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6章 赢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冠军飞镖扎在了沈福江的胸口上,但是他一点事儿都没有。


        

因为他激活了神恩!


        

橡胶皮!


        

这支飞镖的效果是必中,但是没有破甲效果,所以对上这些有防御神忌物和神恩的敌人,几乎无法生效。


        

沈福江狞笑一声,冲向林白辞。


        

真当我这种狮王级猎手是吃素的吗?


        

林白辞掷出飞剑。


        

咻!


        

龙牙划出一个弧圆,绕向沈福江脑后。


        

林白辞冲锋。


        

酒中醉仙拳。


        

他要干扰沈福江,不让他轻松格挡飞剑。


        

一瞬间,拳影纷纷,如怒涛海潮。


        

沈福江没在乎这些拳头,就算没有橡胶皮神恩,单凭他强化过的肉体,也能接下这些拳头,倒是那柄飞剑,太过于犀利了,只要挨上一剑,怕是就得重伤。


        

“想要!”


        

沈福江眼神中闪烁着贪婪。


        

没想到这个林白辞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极品神忌物?


        

要是平时,我肯定羡慕,但现在……


        

只要杀了他,这些就都是我的了。


        

沈福江带着巨像之力手套,除了力量大增,也有防御效果,他一拳打向龙牙,想把它击飞。


        

但是……


        

砰!


        

左拳打在剑刃上后,龙牙只是微微一偏,继续射杀。


        

沈福江脸色一变,右拳不得不全力打出。


        

砰!


        

龙牙被打偏,擦着沈福江的脑袋射过,不过林白辞抓住这個机会,连续快拳,打在沈福江身上。


        

砰!砰!砰!


        

啪!


        

林白辞接住射过来的龙牙,顺势一斩。


        

霸王卸甲,无衣遮体!


        

沈福江来不及躲闪,只能挥拳格挡。


        

轰!


        

“嗯?”


        

沈福江大惊,因为这一击之下,他察觉到他身上橡胶皮直接出现了裂纹,一些地方更是崩碎,防御大破。


        

“什么鬼?”


        

原本自信的沈福江,脸色微变。


        

这是神恩的效果吧?


        

沈福江看到林白辞再斩,出于谨慎,他后撤,拉开距离。


        

这一幕,把范宝庆和老头看傻眼了。


        

不是吧?


        

你可是狮王级,还是臭名昭著的迷失海岸的主力团员,你怎么就被一个新人逼退了?


        

你不要面子的吗?


        

还有这个林白辞,也太强了吧?


        

“就这?”


        

林白辞淡淡一笑,继续冲锋抢攻。


        

龙牙飞剑。


        

走你!


        

“操!”


        

沈福江骂了一句:“天才不会在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这一次,他卯足全力,打算一击打飞青铜剑。


        

反正刚才试过了,林白辞的拳头打在身上,伤害并不大,以他的身体强度,都能硬吃。


        

砰!


        

青铜剑飞走了,沈福江想让脑袋尽量避开林白辞的拳头,可是这家伙的拳头实在太快了。


        

还是挨了五下。


        

不过问题不大!


        

都不带肿的。


        

沈福江想反杀,但是林白辞机敏的退后了,还把松木火把拔了出来。


        

咻!


        

被打飞的龙牙剑没有落地,恢复平衡后,飞回林白辞身边,被他单手接住。


        

这一幕,又让三个人看的口水直流。


        

这武器简直太帅了。


        

“就这?”


        

沈福江以牙还牙,把林白辞刚才讥讽他的话还了回去。


        

“呵呵!”


        

林白辞轻笑。


        

“我很快就让你笑不出来!”


        

沈福江看着林白辞这张脸就来气,只是当他想要继续进攻的时候,冲了几步,却发现有些站不稳了。


        

嗯?


        

沈福江惊诧,而且突然这么一动,他感觉有些上头了,就像喝了好多白酒,醉醺醺的那种状态。


        

范宝庆和老头眼看着沈福江身体摇摆,冲了几步,停下来,就像醉汉似的,他们一时不明所以。


        

难不成这家伙有旧疾,这个时候发作了?


        

还是沈福江反应最快,他脸色一狞,朝着林白辞质问:“这是什么神恩?”


        

尼玛!


        

大意了!


        

他以为林白辞的拳头没有威力,所以没有防备,实际上对方第二次进攻,拳头的确软绵绵。


        

但是,这玩意不是物理杀伤,是他么的神恩效果。


        

沈福江知道,他被林白辞耍了。


        

人家第一次的飞剑战术,就是诱饵,真正的杀招是那些看上去最没杀伤力的拳头。


        

这一刻的沈福江,有一种浓浓的懊丧和挫败感。


        

因为智商上被压制了。


        

沈福江自认实力强横,可以碾压,于是没想过战术,但是林白辞不同,人家冷静,睿智、大心脏。


        

面对一位狮王,依旧悍然一战!


        

不同于范宝庆和老头这种不知道林白辞来历的人,沈福江可是调查过这个大一新生,知道他成为神明猎手不过才两个月。


        

果然人和人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


        

沈福江脑袋昏昏沉沉,看着林白辞,杀意大盛。


        

必须干掉他,不然等这家伙成长起来,迷失海岸就得在神明猎手圈除名了。


        

沈福江不再轻视林白辞,而是把他当做势均力敌的狮王级对手来看待,实际上,要不是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刚才这一波交锋,林白辞已经拿下沈福江的人头了。


        

火力全开,全神贯注的沈福江,的确很难对付,但幸运的是,这家伙醉醺醺的,一些攻击林白辞不用格挡,都会落空。


        

林白辞靠着红土泥人的偷袭,让沈福江总要分出一份心思,去戒备四周,免得被爆了头。


        

再加上肌肉佛的纠缠,锋利的龙牙王剑,林白辞虽然处于劣势,但也稳住了。


        

因为别管肌肉佛的拳头,还是青铜剑,只要沈福江一个大意,被击中,那就是大伤。


        

林白辞在沈福江身周游走,不时的给他一拳。


        

虽然直接杀伤力不大,但是会醉。


        

“操!”


        

沈福江烦得要死:“你是不是男人,来和我硬刚呀!”


        

“他急了?”


        

范宝庆惊诧。


        

“嗯,他急了!”


        

老头咂了咂嘴,突然有些担心了,自己这么作壁上观,想渔翁得利,已经彻底得罪林白辞了。


        

要是他活下来,自己麻烦很大,但是让自己去杀他,也不一定能赢。


        

愁!


        

老头后悔,不该贪婪,想捡尸体舔包,吃一波夜草肥一肥的。


        

“急了?”


        

林白辞调侃。


        

“哼!”


        

沈福江冷哼,突然后撤,从腰包里取出一支有红色药剂的金属针筒,用拇指摁开保护针套后,将它扎进了脖子里。


        

滋!


        

药剂注入,沈福江的精神立刻亢奋起来。


        

它的眼球上出现一些血丝,脖子和面部能看到一些血管暴起,更重要的是,他从醉醺醺的状态恢复了不少。


        

这是一种神经类药剂,注射后,可以加速肾上腺素分泌,让肌体能力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


        

沈福江为了干掉林白辞,也是发狠了。


        

不过他觉得值,这个新人身上有太多好东西了,只要杀掉,绝对大赚。


        

“我靠,这家伙打药,不讲武德!”


        

范宝庆下意识的喷了出来,你一个狮王级欺负后辈已经很不要脸了,结果还打药?


        

果然是臭名昭著的迷失海岸,毫无下限。


        

林白辞面色凝重,自己已经底牌尽出了,也就勉强维持不败,现在对方注射药物,傻子也知道他的战斗力会提升。


        

“要跑吗?”


        

这个选择可以,沈福江身上的药效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可以等到药效过了再来反杀。


        

但是,林白辞不太甘心。


        

“有没有办法反杀?”


        

林白辞飞速后退,持有的所有神忌物,在脑海中迅速闪过,


        

诶?


        

林白辞突然想到了那枚始祖神骸,当时在火车上,黑鲨三世都被感染了,而自己什么症状都没有。


        

就你了!


        

林白辞用最快的速度取出一个黑色金属球。


        

“你还有底牌?”


        

沈福江看到林白辞没跑,是真的吃惊了,这小子一看就不是蠢人,那么敢留下来,就说明还有依仗。。


        

旋即,沈福江就兴奋了起来,不管你有什么王牌,杀掉你,就都是我的了。


        

沈福江冲锋。


        

啪!


        

林白辞按下了金属球上的一个按钮,朝向沈福江。


        

咻!咻!咻!


        

金属球化作一缕缕丝带,从眼球上剥离,将它完整的露了出来。


        

“神骸?”


        

沈福江眉头大皱,这个风干的圆球,明显是某种生物的组织,和神骸很像,但是你取出这玩意有什么用?


        

是想用这玩意换一条活路?


        

不过这应该不是神骸!


        

因为普通人遇到神骸,哪怕没有靠近,也会在辐射污染下失去心智,变成死肉人,神明猎手的耐受力强一些,但也不能这么徒手接触神骸。


        

林白辞看到沈福江没有受到影响,眉头皱起。


        

怎么才能让这颗眼球睁开,辐射污染?


        

林白辞本能的,一巴掌拍了上去。


        

先给它来给大兜逼再说。


        

砰!


        

当林白辞拍中这颗肉球后,它猛的蠕动了起来,蓦然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颗苍白的眼球,露了出来。


        

唰!


        

眼球不规则的转动,360度横扫。


        

那一瞬间,宛若神明睁眼,在俯瞰苍生。


        

一股恐怖的灵魂威压,席卷全场。


        

林白辞只是出现了轻微的心悸,但其他人就惨了。


        

范宝庆和老头心跳加速,顷刻间出了一身虚汗,头疼欲裂,就像不知道被什么能量暴晒一样,浑身的皮肤都疼。


        

“呕!”


        

范宝庆实力比较差,直接弯腰,吐了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


        

老头心灵震撼,一股恐惧,从心中弥漫出来。


        

眼球注意到了迅速接近的沈福江,直接盯过来。


        

唰!


        

一道犹如实质的目光,和沈福江对上了视线,那一刹那,沈福江仿佛看到了一位神明。


        

它高高在上,至尊荣耀,而沈福江觉得他就是一只虫豸,让他有一种跪下来,顶礼膜拜的冲动。


        

沈福江移开了视线,因为和这枚眼球对视,让他发自内心的认为,这是一种僭越和无礼。


        

林白辞可不会停,看到沈福江浑身一僵,他立刻杀出。


        

青铜剑怒斩!


        

碎肉打击!


        

沈福江的本能还在,抬起了右拳格挡,但是在这枚始祖神骸的影响下,他的反应慢了半拍。


        

唰!


        

林白辞砍掉了他的右臂。


        

啊!


        

沈福江惨叫,剧烈的疼痛,再加上药剂的效果,让沈福江挣脱了始祖神骸的灵魂威压,恢复了一些意识。


        

太恐怖了!


        

沈福江以前探索神墟,也经历过神骸辐射,但是远远没有这枚眼球辐射出来的可怕。


        

简直是对心智的直接污染。


        

可是为什么这个林白辞拿着这枚眼球,却没有丝毫问题?


        

有那么一秒钟,沈福江想跑,但这是在神忌游戏中,跑不掉的,那个疯批女仆说了,这一关最后的胜利者,有资格决定别人生死。


        

因为前两场,林白辞的表现太过于优秀,导致沈福江被打击的太惨,已经没有在游戏中赢过林白辞的必胜之心了。


        

“只能在这里杀了他。”


        

沈福江咬着牙,拼尽全力抢攻。


        

怪不得九龙馆要花费那么大的价钱,让迷失海岸务必把失踪的泥人神偶带回来的。


        

团长刚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还疑惑,九龙馆要泥人神偶干什么,因为这玩意对于普通神明猎手来说很稀罕,可是对于九龙馆的人,不稀奇。


        

现在明白了。


        

人家早就知道泥人神偶中,有这么一块神骸。


        

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只是因为他们的身份,不方便出手,才委托迷失海岸。


        

话说这个青年是怎么发现泥人神偶中有神骸的?


        

还有这块神骸,竟然是一枚眼球?


        

等等,


        

最重要的是,


        

他为什么没受到神骸的辐射污染?


        

沈福江盯着林白辞,发现他浑身都是迷。


        

林白辞稍显犹豫,按理说,应该拖时间,等着沈福江被始祖神骸辐射污染,这会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


        

但问题是,林白辞不知道他长时间拿着这东西,会不会出事?


        

就算看上去没事,万一不孕不育了,或者以后不喜欢女孩了,喜欢雌性动物什么的,这还了得?


        

林白辞准备砍人,硬刚,但是他手中的始祖神骸突然咻的一下,射了出去,打在了沈福江的脸上。


        

这颗眼球肉眼可见的和沈福江的皮肉融合,在往他的眼眶中钻。


        

“卧槽!”


        

林白辞吓了一跳,这玩意要活了?


        

【快回收它!】


        

喰神点评:【不然会诞生一位神仆!】


        

根本不用喰神提醒,林白辞哪敢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他直接一剑,斩在沈福江的脖颈上。


        

唰!


        

一颗脑袋滚落,但是不等落地,沈福江脖子上的肉就疯狂的蠕动,生长,冒出了许多条肉丝,像植物界的菌丝一样,快速伸出来,黏在头颅上,又将它扯回去。


        

“卧槽!”


        

这一幕,让林白辞看的头皮发麻,挥剑连斩!


        

这一次,他砍的是沈福江的脑袋,想把那枚肉球削出来。


        

咔!咔!


        

幸亏龙牙锋利,轻松切开了颅骨,林白辞也顾不上血腥肮脏了,一把将手伸进去,将那枚始祖神骸抓了出来。


        

他赶紧取出黑棺,也就是那枚金属球,靠近这枚眼球。


        

啪啪啪!


        

黑棺上,弹出数条金属带,包裹住了这枚眼球。


        

……


        

酒吧内,疯批女仆看到林白辞取出眼球的那一刻,立刻窜到了电视机前。


        

吆!


        

居然是一块始祖神骸!


        

可问题是,这个人类为什么没有被污染?


        

他难道是……


        

疯批女仆沉思,掏出了一部手机,准备打出去,但是拨完号后,又挂断了。


        

算了,


        

不关我的事,我只想玩‘我的主人游戏’!


        

……


        

林白辞将黑棺丢进黑坛钵盂,确定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心智也正常,没有对雌性动物之类的东西产生奇怪癖好后,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一眼沈福江的尸体后,转头,看向范宝庆和老头。


        

范宝庆跪在地上呕吐,老头在踉跄着,往远处跑。


        

他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林白辞立刻追了过去。


        

“团长,我给你流星币,很多很多,绕我一命吧?”


        

老头求饶。


        

林白辞绷着一张脸,甩手掷出飞剑。


        

唰!


        

肌肉佛也出现了,大步狂奔,直扑老头。


        

老头本身就身中污染,导致身体机能下降,现在被始祖神骸辐射,更是弱中弱。


        

最关键的是,他的胆子已经吓破了。


        

林白辞没有手下留情,肌肉佛开始佛拳连击,超度他。


        

一分钟后,老头死亡。


        

【一个心怀鬼胎的老头,它身上其实有很多流星币,在徽章里。】


        

徽章?


        

林白辞眉头一挑,喰神的意思是空间类神忌物?


        

不过暂时顾不上这个,先解决范宝庆。


        

林白辞转头,走向范宝庆。


        

“团长,你太厉害了!”


        

范宝庆气喘吁吁,挤出一脸笑容,恭维林白辞。


        

“看的爽吗?”


        

林白辞微微一笑。


        

“团长,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太菜了,担心出手的话,反而拖你后腿”


        

范宝庆吓哭了。


        

林白辞不会要杀我灭口吧?


        

他想跑,但是看看老头的下场,再说即便跑得了初一,也跑不了十五呀,这个游戏,范宝庆根本没拿到第一的信心。


        

【一个放弃过同伴的男人,为了活命,有点无节操。】


        

“团长,求你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范宝庆哀求。


        

眼球状的神骸,他没听说过,所以这应该是需要保密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只相信朋友,以及死人!”


        

林白辞说完,掷出飞剑。


        

他不会因为范宝庆不帮忙而杀他,但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范宝庆正常状态,都打不过林白辞,更别说现在这样子了,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被林白辞轻松斩杀。


        

【很好,猎物死光,可以舔包了。】


        

林白辞也很期待,不知道能捞到多少值钱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