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4章 通关巢穴,极品奖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哥布林巢穴中,阴冷潮湿。


        

酒保想到这点后,冷汗一瞬间湿透了脊背,又惊又怕,更是后悔的要死。


        

枉自己还以为人生中最重要的机会来了,没想到早早就被人家看穿了。


        

可恨呀!


        

自己就不该贪心。


        

酒保穿过猪人王卧室的那扇门,进入这个隧道如蛛网密布的巢穴后,没过几秒,听到了疯批女仆发布的任务。


        

他拿到的卡牌是哥布林杀手,接下任务后,每击杀一只哥布林,他的身体强度就会提升一点点。


        

可以说,杀的越多,提升的越多,这也是酒保为什么连哥布林幼崽都主动去杀,甚至迫切的希望林白辞去攻击哥布林国王的原因。


        

不过这个隐藏任务最大的奖励,是击杀哥布林之王,可以直接拿到极品神忌物,并且通关。


        

面对着这种诱惑,酒保怎么可能不动心?


        

更何况这些卡牌的效果类似于石头、剪刀、布,是规则系的,也就是说,哥布林之王对上持有其他卡牌的人,哪怕是勇者、红龙、魔法师,圣女、女骑士等等,都有一战之力。


        

如果持有卡牌的人,是女性,那么不管她们本身有多强,都会被哥布林之王压制。


        

而哥布林之王唯一的天敌是哥布林杀手这张牌。


        

这是杀手这张卡牌激活后,酒保不用付出任何汗水,便得到的情报。


        

其实酒保特别想要哥布林之王那张卡牌,因为太强了,让女玩家怀孕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爽。


        

酒保的任务奖励中,明确说明,必须尽快杀掉哥布林中之王,不然他每杀一個人,酒保的奖励就会降低一个档次。


        

因为这个任务,酒保明白了,哥布林之王是人,而不是怪物。


        

当酒保看到夏红药掏卡牌,不小心把它掉出来,上面是一个哥布林王的立绘时,酒保瞬间兴奋了。


        

他没想过这是陷阱,因为夏红药经常来龙与美人酒吧喝酒,所以他熟悉她。


        

这个女孩胸很大,战斗力很强,但脑子一般般,要不是她姐姐是夏红棉,一些神明猎手早对她出手了。


        

收拾一个脑子不好的人,酒保觉得稳了,更何况还有卡牌的天然压制,问题是如何找到击杀夏红药的机会。


        

“没错!”


        

夏红药得意一哼:“我们换了卡牌!”


        

高马尾把从酒保身上缴获的那张卡牌,给了林白辞。


        

酒保听到夏红药承认,脸色一僵,嘴角抽搐,盯着她:“这么说来,你和我一队,也是林白辞故意安排的?”


        

“那肯定!”


        

夏红药哈哈大笑,双手叉腰:“我家小林子厉害吧?”


        

“……”


        

酒保闭上了眼睛,更加后悔了。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和夏红药分到一组,开心的小舌头都在跳舞,恨不得O奔庆祝,结果却不知道,这是人家下的诱饵。


        

“卧槽,你分组的时候,故意把你,夏红药,老板娘分一组,我还以为你是私心作祟,原来是为了麻痹酒保?”


        

老头目瞪口呆。


        

林白辞微微一笑。


        

他没有回答,但大家都知道,老头说对了。


        

“你们什么时候换的卡牌?”


        

酒保想不明白:“进了这个洞穴后,我没看到你们独处?”


        

“是在杀掉猪人王之后!”


        

夏红药感觉爽快极了,这就像福尔摩斯推理出了凶手,开始给大家讲解罪犯作案的手法。


        

这就是大高潮。


        

而这一次,自己是参与者,好有成就感。


        

哎!


        

可惜不能上网,好想赶快去群里向鹤仙人他们炫耀一把。


        

“什么?”


        

老头惊住了:“原来你喊夏红药出去,不是为了‘吃便当’?”


        

老头以为林白辞经历一番血腥杀戮后,想要发泄,毕竟换成自己,肯定要拉着夏红药来一发。


        

“吃便当是什么鬼?”


        

夏红药不明所以。


        

“团长,你也太未雨绸缪了吧?你就不怕换了牌,会出现什么问题吗?”


        

林白辞的心思缜密,让侏儒很震撼。


        

“怕,但我这卡牌,属于怪物类,我觉得拿在手中很危险!”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这是侏儒那张卡牌,给他的危机感。


        

侏儒拿着‘厨师’卡,对猪头人杀伤力大增,那说不定就有人拿着哥布林之王的天敌卡。


        

“呵呵,看来上天注定我这辈子成不了龙级。”


        

酒保苦笑,但凡林白辞不够谨慎,自己就赢了。


        

不,


        

应该是自己运气太差,这张卡偏偏是林白辞拿着的。


        

“你输的不冤!”


        

侏儒插话:“在猪头人那一关,团长就猜到我手中的卡牌大致是什么了。”


        

“啊?”


        

皮裤女一愣,老头和酒保也是一脸懵逼。


        

“是因为你对猪头人的伤害比较重吧?”


        

老板娘当时也发现了这个细节,只是没往卡牌上想,而是单纯觉得侏儒隐藏了实力。


        

酒保,老头,还有皮裤女,面面相觑。


        

有吗?


        

为什么我就没发现?


        

这一刻,他们才明白自己和林白辞的差距有多大。


        

“那刚才在国王面前,你们也是在演戏吧?”


        

酒保自嘲一笑。


        

虽然林白辞没回答,但是他已经确定了。


        

自己就是个被耍的猴子。


        

“你表现的太反常了,还要烧老哥布林的尸体,我想不注意到你都不行!”


        

林白辞没兴趣和酒保扯淡了:“还有疑惑吗?”


        

没有的话,我就送你上路了。


        

“要是换成你拿到我的卡,你会怎么做?”


        

酒保好奇。


        

他想知道林白辞这种厉害的家伙会怎么办?


        

“以小林子的智慧,怕是在猪人王那关,就找到谁是哥布林之王了。”


        

夏红药对林白辞的智商,比对她自己都自信。


        

林白辞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找目标多麻烦?


        

假如他拿到了这个卡,接下这个任务,他会找机会,把所有人都杀掉。


        

当然,这是基于实力来说的。


        

以酒保的水准,想这么干也做不到。


        

“夏红药,林白辞现在能为了自己的安全,和你交换卡牌,那么他将来为了活下去,就会把你当炮灰!”


        

酒保知道他活不了了,所以最后时刻,给林白辞添堵,只是他说完,就看到这个高马尾女孩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你是不知道我和小林子的关系有多好吧?”


        

夏红药翻了个白眼:“棕榈港神墟,就是我们破的,要是没小林子救我,我已经凉了!”


        

“什么?”


        

除了已经从夏红药嘴里知道这件事的南宫数,其他三人大惊,目瞪口呆地看向了林白辞。


        

那座神墟不到六个小时被破,据说是龙级出手了,没想到是林白辞?


        

他竟然这么强?


        

“再说小林子之前把他的计划都告诉我了,让我一定要注意你,我怎么会翻车?”


        

夏红药的话,让酒保既羡慕,又嫉妒。


        

为什么我就没有这种挚友呢?


        

“红药!”


        

林白辞其实担心过夏红药会心有芥蒂,因为他这个计划,的确会让夏红药陷入危险。


        

“哎呀,你就别矫情了,咱们什么关系?”


        

夏红药是真把林白辞当伙伴的。


        

“呵呵,你迟早被他玩死!”


        

酒保说完,闭上了眼睛等死。


        

他没有求饶。


        

因为这狗日子,他早过腻了。


        

身为神明猎手,却因为实力太弱,无法探索神墟,酒保骨子里,对他自身就有一股嫌弃感。


        

这也是他为什么听到女仆给的任务后,毫不犹豫接下来的原因。


        

不成功,便成仁。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


        

夏红药才不会中这种离间计:“要是小林子以后找不到老婆,没有后代,我甚至可以帮他生个儿子!”


        

“???”


        

林白辞一头问号,他虽然很感动夏红药对他的信任,但是你这比喻是什么鬼?


        

不会用就别用行吗?


        

“噗嗤!”


        

老板娘笑喷。


        

“你就不怕你男友或者老公知道了生气?”


        

皮裤女震惊。


        

她虽然对男女之事看的不太重,但是随便给男人生孩子这种事,她可不会干。


        

“我不找男朋友呀!”


        

夏红药一脸的理所当然:“谈恋爱哪有探索神墟有意思?莪的目标是把世界上那些存在了十年以上的大神墟都给破掉!把神明都关进笼子里!”


        

“我要让这个世界,重新恢复和平!”


        

大家听懵了,不过旋即,看着高马尾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他们由衷的产生了一种佩服。


        

夏红药这目标,有点幼稚,以她的实力,应该也无法实现,但是……


        

有理想的人,不该被嘲笑。


        

“加油!”


        

林白辞鼓励。


        

“哈哈!”


        

夏红药拍了拍林白辞的肩膀:“有你在,我相信这个目标二十年内就能完成!”


        

“???”


        

林白辞傻眼,为什么还有我的事?


        

“我知道老人都想要孩子,但是谈恋爱结婚太浪费时间了,一下子好几年就过去了,我先给你生一个,你用来敷衍你妈妈,然后跟着我探索神墟。”


        

夏红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不是……”


        

林白辞忽然觉得高马尾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算了,


        

我和一个智力D的女孩争辩什么?


        

不过夏红药要是生孩子的话,林白辞瞟了一眼她的熊大,她孩子肯定不会挨饿。


        

“团长,赶紧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皮裤女提醒,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态敬畏:“还有我的卡牌是‘战士’,我没有接到任何任务!”


        

皮裤女这么说,相当于把最大的底牌都告诉了林白辞,唯他马首是瞻。


        

老头看到皮裤女爆出卡牌,他叹了一口气,也说了:“我的是白袍法师!”


        

不说不行呀!


        

不然肯定会林白辞警惕的。


        

这就像玩抽鬼牌游戏,大家直接把牌亮给了林白辞看,已经没有赢的机会了。


        

“我的是圣女!”


        

南宫数取出卡牌,给林白辞看。


        

林白辞瞟了老板娘一眼,你这卡牌,对上哥布林之王死路一条,不,应该比死更惨,之后,他看向酒保,对方已经动杀心了,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祝你下一局能赢!”


        

林白辞说完,手起剑落。


        

唰!


        

酒保的脑袋被斩下。


        

滋!


        

鲜血从颈腔中喷出。


        

咚!


        

随着酒保尸体倒地,林白辞耳边,响起了疯批女仆故意模仿奇幻游戏NPC的配音。


        

“恭喜你,击杀哥布林杀手,完成隐藏任务。”


        

“你将终生持有‘哥布林之王’这张卡牌。”


        

“使用这张卡牌,你可以召唤一支哥布林大军,数目一百只,其中包括十只大哥布林战士。”


        

“当卡牌效果激活后,你将带有一道灵魂威压光环,此光环对所有雌性生物生效,她们面对你时,会天然畏惧,害怕,乃至产生臣服心理,效果强弱视对方的精神意志强度而定!”


        

“身为哥布林之王,你身具‘繁衍族群’的责任,所以在卡牌激活时,你会得到‘一发受孕’的能力。”


        

“……”


        

林白辞乍一听到完成了隐藏任务,很开心,但是越听,越懵逼。


        

卡牌的第一个效果还行,第二个也还凑合,但是第三个是什么鬼?


        

不过哥布林这种生物,在大多数作品的设定中,都是繁殖力极高的怪物。


        

随着酒保死亡,他的卡牌,还有林白辞那张,都碎掉了,然后一张被金色光芒包裹的卡牌,突然在林白辞的头上出现,接着缓缓的落下。


        

老头、侏儒、皮裤女,羡慕的一匹。


        

林白辞接住卡牌,那团光芒消失了。


        

夏红药瞅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卡牌上的图案,是一只头戴王冠的绿皮哥布林之王,只不过脸和林白辞一模一样。


        

“这只哥布林换了脸后,没想到也帅气了不少!”


        

南宫数调侃。


        

……


        

疯批女仆从电视上,看到林白辞被卡牌的效果弄得一脸懵逼,让她大乐。


        

这样才好玩嘛!


        

看来不出意外,他应该是这场桌游的赢家了。


        

疯批女仆吃了一片薯片后,拿起了旁边的话筒。


        

“因为你完成隐藏任务,通关关卡‘哥布林巢穴’,你可以选择立刻离开,前往下一关,也可以击杀哥布林国王。”


        

“请在十秒内做出抉择!”


        

……


        

林白辞皱眉,女仆没说杀掉哥布林国王后,有没有奖励。


        

【垃圾关卡,那只国王不仅难杀,奖励还稀烂,狗都不打。】


        

“我选择前往下一关!”


        

林白辞回答。


        

疯批女仆听到林白辞的选择,撇了撇嘴,她还以为这个人类会心态膨胀,去挑战国王,没想到他拒绝了。


        

哎!


        

好想看到他费了半天劲儿,好不容易杀死国王后,结果没有拿到掉落的表情呀。


        

调戏那些垃圾有什么意思?


        

耍就耍英雄!


        

不过人家选择了,她只能照办。


        

女仆按下了一个遥控器。


        

林白辞六人,被传送。


        

……


        

巢穴某处,一个哥布林族群,被墨镜男一行屠戮一空。


        

他们搜索了一遍,除了一些关在笼子里的人,什么都没发现。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个办法尽快找到大BOSS。”


        

墨镜男着急。


        

他们已经屠灭六个哥布林族群了,杀掉的怪物数量超过一千只,但是没有任何收获。


        

“要不出去算了?”


        

有人提议。


        

他们救出的那些人里,有几个人知道怎么离开洞穴,墨镜男一直带着它们,以备不时之需。


        

“不杀掉BOSS,怕是出去也没用!”


        

沈福江担心。


        

一般来说,这种关卡都会打个最终BOSS。


        

“也不知道那个林白辞会怎么办?”


        

墨镜男担心,总感觉下一刻,耳朵边就会响起女仆的声音,告诉大家他们林白辞完成任务了。


        

“别耽搁时间了,没发现就出发了!”


        

沈福江催促。


        

“说不定其他人也毫无头绪,在这个巢穴中打转儿呢。”


        

一个男人希冀,只是话音刚落,女仆声音响起,打碎了他的美梦。


        

“林白辞完成隐藏任务,其小队安全通关!”


        

“本关卡五分钟后结束,请各支小队,票选一人,作为通关的代价!”


        

“如果拒绝支付代价,那么全队抹杀!”


        

女仆的宣告,就是催命符,瞬间让大家的心情变得晦暗烦躁,紧张了起来,因为又要死人了。


        

“操!”


        

墨镜男挥刀,狠狠地砍着洞穴的墙壁,又是这样,又慢了。


        

“别浪费时间了!”


        

沈福江神情阴郁,盯着众人,这次选哪个?


        

……


        

巢穴中,变性人听到女仆的宣告,后悔的要死。


        

不该省钱呀!


        

要是自己在林白辞的团队里,可以安逸的一匹,哪像现在,要为了活命奋力挣扎。


        

“我出钱,不要选我。”


        

变性人觉得与其用这些流星币买平安,还不如给林白辞。


        

……


        

传送结束,林白辞出现在一个露天的长廊中。


        

长廊两侧,是参天耸立的墙壁,上面用碳灰描绘着各种奇幻生物的图案。


        

这些墙壁高达几十米,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轰隆!


        

雷声阵阵,天空飘起了雨。


        

林白辞左右看了看。


        

夏红药她们都不在了,看来是分开传送了。


        

林白辞跑到了长廊的尽头,发现是一个T字路口,他选了右边,再跑到尽头,看到又是一个岔路。


        

“迷宫?”


        

林白辞蹙眉,目光落在了那些壁画上。


        

疯批女仆制作的这些游戏,都有线索可循,不拼运气,所以这一关迷宫的攻略关键,应该就在这些图案上。


        

林白辞开始观察墙壁上这些绘画。


        

然后他看出了一些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