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21章 狂犬病,吃狗粮,摩天轮上看夕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檬的对手是一条土狗,个头不大,毛色发黄,看上去瘦不拉几的,但是非常聪明。


        

它看到宁檬拿到一把剑,立刻闪开了,在五、六米外的地方狂吠,就是不进攻。


        

宁檬被咬的遍体鳞伤,身上都是伤口,殷红的鲜血往下流,让衣服上血迹斑斑,看上去很吓人的。


        

“呜呜呜!”


        

宁檬哭泣着,双手握着青铜剑,和那条土狗对峙,她被这一番撕咬吓到了,不敢主动进攻去杀这条狗。


        

“檬檬,别站着呀,快去杀狗!”


        

社牛女催促,急的要死。


        

“宁檬,快去杀狗!”


        

珊珊也在催:“杀完给我用!”


        

“你也有脸说话,要不是我们为了给你搬家,我们也不用遭这个罪!”


        

社牛女听到珊珊的声音就来气。


        

“又不是我非要你们来的?”


        

珊珊反驳。


        

“你这是什么意思?”


        

社牛女大骂:“合着是我们上赶着倒贴你了?”


        

“本来就是!”


        

珊珊冷笑,她和宁檬关系比较近,社牛女是自己凑过来的。


        

“你他妈!”


        

社牛女肺都要气炸了。


        

“宁檬,快杀狗呀!”


        

“大家还等着剑救命呢!”


        

“求你了,去杀狗!”


        

大家都在催。


        

“我……我不敢!”


        

宁檬哭的稀里哗啦,整個人都在瑟瑟发抖,她是真不敢,身上的伤口现在还在疼。


        

“那你把剑给我!”


        

珊珊催促:“快点,我先用!”


        

“给我!”


        

社牛女咆哮。


        

宁檬不知所措。


        

“你是想害死我们吗?”


        

珊珊大喊。


        

“不……我没有!”


        

宁檬打算把剑给珊珊,但是她刚往珊珊那边动了一下,表现出这个迹象,那条土狗立刻往前一蹿。


        

“啊!”


        

宁檬吓的尖叫,又赶紧双手握住青铜剑,和土狗对峙。


        

“操!”


        

社牛女爆粗口了,她眼珠子一转,突然甩开追咬她的那条萨摩耶,跑向宁檬:“宁檬,把剑给我!”


        

珊珊见状,也去抢剑。


        

她们的闺蜜圈,五个人,死了一个,剩下的一个嘤嘤的哭,不知所措:“你们别吵了,宁檬,你也赶快杀狗呀。”


        

“快杀狗,不然就把剑给我。”


        

林白辞也是无奈,好心帮你们,可你们这个表现也太差劲了吧?


        

早知道还不如把剑给别人用!


        

社牛女先跑到宁檬身边,伸手去抢剑:“松手!”


        

宁檬性格柔弱,也不敢反抗,下意识松手,但是下一秒,珊珊扑了过来:“别给她!”


        

两个人厮打成一团。


        

“宁檬,快过来帮我!”


        

珊珊大喊。


        

“我O你个臭O子!”


        

社牛女大骂,她体格比较壮,力气大一些,占据了一些优势,而且敢下手,一手扣眼,一手朝着珊珊的嘴巴猛捶。


        

珊珊只会扯头发,尖叫。


        

她们这么一搞,被野狗们判定为干涉她人斗犬,于是惩罚来了。


        

汪汪!汪汪!


        

那些站在远处,围成一圈围观这些人斗犬的野狗们,突然有几十条冲了过来。


        

“别打了,狗来了!”


        

夏红药劝阻。


        

只是已经太晚了,几十条野狗蜂拥而上,淹没了宁檬三个人,开始疯狂撕咬。


        

“啊!”


        

三个人惨叫。


        

社牛女抢到了剑,但是没用,七条狗咬在她身上,甩都甩不开,让她也没办法挥剑。


        

林白辞看着宁檬躺在地上,双眼大睁,已经失去了呼吸,他气的吐血,这叫什么事儿?


        

明明大胆一些,就能活下来,结果还连累了另外两个。


        

有时候,真的是机会都给你了,结果不中用。


        

“滚开!”


        

林白辞呵斥一声,撞开面前的野狗,从已经死掉的社牛女的手中捡回龙牙,之后抛给矮个子。


        

唰!


        

青铜剑插在矮个子脚边。


        

“谢了!”


        

矮个子大喊一声,拔出青铜剑,唰唰唰就是三剑。


        

他对阵的是也是一条土狗,但是这畜生明显比村子里的那些厉害了不少,一个成年人想徒手搞定它们,必须万分小心,一旦稍有不慎,就会翻车。


        

要是对上那些大型犬,那只能自求多福了。


        

夕阳西下,溅上了鲜血的草坪上,一片血腥,狼藉,尸体横陈,野狗成群。


        

杀掉狗的人还不到一半,大家都在苦苦挣扎。


        

大个子把丢外卖的那个女人压在地上,一拳一拳捶着她的脑袋。


        

“求……你了,别杀我!”


        

女人眼睛青肿,满嘴都是鲜血,一说话,就有碎牙和血液从嘴巴吐出来。


        

“抱歉,我也是为了活下去,你要怨,就怨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吧!”


        

大个子无动于衷,已经动手了,再手下留情,岂不是很蠢?


        

他的同伴里,还有两选了人的,一个已经把人杀了,正在旁边,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另一个打到一半,放弃了,抱着头蹲在那,无助的哭泣。


        

被他打的那个女人卷缩着,躺在地上,也在哭。


        

老保安叼着一根华子,不停地怪叫着,比手画脚,恐吓他对阵的那条哈士奇。


        

哈士奇还真被吓住了,一直在低吼,但是不敢进攻。


        

“帅哥,我用完了!”


        

矮个子杀掉了那条土狗,抓起衣襟,在剑刃上抹了一下。


        

“汪兵,二十九岁,是个O男,每个月都有几次路过发廊,想进去解决一下,但终究是拉不下这张脸。”


        

陡然响起的话,把矮个子吓了一跳。


        

“啥玩意?”


        

矮个子看向手中的青铜剑,说实话,要不是现在死伤一片,情况糟糕到大家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他会尴尬死。


        

因为这个声音说的是他最不想被提及的难堪隐私。


        

“卧槽?”


        

拖鞋男和女朋友已经杀掉了狗,去旁边待着了,他一直关注着这把剑,因为他感觉这是好东西。


        

现在突然听到这把剑突然说话了,他震惊的目瞪口呆。


        

“又矮又黑,为人自卑,最喜欢看小马拉大车类型的小电影!”


        

“求你了,别再说了!”


        

汪兵跑向林白辞,把青铜剑递给他,那动作快的就像递出去的是一个已经拉开的手雷:“快给你!”


        

“帅哥,给我剑呀!”


        

“我快死了,先借我!”


        

“我给你钱!出去了莪就给你钱!”


        

还活着的人,都在低声下气恳求林白辞,要么就是许诺,给他钱。


        

林白辞没听,他按照喰神的点评,先帮善良的人,要性格都不错,那就看年龄,尽量救年轻的。


        

有个中年人没借到剑,眼看着也活不了了,心态崩了,开始朝着林白辞和夏红药破口大骂。


        

“操OO,凭什么你能选择谁死谁活?真他妈不公平?”


        

“就你也配做那个什么猎手?你是靠着身体上位的吧?”


        

“贱货!”


        

中年人各种脏话连篇,对林白辞和夏红药进行人身攻击。


        

林白辞懒得搭理这种虫豸乱吠。


        

他看向那个老保安,和他对上了视线。


        

“没事,先救年轻人,他们还有很长的岁月,我这老白菜帮子了,死了也不亏,哎吆卧槽,我的华子!”


        

老保安说着话,叼在嘴里的香烟掉了。


        

虽然情况危急,但是他很乐观。


        

时间推移,不停的有人被野狗咬死。


        

林白辞估摸着野狗们不会给他救下所有人的时间,果不其然,斗犬进行了十分钟后,变故来了。


        

老保安口歪眼斜,嘴里的口水啪塔啪塔的往外流着,都洒到了脖子和胸口上,他眼睛也开始变红,整个人亢奋了起来。


        

他开始主动攻击那条野狗。


        

其他人都相继开始出现这种症状。


        

“他……他们怎么好像得了狂犬病的样子?”


        

汪兵吸了吸鼻子,面色惊惧。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拖鞋男坐在草地上,叼着一根青草:“现在咱们经历的事情,叫做规则污染吗?还真是可怕!”


        

“看来随着斗犬的进行,如果没赶紧结束,人类会逐渐换上狂犬病,并且病情加重,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死掉!”


        

体操女吞了一口口水,满脸后怕,她现在很庆幸自己得到了林白辞的帮助,不然也得疯。


        

想想自己得狂犬病的糟糕样子,体操女忽然觉得还不如直接死掉痛快。


        

“喂,接剑!”


        

林白辞朝着一个男人大喊,但是对方听到他的话后,突然嘶吼着扑过来,张牙舞爪的可怕姿态,像丧尸一样。


        

砰!


        

林白辞踹在他的肚子上,将他蹬开。


        

这人完了!


        

或者说,还在斗犬的这些人,都完了。


        

斗犬陆陆续续的停止了,这些人没有死,但是他们得了狂犬病,最严重的那种。


        

野狗们不攻击他们了,但是他们开始互相攻击,抱在一起,也疯狗一样互相抓挠撕咬。


        

林白辞数了下,保存着理智,通过了这一关的有二十多个人,几乎都是因为拿着他的龙牙才砍死野狗过关的。


        

除了被咬死的,还剩下六十多人,只是都得了狂犬病,还不知道治不治得好。


        

小虎牙坐在24号死亡的地方,用手小心翼翼的收集地上的泥土,似乎是想把24号的骨灰收集起来。


        

但是他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小虎牙没出声,但是肩膀一抽一抽的,哭得很伤心。


        

“这是一场让狗愉悦的大戏呀,人类们,感觉如何?是不是很愉快?”


        

野狗们调侃。


        

“你还要折磨我们多久?”


        

汪兵吐了口口水,他目光在狗群中逡巡,想看看有没有狗王,要是有,直接弄死。


        

“最后一场游戏,找狗粮,只要找到狗粮,你们就是我们狗狗的好朋友,可以活着离开这个爱犬乐园了!”


        

野狗们突然向后坐在地上,抬起两条前腿,开始鼓掌。


        

“加油!”


        

“加油!”


        

“加油!”


        

野狗们的鼓掌声整齐划一。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觉得可爱,反而觉得渗人。


        

“限时一刻钟,开始找狗粮吧。”


        

野狗催促。


        

“就这么点时间?”


        

众人惊慌。


        

“尼玛,一刻钟,够干啥?老子挊一发都比这个时间长!”


        

汪兵气的破口大骂。


        

“哦?那我比你强,我每次都是半小时!”


        

拖鞋男话音刚落,他女朋友就狠狠拧了他胳膊一把。


        

“再给加点呗?”


        

拖鞋男就是心大,呵呵一笑,朝着野狗们喊了起来,讨价还价。


        

“时间已经很多了!”


        

野狗们齐刷刷摇头。


        

“要……要是找不到呢?”


        

体操女担心。


        

“放心,找不到也不会死,毕竟我们狗狗也不是什么恶魔!”


        

野狗们安慰:“只是会得狂犬病,疯掉罢了!”


        

“那还不如死了呢!”


        

拖鞋男的女朋友哭泣。


        

“能不能给点线索?”


        

夏红药攥了攥拳头,非常激动,很好,这个是我擅长的。


        

“不能”


        

野狗摇头。


        

“不给线索怎么找?靠猜的吗?”


        

拖鞋男气乐了。


        

“靠运气!”


        

野狗们散开了,开始三三两两的玩耍。


        

“你们这摆明了就是要我们死!”


        

汪兵大骂


        

“不过这个年轻人,是我们狗狗的朋友,我可以告诉他,他见过最关键的线索!”


        

野狗们齐刷刷地看向林白辞。


        

唰!


        

众人都盯向林白辞。


        

“帅哥,你快问它们!”


        

体操女催促。


        

“要没时间了!”


        

拖鞋男的女朋友很慌。


        

“操,已经过去一分钟了,等等,应该还没开始吧?”


        

大个子骂了一句。


        

“别问我,我已经说了,你见过最关键的线索!”


        

野狗们说完,都跑开了。


        

“……”


        

林白辞很想问一句,你们为什么这么偏爱我?


        

拖鞋男想开句玩笑,‘你上辈子是狗吧?所以它们才亲近你。’,但忽然想到这是骂人的话,又赶紧闭嘴了。


        

“帅哥,看你的了!”


        

体操女放弃了,她从小就不擅长动脑,追剧也从来不看宫斗剧,因为看不懂,理不清里面的关系。


        

拖鞋男看到女朋友居然在动脑筋,忍不住劝她:“别费脑细胞了,你没那个智力!”


        

“我……”


        

女朋友想打人。


        

“小林子,快告诉我线索!”


        

夏红药催促:“我和你一起猜!”


        

“我也想知道!”


        

林白辞皱起了眉头,开推理。


        

规则污染肯定与偷电瓶车的杜杉有关,至于是什么神忌物,目前不明,但应该与狗有关。


        

难不成是狗粮?


        

林白辞把他知道的杜杉与他女朋友文丽的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其实并没有多少,大多来自于杜杉同学的八卦描述。


        

“咱们别在这儿待着了,都去找找,动起来!”


        

大个子不想死,所以哪怕没机会,也想拼一拼,但是他说完,发现看着他的目光,非常的冷漠。


        

“我知道的也不多!”


        

林白辞分析:“一般来说最关键的信息,肯定在关键人物身边,那么就是杜杉的出租屋里!”


        

林白辞回忆着他进入博硕小区,和老保安谈话,又找到九楼,然后挨个问上去,最后听到房间里有狗的声音,破门的过程。


        

之后杀狗,进入房间。


        

房间里太脏了,自己没有兴趣搜索,只是去阳台看了看,阳台放着一架天文望远镜,它没对着天空,而是对着一扇窗户。


        

杜杉难道还有偷窥癖?


        

等等!


        

林白辞眉头一挑,杜杉那么喜欢文丽,心甘情愿偷电瓶车养她,而且被抓到开除后,依然没有怪罪她,而是还想和她一起。


        

他既然这么爱那个文丽,会对别的女生感兴趣?


        

林白辞立刻看向老保安,可惜了,他是最熟悉这个小区的人,但现在已经疯了。


        

“你们谁在这个小区住的最久?”


        

林白辞蹲了下来,用青铜剑在草坪上,按照自己下午走访时记住的楼栋位置,画出了一个大概的图形。


        

“这里是杜杉所居住的楼栋,他左边这栋,是几号楼?”


        

林白辞询问。


        

拖鞋男的女朋友看了一眼:“5号楼!”


        

“那这一层,西边这个窗户,是多少号房间?”


        

林白辞标了一个位置。


        

“502。”


        

拖鞋男的女朋友在这个小区住了好几年了,平时也爱溜达,八卦,所以知道这个小区的布局。


        

别说房间号了,林白辞就是问她哪家住着什么人,她都知道不少。


        

“502吗?”


        

林白辞思考,这是通过现有线索,能找到的最终答案了。


        

他现在在规则污染中,也不可能出去,去那个房间中查看,那么这个数字,又有什么意义?


        

林白辞站起来,举目眺望。


        

公园很大,无法尽收眼底。


        

林白辞立刻跑了起来,冲向那座摩天轮。


        

“帅哥是不是找到答案了?”


        

体操女兴奋又期待。


        

“赶紧跟上!”


        

汪兵催促。


        

“快快快,团长好像发现什么了?”


        

拖鞋男别看穿着拖鞋,跑的比谁都快。


        

大家一窝蜂的跟上。


        

摩天轮建在一个水泥台子上,正缓缓的旋转,每一个轿厢都不大,像那种街上老人用来送孙子上学的电动三轮车。


        

林白辞跑过去,看到轿厢上有数字,这让他精神一振,不过跟着又皱眉。


        

轿厢上的数字是07,下一个是08,显然只是指轿厢的顺序,再没有其他意义,不过林白辞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细节。


        

“拖鞋男,你和你女朋友进02,O男哥和体操女,你们进05,仔细检查!”


        

林白辞本人,则是一把拽开09轿厢的门,冲了进去。


        

“等等我!”


        

夏红药一个纵跃,窜了上去。


        

“这还的等一圈吧?”


        

汪兵心焦,等那个轿厢转下来,感觉有点来不及了。


        

“其他人别愣着了,也赶紧上去,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公园,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拖鞋男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