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9章 神明奖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变性人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种时候,要是帮林白辞收获利益,那么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便会大增,说不定就永久性的抱上这条大腿了。


        

“我们出钱,一千流星币,算是感谢你带着我们通关的恩情。”


        

变性人开口了:“除了墨镜男他们三个坏人,你在迷宫中带着我们过来,没有收一枚流星币,我们也过意不去,这次一起给了,林神,千万不要拒绝!”


        

这些人中,有不傻的,听到这话,立刻接茬。


        

“一千流星币哪够,两千吧?”


        

“要不是林神,咱们都得死,这份人情可欠大了。”


        

“林神,你以后有事,尽管说话,我实力不行,但是晒個马,站个台,还是没问题的!”


        

“什么叫林神有事?会不会说话?”


        

众人叽叽喳喳。


        

“来,报上你们的名字,交钱,没有的,我先记账!”


        

变性人主动揽下了这个活儿。


        

林白辞看了变性人一眼。


        

“林神!”


        

变性人对上了林白辞的视线,立刻赔笑。


        

“我不需要你们欠我人情,每人支付一千流星币,从今之后,两不相欠。”


        

林白辞本来就没打算杀这些人,现在能收获一笔外块,也算小肥一波。


        

现场除了侏儒、皮裤女、老板娘,夏红药,还剩下十二个人,一万二千枚流星币,可以算肥马的夜草了属于是。


        

“如你所愿!”


        

疯批女仆宣告:“奇幻桌游‘逃离地下城’,全部结束,恭喜诸位生还,一分钟后,开始回归传送!”


        

“能活了!”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结结实实的松了一口气。


        

“应该不会再有游戏了吧?”


        

变性人实在不想再来一场了。


        

“谁知道呢?”


        

皮裤女叹气。


        

“哎,对于天才来说,这就是获取神忌物的大好舞台,可是对于咱们来说,是九死一生的绝境!”


        

墨镜男嘀咕,觉得好亏。


        

我就是出来喝个酒,看看能不能接一、两个简单的任务,赚点儿流星币,怎么就碰上神明猎手圈七大不可思议之一的疯批女仆了?


        

我招谁惹谁了?


        

墨镜男想想突然欠下的二千债务,整个人都枯了。


        

不过再想想沈福江这些死掉的人,墨镜男忽然觉得,他运气还行。


        

大家的眼神,不时的瞟一眼林白辞,这位绝对是最大的赢家,赚翻了。


        

林白辞丢掉手中的尸体,看向那只怪物。


        

“太坑了,要不是你注意到‘丑’字这个关键点,大家肯定栽了!”


        

皮裤女后怕。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小林子心细如发,和福尔摩斯一个级别的!”


        

夏红药叉腰,很得意。


        

嗷!嗷!


        

怪物朝着林白辞吼了两声。


        

只要杀掉那只怪物,她就能恢复容貌,但是她已经试过上千次了,全部失败,每次都会被一些人杀掉。


        

然后,她又会从一个棺材中爬出来,重复这个过程。


        

今天这个男人,是出手最快、最狠、也最坚定的那个,‘公主’想向他求助,可是最后,她什么话也没说。


        

丑陋的公主转身,跑进了大殿深处。


        

等待下一次怪物的到来。


        

一分钟结束,传送开始。


        

众人眼前一黑,等到视野恢复,发现已经回到了龙与美人酒吧里。


        

疯批女仆已经收起了她的电视、零食、野营毯,正拿着一个扫把,打扫卫生。


        

那些死去的尸体,也被她装进了一个黑色的裹尸袋中。


        

“看什么?”


        

疯批女仆眨了眨大眼睛:“我身为一个女仆,打扫一下卫生,很合理吧?”


        

这谁敢说一句不合理呢?


        

嫌自己脑袋太硬吗?


        

不过既然女仆都开始打扫酒吧了,是不是意味着游戏结束了?


        

“各位主人,有我这么漂亮的女仆陪你们玩游戏,你们开心吗?”


        

女仆询问。


        

“开心!开心!”


        

大家忙不迭的点头。


        

女仆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能服侍各位主人,我也很开心!”


        

众人脸上笑嘻嘻,心里全都妈卖批,恨不得弄死这个女仆。


        

“她是神明?”


        

林白辞心中,询问喰神。


        

这个女仆容貌很漂亮,但是胸部一马平川,身材也没有那种肉肉的感觉,就是个柴火妞。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女仆裙,戴着一个白围裙,裙摆短的随便弯个腰,别人就能看到她的小白兔内裤。


        

【一位脑子不太好、喜欢玩‘主人游戏‘的神明,只是她的主人非死即残!】


        

【如果一位主人表现优秀,赢得了她的好感,那么她会有很大的几率,再次出现,玩新的主人游戏。】


        

【所以你赶紧成长起来,下一次再见到她,直接生吃!】


        

【大补!】


        

喰神点评。


        

女仆把扫把放回拉杆箱,取出了一个金质小王冠,接着按下了霹雳舞音箱的开关。


        

一段激昂的音乐立刻响起了起来。


        

有点像那种综艺挑战节目最后为冠军颁奖时放的音乐。


        

“现在,是今天主人游戏的最后一个环节,公布最佳主人,他就是……”


        

女仆笑了起来,拉长了音调,故意吊大家胃口,同时月牙状的眼睛看过了每一位幸存者。


        

“林白辞!”


        

“让我们恭贺他!”


        

女仆鼓掌。


        

其实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个人选,但女仆没有公布结果前,他们都有一份希冀,但最后,还是湮灭。


        

大家鼓掌,很用力。


        

女仆双手捧着黄金小王冠,踩着音乐的节拍,跳舞一般,以一种轻快的步伐走到了林白辞身边。


        

她踮起脚尖,想把王冠戴到林白辞的头上,但是他太高了。


        

啊呜!


        

女仆皱起了小眉头。


        

这么高,好麻烦,要不砍断他的小腿吧?


        

林白辞半蹲而下,脑袋正好和女仆齐平。


        

女仆这下舒服了。


        

“祝贺你,我的新主人!”


        

女仆将黄金小王冠给林白辞戴上,接着后退了几步,打量他。


        

很帅气!


        

是这么多拿到第一名的人中,最英俊的一个。


        

等过段时间,准备好了新游戏,就来找他玩。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女仆哼着小曲,脱掉一只鞋,将穿着白色长筒丝袜的右脚,伸到了林白辞身前。


        

“来,给你奖励!”


        

林白辞眉头大皱,啥意思?


        

让我舔?


        

这女仆有大病吧?


        

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


        

“这也叫奖励?”


        

夏红药无语。


        

墨镜男觉得这个高马尾女孩什么都不懂,这奖励简直绝赞!


        

“哎呀,不好意思,搞错了!”


        

女仆调戏完林白辞,穿上小皮鞋,走到拉杆箱旁边,弯下腰,从里面掏出一个西瓜大小的方形盒子。


        

盒子金灿灿的,上面有个洞,一只手正好伸进去。


        

“来,抽取你的奖励吧?”


        

女仆双手捧着盒子,示意林白辞过来抽奖。


        

咕噜噜!


        

林白辞的肚子饿了,饥饿感突增。


        

【里面全是好东西,可惜了,你打不过这个女仆。】


        

【没关系,再忍忍!】


        

【下次一定吃掉它。】


        

林白辞走到女仆身前,把手伸进了抽奖箱中。


        

我O!


        

什么玩意?


        

林白辞摸到了一把滑腻腻的东西,触感很恶心,他差点就下意识的把手拿出来了。


        

不过他愣是忍住了。


        

女仆见状,对林白辞更满意了。


        

这也是一个小关卡,如果主人因为紧张、害怕、或者恶心等等情绪,把手拿出,那么抽奖即刻结束。


        

这也意味着奖励没有了。


        

抽奖箱里是一些卡片。


        

林白辞抓了一会儿,没等到喰神的点评,就随便抓了一张。


        

他掏出来一看。


        

卡片巴掌大小,上面写着林白辞看不懂的文字,但是上面画的图形,他认识。


        

是一个哥特风格的手提油灯。


        

“幸亏你没有多抓,不然奖励资格作废哦!”


        

女仆接过卡片,确认后,从拉杆箱里取出一个扎着蝴蝶结的礼盒,递给林白辞。


        

“谢谢!”


        

林白辞客气了一句。


        

“你是今天的赢家,你有资格提一个要求!”


        

女仆背着双手,带着一抹甜笑,看着林白辞。


        

这是女仆欣赏林白辞,额外赠送的小福利。


        

【吻她!】


        

喰神催促。


        

“什么?”


        

林白辞一愣,这个要求是不是过分了?


        

别说女仆是神明,就算是普通女孩,自己这么亲过去,怕是也会挨两个耳光吧?


        

【别废话,吻她!】


        

“好吧!”


        

自从喰神开始说话,还没有出过错,所以林白辞豁出去了,突然往前跨了一部,右手快速一伸,拦住女仆的细腰,然后吻在了她的嘴上。


        

因为没有经验,林白辞还亲偏了。


        

有点丢人。


        

“卧槽!”


        

“牛逼!”


        

“不愧是林神,连神忌物都敢亲,也不怕被规则污染。”


        

众人惊呼出声,一个个仿佛看到了小泥鳅强吃海龙王,林白辞这一下,过于霸气,也过于作死了。


        

夏红药担心林白辞出事,握紧了短刀,南宫数则是眉头一挑,面露沉思。


        

林白辞不是如此莽撞的人,那他为什么做出这种行为?


        

女仆没想到林白辞会突然袭击,愣了一下,不过跟着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回应他。


        

嗯!


        

味道还不错。


        

良久,唇分。


        

林白辞后退三步,先拉开距离,免得被突然攻击,没有反应的时间。


        

“抱歉,情难自禁!”


        

林白辞嘴上道着歉,但是手上已经做好了随时应对女仆攻击的准备。


        

女仆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然后脱掉鞋子,把白色丝袜脱了下来。


        

“你以后如果还想玩女仆游戏,就用力闻一闻这只袜子,我过几天就会出现了!”


        

女仆甜甜一笑,开始收拾东西,放进拉杆箱。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林白辞手中的白色丝袜上,有羡慕,也有畏惧。


        

这代表着疯批女仆的认可,同时也是危险。


        

“……”


        

林白辞拿着这条还带着体温的丝袜,整个人都麻了。


        

你看我像变态吗?


        

女仆收拾完了东西,朝着酒吧内看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后,看向林白辞,朝着他摆了摆洁白的小手。


        

“主人,再见啦!”


        

疯批女仆拉着拉杆箱,哼着小曲离开了。


        

“先不要动!”


        

南宫数示意大家再等等。


        

……


        

女仆出了酒吧,穿过小巷,来到了大街上。


        

秋日的阳光铺在地上,像一层金色的沙滩。


        

女仆十指交握,高举过头,伸了一个懒腰!


        

嘻嘻!


        

玩得好开心吖!


        

女仆走上了人行道,她很漂亮,还穿着女仆裙,按理说应该很吸引眼球,但是过往的路人,没有一个看她。


        

就好像她并不存在似的。


        

女仆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等完红灯,走到对面的时候,她突然眉头一皱,扭头,看向对面那条街道。


        

一个穿着淡黄色风衣的身影,逐渐远去。


        

诶?


        

一个新来的?


        

女仆掏出手机,打算通知那条游戏狗,因为海京是他的地盘,但是女仆拨了两个数字后,就停下了。


        

算了。


        

不关我的事。


        

而且这个世界越乱,才越有意思吖!


        

……


        

龙与美人酒吧。


        

“应该没事了吧?”


        

众人望着大门。


        

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看样子没事了!”


        

南宫数松了一口气,之后道歉:“不好意思,让各位遭受了这种意外污染,今后一年之内,各位来酒吧消费,全部免单!”


        

“老板娘大气!”


        

“这不关你的事,那个疯批女仆号称七大不可思议之一,一向神出鬼没!”


        

“反正咱们这次算开眼了,就今天这件事,能吹一辈子!”


        

随着危机解除,众人兴奋了起来。


        

这七大不可思议,号称神明猎手界最神秘未知的规则污染,有的人自信满满,想挑战一次,但等了二十年遇不到,而一些新人,说不定刚成为神明猎手就撞上了。


        

完全是随机事件。


        

“我说诸位,你们还欠着林神钱呢,记得快点筹措!”


        

变性人说完,又询问林白辞:“林神,我们怎么给你钱?”


        

林白辞不想让这些人和有太多交集。


        

南宫数看出了林白辞的小心思,笑了:“你要是不嫌弃,可以让他们把流星币放在我这里,放心,莪对他们很熟悉,不会记错账单的。”


        

众人心中一凛,这句话看似是南宫数在保证她不出错,但实际上是威胁,告诉大家,她知道每个人的底细。


        

想赖账?


        

不存在的。


        

“那就麻烦数姨了!”


        

林白辞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礼盒上。


        

这可是疯批女仆给的奖励,大家都好奇是什么?


        

林白辞呵呵一笑,他当然不会给这些人看。


        

“请大家不要离开,安全局的人会尽快赶过来!”


        

夏红药亮出了她的证件,公事公办:“数姨,不好意思,你今天不能正常营业了!”


        

“没事!”


        

发生了这种意外,就算让南宫数继续营业,她都没心情。


        

“小林子,你看着些人,我去打个电话!”


        

夏红药跑向酒吧外。


        

因为规则污染突发,高马尾的手机坏了,她要赶紧去买一部新的。


        

“林神,这条白丝,你卖吗?”


        

一起经历了一场规则污染,变性人知道林白辞挺好说话的,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众人听到这话,立刻接茬。


        

“对呀,林神,你要是卖的话,我这边认识几个财大气粗的买家,价钱绝对包你满意”


        

“这可是疯批女仆的随身衣物,说不定是神忌物,不能卖!”


        

“但是这东西留在身边,会很危险吧?”


        

像这类对解密神明有帮助的东西,都是各大组织重金求购的珍贵物品,只要林白辞开价,绝对有人敢接。


        

“不要卖!”


        

南宫数扫了这些人一眼:“今天这事,我不希望听到有人传出去,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噤若寒蝉。


        

南宫数知道人的嘴是管不住的,她这么做,只是为了多给林白辞争取一些时间罢了。


        

等他成长起来,成为狮王,甚至是龙级,别人想要觊觎他的神忌物时,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我肯定不卖!”


        

林白辞暂时不差钱,而且他还想等着成为龙级后,把那个疯批女仆喊过来,大吃一顿呢。


        

就是召唤她的时候,需要闻袜子,有些郁闷。


        

“喰神,她身上有多少神恩?”


        

林白辞好奇。


        

【总之会让你大快朵颐一顿!】


        

喰神催促:【赶紧去探索神墟,提升实力吧,看得到吃不到,太难受了!】


        

……


        

夏红药就近找了个移动营业厅,进去随便买了一部手机,换好卡,就给夏红棉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高马尾就叫了起来。


        

“老姐,快派人,来龙与美人酒吧!”


        

“怎么了?”


        

夏红棉声音疑惑,那个酒吧的老板娘,她认识,应该没有南宫数摆不平的事情。


        

“我今天带小林,呃,带林白辞来酒吧玩,没想到遭遇了疯批女仆!”


        

夏红药很兴奋,经历过疯批女仆的规则污染,还能活下来,这可是实力的证明。


        

好吧!


        

虽然大部分关卡都是靠着林白辞才过去的。


        

“什么?”


        

夏红棉的声音,出现了波动。


        

夏红药又重复了一遍:“你赶紧派人过来收尾!”


        

夏红棉叫来秘书,交代完任务后,又询问夏红药:“那个女仆长什么样?带着什么东西?”


        

“很漂亮,她带着一个拉杆箱,能从里面掏出各种东西!”


        

“游戏内容呢?”


        

夏红棉站了起来,端起咖啡杯,啜了一口。


        

“挺刺激的!”


        

夏红药简单介绍了几句。


        

这些内容,事后都要写成报告提交的。


        

夏红棉静静的听着,心头却是转悠着一些想法,疯批女仆的游戏,又有新的了。


        

“谁是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