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7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细雨纷纷,打湿了迷宫的墙壁。


        

林白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检查了一遍被黑棺封印的始祖神骸,确定不会有缝隙后,将它收了起来。


        

刚才这东西要融入沈福江身体的那一幕,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看来以后还是尽量少用。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不定哪一天自己就被寄生了。


        

提升个人实力,才是王道。


        

林白辞蹲在了范宝庆身边,先从他开始吧!


        

掏口袋,找到一个钱袋。


        

里面有几张银行卡,身份证,几张百元大钞,剩下的就是一些流星币。


        

林白辞数了数,26枚。


        

就在林白辞打算看看范宝庆有没有神忌物的时候,喰神点评:【不用看了,穷鬼一個!】


        

范宝庆没事了就会去龙与美女酒吧喝个酒,消遣下,平时非常安全,谁能想到这次会遇到一个疯批女仆?


        

所以他根本没带着他的装备。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


        

范宝庆死亡后,他的头顶上方一尺左右就出现一个小光球,林白辞抓住。


        

啪!


        

光球破裂,露出一小块羊皮纸。


        

林白辞打开一看,是一副残缺的地图。


        

这就是疯批女仆说的杀人后掉落的地图碎片。


        

林白辞没打算继续杀人,所以这地图应该是拼不起来了,他起身,到了老头那边。


        

老头手里攥着一支匕首,一尺来长,刃身比较狭长,呈尖刺状。


        

【诅咒匕首,只要它扎到一个人,那么下一次攻击,不管它伤到这个人哪里,哪怕是擦到皮肤,伤害都会以第一次伤势的程度翻倍。】


        

【此效果,持续七次后消失。】


        

【使用此匕首,会有破坏倾向,总是忍不住想捅一个人,建议携带此匕首时,不要去幼儿园、小学等场所。】


        

喰神点评。


        

这匕首杀伤力一般,而且那个负面效果又太大,林白辞不喜欢,留着卖钱或者送人吧。


        

林白辞记得喰神刚才说过,这个老头身上有一枚徽章,他翻找了一下,从他的内衣口袋里找到了。


        

这个口袋明显是老头自己缝上去的,为的就是藏匿这枚徽章。


        

【一枚毛熊二战勋章,来自于一座战场神墟,喊‘乌拉’激活后,可召唤一辆坦克。】


        

勋章是金质的,主体是一个红色五角星,背后是一柄骑兵军刀和一柄步枪交错,正面则是镰刀和锤子以X字形状交错。


        

上面有字迹,但是已经模糊了。


        

“乌拉!”


        

林白辞轻喊了一声,勋章上,投射出一道铁锈色的光芒,光芒消散后,留下一辆T-34坦克。


        

上面锈迹斑驳,甚至还有炮弹打击过的痕迹。


        

【此坦克无法正常开动,但是驾驶舱,可以当做仓库来使用。】


        

林白辞跳上坦克,抓住舱盖,用力打开了。


        

里面塞满了物资,林白辞检查了一下,大多是一些可以长久保存的食物,比如罐头,压缩饼干,军用口粮,还有一些饮用水。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急救箱,一个书包大的保险箱。


        

林白辞抓住保险箱的把手,把它拎了出来。


        

他懒得去找钥匙了,直接拿着青铜剑切割,花了五分钟,成功打开。


        

这里面就像个存钱罐似的,堆满了流星币。


        

林白辞抓起一把,松手。


        

叮叮当当。


        

流星币们碰撞出美妙的声音。


        

“这里面有多少枚?”


        

林白辞询问。


        

【你只是九漏鱼,不是文盲,难道不会数吗?】


        

喰神拒绝回答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咕噜噜!


        

林白辞突然就饿了。


        

他一愣,跟着把手插进流星币中,用力挖了几下,很快,找到了一块核桃大小的流星石。


        

“卧槽!”


        

这个老头可以呀!


        

很富有!


        

林白辞不知道,老头为了这块流星石,杀害过同伴。


        

“美滋滋!”


        

林白辞准备把流星石收集起来,喰神开口。


        

“吃掉它!”


        

“可是这里是那个女仆造成的规则污染中,我吃流星石的样子说不定会被她看到!”


        

林白辞担心。


        

【那就连她一起吃掉!】


        

喰神完全不在意:【你要是不吃,我来帮你!】


        

【别!】


        

林白辞知道拒绝不了,取出一瓶矿泉水,冲洗了一下这颗流星石后,把它放进了嘴巴里。


        

流星石入口即化,化作一道热流,涌进林白辞的胃部,接着蔓延向四肢百骸,然后他的皮肤开始泛红,冒出白色蒸汽。


        

林白辞全身的细胞,得到了神能的滋养,向下一个生命阶梯进化。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分钟,林白辞身上的白色蒸汽消散,皮肤恢复正常颜色。


        

呼!


        

林白辞吐出了一口浊气。


        

自从遭遇那位疯批女仆,游戏进行到现在,林白辞精神和身体上也有些疲惫了,现在吃掉这枚流星石,瞬间满状态。


        

“看来以后可以准备一些流星石,当做补给品来吃!”


        

林白辞从黑坛钵盂中拿出一个拉杆箱,把流星币都倒了进去,等这次出去后,咱也买一个保险柜。


        

看着这么多流星币,心情就觉得莫名的舒畅。


        

“这辆坦克,能装人吗?”


        

林白辞好奇。


        

【警告,任何生命体进入,会立刻因为承受不住空间压力,爆体而亡。】


        

林白辞喊了一声乌拉,勋章上再次射出一道铁锈色的光幕,笼罩了这辆坦克,然后光芒和它一起消失不见。


        

“这用起来好麻烦!”


        

林白辞擦了擦这枚徽章,感觉用处不大:“而且内部空间也太少了,根本放不了多少东西!”


        

要是让别人听到林白辞这话,绝对喷他一个狗血淋头,骂他凡尔赛,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


        

林白辞也就是运气好,在龙禅寺废墟中恰巧弄到了一个黑坛钵盂,而且空间还那么大。


        

在神明猎手圈,很多狮王级的人都没有这类空间类神忌物。


        

老头如果愿意卖这枚勋章,有的是人疯抢。


        

这枚勋章唯一的好处,应该就是体积小,非常便携,但问题是,林白辞把黑坛钵盂放进去的话,要取用一件物品,整个过程太繁琐了,而且坦克这个体型,太引人瞩目了。


        

哎!


        

要是这个钵盂小一点就好了,


        

林白辞拿起老头头顶上方的金色光球,也没细看,直接往沈福江那边走去。


        

到重头戏了。


        

希望沈福江肥一些。


        

这只暗红色的皮质手套,绝对是好东西,先扒下来。


        

【巨象之力手套,力拔千钧是也!】


        

【身为一名美食家,免不了要处理一些大型猎物,有了这副手套,你就可以轻松搬运这些猎物了!】


        

喰神点评。


        

沈福江个子矮,手也比较小,林白辞试戴了一下,觉得可能会不合适,但是没想到,这手套居然还能随着戴它的人的手型变换大小。


        

皮革柔软,紧紧地贴在手掌上,但是又没有那种紧绷感,非常舒服。


        

林白辞挥了几记直拳,有些遗憾。


        

“可惜这手套没有防御力!”


        

经过了这次神墟,林白辞发现防御类的神忌物也是很重要的,要找机会弄几件防身。


        

他继续舔包。


        

沈福江没有空间类神忌物,所以带的东西有限,流星币也只有三十多枚。


        

实际上,神明猎手也就探索神墟的时候,才会全副武装,平时都会把神忌物藏起来。


        

沈福江今天只是来龙与美人酒吧玩的,根本没想过会遭遇林白辞,不然他拿上称手的武器,会更难对付。


        

林白辞舔完包,用问神龟甲占卜了一下,在哪个方向能遇到更多的怪物后,跑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皮裤女和夏红药从岔路口出现。


        

她们是半路碰见的,于是就组队了。


        

“不用慌,找到小林子就能过关了!”


        

夏红药不想杀人拿地图,所以以找林白辞为主。


        

“嗯!”


        

皮裤女急不可耐,想赶紧和林白辞汇合。


        

没他在,不放心。


        

“有尸体!”


        

夏红药大喊一声,立刻跑了过去。


        

“小心。”


        

皮裤女提醒,但是夏红药没听,她很快就跑到了离她最近的老头尸体边。


        

“红药,是那个迷失海岸的人,他被杀了!”


        

皮裤女看到沈福江的尸体后,惊呼出声。


        

“我看到了!”


        

夏红药检查过老头的尸体后,去沈福江旁边。


        

“是老板娘干的吗?”


        

皮裤女战战兢兢询问。


        

“不是!”


        

夏红药摇头。


        

“那是谁?”


        

皮裤女惊了,在她看来,沈福江很厉害,应该是这些参加游戏的人中,最强的那个。


        

可是没想到,有人杀了他!


        

有人在扮猪吃老虎呀!


        

“小林子!”


        

夏红药顺口回了一句。


        

“什么?”


        

皮裤女一愣:“你是说林团长?”


        

“我没说!”


        

夏红药否认了,林白辞杀掉了迷失海岸的人,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会给林白辞惹上麻烦。


        

“……”


        

皮裤女承认林白辞很强,但是杀掉沈福江,是不是太夸张了?


        

一个人应该不能优秀到这个地步吧?


        

但是夏红药这么笃定,又让皮裤女动摇了。


        

难道真的是林团长?


        

难道自己看到的林白辞,根本不是完全体?


        

可怕!


        

“走吧!”


        

夏红药很兴奋,小林子从这里经过了,应该很快就能追上。


        

这三具尸体上,都有青铜剑的斩痕。


        

夏红药再熟悉不过了。


        

“小林子真强呀!”


        

夏红药感慨。


        

她之前还担心林白辞提前遇上沈福江,陷入苦战,所以想快点和他汇合,现在不急了。


        

……


        

不止夏红药和皮裤女,凡是从这里路过,看到沈福江尸体的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沈福江的名气太大了,是第一名的最有利争夺者,大家都怕他,可是现在,他死了。


        

每个人都忧心忡忡,因为这些玩家中,藏着一个大BOSS。


        

南宫数看到这三具尸体的时候,眉头一挑。


        

“这剑痕,应该是林白辞干的吧?”


        

老板娘好奇:“可他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是一条小狼狗,咬起人来很凶,


        

不过想养,


        

怎么破?


        

……


        

有人想杀人过关,有人不喜欢,而是再想其他办法。


        

侏儒就是其中之一。


        

当他遇上变性人的时候,两个人一拍即合,暂时组队。


        

“你听,好像有战斗声?”


        

变性人耳朵一动。


        

“的确有,要过去看看吗?”


        

侏儒询问。


        

“不要了吧?”


        

变性人担心,他现在很怕碰到那些要杀人拿地图的人。


        

“好吧!”


        

侏儒也不太想去。


        

两个人准备撤了,但是走了没多远,墨镜男带着三个人出现了。


        

他们也是听到战斗的声音后,赶过来的。


        

当看到侏儒和变性人后,墨镜男没有丝毫犹豫:“砍死他们!”


        

他之前和变性人组过队,知道他是个废物。


        

“跑!”


        

变性人转身就跑。


        

侏儒腿儿短,但是跑起来可不慢。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往有战斗声音的那边跑,现在这情况,肯定是局面越乱,逃掉的可能性越高。


        

当两人冲过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条隧道中,林白辞正和一只没皮的怪物战斗。


        

“是团长!”


        

侏儒大喜,立刻往过冲。


        

墨镜男跟来,看到了林白辞,脚下下意识一顿。


        

其他三个人也有些迟疑,主要是林白辞前两场的表现太好了,让他们心有忌惮。


        

“走吧,总要交涉一下!”


        

墨镜男觉得,林白辞身上肯定也有地图,说不定大家可以凑一凑。


        

“团长!”


        

侏儒跑过来,恭敬的喊了一声,他想加入战斗,但是林白辞手起剑落,砍掉了怪物的头颅。


        

他看了这些人一眼后,就穿上暴食围裙,戴好猪头面具,开始解剖这只怪物。


        

墨镜男四人看到这一幕,脚步再次一顿。


        

这干啥呢?


        

“他难道是在虚张声势,吓唬咱们,让咱们不敢轻举妄动?”


        

“咱们四个人,怕个卵?”


        

“没错,这小子身上貌似有不少好东西,可以杀一杀!”


        

众人嘀咕着,一想到自己这边有四个人,胆气又上来一些。


        

变性人本来想跑的,但是看到林白辞如此淡定,他准备再看看形势。


        

墨镜男带着三人过来了,张口便问:“你弄到几张地图了?咱们的合起来,说不定就够了!”


        

林白辞听到这话,眉头皱起,扫过了墨镜男这四人:“你杀了多少人?”


        

“没几个!”


        

墨镜男呵呵一笑,为了不弱了气势,不让林白辞小看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不少!”


        

“不用杀人,这些怪物的肋骨上有地图碎片!”


        

林白辞告知。


        

“什么?”


        

众人一愣,还有这种通关办法?


        

“你怎么知道的?”


        

墨镜男疑惑。


        

“你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林白辞不想说了:“或者拿你们五百流星币出来,我告诉你们原因!”


        

“你怎么不去抢呢?”


        

有个略秃的男人开喷。


        

林白辞盯了过去:“我要是想抢,你已经死了!”


        

“呃!”


        

略秃男人听到这话,想反驳,但是对上林白辞那双凌厉的视线,还是没敢。


        

“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杀这两个人,没问题吧?”


        

即便林白辞说的是对的,墨镜男也不想去做,那没皮怪物看着好凶,肯定比人难杀。


        

像侏儒和变性人这种,就是白给的


        

“团长!”


        

侏儒恳求。


        

“他好歹叫我一声团长!”


        

林白辞看着墨镜男:“我总要管一下!”


        

“我出钱,林神,我出一千流星币,请你帮帮我!”


        

变性人砸钱。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姓林,所以加上了一个神字,表示尊敬。


        

“这个可以有!”


        

林白辞笑了。


        

“喂,你是不是不把我们四个人放在眼中?”


        

那个略秃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快到中年的缘故,脾气有些大。


        

“没错!”


        

林白辞展颜一笑,八颗洁白的牙齿,熠熠生辉。


        

现场的气氛,顿时一僵。


        

一般来说,略秃男人放完这种狠话,对方应该会怂一下,毕竟怎么看,四打一,都是对方劣势。


        

但是这个年轻人,直接承认了。


        

“卧槽,牛皮。”


        

变性人惊了,继而佩服不已。


        

侏儒看着墨镜男这些人,巴不得他们再多一些话,彻底激怒林白辞,那样他们就死定了。


        

墨镜男四人非常不爽,但是鉴于林白辞之前的名声,他们也不太敢轻举妄动,但是就这么离开,又不甘心。


        

“我看你们四个也不像有钱人,这样吧,每人出五百流星币,就可以滚了!”


        

林白辞开价。


        

“你说什么?”


        

墨镜男愕然。


        

这啥意思?


        

买命钱?


        

“你耳朵聋吗?”


        

林白辞的脸色沉了下去,在本饿神面前,还敢叫嚣,真当老子没脾气呀?


        

“搞他!”


        

略秃男擦了下鼻子:“先称一称他的斤两!”


        

“好!”


        

墨镜男也是这么想的,总不能一炮未发,就直接投了吧?


        

于是四个人突然加速,扑向林白辞。


        

“团长!”


        

侏儒有林白辞在,也有一战的胆气了。


        

林白辞看到四人冲来,也不解剖怪物了,直接抓起怪物的尸体,砸向略秃男。


        

“卧槽!”


        

众人脱口而出。


        

这怪物身高三米多,看块头,少说也得五、六百斤,可林白辞这一掷,就和认扔一块砖头似的。


        

轻松的一匹。


        

呼!


        

怪物呼啸而出,砰的一声,砸在地上,鲜血和内脏乱溅。


        

四个的阵型,被扰乱了。


        

略秃男是个心机狗,他躲开怪物的砸击,也同时放慢了速度,准备让别人先上,他好捡个便宜。


        

可是他没想到,那个怪物落地后,从它后面,突然出现了一把青铜剑,直刺而来。


        

青铜剑太快了,略秃男压根没反应过来,直接噗嗤一声,被一剑贯穿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