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30章 梦境陀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吧里的氛围,过于安逸了。


        

林白辞对喝酒不感兴趣,或者说以前压根就没喝过,不懂欣赏,所以除了手中这份任务菜单对他还有些吸引力,他体会不到逛酒吧的乐趣。


        

也可能是美女太少了。


        

咕噜噜!


        

林白辞还没看几条任务,肚子突然叫了起来,饥饿感诞生。


        

【一道送上门的外卖,开吃!开吃!】


        

喰神说的应该是坐在旁边的这位青年,林白辞本是随意的打量一眼,可是视线落在吧台上那枚旋转的陀螺时,就怎么也移不开目光了。


        

唰!


        

林白辞脑袋一晕,就像喝醉了似的,眼前一花,困得不行,等到再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化了。


        

“杀呀!”


        

“干掉它!”


        

“死战!死战!死战!”


        

山呼海啸般的嘶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林白辞抬头,看到他站在一个斗兽场中。


        

四面的梯形看台上,坐满了观众,此时都在疯狂的咆哮,宣泄过剩的精力。


        

他们要看一场死斗。


        

“我是角斗士?”


        

林白辞低头,看到他只穿着一条裤衩,左手拿着一面盾牌,右手拿着一柄罗马短剑。


        

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坑坑洼洼,满是凝固的暗红色血迹,还有碎肉残渣。


        

林白辞甚至还看到了一只残缺的耳朵,一群蚂蚁托着它,试图拉回巢穴里。


        

咔拉拉!


        

铁链晃动的声音响起。


        

斗兽场墙壁上,一扇木栅栏打开了,一只三米高的兽人从里边走了出来。


        

它有利齿尖牙,浑身都是绿色皮肤,像刷了一层油漆,它拿着一根巨大的钢铁狼牙棒,上面同样是血渍和碎肉遍布。


        

“人类,跪地臣服,我饶你不死!”


        

兽人咆哮。


        

“规则污染?”


        

林白辞眉头皱起。


        

自己进了酒吧后,没有招惹任何人,唯一触碰的东西,就是酒水和任务菜单。


        

以夏红药的名气,还有老板娘的面子,应该没人会对付自己,那么剩下的就是刚坐到旁边的青年。


        

应该是那枚旋转的陀螺!


        

林白辞右手持短剑,在胳膊上割了一下。


        

痛感清晰,看来自残是离不开这个地方的,那么剩下的方案,就是杀掉这個兽人吗?


        

“人类……”


        

兽人还要继续宣告,却看到那个人类开始冲锋,气势狂野的宛若一头愤怒的公牛!


        

“什么情况?”


        

庄度大吃一惊。


        

这是个没脑子的莽夫吗?


        

怎么上来就开干?


        

一般人看到这么可怕的兽人,都是尽量避免战斗。


        

庄度的这枚陀螺,名为梦境,当它开始旋转后,能把注视着他的人,直接拉入梦境中。


        

之后,庄度可以通过操纵梦境,来获取他想要的情报。


        

现在是第一层梦境,


        

古典斗兽场。


        

如果敌人被兽人角斗士震慑,不敢攻击,而是选择臣服,哪怕是假意拖时间,只要臣服,就会在规则的影响下,对兽人的命令言听计从。


        

兽人让对手自裁,对手也会照办,不过大多时候,庄度只是让兽人询问一些有价值的情报。


        

因为在第一层梦境,被困者苏醒的概率很大,尤其是精神意志强大的人,很容易发现异常。


        

像自裁这种命令,是违背人的本能的,也就对普通人有用,想杀掉一位神明猎手,不容易。


        

林白辞左手拿着盾牌,放在肋部,斜侧着,狠狠地撞向兽人。


        

砰!


        

兽人被撞的踉跄。


        

下一瞬,林白辞短剑如毒蛇吐信,捅向兽人的肾脏。


        

“要遭,这家伙意志力太强了!”


        

庄度眉头大皱,没办法,只能把背包具现在林白辞背上。


        

他虽然不知道这个背包里有什么,但是猜得到,里面肯定有神忌物。


        

虽然给了对方背包,会增加对方的战斗力,但是不给的话,这种精神意志强悍的人会很快意识到这是虚假的梦境,那么很容易从规则污染中脱困。


        

不过庄度也不怕,他还有更深的第二层梦境。


        

唰!唰!唰!


        

林白辞连斩三剑,俱都砍在兽人的身上,只是这家伙皮糙肉厚,没有破防。


        

吼!


        

兽人咆哮,狼牙棒挥舞,轻松的就像抡一根筷子。


        

林白辞眼看着躲不开,只能用盾牌格挡。


        

砰!


        

林白辞被打飞。


        

“人类,臣服于我!”


        

兽人咆哮。


        

林白辞翻滚了几圈后,站了起来,他感觉到背上多了一个东西,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双肩包。


        

“刚才不是没有吗?”


        

林白辞摘下背包,从里面取出黑坛钵盂。


        

喝粥!喝粥!


        

林白辞打开粮库,把青铜剑和松木火把拿了出来。


        

“卧槽,空间类的神忌物?”


        

庄度眼球一凸,顿时喜上眉梢:“发了!发了!”


        

没想到呀,一个新人,竟然有这等极品装备。


        

是那个夏红药给他的吧?


        

尼玛,


        

果然人长得帅,就会有女人倒贴。


        

想到这里,庄度更气了,他决定拷问出有价值的情报后,就抹杀掉他的意识,把他变成白痴。


        

不过今天,活该自己发财!


        

这可是一件空间类的神忌物呀!


        

有价无市。


        

谢谢你了,兄弟!


        

庄度美的冒泡。


        

“你就只会站在那乱叫吗?”


        

林白辞无语,眼看着兽人一直问自己臣不臣服,没有进攻的意思,林白辞等不及了,直接冲锋。


        

“莽夫!”


        

庄度感觉这个年轻人没脑子。


        

只是下一刻,当那支火把打在兽人身上,引燃了它的时候,庄度终于知道人家为什么那么莽了。


        

这件神忌物也是极品!


        

被它点燃的东西,根本无法熄灭。


        

在第一层梦境中,庄度是无法影响物理规则的,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给不给林白辞背包,但是当林白辞开始使用王剑龙牙和松木火把的时候,它们的威力,庄度无法人为削弱。


        

兽人死了,烧成了一滩灰烬。


        

庄度早有预料,于是他屈指,弹了一下在吧台上旋转的陀螺。


        

啪!


        

陀螺转动的更快了。


        

第二层梦境,


        

降临。


        

林白辞身处的环境发生变化,此时的他,骑着一匹纯白的战马,穿着一身华丽的军服,正跟随着一支军队,开进城门。


        

他的战马,也披着重甲,挂着彩带,看上去神骏无比。


        

军队进城了。


        

街道两侧的市民,欢呼着,将瓜果糕点,彩带绣球,抛向士兵们,更有大胆的女子,直接示爱。


        

这是一支大破敌军,凯旋而归的军团。


        

而林白辞,是王的儿子,也是这支军团的最高长官。


        

“殿下,我爱你!”


        

“殿下,请允许我轻吻您的靴子!”


        

“请饮美酒,请尝佳人!”


        

市民们欢呼着,不时的有大胆的女孩跑到林白辞的战马前,朝着他献媚,甚至跪在地上,亲吻他的战马走过的地面。


        

“嘶!”


        

庄度倒抽了一口凉气。


        

怎么感觉不对劲?


        

一般人遇到这种盛大的欢迎仪式,早飘了,可是这个林白辞为什么无动于衷?


        

在以前,有的被困者甚至等不及回到城堡,直接就下马和美女们开始开无遮大会了。


        

“这小子难道知道这是梦境?”


        

庄度疑惑,以前也有人察觉,但是至少也是进了城堡,被王询问之后,像今天这么快的,他没见过。


        

也可能是我多心了。


        

庄度告诫自己不要慌。


        

林白辞进了城堡,接下来就是盛大的欢迎宴会。


        

身着华丽衣衫的贵族们,围着林白辞献媚,各种溢美之词不要钱似的说出来,那些贵妇和少女们,不停的挑逗,媚眼乱抛。


        

甘醇的美酒,漂亮的女人,还有数不尽的赞美,就是最锋利的刮骨刀,能让一位英雄化成枯骨。


        

庄度见过太多沉迷于此的男人了,但是今天这位,无动于衷,仿佛再看一群傻子表演。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得道高僧,无欲无求了吧?


        

梦境继续!


        

老国王出现了。


        

哗啦,


        

所有人跪下了。


        

庄度看到林白辞没跪,瞬间紧张了起来,正犹豫着是不是直接开启第三层梦境,那个青年还是单膝跪了下去。


        

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意志力比一般的神明猎手强,但也不过如此!”


        

庄度评价。


        

“我的儿子,你的勇武和贤名已经传遍整个大陆,只要你回答完接下来三个问题,让我满意,我便将王位传给你!”


        

老国王说着话,将头上的王冠摘了下来,放在林白辞触手可及的面前。


        

“新王!”


        

“新王!”


        

“新王!”


        

不止贵族们在欢呼,就连城堡外,似乎都有成千上万的国民在呐喊,期待新王的登基。


        

“第一个问题,黑鲨三世和章鱼丸是谁杀的?”


        

老国王询问。


        

庄度竖起了耳朵。


        

“夏红药!”


        

林白辞回答,没有丝毫迟疑。


        

庄度点了点头,这个回答和他们的推理一致


        

“你身上最大的秘密,以及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


        

老国王问出第二个问题。


        

“我其实有两个胃,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我的胃,我可以消化掉一切东西!”


        

林白辞依旧回答的很快。


        

“两个胃?”


        

庄度有些懵逼,不过正因为如此,他反倒信了,因为他听说过,有极少数神明猎手,的确已经不是人类的姿态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忠于我吗?”


        

老国王神情严肃:“只要你愿意忠于我,那么这个王位,这个国家便是你的了!”


        

老国王说着话,还把王冠向前伸,作势要戴在林白辞的头上。


        

庄度也露出了笑容,只要林白辞回答愿意,那么就会在规则的影响下,像砧板上的鱼,被他随意炮制了。


        

“我……”


        

林白辞说了一个字,突然起身前冲。


        

噗嗤!


        

他拔出腰间的佩剑,捅进了老国王的心脏。


        

“不愿意!”


        

林白辞说完,右手用力一转佩剑,绞烂老国王的心脏,跟着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砰!


        

老国王摔了出去。


        

林白辞一甩佩剑。


        

唰!


        

剑刃上的鲜血洒了出去。


        

“啊,弑君了!”


        

有个贵妇吓得面色苍白,起身就跑,但是没两步,被林白辞掷出佩剑,穿透背心,钉死在地上。


        

“???”


        

庄度傻眼,什么情况?


        

这家伙难道没有陷入梦境?


        

不然为什么只要同意,就能登上王位,他却拒绝了?


        

有病吧?


        

还是大病。


        

“我想要的东西,我会自己去取,用不着你给!”


        

林白辞目光冰冷,扫了这些贵族宾客一眼后,看向老国王:“来人,把他送上断头台,绞死!”


        

“……”


        

庄度目瞪口呆。


        

反骨仔!


        

这家伙绝对是个反骨仔。


        

他这已经不是脑后有反骨了,而是浑身上下都是反骨。


        

尼玛!


        

庄度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狠人,他用梦境陀螺收拾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家伙是唯一一个弑君的。


        

不过这家伙骨子里也是极其强硬呀!


        

竟然敢弑君杀王?


        

庄度觉得,这种敌人,惹上了,还是一次弄死的好,不然就是大患。


        

还好,只要他没意识到这是梦境,自己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庄度屈指,又弹了一下陀螺。


        

啪!


        

陀螺转的更快了。


        

林白辞睁开眼,发现他出现在一个教堂中。


        

他穿着神圣的白色长袍,左手拿着一部法典,右手拿着一柄短剑。


        

在他面前,跪着密密麻麻的人。


        

“神灵呀,请您回应子民的祷告吧?”


        

这些人在磕头,在祈祷,神态虔诚。


        

“淦,还有完没完?”


        

林白辞不爽了:“都去死!”


        

轰隆!轰隆!


        

一道道粗大的雷霆凭空降下,直接将这些信徒电成了灰飞。


        

“……”


        

庄度已经彻底懵逼了。


        

不是,你的信徒在求助,你至少听一听他们的要求吧?


        

结果你上来把他们干掉了?


        

按照规则,只要林白辞回应了信徒的祈祷,他就会被规则影响。


        

一般来说,普通人成为高高在上的神灵后,肯定是要爽一爽的,享受神力无敌的感觉,但是林白辞……


        

实锤了,这家伙有大病!


        

庄度真的是欲哭无泪,整个人都麻了。


        

这家伙不按照常理出牌,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呀!


        

说实话,庄度有点小后悔了,不该贸然出手的,不过已经动手了,也没转圜的余地。


        

庄度正要继续,突然察觉到不对劲,他赶紧从梦境的上帝视角中退出,回归现实,然后就看到一柄青铜剑斩下。


        

唰!


        

庄度已经来不及去拿梦境陀螺了,只能先躲闪!


        

砰!


        

青铜剑砍在吧台上。


        

这一声,也让酒吧中的其他人看了过来。


        

“两位,这里不允许打架。”


        

酒保眉头大皱。


        

林白辞没搭理酒保,而是盯着庄度:“你好像玩的很开心?”


        

说话的同时,林白辞将袈裟披在了身上。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身在梦境中的?”


        

庄度看了一眼,吧台上,梦境陀螺还在旋转,但是已经完全没用了。


        

这个家伙的精神意志,竟然强到可以强行挣脱梦境的地步?


        

“进斗兽场的时候,话说我可以问一句,怎么才能从里边出来吗?”


        

林白辞觉得那些信徒很烦,降下落雷后,整个人就从梦境中出来了,然后快速取剑,斩杀这个庄度。


        

庄度没有回答,心底一阵苦笑。


        

妈的,


        

原来国王三问,他那三个回答都是耍人玩的!


        

现在看来,黑鲨三世搞不好就是这个小子干掉的。


        

“混账,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那个在舞台上表演魔术的侏儒几个跳跃,冲了过来,盯着庄度。


        

因为是这家伙先挑的事。


        

酒吧里的人,也都开始看热闹。


        

庄度想走,但是梦境陀螺还在桌子上,这就麻烦了。


        

“你是迷失海岸的成员?”


        

林白辞没有立刻去拿,因为他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危险,至于没攻击这个家伙,是在等夏红药下来。


        

看一看能不能活捉对方。


        

“迷失海岸?”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皱眉。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性格邪恶,天生就是破坏狂,迷失海岸就是这种神明猎手组成的团队。


        

一句话,好事不干,坏事做尽,为所欲为!


        

庄度突然扑向了吧台,想要抢回梦境陀螺,但是侏儒一个弹射,撞向了他,酒保也拎着一瓶酒,砸了出去。


        

根本不需要林白辞动手。


        

在龙与美人酒吧,保护客人,是职员的天职。


        

砰!


        

三人撞在一起,各自飞退,庄度知道拿不回梦境陀螺了,暗骂一声倒霉,准备离开,但是一尊肌肉佛挡住了他的去路。


        

阿弥陀佛!


        

肌肉佛口宣佛号的同时,佛拳打出。


        

噢啦噢啦噢啦!


        

拳影森森,普度众生。


        

【一枚可以致幻的小陀螺,旋转激活后,可以把注视着它的人,拉进它制造的梦境中!】


        

【持有者可以以上帝视角,来观察被困者的表现。】


        

【当被困者按照环境的流程走完后,会被持有者控制。】


        

喰神点评。


        

【对精神意志比较强的人,收效甚微!】


        

林白辞听完,伸手拿起了这枚陀螺。


        

这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大杀器,自己要是邪恶一些的话,可以改写她们的认知。


        

砰!


        

庄度在佛拳的轰击下,摔了出去,还没落地,一柄青铜剑从林白辞手中飞出,直奔而来。


        

唰!


        

庄度使劲浑身解数,才没被秒杀,不过一条左臂被斩断了,掉在地上。


        

哗!


        

鲜血泼洒。


        

众人有些错愕,下意识的看向了林白辞。


        

青铜剑飞回。


        

啪!


        

林白辞伸手接住。


        

肌肉佛再次进攻。


        

“这小子的神忌物好强呀!”


        

“什么来头?”


        

“他和夏红药一起来的,应该是九州安全局的新人吧?”


        

客人们窃窃私语,被林白辞的表现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