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33章 神忌物,冠军飞镖【感谢大佬诗奈良野慷慨打赏盟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听到‘死亡’这两个字,表情变得凝重了,但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大家都差不多有心理准备。


        

规则污染一旦发生,非死即残。


        

“各位主人,来领飞镖咯!”


        

疯批女仆左手端着一个塑料盒子,里面都是十厘米长的飞镖,和飞镖大赛上用的一样。


        

“这种游戏,在国外的酒吧里比较流行。”


        

酒保分到了十支飞镖,随手掂了掂它们的重量。


        

“这些飞镖都一样吗?”


        

沈福江很谨慎,盯着女仆手上的盒子,看到她都是随手一抓,取十支给人,他稍稍放心了。


        

“一样!”


        

女仆甜甜一笑,把盒子递过去:“你要自己挑吗?”


        

沈福江不客气,挑了十支。


        

其他人见状,也要自己挑。


        

【飞镖都一样!】


        

【得到分数最高的人,有奖励,如果有几個人分数相同,那么先达到这个分数的人有奖励!】


        

【一旦超过十分钟,还没有射完飞镖,那么即便拿到最高分数,也不会有奖励!】


        

【当飞镖射在镖盘上后,你的身体会产生痛感,分数越高的区域,带来的痛感越重!】


        

喰神点评这轮游戏。


        

林白辞眉头一挑,喰神说的这些,有一些是女仆没说的隐藏规则,还有这个痛感,也不知道有多痛,会不会致死!


        

【镖盘靶心区最痛,但是飞镖命中这个位置,得分最高!】


        

【当镖盘上有区域闪烁起红光时,不要射,命中后身体会非常疼,但亮起金色的光芒时,一定要立刻命中,会得到双倍分数!】


        

【每一次光芒闪烁,持续三秒!】


        

呼!


        

林白辞深吸了一口气。


        

“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镖盘!”


        

女仆取出一个手电状的设备,打开。


        

滋!


        

一道光束出现,横在酒吧中。


        

“主人们,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允许越过这条光带哦,一毫米都不行!”


        

女仆提醒。


        

这条光带,就是标准线,大家只能站在它后面射击三十米外的镖盘。


        

“好了!”


        

女仆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拍了拍手,从女仆裙下面,掏出一块秒表,咔哒一下,摁下来计时键:“开始游戏吧!”


        

谁都没有射飞盘,而是看向林白辞。


        

因为第一轮游戏,他的表现最好,大家都想看看他怎么做,而且这种游戏,大家都不会追求奖励,都是以保命为主。


        

“你这么弔,连我们迷失海岸都不放在眼中,不如你先来一发?”


        

沈福江调侃。


        

“别中他的激将!”


        

南宫数瞟了沈福江一眼:“这一次我先来,给你们探路,算是还上一轮欠你的人情!”


        

“不用!”


        

林白辞拒绝了。


        

开玩笑,


        

这场飞镖游戏的规则我都知道了,我用你探路?


        

不过南宫数这个态度,林白辞还是很满意的。


        

林白辞站到光带后,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捏着飞镖,眯着一只眼,瞄了瞄后,掷了出去。


        

众人的视线,盯着飞盘。


        

就在飞镖飞过一大半距离的时候,一枚弹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了过来,啪的一下打在飞镖上。


        

飞镖偏转。


        

笃!


        

正中靶心!


        

“漂亮!”


        

夏红药欢呼,比她自己命中靶心还开心。


        

众人诧异的看着林白辞。


        

他们在疑惑,这枚干扰飞镖飞行的弹珠,是这场比赛本来自带的?还是林白辞的神恩或者神忌物造成的?


        

如果是前者,说明飞镖大赛要得分很难,如果是后者,对于一些神明猎手来说,那就是探囊取物般容易。


        

不过这家伙真自信呀!


        

怪不得能让夏红棉和老板娘看重,表现的确出众。


        

“女仆,他作弊!”


        

沈福江大喊,指责林白辞。


        

他的反应超级快,林白辞命中靶心,只有一个可能,他使用神恩了,不然这运气得好到什么程度,被干扰了还能命中靶心?


        

以沈福江的眼力来判断,没有这枚弹珠,林白辞的飞镖能扎到镖盘上就不错了。


        

林白辞没搭理这些人,他右手抓住了左胸口。


        

当那支飞镖射中靶心后,他的心脏仿佛被一枚子弹射穿了一样,突然传来了剧烈的痛楚。


        

林白辞自认为忍耐力不错,可是此时,身体开始颤抖。


        

“小林子,你怎么了?”


        

夏红药看到了林白辞的异样,赶紧扶住他。


        

“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酒保询问。


        

众人也齐刷刷的看着林白辞,等一个答案。


        

“很疼!”林白辞说完,看向沈福江:“你说我作弊,有证据吗?”


        

对于红土泥人的‘射术’,林白辞现在有了更深的认知。


        

那就是两个字,


        

无敌!


        

这个一尺来长的小泥人,不仅擅长投石索,而是凡是涉及到‘远程攻击’的方式,它都有着接近百分百的命中率。


        

真是离了大谱。


        

“玩游戏而已,开心就好,何必那么认真?”


        

女仆看了看那枚飞镖:“再说游戏中出现意外,不是很正常吗?倒是你们,不射飞镖吗?”


        

“不管疼不疼,咱们都没得选,红药,老板娘,赶紧开始吧!”


        

林白辞听到女仆这句话,暗道一声稳了,不过他也不敢太嚣张,所以催促夏红药她们赶紧射飞镖。


        

只要大家都动起来,女仆就不会只关注他,他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红土泥人了。


        

当然,林白辞没催众人,他要那么说了,大家说不定还会猜忌,但是他只管夏红药和南宫数,大家反而更放心。


        

因为按照常理来看,忽悠大家一起做的事情,一定不是好事。


        

沈福江看到林白辞没出意外,只是疼痛的话,无关大碍,于是他也射出了一支飞镖。


        

笃!


        

正中靶心,一股刺疼,立刻出现在心脏部位,让沈福江倒抽着凉气,下意识的弯下了腰。


        

好疼!


        

“别等了!”


        

林白辞看着夏红药和南宫数:“你们有没有把握?”


        

人情已经卖了,自然要卖到底,要是老板娘死在这里,自己可就亏了。


        

“我没问题!”


        

南宫数很自信。


        

“我有八成的把握,全部命中靶心”


        

夏红药只要不动脑,只动手的话,还是很厉害的。


        

“那就快点!”


        

林白辞提醒:“注意别人的分数,要是有比你们高的,停下来,等我搞定了再帮你们!”


        

林白辞看到女仆的目光投向别人,立刻开始射飞镖。


        

唰!笃!


        

唰!笃!


        

林白辞本想赶紧丢完,反正有红土泥人,非常稳,但是丢了两支飞镖后,那种钻心的刺疼,就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太难受了。


        

林白辞出了一身白毛汗。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卧槽,怎么这么疼?”


        

“尼玛,凌迟的痛,也就这个等级了吧?”


        

“我宁可生个孩子,承受一下分娩痛楚,也不想经历这种!”


        

大家吵吵嚷嚷,试图用说话来分散痛感。


        

但是沈福江和那个侏儒魔术师是个例外,这两人很稳,承受痛苦的能力也比比人强。


        

侏儒魔术师在射第五支飞镖了。


        

但是沈福江射出三支飞镖后,就不动了,他看着林白辞。


        

“一个人十支飞镖,我只要在最后一发,超过这个家伙就行!”


        

沈福江盘算着,他瞅了侏儒魔术师一眼。


        

这是个蠢的。


        

你射这么快,就不怕错过什么关键点吗?


        

“哈哈,第一是我的了!”


        

侏儒魔术师很开心,他经常混迹于各大酒吧,这种飞镖游戏没少玩,是他发泄不爽的主要手段。


        

射到第六支飞镖的时候,镖盘上,有一块区域,突然闪烁起了金色的光芒。


        

侏儒的手一顿。


        

这下怎么办?


        

射靶心?


        

还是射这个金色区域?


        

以他的飞镖技术,是能命中的,但是命中的后果,不知道是好是坏,这让他犹豫了。


        

他看向林白辞,还不等问一下意见,三秒过去,金色光芒消失。


        

“操!”


        

侏儒郁闷,感觉好像丢了一千万。


        

“呵呵!”


        

沈福江讥笑。


        

林白辞继续,等到第五支的时候,他的镖盘上,亮起了一块红色区域,林白辞想都没想,直接射出了飞镖。


        

啪!


        

有一枚弹珠射来,撞击飞镖,正好让它命中靶心。


        

“淦!”


        

林白辞骂了一句,露出一副懊悔的模样。


        

好像没射这个红色区域,亏大了似的。


        

“这家伙是不是在演戏?”


        

沈福江思索。


        

“这个红色区域代表着什么?”


        

侏儒态度虔诚,向林白辞请教。


        

“不知道!”


        

林白辞才不说呢,反正他已经让红土泥人注意着了,要保证夏红药和南宫数不会射到这个区域。


        

南宫数本来想问,但是看到林白辞递过来的眼神后,她秒懂。


        

又欠一个人情。


        

“老板娘,这种区域,说不定飞镖命中后,咱们会重伤,或者死亡,所以我觉得还是稳一点比较好!”


        

侏儒看向南宫数,开口建议。


        

“也对!”


        

夏红药点头,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对你个头呀!”


        

南宫数无语。


        

侏儒看似是对自己说的,其实是在暗示其他人,因为如果大家都求稳的话,侏儒十支飞镖命中靶心,绝对是得分最多的人。


        

不过这家伙笨了一些,他应该等到大家都出手后,最后再一下子反超,而不是现在就拉开这么大的差距。


        

“呵!”


        

沈福江讥笑,摇了摇头,你那点小心机,谁会中计呀?


        

当镖盘上,出现一个红色区域时,沈福江看都没看,直接射靶心。


        

命中。


        

第七支飞镖,林白辞和沈福江的镖盘上,同时闪烁起了一层金色光芒。


        

林白辞没想到会这样巧合,他本来要掷飞镖的手,停下了。


        

不行,


        

沈福江一定会学我,所以我要等两秒,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也就是说,林白辞在最后一秒钟出手,这样沈福江看到结果后再出手,想射金色区域也没机会了。


        

因为金色区域三秒后会消失。


        

但是……


        

笃!


        

沈福江抢先出手了,命中金色区域。


        

“小子,想阴我,你还差了一些!”


        

沈福江故意大声讥讽,想干扰林白辞,但是很可惜,对方依旧命中。


        

真是日了狗了!


        

那个弹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准?


        

林白辞也想骂娘!


        

这就是迷失海岸主力团员的实力吗?


        

好难对付!


        

还有他为什么每次都能命中?找不到原因,想干扰他都不行。


        

林白辞射出第九支飞镖。


        

命中靶心。


        

没有记分牌,但是大家可以心算,唯一的问题,命中金色区域那种翻倍后的分数,大家是不知道的。


        

【他拥有一道‘鹰击眼’神恩,凡是被他盯上的目标,在五百米范围内,他都可以用远程武器打中!】


        

喰神点评。


        

这是一道相当强力的大神恩,也是沈福江纵横神墟的底牌之一。


        

“你是在等一个金色区域?”


        

林白辞询问。


        

“不是!”


        

沈福江笑了:“我觉得这个金色区域,飞镖命中后,应该是分数翻几倍,很幸运,我射中的那个金色区域,分数比你射中的大,所以最后一发,我只要保证命中靶心,分数就一定比你多!”


        

“据我观察,这种闪烁起来的光芒,会在上一支飞镖结束后三十秒内出现,如果超出这个时间,就不会再出了,所以……”


        

沈福江很自信的笑了:“我赢定了!”


        

沈福江掷出飞镖,可就在出手的瞬间,一枚弹珠擦着他的睫毛飞过。


        

又快又隐蔽。


        

咻!


        

沈福江没有闭眼,但是余光不由的瞟了一下那枚弹珠。


        

没办法,


        

他要确认弹珠不会打到脑袋,不然自己死了,就算林白辞犯规了,又有什么意义?


        

然后这一下,让他暗道一声遭了。


        

失去了鹰击眼的锁定,飞镖的轨迹就不受他控制了。


        

果然,


        

一枚弹珠打来。


        

啪!


        

飞镖被撞偏了,擦着镖盘射过。


        

剧烈的疼痛,立刻席卷沈福江全身。


        

女仆没有说,一旦飞镖脱靶,那么会承受万箭穿心一般的巨大刺疼。


        

“女仆,他作弊,干扰我射飞镖!”


        

沈福江大吼申诉,要气死了。


        

“你不要吼辣么大声,我听得到!”


        

女仆皱着眉头,看向林白辞。


        

“这种输不起的人,也配当‘主人’两个字,玩你的游戏?”


        

林白辞呵呵:“话说大叔,你这每一支都射的这么准,我也可以怀疑你作弊呀!”


        

沈福江心头一突。


        

对,


        

自己也不干净。


        

妈的!


        

被气糊涂了。


        

“抱歉,莪是气急了!”


        

沈福江郁闷,认下了这个哑巴亏。


        

他知道,这个林白辞看穿他的底牌了。


        

不然他为什么不直接干扰飞镖,而是要弄自己的眼睛?


        

黑鲨三世,章鱼,还有庄度,你们三个死得不怨!


        

沈福江有点儿后悔了。


        

不该轻视这个年轻人的。


        

“哈哈!”


        

林白辞笑了笑,看到女仆移开目光,观察别人,他掷出了最后一支飞镖。


        

笃!


        

正中靶心,十分得手!


        

啪啪!


        

林白辞看着沈福江,拍了拍手。


        

“厉害!”


        

侏儒比了个大拇指,满脸堆笑的称赞。


        

和这种天才搞好关系,没毛病,不然等人家起飞了,自己再想上前攀谈,就没资格了。


        

夏红药拍了怕林白辞的肩膀。


        

虽然不知道小林子做了什么,但是能让迷失海岸的主力吃瘪,就是好样的。


        

南宫数打量着林白辞,对他的评价又提高了一等。


        

林白辞朝着侏儒微微一笑后,他看了眼时间,催促夏红药和南宫数:“别磨蹭了,快点!”


        

十分钟要到了。


        

有林白辞的帮忙,夏红药和南宫数都是十支飞镖全部命中靶心,肯定不会是倒数三名了。


        

其他人也都加快了速度,但还是有七个人没有射完。


        

因为他们不自信,他们掌握的神恩,对射飞镖没帮助。


        

只能说,运气太差了。


        

滴滴!滴滴!


        

疯批女仆手中的秒表响了起来,她立刻一掐:“游戏时间结束,开始计分咯!”


        

“第一名!”


        

女仆看向林白辞:“主人,你叫什么?”


        

“林白辞!”


        

林白辞展露了一个最阳光的笑容:“谢谢你的游戏,我玩的很开心!”


        

大家其实已经猜到了第一名的归属,应该就是这个男生,现在看到果然如此。


        

有的人默默叹了一口气。


        

天才就是天才,比不了呀!


        

“你的奖励是……”


        

女仆拉长了声音,右手伸到裙子下面,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木盒:“冠军飞镖一支!”


        

“这个盒子好漂亮!”


        

夏红药赞叹。


        

盒子上面,用金箔镶嵌着漂亮的图案。


        

啪!


        

女仆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红色天鹅绒的内衬,上面放着一支十厘米长的金色飞镖,镖身上面的花纹,像是某种神秘的咒语。


        

“冠军飞镖,只要拿着它,你就永远是冠军的最有利争夺者,这支飞镖射出后,三百米内,必中目标!”


        

“不过有个小弊端,那就是你拿着它,不管干什么,你都想赢!”


        

“哪怕是尿个尿,都要比同时上厕所的人尿的远,要是做不到,你会郁闷好几天!”


        

啪!


        

疯批女仆介绍完冠军飞镖的属性,合上了盖子,递给林白辞。


        

众人看到林白辞接过盒子,羡慕的一匹。


        

这绝对是一件攻击力超强的神忌物,可以说三百米内,林白辞杀伤力爆表,因为他的攻击,无法躲开,只能硬抗。


        

至于想赢的副作用,毛毛雨,不用在意。


        

沈福江面色凝重。


        

很担心林白辞突然给他来一下!


        

“好了,接下来,公布倒数后三名!”


        

疯批女仆剥了一块泡泡糖,丢到了嘴里:“让我们看看,三个倒霉蛋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