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28章 登顶新人王,迷失海岸再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海轩想报复。


        

他靠着老爸的面子,当上了旗手,可谁知道运气不好,脚崴了,让那个林白辞捡了漏。


        

要只是这样,郑海轩最多生气,还不至于报复林白辞,可偏偏那小子在军训汇报演出上,用旗杆射死了一条疯狗,还被电视台的人拍了下来。


        

虽然因为社会影响,以及顾虑海京理工的名誉,这条视频没有在新闻中播出,但是有人发到了网上。


        

林白辞在学校一枪成名了,成为了校园论坛上最火热的大一新生。


        

郑海轩觉得,这本该是他的荣誉,结果都被那个林白辞捡到了,再想想他被记者采访过,又拿奖学金,又领见义勇为奖,入学生会,入党之类的福利,他就气到吐血。


        

他憋了这么多天,就是再等这個机会,一把搞臭林白辞。


        

郑海轩安排了一个狐朋狗友,一直盯着软件工程01班,确定林白辞在,然后开始执行计划。


        

那就是让林白辞上台表演节目。


        

林白辞今天不上台,那就是怂,没有才艺空有一张脸的绣花枕头,郑海轩找的水军能把他喷死。


        

上了台也没关系,只要唱的烂照样可以花式黑。


        

郑海轩打听过了,这小子在军训活动期间,唱过歌,但是唱的稀烂。


        

至于说节目顺序,一个迎新晚会能有多重要?


        

没看到领导们都不在吗?


        

也就这些渴望机会,想刷资历的学生们会慎重对待罢了。


        

再者说,即便院领导问起来,郑海轩也可以说是想找林白辞这个典型人物宣传一下,增加大家对海京理工的认同感。


        

更何况还有老爸的面子。


        

总之一个字,今天这计划,稳!


        

“请我们的林白辞,林大英雄上台!”


        

郑海轩大声邀请。


        

他安排的那个几个托,立刻在人群中鼓噪大喊。


        

“林白辞,上台!”


        

“林白辞,上台!”


        

六位学姐的表演,将气氛炒的很热,所以大家兴致高昂,这会儿也顺势跟着喊了起来。


        

“老白,主持人喊你上台表演节目了,快去!”


        

刘宇催促,心里要开心死了。


        

林白辞今天要丢个大脸了。


        

大家同一个宿舍住了将近一个月,刘宇知道林白辞应该是没什么才艺的,反正他总不可能去台上表演灌篮,唱一首鸡你太美吧?


        

“老白,我掩护你,赶紧遛吧!”


        

方明远提议,这要是搞砸了,绝对痛失四年求偶权。


        

“老白,行不行?”


        

胡文武担心。


        

“赌神,上,别让他们小瞧了!”


        

“给他们秀一波,你这大一新人王的位子就坐稳了!”


        

“都让开,我林神要装逼了!”


        

附近软件工程认识林白辞的都在起哄,其中大多数人没想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这个男主持人是不是和林白辞有仇?”


        

纪心言眉头蹙起。


        

一般来说,主持人都不会给别人难堪,邀请了一遍,看到人家没有上来的意愿后,会立刻转移话题,继续往下进行节目,但是郑海轩显然没这个意思。


        

“林白辞是不是抢了他女朋友?”


        

裴翡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本来还以为长得不错,没想到这么没有城府!”


        

白皎遗憾,又可以排除一个目标了。


        

能登上迎新晚会做主持人,要么有背景,要么有实力,不管哪种,都值得聊一聊,可是没城府的话,迟早吃大亏。


        

“老白,上呀,一战成名的机会来了!”


        

徐大观撺掇,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一块想搞臭你的烂肉,建议炭烧喂狗。】


        

林白辞撇了撇嘴角,他的视力很好,所以能看到郑海轩脸上,那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想阴老子?


        

没门!


        

“帮我拿一下!”


        

林白辞站了起来,把袋子递给胡文武,走向舞台。


        

“鼓掌,快!”


        

徐大观煽动众人,这样林白辞就没有退路了。


        

“郑同学,我看那位林同学似乎不想上台,继续下一个节目吧?”


        

米沁提议。


        

“再等等!”


        

郑海轩看了米沁一眼:“学姐放心,出了事,我担得起!”


        

米沁表情不变,心中却是不屑。


        

又一个仗着老爸为所欲为的家伙。


        

肤浅!


        

米沁攥了攥话筒,舞台是神圣的,让郑海轩这么搞,是对之前那些努力表演节目的人的不尊重。


        

“请大家……”


        

米沁想要控场了,但是舞台下西北边,突然响起了把掌声,接着她就看到一个身型健美、匀称,身高估计在一米九左右的男生走了过来。


        

在靠近三米高的舞台的时候,也没看到他怎么用力,直接一步跨了上来。


        

那姿态潇洒,写意,有种古代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韵味。


        

他穿着一条牛仔裤,脚上运动鞋,上身是一件卫衣,很稀松平常的穿着,和大多数男生一样,但就是透出了一股清爽、阳光的感觉。


        

郑海轩今天担任主持人,一身燕尾服白衬衣,甚至还化了妆,配上他俊朗的容貌,有种贵公子的气质。


        

可是现在当这个男生上台后,他立刻就被比下去了。


        

气质差太多了。


        

郑海轩是刻意端起来的那种高雅,而林白辞则是随性,对,还有自信,他身上由内而外,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林白辞怎么可能不自信呢?


        

两个月赚了二千多万巨款,还成为了神明猎手,破了两座神墟,净化了两场规则污染。


        

别说面对这些普通学生了,就是他面前站着神明猎手,他都不慌。


        

“林同学,你要表演节目吗?”


        

米沁这话问的很有水平,不是你要表演什么节目,而是问要不要,这样林白辞可以顺势借坡下驴。


        

“林大英雄,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唱歌?舞蹈?还是单口相声呀?”


        

郑海轩插话,说完,就把话筒递到了林白辞嘴巴前。


        

林白辞皱了皱鼻子,用手指把话筒拨开了。


        

没办法,这上面溅了郑海轩的唾沫星子,有些臭。


        

“学姐,借我话筒!”


        

米沁听到这话,心说好么,这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而且她看到郑海轩递过来的话筒被林白辞拨开后,突然觉得很解气。


        

实际上她今天的搭档,本该是一位大三的学弟。


        

是郑海轩把他顶掉了。


        

“我期待林同学的表演!”


        

米沁把话筒递给林白辞。


        

要是平时,米沁很注意个人保护,像这种交接话筒,她肯定不会让对方碰到她的手指,但是今天,她没在意。


        

除了林白辞给她的第一印象不错外,还是为了气郑海轩。


        

因为这个家伙上来就要和她握手,被拒绝了,还要微信,太烦人了。


        

我就是要气他!


        

但是林白辞拿的是话筒的下边,避开了米沁的手指。


        

“嗯?”


        

这个小细节,让米沁微微一诧,随即对林白辞的评价更高了。


        

“卧槽,赌神牛逼,居然在舞台上把妹!”


        

软件工程专业的男生们看到林白辞不接男主持人的话筒,直接问米沁要,都惊了。


        

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什么赌神?从今天起,给我尊称林哥把妹之王!”


        

张志旭故意板着脸说话,像个活宝一样,惹得大家嘻嘻哈哈。


        

“赌神是什么意思?”


        

纪心言好奇,问了一嘴。


        

“林白辞记忆力超级好,能记住出牌顺序,我们和他玩牌,就没赢过!”


        

张志旭立刻抢着回了一句,像一条哈巴狗。


        

没办法,他喜欢纪心言这种风格的女生。


        

“老白还是球王呢!”


        

方明远语气酸溜溜的。


        

到现在,他都没和林白辞打上球呢。


        

“这个我知道,林白辞灌篮可厉害了!”


        

裴翡接话。


        

“他那个身高,应该是可以灌篮的!”


        

“像大猩猩一样吗?”


        

“有没有流川枫帅?”


        

大多数女生是不关注体育的,所以不去操场,也不知道林白辞干了什么。


        

“有人把老白灌篮的视频发到网上了,你们可以去看看!”


        

方明远哈哈大笑,趁机安利一波篮球:“上B站搜!”


        

“什么?是哪个贱皮子把我家班长的灌篮视频发到网上的?”


        

纪心言故作做生气:“这不是给咱们学院女生增加追他的难度吗?”


        

“谁要追他了?”


        

“我看是你!”


        

“他当班长,确实没问题!”


        

女生们叽叽喳喳。


        

刘宇听到这些话,郁闷的吐血。


        

看来自己当不成班长了,还有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一直吹林白辞呀?


        

他给你们钱了?


        

实际上,这是林白辞人缘好,为人和善,大方,再加上足够出众,大家自然想和他一起玩。


        

当即就有女生拿出手机开始搜索。


        

……


        

“林同学要表演什么才艺?”


        

郑海轩急不可耐。


        

“唱歌!”


        

林白辞言简意赅。


        

“哪一首?我帮你找伴奏!”


        

郑海轩心说这一下稳了,就你那唱歌水准,我可以让水军使劲黑了。


        

“不用,我自己有!”


        

林白辞的手机里,就有心经的伴奏乐。


        

负责音响设备的大四学长,花费了两分钟,搞定!


        

轻音乐响起!


        

“我的天呐,林白辞要唱《心经》?”


        

软件工程这边,不少女生们叫了起来,对于这段音乐,她们可太熟了,或者说,只要上B站的人,都熟。


        

毕竟这可是最近的爆款,第一热门视频。


        

“完了!完了!这下拾人牙慧了!”


        

“就怕牙慧拾不起来,反倒是丢了脸,你知道最近抖音快手上多少人模仿林大饿人的这个视频,结果被喷个狗血淋头,自取其辱吗?”


        

“就是,随便唱一首也比唱这个强呀,这玩意不是高僧,没几十年修行,怎么可能唱出那个味儿?”


        

女生们开始替林白辞担心。


        

像纪心言和白皎这种反应快的,在听到有人说出‘林大饿人’这个昵称的那一瞬间,愣了一下。


        

卧槽,林白辞也姓林呀!


        

总不会是一个人吧?


        

然后,她们就听到了林白辞开口。


        

观自在菩萨,


        

……


        

舞台后面,米沁惊诧的看着林白辞。


        

为什么要选这首歌?


        

蹭热度吗?


        

只是当林白辞开口,唱出第一句经文,她脸上的惊诧就变成了震惊,樱桃小口不自觉地张开了。


        

妈耶!


        

他就是林大饿人?


        

郑海轩原本等着看林白辞出丑的脸庞,一下子就黑了。


        

不!


        

不要慌!


        

是技术性调整!


        

他也就第一句模仿的比较像。


        

想让我出丑?


        

不可能的。


        

林白辞激活了梵音佛响。


        

经文像清泉流响一般,从他口中唱出,虽然通过了喇叭后,稍稍有些失真,但是比起林白辞发布的视频,音质可是好了好多倍,所以带来的感觉更胜一筹。


        

空灵,无为,清净、自在!


        

大家仿佛看到了空山新雨后,松林寒山间的寺庙,点妆一新,有钟声从青瓦斗角下传出,有和尚们的晚课声悠扬。


        

经文阵阵,禅意缥缈。


        

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原本让六位旗袍学姐一首高丽热舞炒热的气氛,迅速的冷却了下来,每个人都觉得心灵平和,六根清净。


        

整个操场,不到三十秒,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有林白辞诵唱心经的声音。


        

古晴香站在操场靠后的边上,愕然的看着林白辞。


        

“可惜了,别人知道他是林大饿人了!”


        

顾清秋有些遗憾,不能独享这个秘密了。


        

一首经文四分多钟,林白辞很快唱完。


        

“谢谢!”


        

林白辞致谢后,走到舞台后台,把话筒递给米沁。


        

“你就是B站上的那位林大饿人?”


        

米沁好奇。


        

“不是!”


        

林白辞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赶紧跑。


        

他可不想被同学们问东问西。


        

米沁纤细的手指,摸了摸话筒,上面还有林白辞的余温,她转头,看向郑海轩。


        

郑海轩此时已经呆滞了。


        

他知道,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林白辞经此一役,过了今晚,不只是在大一出名,而是要全校轰动了。


        

尼玛!


        

小丑竟是我自己?


        

米沁撇了一下嘴角,呵呵一笑,话说我怎么感觉少了一些东西?


        

当米沁走向舞台,继续主持晚会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


        

那小子没问我要微信!


        

以米沁的容貌和知名度,遇到的男生,只要有点胆子的,都会要微信,而林白辞没有。


        

一个敢当着全体大一新生的面拨开男主持人话筒,还接受了挑战,游刃有余唱了一首佛经的男生,怎么可能是胆小鬼。


        

他对莪没兴趣?


        

米沁哑然一笑。


        

不过男人,我倒是对你有兴趣了。


        

米沁不知道她这情不自禁的一笑有多甜,当即让台下不少男生坠入爱河,又患得患失起来。


        

因为这种学姐,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追到。


        

“我的妈呀,就这个味儿,林白辞就是林大饿人,没跑了!”


        

裴翡满脸震惊。


        

林白辞,你还有多少才华瞒着我们?


        

“不管谁出手都行,赶紧收了林白辞,一定不能让其他学院的那些妖艳贱货捷足先登!”


        

“也就饺子和心言可以试试,别的女生,肯定驾驭不住林白辞。”


        

“林白辞这么优秀,让咱们压力好大呀!”


        

女生们叽叽喳喳,说起了悄悄话。


        

“林白辞的视频这么火,应该能挣好多钱吧?他为什么不赶紧趁着热度发更多的视频?”


        

周舟不理解,林白辞也不怎么学习,每天浪的飞起。


        

都把时间给糟蹋了。


        

他总不能不喜欢钱吧?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老白就是林神了,不允许反驳!”


        

张志旭嚷嚷了起来。


        

“林白辞这表现,嘛时候成海京理工第一人?”


        

“废话,就是今天!”


        

“林白辞这下别说四年求偶权,交配权都稳了!”


        

众人羡慕不已。


        

“九月二十四,是夜,微风,月朗,星稀,有蝼蚁搦战,林白辞登台,诵经普度,似如来亲临,技惊四座,众人皆服,呼采!大采!”


        

“九月二十四,是夜,有流星自东方而来,林白辞一战而功成,封新人王!”


        

张志旭一本正经,耍起了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不过听听周围的议论声,都在打听林白辞的身份,大家就明白,自己的这位同班同学,出大名了。


        

“饺子,有没有后悔?”


        

纪心言看着白皎,打趣了一句。


        

“还不够!”


        

白皎淡淡的回了一句。


        

纪心言比了个大拇指,只是不知道是称赞,还是讥讽。


        

……


        

古晴香看着离去的林白辞,她脸上的惊讶逐渐敛去,变的沉静。


        

原来你还有这么一面!


        

……


        

经管学院,人群中,祝秋楠坐着一个马扎,待在队尾。


        

她现在有些后悔了。


        

应该坐到前面去的。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录音已经结束了,于是她戴上耳机,点击播放。


        

……


        

距离操场很远的地方,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二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他们没用望远镜,但依旧将舞台上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就是目标人物之一?”


        

青年撇嘴:“这道神恩也不过如此!”


        

“黑鲨三世和章鱼丸应该是夏红药干掉的,这个林白辞虽然最近活着从棕榈港废墟出来,又解决了疯狗事件,但应该是抱上了夏红药大腿的缘故,而且黑鲨三世他们死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学生!”


        

中年人分析。


        

“夏红棉的妹妹,能是蠢货吗?我觉得东西应该就在她身上!”


        

青年冷哼:“这两天,我就找机会审讯这个林白辞!”


        

“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再看看!”


        

中年担心:“林白辞也可能是引咱们出来的诱饵!”


        

……


        

林白辞不知道他被盯上了,回宿舍的路上,他接到了夏红药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