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18章 凡人英雄,热血赞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行不行?”


        

封秦质疑。


        

林白辞挑选的这个男生个子小,估计都没有一米六,精瘦精瘦的,像没长成的庄稼。


        

“接飞盘,看的是灵活度、身体和眼睛的协调能力,又不是越高越好?


        

林白辞能猜到24号的想法,他想挑一些看上去就擅长运动的人,可是哪有那么多人给他选?


        

而且喰神刚刚也对这个男生进行了评价。


        

【来自偏远山区,从小捉鸟摸鱼,动作灵活。】


        

“要不,我第二个上?”


        

矮个子不自私,没有拒绝,只是担心第一个上,搞砸了,会严重影响士气。


        

不对,


        

搞砸了就没后续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没事,我相信你!”


        

林白辞把巨蝗之腿塞到他手中:“赶紧跳几下适应一下!”


        

“哦!”


        

矮个子脚尖用力,跳了一下。


        

唰!


        

直接四米高。


        

“卧槽!”


        

矮个子惊到了。


        

一条叼着飞盘的二哈,摇着尾巴,朝着远处走去。


        

“快,跟上,加油!”


        

林白辞拍矮个子的后背一把。


        

众人望着矮个子。


        

“小林子……”


        

夏红药有些自责,是她想救人,可最后出力、说服这些人的还是林白辞。


        

“没必要自责,你是安全局的人,属于国家官方机构,你要是连救普通人的意愿都没有,那安全局也太烂了!”


        

林白辞安慰夏红药:“再者说,就算你是普通人,想要见义勇为也没错呀?这个世界还是需要一些光的!”


        

“我只是觉得给你添麻烦了!”


        

夏红药叹气。


        

“没事的!”


        

林白辞笑了笑,这场游戏很简单的,不需要动脑,全看身体,而林白辞现在对他强化后的身体超级自信。


        

再者喰神也说了,成功率八成以上,只要自己选对了人,再加上巨蝗之腿,完全没压力。


        

二哈丢出了飞盘,比起外卖小哥接的那几次,的确是增加了一些难度,但也仅仅是速度快了一些,远了一些而已。


        

矮个子立刻冲了出去,因为握着巨蝗之腿,他发现他跑起来更快,更轻松,于是他有余力,观察飞盘的轨迹。


        

他怕飞盘太靠近地面,失手了没补救的机会,于是仗着巨蝗之腿的威力,起跳了,先试一次再说。


        

唰!


        

加上助跑,八米多高。


        

因为小时候经常爬树摸鸟,矮个子在这个高度,完全不慌,伸手一抓。


        

啪!


        

飞盘到手。


        

落地的时候,他还打算翻滚缓冲一下,避免摔到腿,但是神忌物的效果,让他的双脚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


        

“欧耶,成功了!”


        

看到矮个子拿到飞盘,大家欢呼。


        

林白辞带头鼓掌:“谢谢你!”


        

“谢谢你!”


        

众人跟着感谢。


        

矮个子看着众人为他喝彩,突然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大事,像个英雄,他很激动,忍不住举起了手中的飞盘。


        

唰!


        

四周的人,听到林白辞这群人闹出的动静,都看了过来。


        

“咱们要不也过去?”


        

“走,反正这便宜不蹭白不蹭!”


        

“他会不会不同意?”


        

“说几句好话呗,大不了给他磕一个!”


        

有人想蹭,但是不用林白辞拒绝,野狗们都不同意,看到接飞盘的人要走,它们立刻围了上去。


        

汪汪!


        

野犬乱吠,择人欲噬。


        

“游戏开始,不允许中断!”


        

野狗们警告。


        

“我没中断,只是想加入他们!”


        

有人解释,但是野狗们根本不听。


        

“飞盘要都是这个速度,完全没难度!”


        

24号没闲心管别人,看到第一轮的情况,放心了。


        

“帅哥,你第二个上!”


        

林白辞点名。


        

有了矮个子的成功示范,第二人信心倍增。


        

“瞧我的!”


        

男生撸了一下袖子。


        

矮个子跑回来了,把巨蝗之腿递给林白辞。


        

“有什么经验心得,分享一下!”


        

林白辞把这件神忌物递给第二人。


        

“普通人跳不了那么高,所以第一次,应该会有些不习惯,还有飞盘的速度有些快,出手慢了,可能抓不住,所以我建议留出提前量,直接到飞盘前边,用胸口去正面撞,尽量抱在怀里!”


        

矮个子显然是个智商不错的男生:“对了,别怕摔跤,拿着这件武器,从七、八米高的地方落地,和从马路牙子上跳下来没区别,完全不疼。”


        

众人都在用心聆听。


        

“听明白了吗?”


        

24号询问第二人。


        

“必须的!”


        

第二人应了一句,看向林白辞:“还有什么吩咐?”


        

“加油!”


        

林白辞拍了一下他的后背:“去吧!”


        

男生跑了出去。


        

嗡!


        

飞盘旋转着,飞了出去。


        

这个男生的运动神经也不错,一直看着飞盘的轨迹,都没看脚下。


        

众人害怕他摔跤,但是他并没有绊倒,在看到高度差不多了,突然一个起跳,撞了过去。


        

啪!


        

飞盘打在他胸口上,他赶紧抱住。


        

咚!


        

男生落地,顺势跪在了地上。


        

众人一瞬不眨的盯着他。


        

男生直起腰,举起飞盘。


        

这次不用林白辞带头了,大家自发的鼓掌,大喊:“谢谢你!”


        

“嘿嘿!”


        

男生赶紧跑了回来。


        

“感觉如何?”


        

林白辞询问。


        

“剩下的八次都让我来接,都没问题!”


        

第二人的自信心显然上来了。


        

“去休息吧!”


        

林白辞要的就是这句话,让他说出来,有稳定军心,提振士气的效果。


        

“团长,第三个让我来!”


        

拖鞋男搓着手,已经迫不及待了。


        

至于这声团长,是因为他经常打网游,那些带团打大型副本的指挥官,被称为团长。


        

“你再等等!”


        

林白辞挑了一个留着中短发的女生。


        

在喰神的美食点评中,这个女生练过体操,身体柔韧性非常好,属于有嚼劲的那种,可以做成烤肉。


        

“女生?”


        

24号质疑:“行不行?”


        

这女孩看上去很挺瘦弱的,没几两肉。


        

“安静看!”


        

林白辞示意大家别担心。


        

第三条狗,是一条牛头梗,它走出一段距离后,丢出飞盘。


        

体操女立刻开始奔跑,敏捷的像一头在丛林中跳舞的梅花鹿。


        

只是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看着他的时候,三点钟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声音是那么的凄厉,仿佛正在被车裂一般。


        

众人下意识的扭头望去,就连那个体操女也不例外,转了一下头,然后大家就看到一群狗在疯狂的撕咬一个男生。


        

他失误了,没接住第四个飞盘。


        

“别看了,接飞盘!”


        

24号大吼。


        

遭了,忘了这茬了。


        

别人的失误,也有可能影响到己方人选的心态。


        

不过他很快发现,那个女生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扫了那个被咬的男生一眼,就继续盯着飞盘了。


        

“牛逼,这心态真稳!”


        

24号惊叹。


        

没有悬念,体操女稳稳接住飞盘,成功落地。


        

要不是涉及到生死,她不敢乱来,她甚至可以来一个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


        

大家鼓掌,喝彩。


        

“谢谢你!”


        

声音飞扬在公园上空,和蔚蓝的天空相得益彰。


        

体操女微微一笑,迈着轻灵的步伐回来了,把巨蝗之腿递给林白辞的时候,有些不舍,


        

我要是拿着它,可以做出很多高难度的动作,拿一块奥运金牌不成问题!


        

体操女想到她的体操生涯已经结束了,叹了口气。


        

“刚才吓死我了,我真怕你被那一幕吓到腿软,出现失误。”


        

小虎牙拍着胸口,一阵后怕。


        

“你这心脏,真大!”


        

社牛女比了个大拇指。


        

“呵呵,你要是经历过从高低杠上摔下来,摔到脾裂不停吐血,也就不怕这个了!”


        

体操女苦笑。


        

练体操的,哪有不受伤的?


        

摔断腿的,摔到昏迷的,吐血不止的,这都还算好的,体操女还见过摔到高位截瘫的,一辈子都完蛋了。


        

她们叫起来,可比那个挨狗咬的男生惨多了。


        

“咱们运气真好!”


        

宁檬松了一口气。


        

“不是运气好,是团长选的好!”


        

拖鞋男好奇:“你是用什么神忌物选人的?让大家开开眼界呗?”


        

“等规则污染结束了,给你们看!”


        

林白辞选出了第四人。


        

夏红药狐疑的看着林白辞,她总觉得林白辞不是随便选的人。


        

实际上还真不是。


        

林白辞估摸着第三轮,也该有人失误,被狗啃食了,换个普通人上去,听到惨叫,肯定慌了,所以他挑了这个体操女。


        

一般来说,运动员的抗压能力都比较强,因为上几次赛场就练出来。


        

不远处的摩天轮,缓缓转动着。


        

夕阳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很是美丽,再加上这宜人的温度,很适合全家外出野餐。


        

但是草坪上发生的事情就不那么让人愉快了。


        

有人开始失误,下场无一例外,都是被跟着他们的那十只野狗撕咬。


        

一个男人仗着腿脚不错,撒腿狂奔,先不说这里是规则污染中,根本跑不掉,一个人的速度,也快不过猎狗。


        

一条高大的杜宾犬追上了他,一个飞扑,大口一张,精准地咬在他的脖子上,开始甩头撕咬。


        

其他的野狗也过来了。


        

鲜血飞溅,碎肉一滩。


        

很快,那个男人就被咬的血肉模糊,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了。


        

草坪上的气氛,变得压抑了。


        

“接飞盘很普通,但是如果加上死亡这个附加条件后,会让人压力大增,压力一大,就会出错!”


        

24号感慨。


        

“大家从小到大考过不少试,肯定都有因为紧张不小心做错题的时候,那个时候最多成绩不好,可现在,会死的!”


        

社交女说着话,看着林白辞,心中充满感激。


        

接飞盘的次数越多,失误的几率越大,而现在,林白辞捏和了一个团体,选了最厉害的人来接飞盘。


        

看看第三个出场的那个女生,很冷静。


        

“大家不用慌,就这飞盘的速度,接一次不难的!”


        

林白辞鼓励众人。


        

这个时候,自信最重要。


        

接飞盘游戏继续,不时的有人被扑到。


        

“淦!”


        

外卖小哥接到第五次后,感觉腿有点发软。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不该答应那个女生。


        

“我也是鬼迷心窍了!”


        

实际上,外卖小哥想的是,如果自己能睡到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甚至是硕士学历的女生,那么带着她回到老家,爸妈会非常开心,全村的人都会羡慕自己。


        

再加上外卖小哥看林白辞那群人的飞盘,似乎难度加的也不多,于是他脑子一抽,答应了。


        

“加油,还有五次!”


        

女生给外卖小哥鼓劲儿。


        

“我亏了,你得嫁给我!”


        

外卖小哥趁机要价。


        

“你现在还可以放弃?”


        

女生退口而出,跟着便警觉这话不对,赶紧改口:“相处一阵子,如果合适,可以结婚!”


        

“你放心,我会报答你的!”


        

女生保证。


        

外卖小哥听到这话,怒了:“你他妈,我现在为你冒着生命危险呀,你居然还要考虑?”


        

女生的脑子反应很快,半是抱怨,半是解释,还带上了哭腔:“咱们这才是第二次见面,我要是直接答应,你相信吗?我说考虑,是真的认可你的人品了。”


        

“……”


        

外卖小哥一听,好像是这个道理。


        

于是不再生气,开始专心接飞盘。


        

林白辞这边,第五人,他让大个子出马。


        

无惊无险,成功拿下。


        

第六人,拖鞋男上场。


        

“终于轮到我了!”


        

拖鞋男双手合十,举到头顶,扭着腰,做热身运动。


        

“别大意!”


        

林白辞提醒,突然有点后悔让这家伙上去了。


        

拖鞋男大心脏,有正义感,但就是太散漫了,突出一个玩。


        

林白辞估摸着,除了他和夏红药,这个拖鞋男是最不慌的一个人。


        

好在拖鞋男给力,稳稳得手。


        

“你看,我说了吧?小菜一碟!”


        

拖鞋男搂着女友,亲了一口,一副英雄凯旋的模样。


        

第七人,健身裤女上场。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我也去球场,当当飞盘媛,好好的练一练,现在就有经验了。”


        

健身裤女自嘲一笑。


        

所谓飞盘媛就是穿着很暴拖鞋的衣服在球场上玩飞盘,看似运动,实则在狩猎优质男性。


        

【呀嚎,难度开始大增,飞盘的速度会变得极快,并且飘忽不定。】


        

林白辞听到这个,立刻叮嘱健身裤女:“第七轮了,说不定难度又要增加了,你别跳太早,注意观察飞盘的轨迹,它可能出现不规则的移动。”


        

“不会吧?”


        

柠檬担心,众人本来信心满满,也被林白辞这句话吓到了。


        

“嗯,我明白!”


        

健身裤女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这次丢飞盘的是一条德牧,它一甩头,飞盘咻的一下就飞出三十多米。


        

“卧槽!”


        

众人大惊。


        

因为被林白辞提醒过,所以健身裤女有心理准备,她没有慌张,立刻窜了出去。


        

长年累月的夜跑,让她的身体素质非常好,不用跑几步就喘。


        

“操,它在晃!”


        

社牛女爆粗口。


        

飞盘左右晃动,非常不好判断落点。


        

林白辞表情严肃,激活了红色滚石。


        

红土泥人在藏匿在青草中,宛若一只猞猁猫,速度极快的冲了出去。


        

健身裤女没在速度上被飞盘甩开,但是怎么接飞盘,把她难住了,她害怕失手。


        

“别怕,接呀!”


        

24号大喊。


        

其他人见状,也喊了起来,这一下,健身裤女更慌了。


        

“都闭嘴,别吵她!”


        

林白辞咆哮。


        

但是没用,健身裤女已经被干扰了,那么多声音,代表着那么多的希望都放在她身上。


        

这要是失败……


        

健身裤女不敢想下去了。


        

林白辞立刻激活了梵音佛响,大声咆哮:“尽你最大的努力,失败了没人怨你!”


        

在梵音佛响的影响下,健身裤女迅速冷静了下来。


        

拼了!


        

健身裤女看准机会,起跳,伸手。


        

啪!


        

她抓住了飞盘。


        

砰!


        

健身裤女掉在地上,开心的叫了起来:“我成功了!”


        

“太棒了。”


        

众人欢呼。


        

林白辞则是看向24号:“能行吗?”


        

“瞧不起谁呢?”


        

封秦吐了口口水:“要只是这样,我一次能接两个!”


        

“呸呸呸,可别乌鸦嘴了,万一它真的丢出来两个怎么办?”


        

社牛女一句话,让24号一怔。


        

“卧槽,可别这样!”


        

24号轻拍了一下他的嘴巴。


        

“封秦,加油!”


        

小虎牙给他鼓励。


        

24号没立刻去,而是打量夏红药:“她行不行?”


        

因为和林白辞较量过,封秦知道他很强,但是不放心这个女熊大。


        

“看这架势,肯定越往后越难,要不让她先来?”


        

封秦提议。


        

“不用,你先上!”


        

第八轮开始,这次是一条泰迪。


        

“就这?”


        

封秦感觉这狗东西应该扔不远。


        

“别轻敌!”


        

小虎牙叮嘱。


        

“放心!”


        

封秦还想把左手插进头发,弄一个大背头,耍个帅,结果那条泰迪已经丢出了飞盘。


        

而且这一次,飞盘是擦着地面,大约一尺高的位置飞出去的,又快又疾!


        

“卧槽!”


        

封秦骂了一句,立刻开始撒丫子狂奔。


        

“啊!”


        

众人惊叫,这变化太突然了。


        

不得不说,一米九一的封秦,拥有两条大长腿,这一迈开步子,冲击力是真的猛。


        

封秦追上了飞盘,但是飞盘突然加速了,这让还没松一口气的众人,又紧张了起来。


        

“小心飞盘突然落地!”


        

林白辞大喊。


        

封秦本来在调整姿态,准备用一个最舒适,也最不可能出错的姿势接飞盘,现在他听到这话,立刻不等了,直接飞跃而出,大长臂一伸,就像球场上飞身救出边线的篮球一样,啪的一下,抓住了它


        

砰!砰!砰!


        

封秦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封秦!”


        

小虎牙担心的跑了出去。


        

“这下抱得美人归了!”


        

拖鞋男羡慕。


        

“怎么?你也想要一个美人?”


        

他女朋友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


        

他们这一大闹,现场的氛围轻松了不少。


        

“喂!”


        

封秦单手抱着小虎牙,右手举着飞盘,朝着林白辞喊了一声:“怎么样?”


        

炫耀的意思很明显。


        

你看,虽然你那天的表现很好,让小虎牙对你印象深刻,甚至你追她,她都可能答应做你女朋友,但最后,她还是进我的怀抱了。


        

林白辞鼓掌。


        

这个喜欢穿湖人24号的男生,为人傲慢,占有欲强,但是他这奋力一扑,是为了在场的一百多人人。


        

他当得起这些掌声。


        

其他人也开始鼓掌。


        

“晓莹,对不起,我刚才胆怯了,我发誓,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封秦道歉。


        

在小虎牙扑过来的那一刻,他开心的几乎要爆炸,他这才发现,他是真的爱这个女孩的。


        

爱她眉梢眼角,


        

爱她的轻言欢笑,


        

也爱她那颗白白的小虎牙。


        

所以那天早上,他才会因为夏晓莹多看了林白辞一眼,才生气的主动挑衅他。


        

“嗯!”


        

小虎牙点了点头。


        

封秦走到了林白辞面前,用力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我做到了,你更应该做到,加油!”


        

在封秦心中,其实是认可林白辞比他强的,所以他才会让林白辞最后上。


        

“小林子,我最后一轮吧?”


        

夏红药觉得干这种体力活,她比林白辞更出色。


        

“你先上!”


        

这情况已经摆明了,接飞盘的难度越来越高,林白辞身为一个男人,肯定不能把最大的风险和压力让高马尾去抗。


        

“好吧!”


        

时间无多,夏红药没再要求。


        

一条高加索犬叼着飞盘,小跑着出去了,忽然,它甩头,丢出了飞盘。


        

“卧槽,怎么是两个?”


        

“淦,这下完了!”


        

“这不是耍赖吗?”


        

众人看到从狗嘴里飞出去两个飞盘,傻眼了,绝望了!


        

“操!”


        

封秦骂了一句,下意识就要往过跑,去接一个。


        

啪!


        

林白辞抓住了封秦的胳膊:“都别动,相信她!”


        

拖鞋男,健身裤女,大个子……


        

好几个人已经跑出去了,听到林白辞这话,又停下了。


        

夏红药的智力是D,但力速双A,身体绝对是世一级,在高加索犬丢出两个飞盘后。


        

她根本没有一点意外和惊慌,直接窜了出去。


        

两个飞盘,一个贴着地面飞行,一个则是抛物线,朝着远方飞去。


        

要是林白辞上场,他肯定会先接地面那个,因为它随时会落地。


        

高马尾没这么想,因为她没那个思维能力,她纯粹是靠着本能反应,朝着这块擦着地面的飞盘冲了出去。


        

这种时候,她更多依靠直觉。


        

夏红药在草坪上飞奔,黑发束起得高马尾迎风飞扬,像一面战旗,她的胸口一上一下……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一步踏出生死路!


        

------题外话------


        

凡人之躯,亦有光辉!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