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31章 疯批女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吧中吵吵嚷嚷,二十多位客人并没有害怕,反而兴趣盎然的围观,就当看马戏了。


        

侏儒魔术师和酒保看到肌肉佛痛殴断臂的庄度,不再出手,主要是担心被波及。


        

毕竟这尊肌肉佛看上去就不好惹。


        

砰!砰!砰!


        

肌肉佛的每一拳都轰然巨响,仿佛打出了音波。


        

唰!


        

庄度的上衣突然爆开,六条章鱼状的金属触手弹出,一半格挡,一半攻击肌肉佛。


        

“黑鲨三世和章鱼丸是你杀的?”


        

因为多了六条金属触手,庄度虽然断了一条手,但还游刃有余,不过他现在快气死了。


        

他没想到,对方明明才成为神明猎手不到两个月,就是一只菜鸟,却拥有这么多极品的神忌物。


        

单是眼前这尊只穿着短裤的佛像,就给了他极大的压迫力,更别说还有那柄飞剑。


        

“你是迷失海岸的成员?”


        

林白辞听到这两个字名字,秒懂,人家来寻仇了,毕竟那天的高铁上,还有不少幸存者。


        

他们应该不认为自己宰掉了黑鲨三世,但自己毕竟也是神明猎手,人家来拷问一番情报,或者干脆顺手杀掉,都是有可能的。


        

“好家伙,怪不得敢在龙与美人酒吧动手,原来是迷失海岸的悍匪们!”


        

“得了吧,这小子估计是新加入的团员,不知道这间酒吧的名气,就算是迷失海岸的团长来了,都不敢造次的!”


        

“老板娘,有人砸场子。”


        

客人们听到庄度的来历,见怪不怪了。


        

有的人得到了力量,就会觉得自己是天,是王法,变得为所欲为起来,只凭好恶做事。


        

法律和道德,已经没办法再约束他们。


        

迷失海岸的成员,都是这种货色,所以哪怕在神明猎手圈,他们的口碑都不好。


        

“你同伴呢?”


        

林白辞四下打量。


        

酒保看了林白辞一眼,这也是個聪明。


        

他要是问你有没有同伴,对方有同伴,也会说没有,但是现在这么问,就是默认他有同伴,套他的话。


        

果然,庄度上当。


        

“当然是埋伏着准备杀你!”


        

庄度多了六条机械触手,还是有用的,暂时挡住了肌肉佛的进攻。


        

林白辞把玩着梦境陀螺,琢磨着是不是用这玩意拷问情报。


        

“小林子!”


        

夏红药疾步匆匆,跑下来了,看到肌肉佛在和一个青年干架,她二话不说,拔出短刀就杀了上去。


        

“都住手!”


        

老板娘呵斥,因为走得太快,红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密集的哒哒哒声。


        

酒保立刻跑过去,把发生的事情汇报给老板娘。


        

“放肆,就是你们团长黑海神亲自来,也不敢在我的酒吧里撒野!”


        

老板娘盯着庄度:“现在立刻住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白辞听到这话,嘴角一撇。


        

怎么着?


        

听对方这意思,这个家伙只要缴械,你似乎打算饶他一命?


        

林白辞不想待会儿为这种破事扯皮,所以不要活口了,直接开杀。


        

走你!


        

林白辞掷出飞剑。


        

我不管谁这里说话,既然招惹了我,都得死!


        

咻!


        

龙牙飞射,带着一抹青铜光影,直刺庄度。


        

老板娘看到这一幕,瞟了林白辞一眼。


        

这把剑相当厉害,但更狠的是这个青年,有仇必报,性格强硬。


        

夏红药加入战团,本就少了一条手臂的庄度应付起来更加吃力,现在看到飞剑射来,他拼尽全力,躲开这一击,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心,耳畔响起破风声。


        

下一瞬!


        

砰!


        

一枚飞石打来,敲碎了庄度半个脑袋。


        

鲜血和脑浆飞溅出去,洒在了桌子上,地上,猩红一片。


        

砰!


        

庄度的尸体,倒在地上。


        

“卧槽,什么情况?”


        

“是神恩吗?”


        

“不清楚。”


        

“好像是这小子干的,尼玛,战斗力强悍呀!”


        

在这儿的客人,谁没见过几百个死人,所以看到庄度被爆头,就像看到一只蚂蚁被踩死,心情毫无波澜,他们惊讶的是林白辞的战斗力。


        

就算这个青年在迷失海岸中是边缘人物,那也是迷失海岸的成员,可是他暗算这个男生,不仅被识破,还丢了命。


        

“帅哥,你叫什么?”


        

那位变性人声音甜美,朝着林白辞抛了个眉眼。


        

“老板娘,麻烦你洗地了!”


        

林白辞没搭理他,他可没忘了喰神的点评,只要和这家伙接触,就会被感染,时间长了,会变成女性。


        

“你甚至不愿叫我一声数姨!”


        

南宫数白了林白辞一眼,风情万种。


        

“呵呵!”


        

林白辞笑了笑,他现在也是自信的一匹,对方要指责他,他就敢爆发:“红药,去检查一下尸体,看看有没有值钱的战利品!”


        

“好!”


        

夏红药掏出手机:“我打电话,让局里的人来收尸!”


        

“不用了,我安排人来做,毕竟是在我的酒吧出事的!”


        

南宫数摆了摆手,让女招待去打扫尸体,接着朝着围观的众人道歉:“让各位受惊了,各位今天在本酒店的一切消费,免单!”


        

“老板娘大气!”


        

众人欢呼,有几个酒鬼立刻去了吧台,要喝好酒。


        

林白辞对摸尸体没经验,还是看夏红药的,不过高马尾只找到二十几枚流星币。


        

钱夹里还有三张信用卡,一千多块现金。


        

手机是苹果的,这个要带回去,交给检验科解锁后,看看有没有重要信息。


        

“喏!”


        

夏红药把缴获都给了林白辞。


        

南宫数打了个响指,让酒保上了三杯酒。


        

“来,压压惊。”


        

老板娘将酒杯推到了林白辞面前。


        

“你这心态,比我当年稳多了!”


        

夏红药羡慕,她刚开始杀人的时候,可没林白辞这么淡定。


        

“我杀了这家伙,他们要是动我家人怎么办?”


        

林白辞眉头大皱,足以夹死一只海蟹。


        

他上次杀黑鲨三世二人组,没人看到,但这次不同,不过再让林白辞选一次,他还会杀。


        

“我姐早就安排了人,保护你妈妈了。”


        

夏红药随口说了一句,却是让林白辞一愣,跟着他点了点头:“帮我说谢谢夏部长!”


        

“客气什么,你可是我姐看好的新人,怎么样?要不要加入安全局?”


        

夏红药满怀期待。


        

“加了以后还能退出吗?”


        

林白辞把夏红药当朋友,所以没有藏着掖着。


        

“这个……”


        

夏红药不知道该怎么说,进入安全局后,肯定要知道一些秘密了,所以想退出不是很容易。


        

“我怕违反纪律什么的,罚钱倒是小事,关键是以后大家都不开心。”


        

林白辞担心这个。


        

夏红药有姐姐罩着,自己可没人管。


        

“不用怕,我罩着你!”


        

夏红药拍了怕胸脯,一脸自信。


        

“夏部长很看重小林子吗?”


        

南宫数也跟着夏红药,自来熟的喊起了小林子。


        

“那必须的,我姐给他开出了天才招募条款!”


        

夏红药很得意,因为林白辞是她最先看重的,这说明她眼光独到。


        

“……”


        

一直优雅美丽的南宫数,此时脸上浮现起了一抹惊讶,红唇变成了‘O’状。


        

她有些失态。


        

主要是夏红棉在整个神明猎手圈名声大噪,能让她看重的年轻人,屈指可数。


        

那份天才招募条款,南宫数也是听说过的,平均五年,才会出一位配得上它的新人!


        

林白辞纠结了,人家安排人保护老妈,这个人情有点大。


        

“你如果担心你母亲,可以发布任务,保护她!”


        

南宫数提议:“其实你也没必要多虑,迷失海岸虽然名声很差,但也不至于拿一位普通人撒气,毕竟这种事情太不要脸,犯大忌!”


        

灭人家满门,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而且这种人以后想在神明猎手圈厮混,会变得很艰难。


        

因为没人愿意和这种人合作。


        

“这种保护人的任务,一般需要多少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林白辞准备花钱买平安。


        

“一百流星币,一年!”


        

南宫数报上了一个价格。


        

“那麻烦数姨帮我发布一个任务!”


        

林白辞从黑坛钵盂中取出一百枚流星币,交给老板娘。


        

南宫数有些惊讶:“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小土豪?”


        

一百枚流星币,也算一小笔巨款了。


        

“呵呵!”


        

林白辞现在超级憎恨迷失海岸。


        

妈的,


        

让老子白白浪费这些流星币,用来买神忌物,它不香吗?


        

不过想想,自己从黑鲨三世那里搞到了一枚始祖神骸,一枚神恩,今天又从这个青年身上拿到二十六枚流星币,一枚梦境陀螺,其实是大赚特赚。


        

“小林子,你加入安全局,会有人保护你家人,你就不用操心了!”


        

夏红药劝说。


        

“抱歉,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林白辞其实有点心动了,不为自己,也得为老妈着想。


        

南宫数对林白辞有些兴趣了,想聊一聊,只是说了没几句话,一个中年人推开门,走进了酒吧。


        

【呀嚎,第二份外卖送上门!】


        

林白辞立刻看了过去。


        

一个中年人,面容普通,穿着随意,像个上班族。


        

这家伙也是迷失海岸的?


        

沈福江在吧台边坐了下来:“来一瓶啤酒。”


        

说完,他看了四周一圈,目光在南宫数和夏红药身上多停留几秒,至于林白辞?


        

臭鱼烂虾!


        

“您要什么口味?”


        

酒保很职业道德,没有给沈福江来一瓶最贵的。


        

“精酿就行!”沈福江点了一支烟:“有没有一个这么高,留着平头的青年来过?”


        

庄度听说龙与美人酒吧的老板娘很漂亮,要来看看,怎么没见到他人?


        

去厕所了?


        

酒保听到这话,下意识的看向林白辞。


        

沈福江很机警,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认识夏红药和林白辞,在他眼中,夏红药是目标人物,即便庄度遭遇了攻击,也该是夏红药造成的,可酒保为什么看这个男生?


        

难道他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沈福江决定按兵不动,反正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有破风声响起。


        

呼!


        

肌肉佛铁拳挥舞。


        

沈福江脑袋一偏,整个人像泥鳅一样,滑向地面,又出现在旁边,不仅躲开了肌肉佛的攻击,也让林白辞的飞剑射了个空。


        

“诶?”


        

夏红药看到林白辞突然动手,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他要找的人是刚才那个?”


        

南宫数捏了捏眉心,有些发愁:“小林子,我这家酒吧不允许打架!”


        

她是没想到,这个林白辞出手如此果断,不过你也太小瞧迷失海岸的人了吧?


        

没那么好杀的!


        

“打坏的东西,我十倍赔偿!”


        

林白辞看着沈福江:“这个人,今天我杀定了!”


        

本饿神刚才可是出了一百流星币的血,不从这个家伙身上找回来,莪心里不平衡。


        

南宫数微微一愕,这个男生,倒是挺霸气,也有魄力。


        

“数姨,这些家伙是坏人,人人得而诛之,你就破例一次吧?”


        

夏红药恳求。


        

“破例一次,我这酒吧的名声也砸了!”


        

南宫数叹气,不过还是决定不管了。


        

一个是夏红棉的妹妹,另一个是夏红棉看好的超级新秀,龙级预定,而且人家刚才亲手宰了迷失海岸的一个成员,就这实力和魄力,就得让南宫数好好想想。


        

所谓的规则,那都是对普通人来说的。


        

而眼前这两位,显然是可以通融的存在。


        

“你杀了庄度?”


        

沈福江打量着林白辞。


        

淦!


        

看走眼了,原本以为是一条小虾米,没想到是一条食人巨鲨。


        

“问那么多干嘛,反正你也要死!”


        

林白辞拿着梦境陀螺,准备把它在吧台上转起来。


        

对方知道这件神忌物,所以应该会防备,林白辞也不求把他拉入梦境,只要干扰他的注意力,给红土泥人一个偷袭的机会。


        

沈福江看到林白辞手中的梦境陀螺,立刻移开了视线,同时也确定他杀掉了庄度。


        

因为谁杀的,谁才有资格捡尸舔包拿大头。


        

“老板娘,这可是他们先动手的!”


        

沈福江要确定南宫数不会插手,只是不等这位老板娘说话,酒吧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个女仆。


        

“主人,来玩游戏吧?”


        

女仆巧笑倩兮。


        

她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个头不大,身材娇小,是个平板娘。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女仆裙,带着一个白色的围裙,裙摆刚刚遮住屁股,腿上是两条白色丝袜,左腿上还有一个黑色的蕾丝袜圈,穿着黑色的皮鞋。


        

咕噜噜!


        

林白辞的肚子叫了起来,产生了饥饿感。


        

“规则污染?”


        

夏红药打量这个女仆。


        

她拖着一个大大的拉杆箱,能把她整个人都塞进去。


        

林白辞以为这个女仆是那个中年人弄出来的,但是中年人此时也一副如临大敌的谨慎模样。


        

这让林白辞有些意外。


        

女仆哼着小曲,走到酒吧中间,打开拉杆箱,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一米多高的架子,竖了起来,然后又取出一个轮盘,放在上面。


        

众人瞳孔一缩。


        

那个架子和轮盘可比拉杆箱大,但是依旧能放进去,说明这是一件空间类的神忌物。


        

极品!


        

“主人们,来玩游戏吧?”


        

女仆说着话,白皙的小手抓着轮盘,用力一转。


        

“她……她不会是那个疯批女仆吧?”


        

侏儒魔术师脸上挂满了震惊、紧张、随之又变成了恐惧。


        

“红药,怎么回事?”


        

林白辞注意到,当侏儒魔术师说出这个名字后,在场的人表情都变了,惊惧交加,哪怕是优雅的老板娘,都沉下了一张脸。


        

“神明猎手圈有七大不可思议,其中之一,是疯批女仆!”


        

夏红药小声解释。


        

“这个疯批女仆,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她会突然出现,要和主人玩游戏,据说不和她玩的人,或者没办法让她开心的人,都会死!”


        

“对了,她只会找神明猎手下手!”


        

这七大不可思议,就是七种规则污染,有的人想碰上,但偏偏不可得,有人不想碰上,但就是躲不开。


        

“有传闻,七大不可思议都是神明造成的!”


        

南宫数脸色难看,这种级别的规则污染,死亡率太高了。


        

“小林子,千万小心,这个女仆很可能是神明!”


        

夏红药用手掩着嘴巴,小声提醒,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惧怕和恐慌,反而是跃跃欲试的兴奋。


        

我要是净化掉这个疯批女仆,一下子就出名了,比老姐也不差。


        

“神明?”


        

林白辞皱眉,打量这个女仆。


        

容貌挺漂亮,身材一般般,太平了,没什么肉,还有这个白丝,减十分!


        

【今天的外卖怎么这么多?你是喝多了幸运女神的洗脚水吗?】


        

【先来个餐前运动,今天吃顿好的!】


        

“今天的第一个小游戏,美食轮盘赌!”


        

女仆蹦蹦跳跳,笑的很可爱,招呼大家往前走,聚集在轮盘前:“请各位主人过来,不要试图逃跑哦,不听话的主人,要接受惩罚!”


        

女仆说着话,把右手伸进裙子下,等到掏出来的时候,已经拿上了一根棒球棍。


        

上面还有凝固血渍,看来女仆没少用这支武器打人。


        

“有没有主人想第一个来?会有奖励的哦!”


        

女仆眨了眨眼睛,她戴着假睫毛,还有彩色的美瞳,在酒吧的灯光下,布灵布灵的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