”


        

古晴香还留下了她的电话。


        

林白辞出手,都是因为她来制止这些人,所以她不能把林白辞卷进来,对方要找麻烦,她来抗。


        

这群人中,有机灵的,还偷偷拨了一下这个号码,听到古晴香的手机响了,这才放心。


        

林白辞听到手机铃声,眉头一挑:“古辅导员,把手机给我看一下,我记一下号码,他们在校外喝酒闹事,怎么都要记个大过。”


        

“有号码,人就跑不了了,就算现在报个假名字,也能顺着号码查到!”


        

林白辞的声音很严厉。


        

那个打了古晴香电话的男生本来还觉得他机智,现在后悔的想撞墙。


        

尼玛,


        

留下痕迹了。


        

还是大个子打架多,有经验,他看到古晴香和林白辞没有追问大家名字,就知道他们没把事情闹大的意思,于是赶紧招呼同伴,扶着两个醉死的同伴离开。


        

“林同学,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古晴香道歉。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少往前冲,直接报警就行了!”


        

林白辞无语,真当你这辅导员身份有威慑力呀?


        

也就吓唬吓唬那些听话的好学生。


        

“嗯!”


        

古晴香点了点头,


        

这是被学生关心了?


        

她的脸颊有些红,有些烫,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像揣了一只小兔子。


        

“走吧。”


        

林白辞看着老板如释重负的表情,想想他刚才担心死人的模样,林白辞突然发现,自己要真是出手太重,打死了人,还真会有麻烦。


        

如果成为九州安全局的神明猎手就不同了,那些安全员拥有杀人执照的,他们当然也不能滥杀无辜,但是有这个执照后,就有操作的空间了。


        

为什么神明猎手们愿意加入九州安全局?


        

薪水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这个官方人员的身份,这代表着一种地位和权力,至少犯了事,是安全局内部调查审讯,警察部门是没资格插手的。


        

两个人吹着夜风,走的不快,回到校门前时,已经9点多了。


        

“你回去吧!”


        

古晴香不是海京人,毕业后留在这座城市工作,所以她是没有房子的,现在在距离海京理工三百多米的博硕小区租了一间房子。


        

地方不大,一室一厅,40平米,但一个月要4500块。


        

“我送你。”


        

林白辞反正也没事。


        

古晴香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没有拒绝林白辞的好意。


        

“你刚上大学,还习惯吗?”


        

古晴香询问。


        

“挺好!”


        

林白辞心说上个大学,总不可能比探索神墟还危险吧?


        

而且自己现在有钱,工作也有着落了,学习上,随便看看书,只要保证期末不挂科就行,简直轻松的一匹。


        

嗯,


        

唯一的问题应该是缺个女朋友,毕竟酒池肉林都有了,没个女朋友总感觉少点什么。


        

两个人闲聊着,距离一条巷子不远的时候,一声惨叫突然从里面传出。


        

“你在这儿等着!”


        

林白辞留下一句话,立刻狂奔过去。


        

“小心!”


        

古晴香没听林白辞的,也跟着往过跑。


        

博硕是个房龄超过二十年的老旧小区,里面大多住的都是租户,基本上都是海京理工的大学生。


        

一些人毕业了,不想回老家,留下来找工作,还有一些则是大学期间就出来住了。


        

那条巷子,是从小区回学校的一条近路。


        

听说早些年的时候,有人在里面抢劫过路的女大学生,不过自从手机支付普及,大家不怎么带现金了,再加上满大街的摄像头,治安好了很多。


        

“希望只是抢劫!”


        

古晴香很担心。


        

手机首饰被抢了最多损失点钱,要是女孩被祸祸了,这辈子都是心里阴影,不过她看到林白辞几个呼吸就冲进了巷子里,立刻松了一口气。


        

林白辞高大的身型,还有刚才面对十几个人依然不惧,强势出拳的姿态,让她都对这个男生充满了信心。


        

小巷子里路灯不知道是年久失修,还是为了省电,安装的灯泡度数不高,总之很暗。


        

黄昏的光芒,反而加重了恐怖的氛围,这要是天气不好晚上没月亮,估计没有女生敢走。


        

“救命!”


        

有女孩哭喊。


        

“住手!”


        

林白辞爆喝,一路狂奔而至,他以为有人抢劫,或者耍流氓,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条脏兮兮的金毛犬在咬一个女生。


        

“疯狗?”


        

林白辞皱眉。


        

这条狗一直在撕咬那个女生,它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澡了,身上的毛发都打结了,一团团的,污迹斑斑。


        

哪怕是光线昏暗,林白辞也能看到这条狗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还有不停地嘴巴里流出的口涎。


        

金毛犬看到一个人冲过来,立刻放弃撕咬那个女生,扑向林白辞。


        

用肌肉佛可以瞬间解决战斗,但是这东西被人看到,麻烦不少,还是用红土泥人吧。


        

反正林白辞没想到自己动手,虽然打的过,但万一被疯狗抓破点皮儿,还得去打狂犬疫苗。


        

“话说我这体质,应该不会得狂犬病吧?”


        

神恩激活,红色滚石。


        

一只红土泥人出现在巷子墙角的阴影下,投石索甩动。


        

“汪!”


        

金毛犬狂吠着冲过来,四肢突然用力,扑向林白辞。


        

只是它整个身体跃到空中,还没来得及咬到林白辞,一枚飞石打来,轰在它的左眼上。


        

砰!


        

嗷!


        

金毛犬惨叫一声,立刻失去平衡。


        

林白辞顺势起跳,一个转身后摆腿,踢在这条疯狗的脑袋。


        

砰!


        

嗷!


        

疯狗又是一声惨叫,被踢得向侧面飞出,撞在墙壁上。


        

砰!


        

疯狗摔在地上,还挣扎着想爬起来。


        

林白辞两个箭步冲过去,朝着它的脑袋又是一个大力飞踢。


        

砰!


        

疯狗晕死过去。


        

林白辞想捡一块砖头,砸爆这条疯狗的脑袋,但是环卫工把环境打扫的还算干净,除了几个喝光的奶茶杯和快餐盒,找不到可以行凶的武器。


        

“你没事吧?”


        

林白辞跑到那个女生身旁,看到她胳膊上,大腿上,衣服破了,都是被撕咬的痕迹,血迹斑斑。


        

“呜呜呜!”


        

女生在哭。


        

“别害怕,那条疯狗已经跪了,你也没毁容,找个好医生,身上不会留疤痕的!”


        

林白辞安慰。


        

“林同学,怎么回事?”


        

古晴香跑到了,呼呼地喘着粗气。


        

“有条疯狗!”


        

林白辞交代,同时拨了120:“晕过去了,还没死。”


        

“哦,我这就给学校的保卫科打电话,让他们带工具过来处理,这个女生情况如何?”


        

古晴香打电话。


        

“被咬伤了,生命应该没大碍!”


        

林白辞想放开这个女生,但是对方一直抓着他,人家没其他意思,就是害怕吓的。


        

“你是海京理工的学生吧?哪个专业的?辅导员叫什么?”


        

古晴香准备给女孩的辅导员打电话,但是她的情绪很不稳定,一直在哭,没办正常交流。


        

不到三分钟,保卫科的人就带着工具来了。


        

因为这段时间学校附近一直有疯狗出没,伤了四十多个学生了,所以校长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是再有学生出事,保卫科长就别干了,所以他们很积极。


        

救护车后脚也到了,林白辞和古晴香送女孩去了医院,做了消毒、缝合一番急救后,女孩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接下来就是问女孩的基本情况,给她的辅导员打电话。


        

等这位赵辅导员从家里赶来,接手一切,时间已经是晚上2点多了。


        

林白辞和古晴香站在市三院的大门前,在等出租车了。


        

“宿舍楼已经关门了!”


        

古晴香纠结,这么晚了,林白辞能去哪儿?总不能睡大街吧?


        

“嗯!”


        

都这个点了,居然还有人进出,


        

哎!


        

医院这地方,貌似从来都不会冷清。


        

“要不……你去我那住一晚?”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还是自己的学生,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影响不好,但是不管林白辞又不行。


        

“不了,对你影响不好!”


        

林白辞拒绝。


        

听到林白辞这么说,古晴香不好意思了,得自己太自私,看看人家,先关心的是自己的声誉。


        

“没事的,不然你这么晚去哪?”


        

古晴香邀请,她倒是不怀疑林白辞的人品,会忍不住对她做些什么。


        

“酒店吧!”


        

要是以前,林白辞肯定找一家网吧对付一宿,但现在,希尔顿走起,反正金映真订了一年的豪华套房,不住浪费。


        

“那太让你破费了!”


        

古晴香不同意。


        

出租车来了,两个人上车。


        

“去博硕小区!”


        

林白辞系好安全带,他没坐后排,而是副驾驶。


        

这个行为,又让古晴香对林白辞有了不少好感,以前拼车,就有人故意坐她旁边,挨挨碰碰。


        

把古晴香先送回博硕小区,林白辞让司机直奔希尔顿酒店。


        

古晴香看着出租车开走,又在原地站了几分钟,之后回家,走了几步后,他突然想起。


        

救护车的钱是林白辞垫付的,130块,他从头到尾,都主动没提过。


        

这是个慷慨大气的男生。


        

古晴香赶紧给赵辅导员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别忘让那个女生还钱。


        

……


        

“什么神忌物污染了这么多疯狗出来?”


        

林白辞皱眉,决定处理一下这个问题。


        

这几天没事了就在学校附近逛逛,利用饥饿感雷达找一找。


        

酒店到了。


        

前台妹子不是上次那个,但依旧很热情。


        

“林先生这边走,注意脚下!”


        

【一个观念比较开放的女孩,只要送一份价格在三千元左右的礼物,就可以打一晚上友谊赛。】


        

【二十四岁,身体健康,皮肤不错,虽然柔韧性差了一些,但是技术很好!】


        

林白辞的视线,落在了前台小姐的双腿上。


        

黑色丝袜在灯光下,有些闪亮。


        

“三千块!”


        

这点钱,对于如今的林白辞来说,和几毛没什么区别,花掉就能换一个嗨皮的夜晚,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第二天清晨,林白辞在一楼餐厅吃过自助早餐,准备回学校时,酒店经理来了。


        

“林先生昨晚住的如何?还满意吗?”


        

经理四十来岁,双手送上一张名片。


        

“满意!”


        

林白辞接过名字:“我没有这个!”


        

别让人家误会,觉得自己瞧不起他,不给他名片。


        

“林先生接下来要去哪?”


        

林白辞想多了,他就是有名片不给,经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毕竟他们这种二代,经理接触过太多了,什么样的都有。


        

林白辞没说,他不太想暴露自己是个学生的身份。


        

“林先生不要误会,您在停车场还有一辆奔驰,已经好多天没开了,一直放着,对发动机不太好。”


        

经理微笑解释,他没有打听林白辞隐私的意思,完全是因为这是一位大客户,才这么关心。


        

人家可是订了一年的豪华套房,要是服务不好,人家明年换其他酒店,自己可就亏大了。


        

林白辞的眉头微皱,这的确是个问题。


        

“您如果不想自己开车,我们酒店可以安排人送您,坐您的车,酒店的车,都可以。”


        

酒店也有车的,以林白辞的消费,坐也不用花钱。


        

“不过我建议您还是坐自己的车,没事了也让它跑了跑,毕竟大奔那么贵,放着太可惜了!”


        

经理长得面善,说话也好听。


        

“那就麻烦你安排一个司机,开那台奔驰送我吧,谢谢。”


        

打车还得花钱,不如坐自己的,至于学生身份,被人知道了估计也没事。


        

“哇,奔驰AMG,红姐,那个男生什么来历?”


        

昨天送过林白辞的前台小姐,看到酒店司机开着一辆奔AMG接走林白辞,忍不住叫了起来。


        

“怎么?是不是觉得亏了,昨天没抓住机会?”


        

红姐打趣,她是前厅部主管,对这些客人的资料都熟悉。


        

“他就是没钱,只有那张脸,我做他女朋友也不亏!”


        

前台小姐嘻嘻一笑:“不过我这种人,人家肯定只是玩玩的,不会当女朋友,何必呢?”


        

“你知道就好!”红姐警告:“总之别勾搭那个青年!”


        

红姐可没忘了来订房的那个高丽女,林白辞说不定是她的小狼狗,要是被自己酒店的女员工碰了,人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林白辞回到宿舍,就钱家辉还在睡懒觉。


        

“你又不去上课了?”


        

林白辞拿了高数,准备去教室。


        

“你这玩了一个晚上,还准备上课?精力可真够旺盛的呀!”


        

钱家辉看着林白辞。


        

“不是,我玩什么了?”


        

林白辞哭笑不得,钱家辉肯定想歪了,他想解释两句,古晴香正好打来电话。


        

------题外话------


        

下一章会很晚,大家明早起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