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0章 历史排名,榜单第三,优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完美解剖?”


        

林白辞听到这句点评后,突然意识到这块面具的价值了,自己戴上它,以后做饭的时候处理食材,应该会自然拥有神级刀工,信手拈来。


        

切生鱼片,雪花牛肉,甚至是处理有毒的河豚,不用学,直接就掌握了。


        

爽!


        

不过就是有点吓人,客人看到这块面具,应该就没什么食欲了。


        

“团长,你为什么捡那块面具?”


        

侏儒不理解,他觉得斩骨刀,碾骨槌,还有猪人王身上的铠甲,才是神忌物,值钱货。


        

“它是神忌物?”


        

皮裤女诧异。


        

“没错!”


        

林白辞没有隐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大家听到这话后,立刻看向了林白辞手中猪头状的屠夫面具。


        

“你知道它有什么效果?能造成什么规则污染?”


        

老头好奇。


        

林白辞看了老头一眼,什么都没说。


        

“呵呵!”


        

老头干笑一声,他知道他刚才的表现太糟糕,惹林白辞生气了。


        

皮裤女也相当好奇,大多数神忌物,都是规则污染爆发后,才会被神明猎手注意到,没爆发的时候,和寻常物品没区别,很难判断。


        

“林白辞应该拥有某种神恩,或者是探索神忌物的装备吧?”


        

皮裤女猜测。


        

酒保知道他没资格分战利品,于是捡散落在地上的铠甲碎片,他估摸着林白辞应该瞧不上这些东西。


        

侏儒拿到了碾骨槌,虽然想要,但还是给林白辞送了过来。


        

“团长,给你。”


        

侏儒看着比它还高的碾骨槌:“这玩意还挺重!”


        

“给你了!”


        

林白辞扫了一眼,喰神没点评,而且自己也没有对这两件武器产生饥饿感,那它们便是普通货色。


        

倒是那条脏兮兮的围裙,让林白辞‘想吃’。


        

他的破甲神恩打在猪人王身上时,把这件围裙震飞了。


        

侏儒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跟着忙不迭的道谢。


        

“谢谢团长!”


        

侏儒抚摸着碾骨槌,感觉它能卖不少钱。


        

自己用?


        

个子太矮了,而且力量也不够,挥不动。


        

林白辞走到那条围裙前,把它捡了起来,套脖子的那根绳子断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它的效果。


        

【暴食围裙,穿上它后,食欲会增加,哪怕是不喜欢吃的食物,也会让你产生强烈的进食欲。】


        

【偏食?不存在的。】


        

【穿上它,吃到肚子里的食物,会带有治疗效果,尤其对物理创伤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比如摔断腿,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穿上这条暴食围裙,一天吃五顿,最多一周,就可以复原!】


        

“好东西!”


        

林白辞美滋滋。


        

每日饮食,营养应该均衡,但是一些食物,比如洋葱、苦瓜这种东西,林白辞是真心不爱吃。


        

现在有了这条围裙,可以吃了。


        

不过自己有酒池肉林和喰神,即便偏食好像也无所谓,看看这八块腹肌,就是最佳证明。


        

还有治疗效果,也很棒,就是这条围裙太脏了,也不知道洗不洗的干净。


        

“这件也是神忌物?”


        

老板娘走了过来,打量这条围裙。


        

那块面具,她注意到了,是超凡之物,但是这条围裙,一眼普通。


        

“嗯!”


        

林白辞点头,把围裙递给南宫数:“你的!”


        

刚才战斗中,老板娘出了大力,要不是她的催眠能力,强力控场,他的破甲神恩想要轻松打中猪人王,怕是不容易。


        

“不要!”


        

南宫数没接,淡淡一笑:“你留着吧!”


        

反正我对探索神墟没兴趣,只想着当一个安静的老板娘,每天喝喝茶,做做瑜伽。


        

“好!”


        

这里还有其他人,林白辞不方便介绍这件围裙,等回去了,告诉老板娘,她要是想要,就给她。


        

“好可惜,没掉神恩!”


        

夏红药遗憾。


        

“这两件神忌物也不是攻击类!”


        

林白辞笑了笑:“但聊胜于无!”


        

他和夏红药不分彼此,谁拿着猪头面具都无所谓,再说即便高马尾借林白辞的神忌物一段时间,他也不会吝啬。


        

两個人是不是朋友,不是靠嘴巴说的,而是行动。


        

夏红药在战斗中展现出的对自己的信任,让林白辞很开心。


        

从今以后,自己多了一个好同伴。


        

夏红药也是这么认为的,林白辞不仅优秀,还值得信任,和这种人探索神墟,高马尾敢把生命托付给他。


        

“老板娘,你为什么不穿黑丝?暴殄天物知道吗?还有高跟鞋,能不能换个颜色?我不喜欢红色!”


        

“什么?”


        

南宫数突然听到了这么说,愕然的看向他。


        

不是吧?


        

你有这么轻浮?


        

还是说这是你的本性?


        

“不是我!”


        

林白辞整个人麻了。


        

“是那把剑。”


        

夏红药忍俊不禁。


        

“剑?”


        

南宫数皱眉,看向林白辞手中的青铜剑。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不明所以。


        

“大家往这里看,我林白辞要宣布一件事,我就是喜欢年纪大一些的,阿姨好,阿姨妙,阿姨的温柔呱呱叫!”


        

“下次穿黑丝,千万别脱!”


        

青铜剑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优越感,仿佛这种喜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与我无关!”


        

林白辞头都大了,赶紧澄清。


        

“呵呵!”


        

老板娘白了林白辞一眼,风情万种。


        

我信你个鬼!


        

酒保看着南宫数和林白辞聊天,心中酸酸的,他其实喜欢这位老板娘。


        

“拥有意识的武器?”


        

老头震惊,这是极品呀!


        

要是大家都社死了,也就相当于谁也没社死,于是林白辞把青铜剑递向老板娘:“龙牙飞剑,极品武器,要不要欣赏下!”


        

南宫数看了看这把烙印着神秘符文的青铜剑,再看看一脸无辜的林白辞,然后双手抱胸。


        

“你不用害羞,你的XP挺正常的。”


        

南宫数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


        

啧!


        

我为什么听到林白辞喜欢年纪大一些的,会有一些小欣喜呢?


        

“找到了!”


        

酒保突然兴奋的呼喊,他从猪人王的大肠里,找到了一枚食指长的金色钥匙。


        

“淦,总算结束了!”


        

皮裤女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出去后,还有没有游戏了?”


        

侏儒担忧。


        

“想什么美事呢?逃离地下城这个游戏,肯定还没结束呢!”


        

老头讥讽。


        

“啊?”


        

侏儒愕然。


        

“我也认为这场游戏没结束!”


        

南宫数建议:“先休息半小时,再出发,反正咱们现在领先所有人!”


        

龙与美人酒吧中,疯批女仆在地上铺了一块地毯,脱了鞋,趴在上面,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电视。


        

电视上的画面,是林白辞这些人。


        

“杀的挺快嘛!”


        

女仆抓起放在旁边的时钟,看了一眼。


        

她主持了这么多场‘逃离地下城’,在第一关‘屠宰场’中,这支小队所用的通关时间,在历史榜单上排名第三。


        

第一支队伍,有一位攻击力超猛的神明猎手,他激活神恩后,把那些猪头人都烧成了灰烬。


        

猪头人大肠里的铁疙瘩自然也就露了出来。


        

第二支队伍,则是有一位拥有预言能力的神恩,直接占卜出了过关的线索,同样轻松的一匹。


        

林白辞这支队伍,看上去就正常多了,纯粹是靠着这位团长的智慧和两位女性团员的协作过关的。


        

至于其他那几个,就是凑人头的废物点心。


        

要是按照团队实力来算,林白辞这支是最差的,拿到第三,已经很不容易了。


        

优秀!


        

“不过第二关,就不容易咯!”


        

女仆拿起遥控器,换了几个台,是其他几支小队。


        

啧啧!


        

这表现,好辣眼睛。


        

女仆又把台调了回去,还是看这个男生吧,不仅厉害,还英俊帅气。


        

“我要不要给她当一段时间的女仆呢?”


        

女仆嘀咕着,拿了一片薯片,丢进嘴巴里。


        

……


        

“有点无聊!”


        

林白辞说完,从野营垫上站起来:“红药,走!”


        

“干嘛?”


        

夏红药起身。


        

其他人的视线都看了过来。


        

林白辞没回答,而是走到高马尾身边,单手搂住了她的腰,然后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两句。


        

老头听力好,听到了‘来一发’三个字,这让他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高马尾的大熊上,露出了艳羡的神情。


        

我也想打球!


        

老板娘眼神微微疑惑。


        

林白辞不是这种人吧?他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来一发?”


        

夏红药同样低声:“打怪吗?”


        

至于林白辞搂她的腰,她根本没在意,因为她把林白辞当挚友兼团员,而不是男人。


        

林白辞搂着夏红药,出了大厅,关上门后,他左右看了看,随便打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有一大群猪头人,但因为林白辞杀掉了猪人王,按照规则,威慑增幅,所以这些猪头人直接缩到了角落,瑟瑟发抖。


        

“咱们把卡牌换一下!”


        

林白辞取出了他的卡牌


        

做工精致的牌面上,是一只浑身绿皮肤的怪物,头大四肢短,一嘴尖牙,丑陋不堪。


        

它穿着一身烂皮甲,扛着一根粗大的钉头锤。


        

欧克!欧克!


        

卡牌上的哥布林吼叫,还挥舞钉头锤。


        

“好!”


        

夏红药没有任何犹豫,把她的红龙女王卡牌交给了林白辞。


        

“你就不问问原因?”


        

林白辞看着高马尾。


        

“我相信你的判断!”


        

夏红药嘻嘻一笑,她的眼睛很亮,像夜空中的星,对于朋友,高马尾从不怀疑。


        

林白辞抬手,屈指一弹夏红药的脑门。


        

啪!


        

“别打头!”


        

夏红药双手一抬,赶紧捂住了脑袋:“我靠智商吃饭的!”


        

“好了,不扯淡了!”


        

林白辞压低声音,把他的发现,告诉高马尾。


        

夏红药越听,脸色越惊。


        

……


        

林白辞和夏红药回到大厅。


        

老头看到夏红药的衣服有些凌乱,胸口还有抓挠过的折痕。


        

“出发!”


        

林白辞把野营垫和剩下的食物都塞进黑坛钵盂,之后拿着钥匙,走向正北方的那堵墙壁。


        

上面有一扇门。


        

林白辞插入钥匙,向左转了三圈。


        

咔哒一声轻响,门开了。


        

夏红药一马当先,但是半条腿还没迈进去,就被林白辞扯住了。


        

“女人靠后!”


        

林白辞看向老头:“你总得贡献一下吧?”


        

“好!”


        

老头知道躲不过去,而且刚进入一场游戏时,也不一定有危险,所以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众人跟上。


        

视野一黑,大概持续了七秒钟,光线逐渐亮起,能看到一些东西了,不过依旧很暗,就像冬天四、五点的清晨。


        

林白辞取出了五个强光手电筒,分发下去。


        

“谢谢团长!”


        

侏儒和皮裤女赶紧道谢。


        

“没有我的吗?”


        

酒保有些郁闷。


        

“我就买了五个!”


        

林白辞没拿手电筒,他直接用松木火把照明。


        

“五个不少了!”


        

皮裤女羡慕:“也就你们这些有空间类神忌物的神明猎手才能带这么多行李,换成我们,带一支手电筒都觉得累赘!”


        

“这里好像是某种怪物的巢穴?”


        

夏红药拿着手电,朝着四周晃动。


        

大家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洞穴隧道,看样子在地下,阴冷,潮湿,洞壁和地面上长着绿色的苔藓。


        

空气很浑浊。


        

林白辞个子太高了,而洞穴也就二米高一点,所以他感觉很压抑,有种施展不开手脚的憋屈感。


        

“老头来开路吧!”


        

林白辞安排:“我第二个。”


        

老头叹了一口气,依旧没拒绝。


        

没办法,林白辞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而且还是靠实力拿到的,他要是拒绝,肯定被逐出队伍。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突然响起的圣诞歌,把大家吓了一跳。


        

“是那个女仆唱的!”


        

老板娘已经记住了这个声音,虽然通过话筒和洞穴隧道的回音后,有些失真,但就是那个疯批女仆。


        

“各位主人,因为林白辞小队,杀掉猪人王,通关第一关‘屠宰场’,所以第一关将在一刻钟后关闭!”


        

“请各位未通关的小队,推选出一个人,作为你们通关支付的代价!”


        

“请注意,作为代价的人,会被抹杀!”


        

“如果你们全团情同手足,不舍得牺牲他人,那么全员一起抹杀!”


        

女仆宣布。


        

所有人进入同一个关卡,展开竞争,才有看点,不然让林白辞一骑绝尘,没意思。


        

皮裤女听到这个规则,直接一句‘卧槽’出口。


        

“这么残忍?”


        

酒保有些庆幸,还好自己跟着林白辞,不然在其他队伍里的话,肯定被选出来当代价。


        

“团长万岁!”


        

侏儒欢呼。


        

“我觉得那个变性人这会儿肯定后悔死了,为什么刚才不出五千流星币,买一个入团名额!”


        

老头心中对林白辞的那些不满减轻了很多。


        

“走吧!”


        

林白辞催促。


        

……


        

房间中,刚刚杀完一波猪头人的墨镜男小队傻眼了。


        

“林白辞已经通关了?”


        

墨镜男超级不爽,明明是自己先上楼的。


        

“咱们的运气也太差了吧?”


        

有人抱怨。


        

“不是运气,那个林白辞应该在楼下找到了某种线索,所以才会比咱们快!”


        

沈福江脸色阴郁。


        

可惜双方是敌人,不然一起组队该多好?


        

众人没说话,心里都有些后悔,之前在酒吧里,应该努力加入林白辞的团队的。


        

他们刚开始还笑话老头有钱烧的,居然花那么多流星币买入队名额,现在看来,人家太明智了。


        

“别想其他了,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人家都通关了,咱们只能选人,支付代价!”


        

“可是‘代价’会死的!”


        

众人吵了起来。


        

虽然大家合作的时间不长,但是每个人秉性如何,也都了解了大概。


        

“举手表决吧!”


        

沈福江提议:“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林白辞这会儿肯定已经在第二关了,要是再让他们抢先,咱们说不定还得支付代价!”


        

这种事,大家都懂,但是太残酷了。


        

而且谁也担心自己被选中。


        

“补充一句,大家不要怕得罪人,放心选,被选出来的‘代价’,我会第一时间打爆它的头,保证它不会伤害到你们!”


        

疯批女仆这句话,让沈福江这些强者轻松了不少。


        

这种时候,基本上是没有贡献、或者小队的边缘人物被选出来,作为牺牲品。


        

……


        

洞顶倒生着钟乳石,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林白辞七人走了二十多分钟,一无所获。


        

这个巢穴的隧道,四通八达,没有地图,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众人走到了一个有五条岔路的地方。


        

“小林子,你用问神龟甲占卜一下!”


        

夏红药感觉瞎走不是办法。


        

“用太多,我会被诅咒,运气下降的!”


        

林白辞准备激活一息百味,靠气味儿来辨别方向,但是刚激活,吸了一口气,一股呛人的烟火味就飘了进来。


        

阿嚏!


        

林白辞打了个喷嚏,赶紧提醒:“小心,有怪物来了!”


        

他话音未落,七、八支火把从那些隧道中丢了过来。


        

这些火把上火焰不大,但是冒着剧烈的浓烟,很快就充满了隧道。


        

“红药!老板娘,猫腰,拿面具!”


        

林白辞用最快的速度掏出两个防毒面具,递给她们,然后自己才戴上一个,做这一切的时候,他还召唤出了肌肉佛作为肉盾,挡在身前。


        

这一番谨慎果然是有用的,就在浓烟四起后,有标枪个弓箭射了进来,它们打在墙壁上,发出叮叮的声响。


        

“啊!”


        

皮裤女惨叫,她的胳膊被扎到了:“团长!”


        

她大叫着,想爬到林白辞身边去。


        

“趴下!快趴下!”


        

夏红药催促。


        

待在这里,是死路一条,林白辞刚想让大家冲出去,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隐藏任务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