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36章 为什么大家都是神明猎手,你却这么优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冲进铁门。


        

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圆形休息室,墙壁上有五扇门,其中三扇开着。


        

“你在哪个门里?”


        

侏儒喊了一嗓子。


        

不等皮裤女回答,林白辞已经朝着中间开着的那扇门,跑了进去。


        

“在这边!”


        

过耳成诵不仅可以让林白辞把听过一遍的东西完全记下来,还有提升听觉的附加效果。


        

“数姨,麻烦你留在外边!”


        

林白辞吩咐。


        

老板娘脚下一顿,点了点头:“好!”


        

众人进门后,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气袭来。


        

这是一個大型冷冻库。


        

因为温度很低,地板和墙壁上都结着白霜,呵一口气,都是白色的。


        

“卧槽!”


        

酒保脱口而出。


        

天花板下,镶嵌着一个个铁架子,这些架子上,每隔一米,都会垂下一根带着铁钩子的锁链。


        

每个铁钩子都从一具人类尸体的脖颈后刺入,从嘴巴里穿出,把它们吊在空中。


        

这些尸体就像菜市场小贩卖的那种白条鸡,已经被沸水烫过,祛了毛,接着开膛破肚,掏光内脏。


        

做完这些处理后,尸体被吊了起来,避免被老鼠虫蚁吃掉。


        

林白辞看了下,巨大的冷冻库中,挂着几十排尸体,而一排上,每隔一米就吊着一具尸体,一眼看不到头。


        

因为嘴巴里有铁钩子,再加上尸体被吊着,在重力的作用下下坠,所以它们的头都仰着,大张着嘴巴。


        

乍一看,好像在进行某种神秘邪恶的献祭仪式。


        

“至少七、八百!”


        

侏儒抬着头,看着那些尸体。


        

它们被冻得硬邦邦的,身上都挂着一层层薄冰,内脏被掏掉了,能看到两排红肉包裹的肋骨。


        

“我感觉我以后可以戒掉排骨了!”


        

夏红药决定吃三个月素,压压惊。


        

“皮裤女,你在哪儿?”


        

酒保喊了一嗓子。


        

“这边!”


        

皮裤女的声音,在这些白条人尸体中响起。


        

众人疾步赶了过去。


        

皮裤女正严阵以待,看到大家来了,立刻指着一具白条人尸提醒:“这具没有被掏空内脏。”


        

“是不是漏掉了?”


        

老头打量人尸,这是一个女性,大概一米七左右,长得很胖,肚子有些大。


        

“不是,我刚才好像看到它动了!”


        

皮裤女猜测:“它是不是BOSS?”


        

“什么?”


        

众人听到这个词汇,都是一惊。


        

所谓BOSS,指的是精英,或者首领级的怪物,总之很厉害。


        

“我感觉这地方挺诡异,既然没有猪头人,咱们还是赶快出去吧?”


        

酒保提议。


        

“没错,赶紧去打地图!”


        

老头催促。


        

“走吧!”


        

林白辞其实想点一把火,烧掉这些尸体,但是担心引起骚乱,引来大量的猪头人就麻烦了。


        

大家打算离开了,可是那具没被刨开肚子的女性尸体,四肢突然抽搐了一下。


        

哗啦!


        

尸体拽动锁链,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唰!


        

众人后退,全神戒备。


        

“酒保,砍下它的头!”


        

林白辞吩咐:“其他人警戒四周!”


        

酒保走到这具尸体下,跳了起来,手中握着斩骨刀,砍向它的脖颈。


        

咔!


        

酒保力气很大,斩骨刀很锋利,一下便把尸体的颈椎骨砍断。


        

咚!


        

尸体掉在了地上,溅起了一些灰尘。


        

林白辞走了过去,打算检查一下这具尸体,但是它突然弹了起来,一把抓向酒保。


        

“卧槽!”


        

酒保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好他反应足够快,一脚蹬了出去。


        

砰!


        

尸体的肚子挨了一脚,被踹翻在地。


        

这一下,仿佛惊了马蜂窝。


        

那些被铁钩子吊在铁架下的尸体,都突然动了起来,开始剧烈挣扎。


        

哗啦!哗啦!


        

那感觉就像活了过来。


        

“快出去!”


        

林白辞大喊,朝着冷冻库大门狂奔。


        

“我尼玛!”


        

皮裤女整个人都麻了,那些被掏空内脏的尸体突然动起来,仿佛正在被一头野兽撕咬时奋力挣扎的猎物,恐怖又诡异。


        

老头上了年纪,但是逃得最快,像一只中箭的兔子,只是距离铁门还差十多米的时候,


        

咚!


        

铁门突然关上了。


        

“卧槽,不是吧?”


        

老头郁闷了,冲到铁门前,用力砸了几下。


        

砰!砰!


        

“老板娘!”


        

老头大喊,但是铁门纹丝不动,他回头看向林白辞:“怎么办?”


        

林白辞从双肩包中拔出松木火把,在地上一划。


        

哗!


        

火把点燃了。


        

暖黄色的光芒,仿佛母亲的怀抱,让老头情不自禁的看了过去,不舍得再移开目光。


        

林白辞把火把杵在铁门上。


        

滴答!滴答!


        

铁门上的白霜化成了水,但是铁门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


        

【没用的,你们现在处于一种更加强大的规则污染中,火把的威力被压制了,只有解决了冷冻库中怪物,才能离开!】


        

林白辞本来还打算召唤肌肉佛撞击铁门,听到喰神的点评,放弃了。


        

“准备战斗吧!”


        

林白辞转身。


        

不少白条人尸挣脱锁链,掉在了地上。


        

咚!咚!咚!


        

白条人尸四肢不规则的弯曲、扭动,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因为挣扎的太过剧烈,这些人尸的嘴巴被撕裂了,让它们看上去更加恐怖狰狞。


        

“怎么办?”


        

皮裤女担心。


        

“杀光它们!”


        

林白辞右手拿着松木火把,左手执青铜剑,话音刚落,那些白条人尸像饿了几年的疯狗似的,一窝蜂的扑了过来。


        

【白条人,通过畜栏饲育,最短三年便可以出栏,生下来的命运就是被猪头人吃掉!】


        

大家都是神明猎手,知道这种时候没得选,于是开始战斗。


        

酒保和侏儒是同事,平时关系不错,所以自然而然结成了一组。


        

“小林子!”


        

夏红药凑到了林白辞身边。


        

皮裤女没有丝毫犹豫,选择了林白辞。


        

老头动作更快,一早就到了林白辞身边。


        

“离我远点!”


        

林白辞提醒:“我这支火把会让人像飞蛾扑火一般扑向它,一旦点燃,无法熄灭!”


        

“……”


        

老头和皮裤女脸色一变。


        

“怪不得我总觉得你这支火把不对劲呢!”


        

侏儒羡慕。


        

林白辞看着年纪根本不大,可是身上的极品神忌物也太多了,不管是靠自己实力能拿到的,还是靠脸,总之就是一位人生赢家。


        

不像他,因为是个侏儒,想和别人组队,一直被嫌弃拒绝。


        

白条人尸冲上来了。


        

林白辞挥舞火把,打向它们的脑袋。


        

砰!砰!


        

火把打中它们的头颅后,立刻就把这些尸体点燃了,让它们烧成了一根火炬状。


        

“小心,别被火焰沾着!”


        

林白辞大喊。


        

因为尸体不可能一瞬间烧成灰烬,所在在燃烧时候,它们乱跑,很可能殃及池鱼。


        

不过这个过程,也就二十多秒。


        

因为它们的尸体在焚烧下,很快会碳化,变黑,接着就唰唰的碎掉了。


        

一具白条人尸的双腿烧得太狠,已经无法支撑它身体的重量,让它追着林白辞跑了十几米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大家为了避免被火焰烧到,开始跑位。


        

咔嚓!


        

皮裤女剁下了一只白条人尸的脑袋,又砍掉了它半个肩膀。


        

别看皮裤女是个女人,但是身为神明猎手,她的力量很大,要不是武器不称手,她能一刀把这些白条人尸砍成两段。


        

“咦?似乎不是很强?”


        

皮裤女发现这些怪物就会猛冲、撕咬,没其他攻击手段后,她放心了不少。


        

唯一的麻烦,就是数量有些多。


        

咚!咚!咚!


        

冷冻库中,还有白条人尸从铁钩子上摔下来的声音,听起来怪渗人的。


        

它们落在地上后,立刻疯扑了过来,有些距离林白辞几人七、八米的时候,便是一个飞扑。


        

林白辞握着松木火把,像打棒球似的,抽在它们的身上。


        

砰!砰!砰!


        

重击声阵阵。


        

青铜剑更是犀利,每一次斩击,都会有残肢断臂掉落。


        

一刻钟过去了。


        

地面上已经铺了一层尸体,但是白条人尸的冲锋还是那么狂野,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它们缺胳膊断腿后,还活着,还会进攻,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大威胁,但是对神明猎手来说,完全可以将它们斩成碎尸,即便它们不死,但是身体成了几块,也没有移动的能力。


        

二十分钟过去,白条人尸的‘尸潮’冲锋已经组织不起来了。


        

呸!


        

酒保砍翻一具白条人尸,朝着它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还有谁?”


        

酒保拎着斩骨刀,扫视全场。


        

他觉得很爽。


        

这人嘛,有时候,的确需要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场,不然会憋出病来。


        

“别嘚瑟了,赶紧想办法出去!”


        

老头跑向铁门:“老板娘,能听到吗?”


        

林白辞打算把那些尸体烧了,但是它们突然快速蠕动了起来,犹如被一个个黑洞吸引似的,汇聚成一个个大肉堆。


        

这些肉堆聚成一团后,一些部位出现融化迹象,接着黏合,变成一滩蠕动的肉堆,开始朝着林白辞等人蠕动。


        

“淦,杀不死?”


        

酒保郁闷了。


        

一共十八堆尸肉怪物,每一堆都有五、六米高,而且因为是很多尸体堆集起来的,也没有要害。


        

“团长,只能靠你了!”


        

皮裤女看向林白辞。


        

这些肉堆上有好多脑袋,此时都在哀嚎,尖叫,那些手臂和腿乱挥着,看上去惊悚至极。


        

林白辞倒是不担心这些怪物,他有松木火把在手,能把它们彻底烧成灰烬,问题是为什么有一些尸体残肢没有被肉堆吸引?


        

是遗漏的?


        

还是因为某些原因,已经彻底‘死’掉了?


        

林白辞思索着,冲向一堆靠近他的肉堆。


        

噗!


        

肉堆上那些头颅,突然张开了嘴巴,朝着林白辞喷吐绿色粘液。


        

林白辞闪避。


        

滋!滋!


        

粘液洒在地上,腐蚀着地板,冒起白烟。


        

【缝合尸肉怪,只有火焰才能净化它们,否则不管杀死多少次,砍的多么碎,都会重新聚合起来。】


        

“不对吧?地上有一些尸体碎块没有聚集!”


        

林白辞疑惑。


        

但是喰神并没有解释。


        

林白辞看向众人:“你们谁刚才用神恩了?”


        

大家都没用。


        

“团长,我的神恩不适合这种战斗!”


        

酒保苦笑,他以为林白辞是在埋怨,想找出不出力的人。


        

实际上并不是。


        

林白辞回忆刚才战斗的过程,发现了一个细节,但是他没办法直接问那个人,不然会引起注意的。


        

“看来女仆口中这一场‘桌游’,并不是简单的逃离地下城就能过关!”


        

林白辞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冲到缝合尸肉怪身前,点燃它们,这个怪物身上的脑袋太多了。


        

一直有嘴巴在喷吐绿色黏液,阻碍他靠近。


        

“别打了,跑位,把这些怪物都带走!”


        

林白辞指挥:“皮裤女,你左边,酒保,魔术师,你们两个去右边,带着怪物绕起来,先散开,等我喊话,再去冷冻库中间集合。”


        

林白辞让大家先分散。


        

缝合尸肉怪们自然也分开了,追逐着各自的目标。


        

林白辞身后带着三只,在冷冻库中奔跑。


        

这些缝尸肉怪块头变大了,很难杀,但是速度也变慢了,不然他想这么简单就把怪物聚集起来,根本不可能。


        

大家都是神明猎手,不用林白辞把战术讲太细致,已经明白了。


        

五分钟后。


        

“好了吗?”


        

林白辞大喊。


        

“好了!”


        

“OK!”


        

“可以了!”


        

大家回应。


        

“加速,集合!”


        

林白辞催促。


        

众人立刻冲向林白辞预定的位置,怪物们自然也跟了过来。


        

十秒后。


        

大家集合完毕。


        

“然后呢?”


        

酒保紧握斩骨刀,盯着四周,防备任何意外产生。


        

“再等等!”


        

林白辞计算着距离,等到最近的一只缝合尸肉怪杀到,开始喷吐酸液,他才下令。


        

“往铁门跑!”


        

林白辞话音刚落,大家撒腿狂奔。


        

如果有上帝视角从天花板上俯瞰,林白辞他们和怪物的位置,就像一柄雨伞。


        

林白辞等人在伞叶部位,朝着伞柄移动,而那些怪物原本散落在伞叶上,此时因为追逐林白辞等人,也朝着伞柄移动,于是自然而然的,它们在众人身后聚集成一堆。


        

林白辞的浮生夜雨,野佛吹灯,虽然杀伤力巨大,但是有两个弊端,第一,它消耗的神力非常多,所以林白辞要尽量保证每一次使用,都覆盖到最大数量的怪物。


        

他不能遇到一只怪物用一次,那样他会累死,毕竟游戏才刚开始,他要保留神力。


        

第二个弊端,这道神恩的攻击范围是一个扇形,也就是林白辞面前最多一百二十度的范围。


        

这也是林白辞让大家跑位聚怪的原因。


        

林白辞等人跑到了铁门的位置,缝合尸肉怪也都簇拥在他们身后,追了过来。


        

“现在呢?”


        

皮裤女询问。


        

“你们谁的神恩与火焰有关?”


        

林白辞询问。


        

大家摇头。


        

林白辞看到距离差不多了,往前走了两步,激活神恩。


        

唰!


        

他的身后,浮现出一尊佛像,它跏趺而坐,手掐法印。


        

冷冻库中,开始飘起牛毛细雨,当它们撒在那些肉堆怪物身上时,它们身上的那些头颅上,都冒起了一团团火花。


        

就像一根被点燃的蜡烛。


        

我佛慈悲,超度开始!


        

呼!


        

林白辞身后的佛像,俯身,吹出了一口气。


        

肉堆怪物身上那些火焰,仿佛被雨打风吹去的油灯,噗噗噗,直接熄灭了,然后下一瞬,它们整个身体都不动了,僵在原地,连那些张牙舞爪的手臂,也都耷拉了下来。


        

“卧槽!”


        

老头震惊,这是什么神恩?


        

居然如此厉害?


        

皮裤女,酒保,还有侏儒,都是一脸目瞪口呆,他们知道林白辞很强,但是强到这个地步,是不是有些离了大谱?


        

“这只是小林子的正常操作而已!”


        

夏红药示意大家不用震惊。


        

“你的神忌物牛逼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神恩都这么强?”


        

酒保羡慕的要死,仿佛一只被溺死在柠檬水里倒霉鬼。


        

人和人,不能比呀!


        

“为什么大家都是神明猎手,你却这么优秀?”


        

侏儒打趣,语气中还有更多的称赞和讨好。


        

林白辞没时间和他们扯淡,他看到这些怪物和预料的一样,不动了,他立刻冲了过去,用火把点燃了它们。


        

轰!轰!轰!


        

火焰升腾而起,一股脂肪和皮肉燃烧的焦臭味伴随着一股股黑烟,开始弥漫。


        

三分钟后,这些肉堆全都被烧成了一滩灰烬。


        

冷冻库中的温度,上升了不少,不少地方的白霜融化了,有水滴啪塔啪塔的滴下来。


        

“老板娘,快开门!”


        

老头大吼催促。


        

“再去检查一下冷冻库!”


        

林白辞吩咐。


        

怪物都杀完了,当然要再仔细搜索一下,而且刚才那些没有融合的残肢断臂,林白辞想确认下。


        

大家分头行动,只是酒保走了没多远,那具被它砍过脑袋的大肚子白条人尸,顺着铁架子爬了过来,发现他后,直接跃下飞扑。


        

酒保反应很快,一遍挥舞斩骨刀,一边向旁边躲闪。


        

唰!


        

锋利的刀刃砍在白条人尸身上,留下一条斩痕。


        

“有怪物!”


        

酒保大喊:“团长,郑哥,快过来。”


        

郑哥就是那位侏儒魔术师。


        

皮裤女和老头,放慢了步伐,侏儒倒是很热心,匆匆往过赶,林白辞和夏红药也没有犹豫。


        

白条女尸落地,一个转身,再次扑向酒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