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15章 白辞?福尔摩斯?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午的阳光,带着秋老虎的余威,洒在长街上。


        

富安路边,一家面馆。


        

“你有具体目标吗?下午还这么乱窜?”


        

林白辞夹了一筷子拍黄瓜,醋放的有点多,比较酸。


        

他现在银行卡里躺着一千多万,但也不觉得顿顿必须要大鱼大肉,去上档次的饭店,这种路边摊吃起来也不错。


        

“那些疯狗基本上都出现在海京理工附近,被袭击的人几乎都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所以我觉得神忌物就在这边的某个小区里!”


        

夏红药分析。


        

“……”


        

林白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算范围缩小在一个小区里,你也是大海捞针好不好?


        

“能不能把那些被疯狗袭击的人的资料都给我?”


        

林白辞准备自己来。


        

他现在并不是九州安全局的职员,不知道这些资料能不能看,但显然高马尾已经把林白辞当做了自己人。


        

“喏,你自己看吧!”


        

夏红药在手机上登录了安全局的内部网站后,把手机递给林白辞。


        

林白辞也不客气,拿起来快速浏览。


        

“有什么发现吗?”


        

夏红药很是期待,因为林白辞在列车上、棕榈港废墟中,都展现过过人的智慧。


        

“大姐,我才刚开始看!”


        

林白辞苦笑:“你先吃饭吧,吃完了靠椅子上眯一会儿,你看看你那黑眼圈!”


        

“我靠智商吃饭的!”


        

夏红药喝了一口汤。


        

大多数女人都在乎皮肤,化妆品一堆一堆的买,都是那种出门前不化妆会死星人。


        

但夏红药是个例外,她每次都是素面朝天,也从不关心衣着,林白辞每次见到她,都是一身运动装。


        

林白辞撇撇嘴,你个智力D敢说自己靠智商吃饭?


        

不过林白辞瞄了一眼高马尾的熊大后,忽然觉得她别说顶着一对黑眼圈,就是整张脸都憔悴了,也没关系。


        

因为熊大就是真理。


        

男人必然拜倒在熊大下。


        

当然,喜欢钢板娘的异端除外。


        

林白辞一目十行,看的很快,可惜自己拥有的是过耳成诵,不是过目不忘,不然效率会更高。


        

半个小时后。


        

“老板,多少钱!”


        

林白辞喊了一嗓子。


        

“六十五块!”


        

林白辞扫了一下墙上的二维码。


        

两碗油泼面,一盘素拼,一盘熏肉,再加两瓶汽水,这价格挺划算的。


        

“小林子,你怎么看?”


        

夏红药站在大街上,伸了个懒腰。


        

不少路过的男人,立刻瞄了过来。


        

斑驳的梧桐树影落在她身上,像是给喜马拉雅山峰披上了一块轻纱。


        

嘶拉!


        

夏红药拽着运动服的拉链,一下子拉到了顶。


        

林白辞立刻看到了很多遗憾的眼神。


        

“先去博硕小区转转!”


        

古晴香在那儿住,所以林白辞准备先确认那个小区的安全。


        

“好。”


        

夏红药今天开的是一辆宝马3系,停在路边,她走过去,看到玻璃上有违章停车被交警贴上的罚单。


        

她随手撕了下来,揉成了一个球,丢进三米外的垃圾桶。


        

“……”


        

林白辞惊讶,还可以这样?


        

“上车!”


        

夏红药看到林白辞的表情,耸了耸肩膀:“公务中,别说违章停车,闯红灯都没事,不过一般还是要遵守交通规则。”


        

“当然,你即便想交罚款,也没机会,都是局里出的。”


        

夏红药等林白辞上车,系好安全带,出发。


        

很好,又找到一个加入安全局的理由。


        

博硕小区都是七层的住宅楼,由于房龄太久,不少地方的墙皮已经掉色,脱落,看上去有些破败。


        

因为住在这里的都是租户,而且大多还是大学生,所以很少有人做饭,都是点外卖,于是这个时间点,能看到不少外卖员进出。


        

小区不是很大,只有十二栋住宅楼。


        

“快看!”


        

夏红药突然扯了林白辞一把。


        

林白辞看了过去,嚯,一条脏兮兮的边牧嘴里叼着一份外卖,从墙角下快速跑过。


        

“这是在给主人取外卖?”


        

夏红药觉得挺有意思。


        

“我倒是觉得像偷外卖!”


        

林白辞看到夏红药露出疑惑的神色,给她解释:“那条狗太脏了,不像是家养的。”


        

“也可能它的主人不爱干净!”


        

夏红药有其他看法:“不爱洗澡的多了去了,还有一个可能,它的主人是个流浪汉!”


        

“红药,厉害了呀!”


        

林白辞比了个大拇指。


        

他承认,有这个可能性。


        

“哈哈!”


        

夏红药双手叉腰,胸部一挺,得意一笑。


        

她欣赏林白辞,又认可他的实力,所以能得到一位龙级预定的称赞,让她美的冒泡。


        

两个人绕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准备走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吵架。


        

“是你让我把外卖放门口的,现在丢了怨我?”


        

一个穿着黄色制服的外卖小哥很生气。


        

“你根本就没放,我上完了厕所就出来拿,最多耽误一分钟,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女生很生气。


        

因为拉肚子,她没有立刻开门取外卖,结果擦完屁股出来,


        

没了?


        

“我放了。”


        

外卖小哥也吼了起来,着急,他还有其他外卖呢,耽搁下去,都送不了了。


        

“我不管,你赔我,不然我投诉你!”


        

女生很凶。


        

“我凭什么赔你?说不定你已经拿了,又想讹我一份!”


        

外卖小哥不爽:“调小区的监控吧!”


        

“这破小区有个屁的监控?”


        

女生气的想打人,等自己涨了薪水,一定第一时间搬离这个破小区。


        

林白辞和夏红药对视一眼。


        

刚才那条边牧叼着的外卖果然是偷的。


        

“你们别吵了,你的外卖被一条狗偷了!”


        

夏红药劝架。


        

“你看,有人看到了!”


        

外卖小哥乐了。


        

女生一愣,跟着质问:“你有证据吗?”


        

“我没有,但是我看到了。”


        

夏红药试图说服这个女生,被林白辞拦住了。


        

“走吧!”


        

林白辞扯着夏红药离开了。


        

“喂,你们别走,给我当个证人,操,别走呀!”


        

外卖小哥大喊,想拦住夏红药,但是被女生拽住了。


        

两个人开始拉扯。


        

车里,夏红药有些不太开心:“我看上个像个撒谎的人吗?”


        

“那个女生知道你是对的,可如果她认可这个说法,损失就得她自己承担了,现在一口咬定外卖员没送来外卖,就是外卖员的责任了。”


        

林白辞知道那个女生的想法,就算得不到全额赔偿,也要要回一部分,减轻损失。


        

“好了,小插曲而已,去学校!”


        

林白辞已经有了计划,不过他还是掏出了问神龟甲。


        

他双手合十,里面夹着这块珠圆玉润的龟甲,在心中默念。


        

“那件制造疯狗的神忌物在什么地方,请为我指明方向!”


        

念了三遍后,林白辞抬手一抛龟甲。


        

龟甲垂直飞起,在打到车顶之前,又落了下来,掉在林白辞的大腿上。


        

夏红药瞅了过来。


        

一道拉长了声调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龟甲占卜,问神通灵,今日大凶。”


        

“忌出门!忌狗!有血光之灾!”


        

龟甲的占卜结束,林白辞立刻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这感觉就像是大晚上过乱葬岗,被阴风吹似的。


        

林白辞知道,这不是他的错觉,而是问神龟甲的诅咒之力生效了,开始腐蚀他。


        

要是体质差点的人,至少得感冒两三天。


        

“你到底准不准?”


        

夏红药不喜欢这个占卜结果。


        

“你们两人近日运势不好,不如回家,洗个澡敦伦,执意在外行走,凶多吉少!”


        

‘它’解释。


        

哎!


        

好多天没占卜,可把我憋坏了。


        

“我观这些人眉宇间大多有浮躁抑郁之气,不如待我架起祭坛,给它们占卜一番?”


        

‘它’提议。


        

林白辞直接把这块龟甲丢进黑坛钵盂,开玩笑,让你占卜,这条街上还能有活人吗?


        

夏红药不信这些,林白辞也不太在乎,两个人赶到办公楼下,停好车,去找你生命科学院的领导。


        

“我之前询问过他们了,没收获。”


        

这些被疯狗咬伤和咬死的人,其中有一半是海京理工生命科学院的学生,夏红药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那些院系领导。


        

“再问一遍!”


        

林白辞要亲自听一遍。


        

这个学院的院长看到夏红药,就没好脸色,水也没给倒一杯。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还要问什么?”


        

院长抱怨。


        

“我同事还有几个问题要问,请你认真回答,要是解决不了,我们只能带你回局里协助调查了!”


        

夏红药出示了证件,而且板着一张脸说话,还挺有威慑力。


        

就是熊太大了,不够飒爽。


        

林白辞询问这些死伤者的情况,但是院长根本不知道,还是打了个电话,叫来了几位辅导员,才弄清楚。


        

折腾了两个小时,林白辞和夏红药告辞离开。


        

“这和我之前问的情况没什么区别。”


        

夏红药叹气,感觉做无用功了。


        

“去宿舍楼,你负责女生,我负责男生,问问他们最近院系里有什么八卦,流言,录音笔有吧?全记下来!”


        

林白辞分配任务。


        

生命科学院的男生住9号楼,林白辞给钱家辉和方明远各打了一个电话,问他们有没有认识的朋友。


        

方明远说他新认识的一个球友,是这个院大三的一位学长。


        

林白辞买了一箱饮料,一堆零食,以请教球技为名,到这位学长的宿舍找他。


        

他没在,不过没关系,林白辞和其他人聊了起来。


        

有饮料和零食开路,林白辞又聊着一些游戏和篮球相关的话题,气氛很快就融洽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林白辞看着差不多了,开始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你们学院最近有什么大事吗?说说听听,我回去了也好给室友吹牛逼!”


        

“我们学院有个二代带着鲜花和钻戒去找米沁告白,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米沁那种女神,家里没有十个亿,也敢追?”


        

“呵呵,女神了不起呀,最后还不是别人的炮架?”


        

男生们叽里呱啦。


        

“现在别说女神了,普通女生都难追!”


        

“对呀,3班的那个男生,偷电瓶车给女朋友买东西,结果被抓到开除了,未来和女朋友都没了。”


        

“我听说那个女的转头就交了新男友,你说那些疯狗怎么不咬了这个臭女人?”


        

话题谈开了,根本不需要林白辞引导。


        

“听说那个男生没回去,在校外租了房,还想和女朋友继续,来缠过她好几次!”


        

“傻子一个!”


        

“他们睡了没?睡了就不亏!”


        

林白辞听了半天,感觉就这个情报还有点儿价值:“那个男生叫什么?平时人缘怎么样?”


        

“叫杜杉,人缘还凑合吧。”


        

杜杉平时除了上课,大家见不到他人,现在想来,应该是去偷电瓶车了。


        

“他女朋友呢?漂亮吗?”


        

林白辞故作好奇。


        

“一般人吧,满十分给五,不过个子挺高,有一双大长腿,喜欢化妆!”


        

“她们班女生好像都不喜欢她吧?”


        

“对,因为宿舍里有人丢过东西,总之闹得很不愉快,都换宿舍了。”


        

大学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结果还闹得这么僵,很没意思。


        

“你们知道杜杉现在在哪住?”


        

林白辞又开了几瓶汽水,递给大家。


        

“不知道,我去给你问问!”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情商比较高,看到林白辞关心这件事,立刻帮他出去问了问。


        

“在博硕小区,具体住哪栋楼,就不知道了。”


        

林白辞听到这个小区名,眉头禁不住一挑。


        

如果这个男生真有问题,那他是怎么得到神忌物的?


        

林白辞待到5点,感觉不可能在获得有价值的情报了,告辞离开。


        

“这小子什么情况?”


        

有人好奇林白辞:“长得挺帅!”


        

“不是来找老张请教球技的吗?”


        

“那他一直打听杜杉的事情干什么?”


        

“估计是想买一辆便宜的自行车吧?”


        

在大家心中,杜杉已经是惯偷了,估计现在也是靠偷东西支撑着日常开销,不然他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能干啥?


        

林白辞下楼,看到夏红药蹲在花坛边,百无聊赖的玩手机,


        

不少男生,都在瞅她。


        

“有收获吗?”


        

林白辞笑问。


        

“没人理我!”


        

夏红药郁闷:“我亮了证件,她们才开始回答一些问题,小林子,我觉得你去女生宿舍,应该更有效果。”


        

林白辞心说,我去女生宿舍不一定有用,但你去男生宿舍,他们肯定跪舔,小时候尿床的丑事都能告诉你。


        

“走吧,去博硕小区!”


        

林白辞准备去找那个偷电瓶车的男生。


        

“怎么又去?”


        

夏红药不理解。


        

林白辞把他的发现,说了一遍:“这么没人缘的女生没被疯狗咬,反倒是其他女生被咬了,如果不是巧合,那么这个女生或者她前男友,十有八九有问题。”


        

“那为什么不先找这个女生?”


        

夏红药疑惑。


        

“这个女生经常在校园里活动,接触神忌物的机会不多,反之,一个经常外出偷电瓶车的男生,活动范围更大,很有可能搞到神忌物!”


        

林白辞解释:“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巧合的可能性更大。”


        

两个人重新回到博硕小区。


        

因为小区太老了,根本没有物业,林白辞弄不到小区住户的情报,不过看大门的老保安说,想租房的话,可以去居委会那边问问。


        

“大爷,这个小区里有多少男的是自己住的?和我差不多年龄的。”


        

林白辞递过去一包烟。


        

好家伙,华子!


        

老保安看了林白辞一眼,接过了香烟。


        

林白辞要是问女生,老保安肯定不说,但是男生,这就没关系了。


        

“在这里的租户大多是情侣,害,现在这年轻人,太开放了,还没结婚,就同居了。”


        

老保安感慨着世风日下,点燃了一根烟:“男生自己一个人住的也有,不多,估计都是和室友闹了矛盾的吧?”


        

“有让你印象深刻的吗?”


        

林白辞其实弄到了杜杉的照片,是离开学校的时候,让杜杉的辅导员去档案室里拍的。


        

但是现在拿出来,会让老保安起疑心的。


        

“7号楼三层有一个大个子,经常喊一群人来玩,楼上楼下投诉他好几次了!”


        

“9号楼有一个,两三周都见不到一次,搞得我都怕他死在家里!”


        

“12号楼有一个,好像是什么职业玩家,打游戏的,家里有好多电脑,每个月电费要上千块!”


        

老保安絮絮叨叨。


        

“谢谢大爷!”


        

夏红药道谢。


        

“没事!”


        

老保安看着林白辞和夏红药往九号楼走去,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过问了,自己这点工资,看个门就行,出了其他事,概不负责。


        

“你确定住9号楼这个有问题?”


        

夏红药很激动,要是今天就把这起疯狗事件解决了,自己在局里的地位,也会得到认可。


        

“不清楚,先看看!”


        

林白辞进了九号楼。


        

一梯三户,林白辞也不知道是哪一家,只能挨个问了。


        

咚咚!


        

林白辞屈指敲门。


        

“谁呀?”


        

是一个女性嗓音。


        

“送外卖的!”


        

林白辞回了一句。


        

“我没订外卖。”


        

女人回答。


        

林白辞挨个敲了过去。


        

凡是有女人回答的,基本上可以排除,要是男人回答的,林白辞说他是燃气公司的,要紧急检查燃气阀门。


        

门开了,林白辞看到对方的样貌不是杜杉后,会立刻问一句,这里是多少户吗?


        

答案当然是‘不是’。


        

于是林白辞道歉,然后去下一家。


        

“这都行?”


        

夏红药开眼界了。


        

“主要是咱们国家的治安太好了,导致不少人没有安全意识,不然但凡通过猫眼看一眼,发现我身上没穿着燃气公司的制服,就该知道我是假的了!”


        

林白辞到了五楼的时候,遇到问题了。


        

503房间,没人应声。


        

“我好像听到狗叫了!”


        

林白辞侧耳倾听。


        

“现在养狗的人很多,下边三楼那家也有狗叫!”


        

夏红药不觉得奇怪:“可能家里没人,去上班了吧?”


        

“不对,狗叫声太多了,至少三条。”


        

林白辞皱眉,他激活了过耳成诵,听力立刻增强,有三条再叫,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呼吸声。


        

“那怎么办?”


        

夏红药看着刷着灰色油漆的防盗门。


        

“咱们这么撞进去,是犯法的,你们安全局罩得住吗?”


        

林白辞可不想被拘留。


        

“那必须的!”


        

夏红药拍了拍胸口,有一种一切包在我身上的自信。


        

“那我就撞门了!”


        

林白辞四下看了看,为了以防万一,他从双肩包里掏出了菩提使者袈裟,披在身上。


        

虽然楼里没有监控,但林白辞依旧很小心,他没召唤肌肉佛,而是深吸了一口气,一拳打向防盗门的把手。


        

霸王卸甲,无衣遮体!


        

砰!


        

门锁这一块中拳,就像一块被巨人打碎的饼干,咔嚓一下,直接出现碎裂,溅开,门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我O!”


        

林白辞只是想想这道神恩对门锁有没有效果,没想到还真行,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任何防盗门,或者保险柜,都对自己不设防了?


        

爽!


        

林白辞拉开防盗门,朝着入户门的把手又是一拳。


        

砰!


        

门锁碎了。


        

林白辞推门而入,一股臭味瞬间扑鼻而来。


        

“好臭!”


        

夏红药黛眉皱起,立刻捏住了鼻子,这地方还能住人?


        

不过还好,不是尸臭。


        

没有灯,房间里黑漆漆的!


        

当林白辞迅速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了一下,他怔住了。


        

“卧槽!”


        

前方,整个客厅里,都是垃圾,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子,狗屎,卫生巾,还有满地乱爬的蟑螂。


        

要都是这玩意,林白辞也不至于震惊,因为随着手电筒的灯光照射,整个客厅里,都是狗!


        

金毛,边牧,泰迪,二哈,甚至还有一条藏獒,它们身上都脏兮兮的,埋在垃圾堆,卧在沙发上,冰箱上,电视柜上。


        

它们听到开门的动静,唰的一下,齐刷刷扭头,看了过来。


        

这些狗眼睛通红,嘴巴翕张,吐着舌头,有粘稠的口水滴下。


        

“跑!”


        

林白辞低吼,拽着夏红药疾速退出房间,左手顺势关了一下防盗门。


        

在看到陌生人的那一刻,这些疯狗立刻动了,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来!


        

汪!汪!汪!


        

疯狗狂吠,择人欲噬!


        

------题外话------


        

晚上还有熬夜写,,但会很晚,大家明早起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