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37章 血腥屠宰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酒保往旁边一闪,挥舞斩骨刀连砍!


        

唰!唰!唰!


        

他掌握的神恩都是辅助类的小神恩,对战斗没有直接帮助,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南宫数的酒吧打工,而不去探索神墟的原因。


        

不是不想,是没那个实力。


        

好在他每个月也能赚到一些流星币,可以用来强化身体,所以比起普通人,他对上这些怪物还是有些优势的。


        

咔!咔!咔!


        

白条女尸身上多出三条伤口,被砍翻在地,刚要爬起来,侏儒飞扑过来,结结实实地砸在它的胸口上。


        

砰!


        

白条女尸的胸骨碎了。


        

“去死!”


        

侏儒手臂短小,但是挥舞起斧头,还是很凶残的,像劈柴似的,直接劈进了白条女尸的脑袋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不是还能把脑袋长回去吗?


        

那我就彻底给你砸碎!


        

只是侏儒刚准备来第二下,听到了林白辞和酒保的大喊。


        

“小心。”


        

侏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其他人看得分明,那具白条女尸被侏儒劈中脑袋的刹那,她隆起的大肚子啪的一下爆开了。


        

一双带血的婴儿小手伸了出来,一撑女尸的肚皮,啪的一下,像炮弹一般冲了出来,窜向了侏儒的后背。


        

砰!


        

婴儿撞在侏儒的背上,让他往前踉跄,走下白条女尸的身体,婴儿同时双手伸出,掐住了侏儒的脖子,用力的时候,还一口咬在他的头皮上。


        

“啊!”


        

侏儒疼的惨叫。


        

地上的白条女尸也窜了起来,扑向侏儒,因为肚子破了,它这么剧烈活动,导致腹腔里的内脏都洒了出来,流了一地。


        

侏儒想喊救命,但是被婴儿掐着脖子,发不出声音。


        

酒保有些怂,没立刻帮忙,主要是这個浑身鲜血粘液的婴儿突然破肚而出,实在是把他惊到了。


        

肌肉佛出现在侏儒身边,重拳一挥,砸在白条女尸身上。


        

砰!


        

女尸被打飞,接着肌肉佛大手一伸,抓住侏儒背后的婴儿,像撕扯狗皮膏药似的,用力往下一扯,把它拽了出来,然后抛向林白辞。


        

林白辞挥剑。


        

唰!


        

婴儿被斩成了两半,掉在地上。


        

啊!


        

婴儿发出了尖细的凄厉惨叫,它攀爬着,试图找回它的身体。


        

林白辞将松木火把杵了过去!


        

轰!


        

婴儿被点燃了。


        

林白辞跑向那具白条女尸,放火烧人。


        

轰!


        

随着火焰燃起,女尸疯狂的扭动,冲向众人,试图同归于尽,但是十多秒后,被烧成了一滩灰烬。


        

“团长,谢谢你!”


        

侏儒捂着头,朝着林白辞道谢。


        

因为脑袋被咬破了,他血流满面,看上去好吓人。


        

林白辞递给夏红药一个急救箱:“帮魔术师治疗一下!”


        

因为侏儒在酒吧表演魔术,所以林白辞用这个职业称呼他。


        

“谢谢!”


        

侏儒很感激,刚才要不是林白辞及时救援,他即便不死也会重伤。


        

“红药,小林子,你们没事吧?”


        

冷冻库外,传来老板娘的呼喊。


        

“团长,门开了!”


        

老头大喜。


        

众人赶紧出去,看到外面圆形的休息室内,躺着一具两米高的猪头人,它已经尸首分离,仿佛车裂一般,被斩杀了好几段。


        

“老板娘,你遇到怪物了?”


        

酒保担心。


        

“团长,我知道你让我等在外面,是防备有人会从外面锁上门!”


        

南宫数解释:“我一直盯着,可是这扇门突然就关上了,我想打开它,结果从地板上窜出来一只猪头人!”


        

“我杀掉了它,想打开门,但是找不到开关,正发愁的时候,大门自己开了!”


        

老板娘喊的是团长,代表对林白辞的尊重,表明是以团员的身份在认真解释,因为她不想让林白辞觉得她在划水。


        

“辛苦了!”


        

林白辞微微一笑:“想要打开这扇门,应该是要杀光里面的怪物!”


        

“也是猪头人吗?”


        

南宫数朝着门内看了一眼。


        

“老板娘,相信我,你最好还是别看,不然会做一辈子噩梦!”


        

皮裤女出了一身汗,难受得要死。


        

哎!


        

好想洗澡。


        

“要不是团长,我就凉了!”


        

侏儒用纱布捂着脑袋,他本来就丑,这一受伤,更显得狼狈邋遢了。


        

“老头,麻烦你解剖一下尸体!”


        

林白辞吩咐。


        

这老头不够拼命,只做分配给他的任务,不过也无可厚非,毕竟大家只是临时组队的陌生人。


        

老头照办,很快从肠子里挤出了十个铁疙瘩。


        

哒!哒!哒!


        

看着这么多铁疙瘩掉在地上,众人目瞪口呆,跟着便是欣喜。


        

“这真是一波肥了!”


        

酒保忽然觉得刚才受的苦也值了。


        

事实上的确如此,如果林白辞一行不进冷冻库,那么这只猪头人看守就会一直躲在休息室的地窖中不出来。


        

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大家杀完白条人尸,出来,被这只猪头人看守偷袭,但是林白辞让南宫数留在外面,于是战斗提前爆发了。


        

也幸亏老板娘战斗力强悍,不然就被猪头人宰了。


        

“哈哈,你们不觉得很邪恶吗?”


        

老头笑了起来,很猥亵:“这铁球可是在肠子里的,你们说,它们是怎么进去的?”


        

“操,别他妈说了,我都要恶心死了!”


        

酒保不爽:“这要是美女,倒是值得讨论!”


        

“团长,你似乎不知道?”


        

皮裤女瞟了林白辞一眼,凑到了他身边:“等出去了,我可以私人给你演示一遍,塞十几个球的那种。”


        

林白辞的表现非常棒,皮裤女想和他长久组队了。


        

这种大腿,遇上了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抱稳。


        

“我也想知道!”


        

夏红药好奇。


        

老头把这十个铁疙瘩清理过后,打开了,每一个里面都有一张地图碎片,一下子就让林白辞收集的地图完成了一半。


        

众人精神大振,距离成功不远了。


        

“数姨立功了!”


        

林白辞称赞,从黑坛钵盂中取出了一些食物和水,分给大家:“休息一刻钟!”


        

“你没觉得我偷懒就行!”


        

老板娘微微一笑。


        

“有空间类神忌物就是爽呀,什么都可以带着!”


        

酒保羡慕。


        

“你这个钵盂的储存空间有多大?”


        

皮裤女好奇。


        

哎!


        

好想要,他要是舍得把这个当做求婚的彩礼,我直接就同意了,再附赠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妈。


        

“不小就是了!”


        

林白辞呵呵,敷衍了一句,这种秘密,他不会说。


        

“团长,你肯定破过五年以上的大神墟吧?”


        

侏儒惊叹。


        

在他心目中,只有那种年份超过五年的神墟中,才会出现这种极品神忌物。


        

“没有!”


        

林白辞摇头。


        

“你可真是太谦虚了!”


        

大家纷纷表示不信,觉得林白辞在隐瞒,他要是没破过这种级别的神墟,怎么可能拿到这么多厉害的神恩和神忌物?


        

这小子的颜值是高,是能让富婆快乐的那种,富婆玩开心了,给一件,甚至两件都行,但是这么多?


        

富婆家里也没有余粮呀!


        

众人不再追问。


        

在神明猎手圈,每个人拥有的神恩和神忌物都是秘密,甚至攻略过的神墟,都会保密,因为大多时候可以通过神墟,来推断出神明猎手的收获。


        

老头听着大家闲聊,更发愁了。


        

他不好意思从空间徽章里取东西了,不然和林白辞一对比,大家会觉得他小气,信不过大家。


        

休息时间结束,众人出发,离开地下冷冻库,回到了刚才那个楼层。


        

“去前面看看!”


        

林白辞没去楼上。


        

没有人质疑,林白辞的出众表现,已经奠定了他的团长地位,尤其是侏儒这种被他救过的人,更是言听计从。


        

他觉得跟着林白辞,


        

能活!


        

这一层,都是走廊,七拐八绕,像蛛网一般错综复杂。


        

众人走了十七、八分钟,皮裤女突然提醒:“团长,前面有人!”


        

皮裤女有神恩,可以感知很远地方的动静。


        

林白辞激活了一息百味,深吸了一口气。


        

卧槽!


        

好臭,而且还有腥味,香料味,不过最重的还是猪头人身上的体臭。


        

当然,在这些混杂的味道中,还有几个熟悉的味道。


        

等等!


        

我怎么感觉自己变成狗了?


        

阿嚏!阿嚏!


        

林白辞打了好几个喷嚏,这道神恩以后还是少用,尤其是这种环境中,简直像遭受酷刑。


        

皮裤女看到林白辞没说藏起来,也不再提醒。


        

很快,双方遭遇。


        

是墨镜男一行,沈福江和他们在一起。


        

“老板娘!”


        

墨镜男这几人打着招呼,看到林白辞后,表情尴尬了,因为他们看到沈福江战力出众,就和他组队了,毕竟谁不希望有个强力同伴?


        

但是这么做,肯定会让林白辞不愉快,要是大家没撞到就算了,但偏偏被人家看到了。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南宫数打量这几人,看身上的血渍和手中的斩骨刀,他们也遭遇过战斗了。


        

“没有,前边是一个屠宰场,有很多猪头人,我们杀了十几只,感觉继续下去,浪费时间,所以打算去楼上看看。”


        

墨镜男如实相告:“你们呢?”


        

“杀了一些猪头人,没有发现!”


        

南宫数说起谎话来,面不改色。


        

如果没有这个沈福江,她不介意向林白辞求个情,带上这些墨镜男这些人,但是现在不用了。


        

“走吧!”


        

林白辞神情冷漠,朝着前边走去。


        

大家赶紧跟上。


        

墨镜男看到林白辞一行离开,有点意外:“老板娘竟然不是团长?”


        

那些人明显听林白辞发号施令。


        

“以他之前的表现来看,没毛病”


        

一个中年人瞟了沈福江一眼:“要不和他们组个队?”


        

“你们这么跪舔,打到了战利品,肯定是人家先拿,图什么?”


        

沈福江讥讽:“我好歹也是迷失海岸的主力,一位狮王,和我组队,很亏吗?”


        

“沈叔言重了,咱们还是按照刚才的计划行动吧?”


        

墨镜男打了个圆场,带着众人,朝楼上前进。


        

……


        

“他们要是去楼上就好了,先替咱们趟趟路!”


        

皮裤女窃笑。


        

“他们还没发现猪头人肚子里有地图!”


        

酒保感慨,要是他们也在收集地图碎片,双方肯定会发生冲突,真是多亏了林白辞。


        

看看墨镜男他们转悠的模样,就像个傻子。


        

自己能加入这个团队,真是太好了。


        

酒保庆幸。


        

又走了十多分钟,机器的轰鸣声,猪头人的咆哮声,还有人类的惨叫和哭喊声,汇聚成一片,传了过来。


        

屠宰场到了。


        

众人弯腰,放轻脚步,悄悄地潜伏了过去。


        

很快,大家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车间。


        

这里摆着很多设备,组成了一条屠宰流水线。


        

那些设备沾着油污,血渍,灰尘,还有碎肉的残渣,一看就很多年了,地面上有暗红色的积水。


        

很多猪头人在忙碌。


        

它们的黑色雨鞋踩过那些积水,发出啪塔啪塔的声响。


        

车间很大,众人借着一些设备的遮掩,朝着哭喊声的方向前进。


        

突然,夏红药伸手一指。


        

“你们看!”


        

在十点钟方向,有一块空地,摆着很多铁笼子,每一个铁笼子里,都关着二十个没穿衣服的人。


        

因为笼子里面狭窄,所以这些人挤在一起。


        

在这些笼子旁边,是一个巨大的铁桶,得有十多米高,直径七、八米,里面应该是沸水,因为有热腾腾水蒸气冲起来。


        

一条粗大的机械臂移动过来,抓住了一个笼子,提起,将它挪动到那个大铁桶上方。


        

那些蒸汽熏着那些人,让他们的皮肤很快就红了,一个个疼的哇哇大叫。


        

一个猪头人站在铁桶侧上方的架子上,用一根铁爪子取下了笼子上的锁头。


        

机械臂一转,将笼子里的人全都倒了下来。


        

噗通!噗通!


        

这些人掉进了沸水里,立刻发出了惨叫,不过十几秒后就没声了,有几个小机灵鬼抓着铁笼子,没掉下去。


        

架子上的那个猪头人拿起一根棍子,使劲的捅他们,直到都掉下去,它按了一个开关。


        

铁笼里的沸水开始旋转、搅动,彻底清洁这些人,三分钟后,猪头人又按了一个按钮,一个大笊篱伸进铁桶里,一捞,接着往旁边的传送带上一倒。


        

砰!砰!砰!


        

那些刚刚被烫死的尸体还冒着热气,顺着传送带往前运输,进入了一个类似洗车房的那种大刷子丛中。


        

这一步是为了除毛去污,将尸体处理的更干净。


        

“操!”


        

侏儒骂了一句。


        

众人都觉得不舒服。


        

这是一间屠宰场,只不过宰杀的不是生猪,而是人类。


        

“现在怎么办?”


        

夏红药看着那些人类:“救他们吗?”


        

“救他们干嘛?这是游戏,不要当真!”


        

老头很怕林白辞烂好人:“你看墨镜男他们,就没管这些人!”


        

“救不救人先不说,咱们要杀掉这些猪头人找地图吧?我感觉数量有点多。”


        

酒保看到这条流水线的两侧,每个环节都站着不少猪头人,总数估计要超过一百头了。


        

“这种数量,没办法一下子杀干净,要是闹起来,会引来更多的猪头人!”


        

皮裤女担心。


        

“走,去把那些笼子打开,让他们跑!”


        

林白辞带头,往笼子那边潜伏过去。


        

“团长,现在不是操心他们的时候……”


        

酒保劝说,但是话没说完,老头已经动了。


        

他已经想明白了。


        

林白辞要利用这些人制造混乱,然后趁机杀猪头人,这样猪头人会觉得是遭到了这些‘菜人’的反抗,不会注意到己方。


        

众人趁着架子上的那个猪头人不注意,冲到了笼子旁。


        

唰!


        

龙牙削铁如泥,直接斩断了锁头。


        

夏红药的短刀也非常锋利,而且她速度很快,不到十秒,斩开十二把锁头。


        

里面的菜人立刻冲了出去。


        

啪!


        

林白辞抓住一个男人的胳膊:“能听懂我说话吗?”


        

男人心急,也没有感恩的心思,只想跑,他甚至伸手去抓林白辞的脸。


        

这些人,从出生就在畜栏里,根本不会说话。


        

林白辞松开男人,往后一退。


        

男人立刻逃窜。


        

有猪头人看到菜人跑了,立刻大声呼喊,很快,猪头人们就动了起来,拎着斩骨刀和网子,开始捕杀这些菜人。


        

“各自为战,找落单的,先杀怪,再找地图!”


        

林白辞说完,混在逃命的人群中。


        

一个猪头人冲过来,奔跑的时候,它身上的肥肉都在乱颤。


        

吼!


        

猪头人大喊着它们种族的语言,朝着一个菜人,掷出了手中的斩骨刀。


        

啪!


        

林白辞纵身一跃,大手一伸,抓住了斩骨刀,跟着就掷了回去。


        

呼!


        

斩骨刀砍在猪头人的脸上。


        

它竟然没死,不过红土泥人及时补刀。


        

砰!


        

一枚飞石打烂了它的脑袋。


        

咚!


        

猪头人倒地,湿热的鲜血流出,和积水混在一起。


        

三百多个菜人不知道出去的路,只能在屠宰场中乱跑,就像进了厨房的耗子,一时间乱成一锅粥。


        

猪头人的智商本来就不高,现在分散开,去抓菜人,于是被林白辞一行,各个击破了。


        

“真容易!”


        

酒保喜欢这种虐杀怪物的感觉。


        

猪头人对上菜人,碾压,但是碰到神明猎手,又被秒杀,于是屠宰场中的猪头人,数量在飞速的减少。


        

就在酒保又砍翻一只猪头人后,一柄巨大的后背砍刀砸了过来,擦着酒保的身体,砸在地上的猪头人身上。


        

砰!


        

猪头人就像一个被踩爆的热水袋,直接爆了。


        

酒保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血水和碎肉,回头看一眼,傻眼了,跟着就大叫了起来。


        

“团长,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