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22章 神忌游戏通关,新神恩GE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摩天轮转动,轿厢升高,整个公园尽收林白辞眼底。


        

远处湖面,波光粼粼,草坪很大,碧绿的青草像一片汪洋,看不到头,蔚蓝的天空下,有风筝在飘。


        

野狗们三五成群的撒欢儿,叫声闲适。


        

林白辞看到了好多垃圾桶。


        

是的,很多垃圾桶,散落在公园中,一些野狗饿了,就去垃圾桶里翻东西吃。


        

“小林子,快看!”


        

夏红药兴奋地伸手一指地面:“数字!”


        

“嗯!”


        

林白辞也看到了。


        

在草坪上,有一些青草比其他地方的长得更高,而且明显是修剪过的,就像经过了园艺大师的巧手雕琢,呈现出一个個巨大的数字。


        

从1往后,一直排了下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找到了,502!”


        

夏红药欢呼,在十一点钟方向,她看到了草坪修剪出的502形状。


        

人如果站在地面上,是很难发现这些数字的,可如果没推理出502这个数字,只是上摩天轮的话,大家看到这些数字,也会忽略它们的重要性。


        

毕竟一个公园中,修剪一些花卉园艺,再常见不过了。


        

“走!”


        

林白辞已经等不及轿厢转下去了,他再次俯瞰一遍公园,确认没有遗漏什么细节后,握着巨蝗之腿,打开轿厢,单手搂着夏红药的腰,跳了下去。


        

砰!


        

两人落地,立刻冲向502。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立刻惊喜的叫了起来。


        

“帅哥,你找到狗粮了?”


        

体操女大喊。


        

“等等我们呀!”


        

大个子害怕林白辞丢下他们独自离开。


        

只是摩天轮转动着,他们也不敢往下跳,只能焦急地等待。


        

林白辞和夏红药一路狂奔,跑到了一块种着青草的小斜坡边,面积大概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狗粮在哪?”


        

夏红药打量:“难道要挖地三尺?”


        

“挖!”


        

林白辞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没有随手乱挖,而是直奔502的那个0,从这一块区域开始挖。


        

林白辞把青铜剑当做了,挖的泥土飞扬,草屑乱溅。


        

夏红药在旁边挖了几下,就跑过来了,她觉得林白辞的运气更好。


        

林白辞挖了一分多钟,突然停下,一拍脑门。


        

我怎么把问神龟甲给忘了?


        

赶紧占卜一下。


        

林白辞取出龟甲,双手合十,在掌心握着它。


        

“请告诉我,狗粮在哪里?”


        

林白辞如是祈祷三次后,往上一抛龟甲。


        

龟甲升到最高点后,自由落地。


        

啪!


        

掉在了草丛中。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它’又习惯性的拉长了音调。


        

林白辞只能耐心等着。


        

“龟甲占卜,问神通灵。”


        

“西有吉,遇之则喜!”


        

夏红药听到这个,神色一喜:“有了!”


        

“哪边是西?具体点!”


        

林白辞追问,他有指南针,但是在规则污染的干扰下,他不知道方位有没有变化。


        

“……”


        

‘它’想说,咱能不能有点逼格?占卜这种事情,说的太具体了不好,就得这么神神叨叨的才有那个味儿。


        

“快点说!”


        

林白辞催促:“我如果出事,先把你摔碎了!”


        

“你左转60度,大概向前十二步!”


        

‘它’很干脆的报上了一个数据,解人之惑,急人之急,乃大丈夫所为,没毛病。


        

才不是什么怕被摔坏。


        

林白辞立刻左转,往前走十二步,开始挖掘泥土,仅仅十几下,青铜剑叮的一下,撞到一个东西,发出了金属音。


        

林白辞立刻加快动作,把它刨了出来,是一个巴掌大的铁盒子。


        

“早知道占卜这么好用,咱们应该早点用它的!”


        

夏红药有点后悔了。


        

“没用!”


        

‘它’解释:“范围越小,情报量越大,我的占卜结果才越准,你要是上来就想用我寻找一些东西,根本就是做梦!”


        

“毕竟我只是占卜,不是预知未来。”


        

林白辞看到铁盒子上有一个小锁子,直接用青铜剑把它砍断了。


        

咔!


        

铁盒子打开。


        

里面是厚厚的一摞照片。


        

“这就是狗粮?”


        

夏红药意外。


        

“应该是了!”


        

林白辞拿起一叠,快速翻看,都是杜杉和文丽的照片。


        

照片上,杜杉笑的很开心,像一个幸福的傻子。


        

“这不会是杜杉记忆中和文丽的美好时光吧?”


        

夏红药看到这些照片都是以杜杉的主视角拍摄的,有一起吃肯德基、有一起逛商场、还有一起去动物园。


        

在杜杉心中,这些就是他最珍贵的回忆。


        

“我找到狗粮了!”


        

林白辞大喊,希望野狗们赶紧停止计时,结束这轮游戏。


        

“这里面应该有神忌物吧?”


        

夏红药拿出一叠照片:“快找找,照片上有狗的那张,说不定就是神忌物!”


        

林白辞没感觉到饿,说明这堆照片里没神忌物。


        

“帅哥,找到了吗?”


        

体操女一路狂奔过来。


        

“帅哥牛逼!”


        

汪兵欢呼。


        

“肯定找到了,我都听到他喊了!”


        

拖鞋男放慢了速度,不急了,只是下一秒就被女朋友扯了一把。


        

“磨蹭什么呢?赶紧走!”


        

女朋友担心离开的机会是有人数限制的,所以很着急。


        

只是下一刻,随着一阵带着狗屎臭味的轻风吹过草坪,众人眼前的视野变化了。


        

“回来了?”


        

女朋友站在阳台上,看着晾衣架上那些刚洗出来还滴着水的衣服,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涌上了心头。


        

呜呜呜!


        

她哭了出来。


        

“卧槽,电脑死机了!”


        

书房中,传来拖鞋男的哀嚎,他还打算回来以后小电影正好下完,可以和女朋友一边观摩模仿,一边打扑克,现在计划告终了。


        

“嚎什么嚎?赶紧跑!”


        

女朋友吼了一嗓子。


        

……


        

规则污染被净化,林白辞和夏红药从公园中离开,出现在杜杉的卧室中。


        

杜杉还和刚才一样,口歪眼斜,背靠着电竞椅,瘫在那里。


        

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条边牧。


        

边牧站在杜杉的腿上,用狗嘴从桌子上的外卖盒里吃一口饭,然后凑到杜杉嘴巴边,喂给他。


        

有一些饭渣从杜杉嘴角露了出来,边牧就用舌头给他舔干净。


        

“这是在干吗?喂饭?”


        

夏红药有点儿懵。


        

林白辞看到这条狗的一瞬间,饿了,这让他激灵一跳。


        

是神忌物?


        

林白辞下意识出手,掷出龙牙。


        

走你!


        

边牧看到两个人突然出现,被吓了一跳,它立刻从杜杉身上跳下,准备离开,但是青铜剑速度太快了。


        

咻!


        

龙牙飞射而出,带着一抹瑰丽的影子,刺进边牧的身体,又带着它飞出几米远,将它钉在墙壁上。


        

嗷!


        

边牧惨叫,挣扎,有鲜血顺着它的身体留下。


        

“诶?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林白辞想了想,回忆起来了。


        

几天前古晴香请他吃饭,他在杨二烧烤摊外边,看到了一条脏兮兮的边牧在要饭。


        

边牧还差点被一桌客人用酒瓶子打。


        

林白辞看着它可怜,丢给它一把烤串。


        

明白了。


        

怪不得在规则污染中,自己不用参加第一场接飞盘游戏,原来是因为喂过它一把烤串。


        

可是神忌物还能是活物?


        

林白辞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虽然成为神明猎手的时间还不长,逛起源论坛的次数也不多,但是也知道神忌物都是死物。


        

“快找神忌物!”


        

夏红药离开了主卧,去其他房间搜索:“重点找狗有关的东西,比如狗粮,狗绳,飞盘什么的!”


        

“……”


        

高马尾的这个反应,让林白辞确定,她也不知道这条狗就是神忌物。


        

或者她压根没想到神忌物是活的。


        

灯下黑了属于是。


        

林白辞看了杜杉一眼,确定这家伙是真的呆傻了,不会有危险,才走到了边牧的尸体前。


        

【一条忠诚的狗狗!味道好极了,建议做成火锅,多撒点香菜!】


        

“神忌物还能是活物吗?”


        

林白辞好奇。


        

【一般来说不可能,它是个例外!】


        

喰神点评。


        

“怎么变成例外的?”


        

林白辞想知道。


        

【一条被人遗弃的边牧,因为偶然舔过神明的口水,生命进化,诞生了神恩,】


        

【事实上,神忌物只是人类的叫法,人类对它们的认知,都非常的浅薄!】


        

“神明的口水?”


        

林白辞惊了:“它在哪舔的?什么时候舔的?”


        

一般来说,一条流浪狗的活动范围应该不是很大吧?那岂不是说海京理工附近有一位神明?


        

这也太危险了吧?


        

退一步说,这条边牧的活动范围很大,遍及整个海京,那照样意味着这座城市里有一位神明。


        

只是一块巴掌大的神骸,就能辐射那么强烈的污染,要是一位活着的神明……


        

不敢想了!


        

【三个月前,这条狗路过一个垃圾桶,舔了一个外卖盒。】


        

喰神点评。


        

“神明还吃外卖?话说神明到底是什么?”


        

林白辞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


        

【是食材!】


        

【是大自然的馈赠!】


        

喰神的语气里,似乎还透着感恩。


        

【好了,废话少说,趁着食材刚死,还没有腐败变质,开始进餐吧!】


        

喰神催促。


        

“……”


        

林白辞看着这条边牧,吃它?


        

【狗肉滚一滚,神仙站不稳,不过这一次,我指的是神恩。】


        

喰神点评。


        

“它身上有神恩?”


        

林白辞惊诧,跟着眉头一挑,这算是意外之喜吧?


        

喰神没有回答。


        

林白辞的左右肩膀处,伸出了两条纤细的手臂,它们透明,星光闪烁,在这静逸的夜晚,更显得华丽漂亮,星光灿烂。


        

它们拂过边牧的尸体,从上面抓出了一个光团。


        

光团拳头大小,像一个肥皂泡,在这个被昏黄灯光照耀的卧室里,显得五彩斑斓,里面裹着的那颗淡金色小球,更是光芒熠熠。


        

这一看就是人工绝对造不出来的东西。


        

【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听着喰神进行例行的餐前祷告,林白辞张开了嘴巴。


        

光团入口,啵的一声,肥皂泡爆掉,淡金色的小球接触口腔,瞬间融化,成为一道热流,流进喉咙,进入胃部。


        

那感觉就像在冰天雪地中走了好久又累又饿的时候,突然喝到了一杯热牛奶。


        

舒服!享受!


        

林白辞的体温升高,同一时间,脑子里也多出了一些神秘的学识,在神经元上生根烙印。


        

一股刺痛袭击大脑,只持续几秒后,消失后,林白辞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饱腹感。


        

满足!畅快!


        

新神恩,一息百味get√。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道菜,或酸甜苦辣,或色香俱全,亦或臭不可闻,索然无味!】


        

林白辞仔细品味这道神恩。


        

一息百味,字如其意,拥有这道神恩后,只是吸进鼻子里一口气,就能分辨出其中夹杂的所有气味。


        

嗅觉能力大幅度提升。


        

【呀嚎,非常实用的一道神恩。】


        

【身为一名食神,你应该拥有一只敏锐的鼻子,来寻找美味的食物,以及分辨食物品质的好坏。】


        

【骆驼可以闻到80公里外雨水的气味,熊能探索到20英里外动物尸体的臭味,你呢?】


        

【你可以嗅到十里外,一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雌性的气味!】


        

“喰神你什么意思?”


        

林白辞无语:“别的动物就是找吃的,到我这儿怎么成了找雌性了?我有那么欲求不满吗?”


        

【九漏鱼实锤了,我只是打个比喻不懂吗?】


        

【总之,未激活下,你的嗅觉已经提升,能嗅到到很多日常中注意不到的气味,一旦激活,那么将大幅度增幅,嗅到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外的一些气味。】


        

【但是不建议经常激活神恩,因为大自然的味道太多,也有一些太重口了,会严重影响你的食欲!】


        

【另外,这道神恩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你的嗅觉过于灵敏,导致你对食材的品质追求会更高。】


        

【食材稍微不够新鲜,很多人吃不出来,但是对你来说,已经和腐败变质没什么区别了。】


        

“这不是很糟糕?”


        

林白辞整个人都麻了。


        

民以食为天,一天吃三顿。


        

要是以后每天吃东西都变成一次折磨,这谁受得了?


        

俗话说得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其实是一种自嘲罢了,毕竟谁不想吃干净卫生食材又新鲜的食物?


        

可对于劳苦大众来说,没那个精力也没那个财力。


        

“还好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去天竺,不然我整个人都没了!”


        

林白辞想想传说中有点儿臭的玛莎拉。


        

嘶!


        

整个人已经开始不好了。


        

林白辞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然后……


        

呕!


        

林白辞想吐。


        

这件出租屋里,遍地吃完后没丢的外卖盒子,狗屎,垃圾,还有乱爬的蟑螂,它们的气味混合在一起,真是够了。


        

呕!


        

林白辞捂住了嘴巴。


        

“红药,我不行了,我先出去了!”


        

林白辞往外跑。


        

“你怎么了?”


        

夏红药吓了一跳。


        

“没事,被熏的!”


        

林白辞一口气跑出大楼,使劲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让空气加速流通,这才好受了不少。


        

话说高马尾不抹化妆品,这个味道是她的体味儿?


        

不对,


        

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


        

还挺好闻!


        

然后林白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在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前,已经有很多气味飘过来了。


        

至少二十人。


        

……


        

时间往回退半个小时。


        

夏红棉赶到后,三科的科长立刻迎了上来,汇报情况。


        

“海市蜃楼系统已经展开,因为确认夏红药和一位野生神明猎手已经进入神忌游戏,再加上规则污染范围不大,只蔓延了大半个博硕小区,所以三科队员按照灾害处理流程,未进入规则污染,而是待命!”


        

“当前污染等级,暂定为5.0。”


        

三科科长语速极快,但是条理清晰。


        

规则污染很危险,尤其达到5.0以上后,神明猎手进入,就会有很大风险,所以一般情况时,如果有安全员已经进入的话,那么大家会暂时待命。


        

先进入的安全员,原则上避免净化规则污染,而是以收集情报为先。


        

当然,要是污染区域太大,波及人数太多,那么安全员们会立刻进入污染区,封印神忌物。


        

至于‘海市蜃楼’,是九州安全局利用神忌物开发出的一套设备,展开后,可以形成一片逼真的环境,同时屏蔽一切声音,光源等等,来掩盖污染区,避免被闲杂人等发现和窥视。


        

比如现在,住在博硕小区四周的人,往这里看的话,看到的还是一个小区的夜景,但实际上那是海市蜃楼的效果。


        

三科科长说完,看了夏红棉一眼:“要不我们现在进入污染区?”


        

他知道,夏红药是夏部长的妹妹。


        

在从监控录像上看到夏红药和一个男生进入博硕小区后,说实话,这位三科科长打算不等了,直接进去救援的,但是想想夏红棉的行事风格,他又没敢违反规定。


        

“不用!”


        

夏红棉不能以权谋私,即便担心妹妹的安全,要进污染区,也是她自己去。


        

“按照流程戒备吧!”


        

夏红棉吩咐,就那么站在一盏路灯下,静静的等着。


        

有趋光的飞蛾,在灯下徘徊。


        

初秋的夜风吹过,稍稍有些凉意了。


        

夏红棉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安静的犹如一尊雕像,半个小时后,她突然抬头,跟着看了一眼手表。


        

“很快呀!”


        

夏红棉眼神中闪过一抹诧异。


        

妹妹是什么脑子和实力,夏红棉一清二楚,所以这么快净化掉一场污染强度5.0的神忌游戏,肯定是那个男生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