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16章 规则污染爆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砰!砰!


        

几条冲的最快的疯狗撞在墙上、防盗门上,发出沉重的声响,它们摔在地上后,后面那些疯狗越过它们,冲了出来,声势浩荡。


        

“快退!”


        

林白辞催促,这可比惊了马蜂窝还严重。


        

被咬到,会毁容的。


        

而且他百度过,狂犬疫苗一般要打五针,比较遭罪。


        

疯狗们窜的很快,而且还是在楼道这种狭窄的地方,不方便让林白辞两人冲刺加速。


        

一条体长半米多,有着淡黄色毛发的拉布拉多冲的非常快,扑到楼层平台时,直接往墙壁上一跃,再借力一个反弹就轻松完成了变向,直面林白辞。


        

啪!


        

拉布拉多落地,随即又是一个飞扑。


        

林白辞根本来不及取出龙牙王剑,不过红色滚石已经激活。


        

一枚核桃大的飞石打出。


        

砰!


        

拉布拉多眼睛上挨了一发,半个脑袋都被打飞了,殷红湿热的鲜血洒了一楼梯。


        

后面是一条边牧和一条二哈,紧跟着冲来。


        

林白辞不再退了,双脚突然站定,腰部微微下沉,一记摆拳,打向边牧的脑袋。


        

虽然直拳速度更快,但是有可能被狗牙划到。


        

不过林白辞现在的身体是强化过的,爆发力非常强,这记摆拳打的又快又准。


        

砰!


        

边牧左脑袋挨了一拳,飞出去,撞在栏杆上,只是很快又爬了起来。


        

另一只二哈趁机咬杀林白辞,但是红土泥人的第二发飞石及时打出。


        

砰!


        

二哈脑袋爆了,一颗眼球掉在地上,血腥又刺目。


        

林白辞又一脚踹在边牧的脑袋上,把它踢开。


        

疯狗太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狗脏兮兮的,流着口水,有一些身上还有秃毛和皮藓,恶心的要命,林白辞是打死都不想再碰它们了。


        

所以他召唤了肌肉佛。


        

楼道的感应灯昏黄,在晚上投下的光芒,会留下很多死角。


        

肌肉佛出现,庞大的身型,直接塞满了大半个楼梯。


        

它面对着疯狗群,铁拳挥出。


        

噢啦噢啦噢啦!


        

砰!砰!砰!


        

一条条疯狗仿佛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全都被打飞出去,而且再也爬不起来。


        

它们中拳的部位,全部凹陷,肉眼可见的出现了骨折,大出血。


        

佛拳无敌,一击爆杀。


        

阿弥陀佛。


        

仅仅三十秒,楼道间就由犬声狂吠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是臭味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更刺鼻了。


        

解决掉这些疯狗后,林白辞立刻取消召唤,肌肉佛消失。


        

“走,进屋!”


        

林白辞忍着恶心,踩着一地鲜血和狗的尸体,重新回到五楼,冲进房间。


        

尼玛。


        

这也太恶心了吧?


        

满屋子都是垃圾,尤其是狗屎,都没法落脚了。


        

“那边有人!”


        

夏红药拿着手机,照了一下主卧,看到里面有人,正坐在一张电竞椅上,背对着客厅。


        

林白辞没有过去,用最快的速度把龙牙王剑取了出来。


        

……


        

四楼,一位听到动静,打开入户门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女生,看到一地的疯狗尸体,直接吓尿了。


        

“啊!”


        

女生叫了起来:“老公,快报警!”


        

九楼的住户们,都被惊动了。


        

……


        

林白辞和夏红药小心翼翼的靠近,看到了电竞椅上的男人。


        

“傻子?”


        

夏红药愕然。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多久没换衣服,没洗澡了,身上脏乎乎,全都是狗屎和汗渍,甚至还有狗尿。


        

他的年纪应该不大,但是头发长的都盖住眼睛了,胡子满嘴都是,让他看上去很邋遢,像个颓废的中年人。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双目呆滞,嘴角歪着,有口水流出。


        

“文……丽!”


        

男生偶尔,会嘟囔一下这个名字。


        

“他就是杜杉!”


        

林白辞确认了男生的面容,就是那个偷电瓶车供女朋友开销的大学生。


        

“看来疯狗事件应该和他有关联,但是他这个样子,使用不了神忌物吧?”


        

夏红药推理:“难道是他女朋友文丽?”


        

“先搜一下房间!”


        

主卧里其实没多少东西,除了一张双人大床,一床被子,就是一张桌子,上面有一台电脑。


        

夏红药打开了衣柜,里面没几件衣服。


        

林白辞走到阳台,这里放着一个三脚架,上面有一架天文望远镜,他没乱动,弯腰看了看。


        

望远镜对着一扇窗户,灯亮着。


        

林白辞听到楼外有人在说话:“红药,你去外面安抚一下那些人!”


        

林白辞没有察觉到饥饿感,那么这间屋子里应该没有神忌物。


        

“好!”


        

夏红药走了两步,还没出主卧,一阵带着狗臭味的大风吹过,下一瞬,视野变化。


        

肮脏凌乱的房间没了,而是变成了碧绿的青草地。


        

远处,有湖泊,湖上有小船,在它的左边,能看到半个摩天轮,在缓缓的旋转。


        

天空上,有风筝在飞,但是顺着线往下看,草坪上,并没有人。


        

这场面就着实有些吓人了。


        

“嘶,规则污染?”


        

这种情况,夏红药实在是太熟悉了。


        

“小林子,必须尽快找到神忌物。”


        

夏红药回头,看向林白辞,她整个人麻了,她不是害怕规则污染,而是担忧在这种居民区爆发神忌游戏,要死多少人?


        

林白辞打量四周。


        

汪!汪!汪!


        

草坪上,有很多野狗在撒欢儿,叫的欢快。


        

这简直就像在开万国犬类博览大会,好多林白辞没见过的品种,都出现了。


        

……


        

楼梯间,两个大胆的男人探头探脑,朝着楼上张望。


        

“这些死狗是怎么回事?”


        

“操,这么臭,这还能住人吗?”


        

“老公,赶紧回来,锁门!”


        

一个女生担心她男朋友的安全,躲在门口催促。


        

男生打算回去了,只是走了两步,眼前的景物变化了。


        

房间没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好像公园的地方,脚下踩着的是青草地。


        

有轻风吹过,格外舒爽。


        

“老公!”


        

一个女生看到他,立刻跑了过来。


        

草坪上,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人,就连湖上的小船,也有了人影,在朝着这边张望。


        

不过很快,这些人就被一些狗盯上了。


        

汪!汪!汪!


        

野狗大叫着,像牧羊犬赶羊似的,驱赶着这些人,往摩天轮那边赶。


        

“怎么办?”


        

夏红药看着五条狗对着她和林白辞呲牙咧嘴,随时准备扑杀。


        

“走!”


        

林白辞准备先看看规则污染是什么,这里的狗,单是目前看到的估计就不下一千只,根本杀不干净。


        

【呀嚎,外卖上门咯,开始接餐!】


        

喰神很兴奋:【开吃!开吃!】


        

这些狗就像有灵性似的,只要大家朝着摩天轮跑,它们就不会攻击,但是一旦有人想离开,或者跑错了位置,立刻会被它们赶回来。


        

“往摩天轮下跑,就不会挨咬了!”


        

夏红药大喊,跟着四周,也此起彼伏的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五分钟后,摩天轮下,聚集了三百多人。


        

“这……这是什么地方?”


        

老保安掏出一包烟,看到是晚上收的华子,没舍得抽,又放回口袋里,取出了他的白沙,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用打火机点着了。


        

呼!


        

吸了一口后,老保安才镇定下来。


        

“怎么回事?”


        

“我明明在打游戏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操,不是穿越了?”


        

大家都在吵嚷,毕竟眼前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离谱了。


        

“现在的状况是,大家遭遇了规则污染,请大家务必保持冷静,这样才能增加生还率。”


        

夏红药大喊,提醒众人。


        

“规则污染,那是什么?”


        

“我O,我以前看过一个帖子,提过这个词汇,不过等我看完想保存的时候,帖子已经被删除了。”


        

“怎么才能出去?我还要送餐呀!”


        

众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夏红药。


        

林白辞数了下,三百多人,其中大多都是男女一对,看样子是情侣,而且还是海京理工的大学生。


        

有十几对夫妇,不过都上了年纪,看样子是给孩子买了新房,自己留在老房子这里住。


        

林白辞估计,这场规则污染,应该是笼罩了小半个博硕小区。


        

“喂,我问你话呢,说呀!”


        

封秦大吼着,看到夏红药不理自己,和别人说话,他怒了,一把抓向夏红药的头发。


        

今天是夏晓莹的生日,他特地请了一天假,买菜,做饭,准备生日蛋糕,还精心准备了礼物,要给夏晓莹一个惊喜。


        

整个庆祝过程挺顺利的,夏晓莹很感动,说答应做他女朋友了。


        

封秦很兴奋,又开了一瓶红酒,说要庆祝。


        

要是夏晓莹喝多了,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的发生一些18岁以下不能看的事情,可谁他妈知道,突然就来到这个鬼地方了。


        

啪!


        

林白辞一把抓住了封秦的手腕:“你干嘛?”


        

“是你?”


        

封秦看到林白辞,心头一惊。


        

“封秦,别闹!”


        

小虎牙拉了封秦一把,朝着林白辞和夏红药道歉:“对不起!”


        

除了这两位,林白辞还看到一些眼熟的人。


        

有昨天吃饭时,在食堂给他让过座位的那个檬檬,她那四个同伴也在。


        

“学弟,你也在?”


        

长发社牛女看到林白辞,立刻拉着檬檬过来了。


        

“你们在外面租房子住?”


        

林白辞心中叹气,她们要是在学校里,就不会撞上这种事情了。


        

“珊珊今天刚租到房子,我们来帮她打扫,本来打算再待一会儿就回宿舍的……”


        

宁檬哭了,不停的啜泣。


        

“大哥!”


        

一群人走了过来,朝着林白辞喊了一声。


        

林白辞转头,看到是他那天在烧烤摊揍得过的大个子一行人。


        

“你和她是朋友?”


        

大个子态度极好的询问:“那你是不是知道出去的办法?”


        

“完成神忌游戏,应该就能出去!”


        

林白辞科普。


        

“什么是神忌游戏?”


        

社牛女询问。


        

不用林白辞解释了,在场的每一条野狗,都突然开口说话了。


        

“汪,人类们,你们选择死亡,还是生存?”


        

它们的声音整齐划一。


        

这一幕,把大家惊的不轻,胆小的女孩已经在瑟瑟发抖了。


        

小虎牙抱着封秦的胳膊,很怕。


        

“没事,有我在,会保护你的!”


        

封秦今天穿的还是那件24号篮球服,因为他知道小虎牙是个篮球迷,最喜欢湖人队和这个号码。


        

哪怕大家都想选生存,这个时候也不敢张嘴。


        

枪打出头鸟,没弄明白什么情况之前,还是苟吧。


        

“我们选生存!”


        

林白辞回答


        

“很好。”


        

野狗们回应:“只要你们证明自己是我们犬类的朋友,你们就可以活着从这里离开了。”


        

“怎么证明?”


        

一个穿美团制服的外卖小哥急问,他想离开,他还有好几个单子没送完呢,这要是完了,会被扣钱的。


        

到时候女朋友知道了,肯定会骂他废物。


        

外卖小哥不想分手。


        

林白辞见过他,就是中午和一个丢了外卖的女生吵架的那个小哥。


        

那个丢外卖的女生也没幸免,在这里了。


        

“既然你这么着急,那么你来做个示范吧!”


        

野狗们这句话,让不少人如释重负,还好,没挑到自己。


        

外卖小哥也不是蠢的,他不想去给大家趟雷,所以听到这话,急眼了:“能……能不能换一个人?”


        

“你要拒绝?”


        

野狗们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咧开尖牙利嘴,像恶狼捕食似的,压迫向外卖小哥。


        

“没!”


        

外卖小哥吓得后退:“我没有拒绝!”


        

“那你出来吧!”


        

野狗们催促。


        

外卖小哥万般不情愿,可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了出去,站在前面的空地上。


        

野狗群中,也有十条跟了出去,每一条嘴巴里,都咬着一个平底锅大小的绿色飞盘。


        

“我感觉好像是要让人接飞盘呀?”


        

小虎牙欲哭无泪,一般情况下,都是人类丢飞盘,让狗狗去接。


        

这显然是把人当狗了。


        

【接住飞盘十次,可活!】


        

喰神点评。


        

“帅哥,一定要接住飞盘,不然会死的!”


        

林白辞大喊提醒。


        

众人扭头,看向林白辞。


        

“你知道规则?”


        

社牛女满怀希冀:“你还知道别的吗?”


        

“这不明摆着吗?”


        

封秦把手在篮球服上抹了一下,有些放心了。


        

接飞盘?


        

不就是看身体素质吗?


        

这我行呀!


        

“晓莹,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封秦想搂小虎牙,被她下意识躲开了。


        

这么多人,挺不好意思的。


        

“别乱看了,集中注意力!”


        

林白辞提醒。


        

外卖小哥盯着十条狗,其中一条带斑点的,脑袋突然一甩,嘴巴一松。


        

嗡!


        

飞盘旋转着,飞上了天空。


        

外卖小哥立刻冲了出去,他抬着头,一直盯着飞盘。


        

众人的视线,也盯着他和飞盘,神情紧张。


        

“速度不是很快!”


        

24号更放心了。


        

外卖小哥已经送了五年外卖,风里来雨里去,身体素质锻炼的不错,眼看着飞盘开始降落,他迅速靠近,然后瞅准机会,跳了起来。


        

啪!


        

外卖小哥抓住了飞盘。


        

“我成功了!”


        

外卖小哥举起了飞盘,开心的朝着那些野狗大喊:“我可以活了吧?”


        

野狗们没有回答,其中一条,突然甩头,把嘴里的飞盘丢了出来。


        

嗡!


        

飞盘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外卖小哥立刻跑了过去,耐心等待,看准时机,起跳。


        

啪!


        

外卖小哥再一次成功。


        

“呼!”


        

外卖小哥松了一口气,也不是很难嘛!


        

“这要是换那些飞盘媛来玩这个游戏,肯定能过关!”


        

珊珊担心,她运动能力不太行。


        

“过个屁,那些飞盘媛去玩飞盘是为了摆拍装O,发朋友圈,钓凯子,你真当她们是去玩飞盘的呀?”


        

社牛女冷笑。


        

外卖哥的一次次成功,让大家紧绷的神经不由的松懈下来,毕竟接个飞盘而已,看上去不是很难。


        

至少对于年轻人来说,大概率不是问题。


        

人群中,那十几对中年夫妻,脸色不太好看,他们为了赚钱养家,哪有时间运动?


        

所以本能的发憷。


        

除了他们,还有一对老人,他们拉着手,静静地看着外卖小哥。


        

“我这腿脚,好像接不住!”


        

老奶奶叹气。


        

“我帮你接!”


        

老爷子大包大揽。


        

“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老奶奶劝说。


        

都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老爷子怎么可能听不出老伴儿话里的颓丧之意:“哎,这日子过得本来就不开心,死了也好,至少一起走,去了下面,也有个照应!”


        

“我都照应你一辈子了。”


        

老奶奶看上去在抱怨,但是怎么听话里话外,都有一股幸福的味道。


        

“对呀,再让你照顾一辈子,我便宜占大了!”


        

老爷子哈哈一笑。


        

外卖小哥对面那群狗,只剩下一只还叼着飞盘了,大家都觉得,接住这只,应该就能活了。


        

“加油呀!”


        

夏红药给外卖小哥大气。


        

咕嘟!


        

外卖小哥吞了一口口水,把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因为紧张,手心里全是汗水。


        

“最后一个了,一定要成功。”


        

外卖小哥碎碎念着,在这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活下来的时刻,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反而压力大到了极限,根本冷静不下来。


        

嗡!


        

最后一条狗,丢出了第十块飞盘。


        

他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速度极快的飞向了远方。


        

“操,这么远?”


        

外卖小哥狂奔过去。


        

呼!呼!呼!


        

外卖小哥大喘着气,抬着头,不停的判断飞盘的位置,调整自己的速度,然后,他起跳了。


        

------题外话------


        

规则污染开始了,恩人们,来几张月票刺激下我的灵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