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5章 你这优秀的过分了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墙壁上的这些图案,就像原始人洞穴上那些用来记录部落大事件的壁画,如果连起来看,是一个故事。


        

一群人外出狩猎,被袭击了,逃进了一座峡谷中。


        

峡谷中有好多沟壑,这些人走进去后,迷路了。


        

一些人饿死了,一些人又遇到了怪物,他们拼死杀掉了这些怪物,吃它们的尸体的时候,发现它们的骨骼上有一些图案碎片。


        

于是它们开始狩猎怪物,收集骨骼,最后将这些图案拼起来,得到了一幅地图。


        

它们靠着这幅地图,不仅找到了埋藏在这座峡谷中的宝藏,还活着走了出去,回归部落。


        

他们成了部落的英雄,享受鲜花和掌声。


        

林白辞抬头眺望,激活了一息百味,嗅空气中的味道。


        

这座迷宫中应该有怪物,杀掉它们,取骨头,可以拼凑出一幅地图。


        

没有任何异常的味道。


        

林白辞不急,在迷宫中小跑起来,不时的用油漆在墙壁上做一个记号,方便记录。


        

……


        

噗!


        

女仆看到林白辞这么快发现通关的关键,直接惊的把刚喝到嘴里的可乐喷了出来。


        

不是吧?


        

你这优秀的过分了呀!


        

给其他人一個机会行不行?


        

按照游戏规则,第一队过关的人,拥有先发优势,也就是林白辞六人进入迷宫半个小时后,其他人才能进去。


        

结果这不到五分钟,林白辞就从墙壁上的图案推测出了蛛丝马迹。


        

这还能玩?


        

以他的战斗力,怕是别人还没进迷宫呢,他已经把地图都收集齐了。


        

“你这速度,历史第一呀,而且还大大刷新了记录!”


        

女仆估摸着,以后也不可能有人破掉这个记录了。


        

她拿起遥控器,将剩余的所有人,都传送进了迷宫,接着拿起话筒,开始发布任务。


        

“主人们请注意,这一关,名为‘救公主’,谁救出公主,谁就可以活,并且拥有决定其他人生死的权利!”


        

“公主的特征,一个字,丑!”


        

“公主所在的位置,通过地图可以找到,那么地图在哪里?击杀一个人后,将奖励一幅地图碎片!”


        

“主人们,请开始厮杀吧!”


        

……


        

女仆的任务,直接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意味着大家成了敌人,你死我活。


        

那些实力差的慌了神,但是对于沈福江这种人来说,反而如鱼得水。


        

之前两道关卡,沈福江有力气没地方使,憋屈的要死,现在不同了,只要杀人拿地图碎片,就能过关。


        

“林白辞,你给我等着!”


        

沈福江摩拳擦掌。


        

迷宫中的每个人都开始小心翼翼。


        

……


        

林白辞听到女仆发布的任务,眉头皱起。


        

难道自己推理错误?


        

不管了,先找一只怪物杀掉看看。


        

林白辞取出问神龟甲,占卜了一番。


        

“龟甲占卜,问神通灵,今日大吉!”


        

“杀!杀!杀!”


        

‘它’的声音杀气腾腾。


        

“能不能说点靠谱的?”


        

林白辞郁卒。


        

“我已经很靠谱了!”


        

‘它’觉得委屈:“你只要找到人,杀掉,这种事简单到连脑子都不用费!”


        

“算了,我就不该问你!”


        

林白辞叹气。


        

“主人,主人,在你杀掉他们之前,能不能让它们占卜一下呀?我最近闲得发慌,占卜技艺都生疏了,以后怕是会不准的!”


        

‘它’哀求。


        

林白辞没搭理它,把问神龟甲放进黑坛钵盂,右手握着青铜剑,左手拿着巫毒法杖,靠着感觉,在迷宫中乱窜。


        

当他进入一个岔路后,看到对面有一个男人,他刚想打招呼,男人看到了他,然后转身就跑。


        

“……”


        

林白辞皱眉,跟着大吼:“你慌什么?我又没打算杀你?”


        

林白辞这么一叫,对方跑的更快了。


        

前两道关卡,是全场通告,林白辞因为表现出众,是以队长身份被公布,所以在大家心中,他强的离谱。


        

现在除非是沈福江这种,憋着一口气要找回场子的人,其他人遇到林白辞,绝对是退避三舍,绕道走。


        

林白辞也不知道哪有怪物,干脆顺着这个男人留下的气味儿,追踪了过去。


        

淦!


        

总觉得自己变成猎犬了。


        

范宝庆全力跑了十多分钟,扛不住了,停下来,扶着墙壁大喘气。


        

“应该甩掉了吧?”


        

范宝庆回头看了一眼,


        

很好,没人。


        

他歇了几分钟,准备离开,但是走了十来米,看到一只怪物从前面的T字路口拐了进来。


        

它大概三米半高,浑身没有皮肤,只有肌肉纤维露在外面,看上去很渗人。


        

怪物看到范宝庆后,咆哮一声,立刻开始狂奔冲刺,它的大脚踩在地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宛若战鼓一般。


        

“卧槽!”


        

范宝庆吓了一跳,转身便跑。


        

怪物的速度很快,范宝庆似乎都听到了对方冲刺时带出的破风声,然而更恐怖是,前方岔路,林白辞的身影出现了。


        

“卧槽!”


        

范宝庆绝望了,这真的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


        

死定了。


        

就在范宝庆琢磨着,给林白辞使劲磕一个,人家会不会放过他的时候,对方开始冲刺。


        

范宝庆没有任何犹豫,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我愿意给你当打手!”


        

范宝庆说完,看到林白辞从身边跑过,直奔那只没皮的怪物。


        

“卧槽!”


        

范宝庆惊呼,下意识回头,就看到林白辞拿着一根有骷髅头装饰的法杖,对准了那只怪物。


        

轰隆!


        

一道胳膊粗的闪电链打出,轰在怪物的身上,让它身体出现了一个麻痹僵直,林白辞趁势冲进,挥剑连斩。


        

唰!唰!唰!


        

三剑劈头盖脸,砍在怪物的脑袋上,直接弄瞎了它的双眼。


        

嗷!


        

怪物尖叫,双臂疯狂的挥舞。


        

林白辞后退,右手一掷龙牙剑。


        

走你!


        

青铜剑带着一抹幽光,从怪物的左眼窝射入,贯穿了它的头颅。


        

怪物因为惯性,往前踉跄了几步后,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林白辞没立刻走过去,他将法杖对准怪物的尸体,一发闪电链。


        

轰啪!


        

电击过后,林白辞走到怪物的尸体边,踢了它的脑袋一脚,接着把青铜剑拔了出来,在它的尸体上蹭了蹭。


        

“……”


        

范宝庆看着林白辞轻描淡写的击杀一头怪物,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也太强了吧?


        

看看人家这闲庭阔步的姿态,杀怪轻松的和在客厅里遛弯一样。


        

范宝庆看着林白辞手中那支青铜剑,迟疑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跪着,没起来,也没跑。


        

“尼玛,这装备也太极品了!”


        

范宝庆羡慕的想哭。


        

“你跑什么?”


        

林白辞鄙视。


        

“嘿嘿!”


        

范宝庆干笑一声,看到林白辞没杀自己的意思,他赶紧表态:“我可以给你当打手!”


        

“就你?”


        

林白辞撇嘴。


        

范宝庆被鄙视了,但是不敢有丝毫不满,而且说实话,人家有小瞧自己的资本。


        

实际上,他没打怪物,不是打不过,而是想保留实力,毕竟这一关通关条件是杀人拿地图碎片,没必要在这些怪物身上浪费精力。


        

要不是林白辞突然出现,以他的神恩,完全可以逃掉。


        

“你之前和谁一起?说说他们的相貌,神恩……”


        

林白辞吩咐,从双肩包中掏出暴食围裙,免得待会儿解剖这只怪物时溅一身血。


        

没想到刚拿到的装备,这会儿就用上了。


        

林白辞拿着青铜剑,蹲在怪物身边,戴上了屠夫面具。


        

轰!


        

林白辞的脑袋一阵,一些解剖学的知识和经验立刻涌入了脑海,而且他的手放在怪物身上时,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就像他已经宰剖过上万只这种怪物了。


        

滋!


        

青铜剑划开了怪物的胸口,一些殷红的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


        

范宝庆傻眼。


        

你这是在干什么?


        

怪物杀了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开膛破肚?


        

难道说这家伙是个变态?


        

范宝庆回头瞅了瞅迷宫走廊,他没跑,而是大着胆子走向林白辞。


        

这是个抱大腿的好机会。


        

他记得那个女仆宣布的规则中,有一条是,谁救出公主,谁就可以活,还能决定其他人生死。


        

“林团长,我可以给你一些流星币,你放过我吧?”


        

范宝庆赔笑,想花钱买个入队名额。


        

“给我?”


        

林白辞皱眉。


        

“呃,不是给,是孝敬!”


        

范宝庆吓了一跳,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呢?‘给你’这种字眼,自己没资格用。


        

“……”


        

林白辞也没想到,他随口一句话能把对方吓成这样,不过他也没想过杀人,所以白捡一笔流星币,也不错。


        

“可以!”


        

林白辞点头。


        

“呼!”


        

范宝庆松了一口气:“五百流星币,您看行吗?”


        

“……”


        

林白辞抬头,看了范宝庆一眼。


        

“团长,我这种人就是穷鬼,就这五百流星币也是省吃俭用攒下来的,我要是强,有傍身的神忌物,何必这么怂呢?”


        

范宝庆解释,神情忐忑。


        

“五百可以!”


        

林白辞同意了。


        

“我回去了就给你!”


        

范宝庆尴尬一笑,赶紧岔开话题子:“我现在干什么?帮你扶尸体吗?”


        

“一边待着!”


        

林白辞不需人帮忙。


        

范宝庆现在生命安全得到了保证,有闲心研究林白辞这么做的目的了,然后他就惊了。


        

这手法也太厉害了吧?


        

看看这些被剔下来的骨头,上面一丝肉都不带,庖丁解牛也不过如此吧?


        

一般人就算祖上三代都是屠夫,估计也练不出这手艺。


        

林白辞检查了一下怪物全身的骨头,只有肋骨上有图案,所以他把肋骨都剔了下来。


        

“卧槽,团长,这上面有图案?”


        

范宝庆惊呼,发现了盲点。


        

“废话,没图案我费这个劲儿干什么?”


        

林白辞简单拼了一下,发现不完整,于是把它们装进一个袋子里,收进黑坛钵盂,之后取出一瓶矿泉水,洗了洗手。


        

“空间类神忌物?”


        

范宝庆又一次惊叫。


        

林白辞身上的极品神忌物也太多了吧?


        

范宝庆羡慕的整个人都枯了。


        

“走吧!”


        

林白辞招呼。


        

“团长,你怎么知道肋骨上有图案的?”


        

范宝庆好奇。


        

林白辞没说话,看向一旁的壁画。


        

范宝庆不蠢,思考了十几秒,明白了。


        

“卧槽,通关条件居然在这上面?”


        

范宝庆震惊,跟着便是兴奋:“这是不是说,不杀人也可以?”


        

“应该可以!”


        

林白辞这句话,直接让范宝庆泪流满面。


        

怪不得人家会饶过自己,原来还有其他手段的。


        

感谢林白辞的智慧,他但凡蠢一些,开始杀人,自己就凉了。


        

等等,


        

林白辞是怎么找过来的?


        

他应该有追踪类的神恩吧?


        

范宝庆发现,林白辞此人,深不可测。


        

等回去了,再多筹一些流星币给他吧!


        

这条大腿,要是能一直抱着就好了。


        

林白辞接下来的运气,有点小糟糕,转悠了一个小时,既没找到怪物,也没看到人。


        

人类的尸体,倒是看见一具。


        

林白辞没办法,取出问神龟甲,又占卜了一次。


        

“往左走!大吉大利!”


        

林白辞收起龟甲,看到范宝庆正看着他,一脸震惊。


        

“妈耶,会……会说话的神忌物?”


        

范宝庆吞了口口水,他还是第一次见,然后他赶紧表态:“团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他真的担心林白辞杀人灭口。


        

在神明猎手圈中,这种会说话的神忌物,是公认的好东西,有价无市。


        

这一次,林白辞走了十多分钟,撞见了一只没皮怪物。


        

怪物嘶吼冲锋。


        

林白辞抬起法杖,对准它。


        

轰隆!


        

闪电链打击!


        

之后林白辞飞剑斩杀,他没用松木火把,是担心把骨头也烧成灰烬。


        

轻松干掉这只怪物后,林白辞戴上面具,准备解剖,但是有人来了。


        

是沈福江。


        

别人听到战斗的动静,可能会尽量避开,但是沈福江不同,他巴不得遇到一大群人,好让他杀个痛快。


        

“哈哈!”


        

沈福江看到林白辞,大笑起来。


        

“团长!”


        

范宝庆看出来了,沈福江盯着林白辞,不怀好意,明显要杀他。


        

林白辞站起身。


        

“你居然不跑?”


        

沈福江撇嘴:“好胆!”


        

“咱们不用自相残杀,这些怪物的骨头上,有地图碎片,拼起来就是完整的地图!”


        

范宝庆赶紧解释。


        

沈福江眉头皱起,瞅了瞅范宝庆,又看向林白辞:“谁发现的?”


        

“是林团长。”


        

范宝庆赔笑。


        

“啧啧,说实话,要不是你杀了我们迷失海岸的人,我真不想和你为敌!”


        

沈福江感慨。


        

他没有拿武器,不过手上戴着一副暗红色的手套。


        

【巨象手套,使用一种巨象的皮革鞣制而成,戴上它,便拥有巨象之力,可举九鼎,搬山峦。】


        

“能搬山?”


        

林白辞蹙眉。


        

【当然不能,这是比喻,懂吗?】


        

林白辞吸了吸鼻子:“稍等!”


        

“怎么了?”


        

沈福江耻笑:“你不会要投降吧?”


        

“有人躲着偷看。”


        

林白辞揉了下鼻子,那个老头的气味,正随着风雨飘过来。


        

沈福江回头,爆喝:“出来!”


        

没有动静。


        

“再不出来,我先杀你!”


        

沈福江威胁。


        

老头犹豫了一下,从岔路口走了出来。


        

他也是听到战斗的动静后赶来的,之所以躲起来,是打算看看有没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


        

救林白辞?


        

别说他打不过沈福江,就算打的过,他也不会救。


        

林白辞那一身值钱货,老头早想要的发疯了。


        

“你要帮他?”


        

沈福江打量老头。


        

老头摇头。


        

“那你还不滚?”


        

沈福江呵斥,这个老头比林白辞身边那个男人看上去狡猾多了,像一只老黄鼠狼。


        

“我早就久仰迷失海岸的大名,我想加入你们!”


        

老头找了个借口。


        

“你不配!”


        

沈福江连敷衍一句的心情都没有:“你既然不走,那等我杀了他,再收拾你们!”


        

想占莪的便宜?


        

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呢!


        

唰!


        

沈福江突然一个冲刺,扑向林白辞。


        

林白辞举起巫毒法杖。


        

闪电链。


        

轰啪!


        

沈福江往旁边一躲,就像一个弹力球似的,撞在墙壁上,一个弹射加速,扑到林白辞身边。


        

林白辞第二发攻击。


        

心灵震爆。


        

轰啪!


        

一圈黑色的波纹以羊骨骷髅头为中心,朝着四周散开。


        

沈福江心智很强大,所以没有受到影响,他杀到林白辞身前,一拳打向他的脑袋。


        

呼!


        

拳风吹乱林白辞的头发。


        

林白辞没躲,挥剑斩杀。


        

沈福江拳头打到一半,眉头一挑,突然变向,轰向右侧。


        

砰!


        

肌肉佛和沈福江对轰一记。


        

咚!咚!咚!


        

两个人都站立不稳,倒退几步。


        

沈福江看到这尊肌肉大佛,瞳孔猛地一缩。


        

好强!


        

他戴着巨像之力手套,竟然都压制不住对方。


        

肌肉佛再攻,林白辞取出冠军飞镖,作势投掷,但是沈福江并没有被吓住分,心。


        

只是肌肉佛太强,沈福江想击退它,去杀林白辞,做不到。


        

啪!


        

一枚飞石突然打来,沈福江挥拳,将核桃大小的飞石轰成粉末,之后激活神恩,力量速度再增,一个抢攻,绕到肌肉佛身后,把它抱了起来,直接一个背摔。


        

砰!


        

肌肉佛被砸在地上,颈骨扭曲了,这要是人类,已经死了。


        

咻!


        

冠军飞镖射出,必中效果发动。


        

沈福江挥拳去打,但是飞镖绕开他的拳头,刺中了他的心脏。


        

“好东西呀!”


        

范宝庆和老头羡慕的流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