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52章 小白,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东西有什么用?”


        

林白辞不信鬼神,他觉得人世间没有鬼,所以喰神说能用这玩意看到鬼,应该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看到人眼本来看不到的东西。】


        

“能看到贞子还是聂小倩?”


        

林白辞想翻白眼,但是他说完这话后,突然愣住了。


        

等等!


        

世间是没有鬼,但是有神忌物,万一有恐怖录像带,或者坟头什么的被神骸污染了,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出现鬼。


        

想到这里,林白辞有些头皮发麻。


        

因为他发现他没有可以斩杀鬼怪的法器,


        

这就比较麻烦了。


        

林白辞越想越心神不宁,睡不着了,收起鬼灵油灯,去找南宫数。


        

咚咚!


        

林白辞敲门:“数姨,睡了吗?”


        

“稍等!”


        

几十秒后,南宫数开门,她身上是一件白色的睡袍,能看到风韵的锁骨:“怎么了?”


        

“我刚才把疯批女仆给我的那个礼盒开了,里面是个能看到‘某些脏东西’的油灯,我想问问,世界上有没有出现过类似怪物的神墟?”


        

林白辞虚心请教。


        

“……”


        

南宫数很想说,


        

就这?


        

早知道不给你开门了。


        

枉我还期待了一下!


        

“你是说有鬼、幽灵这类怪物的神墟吧?”


        

南宫数秒懂:“欧洲有幽灵,咱们这边也有鬼,不过最多的还是东瀛那边,各种脏东西层出不穷,人家有‘百鬼夜行’,可不是说笑的。”


        

“这类怪物怎么杀?是不是得用专属的武器?”


        

林白辞没想到,还真有,希望以后不要遇上。


        

他XP正常,对生死之交不感兴趣。


        

“是的,这类神墟中的规则污染,非常麻烦,大多数神明猎手都不愿意碰!”


        

怪物的头掉了,基本上会死,但是鬼的头掉了,那就不一定了。


        

“进来说吧!”


        

南宫数邀请林白辞进卧室。


        

“去客厅吧?”


        

林白辞没动,他总觉得大晚上进一個女人的卧室不太好。


        

南宫数回头,瞄了林白辞一眼,笑了:“我这是盘丝洞吗?能吃了你还是怎么着?”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白辞也不矫情了。


        

老板娘的卧室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装饰很素雅,最多的东西,竟然是书和杂志。


        

“随便坐!”


        

南宫数坐回到了床上,背靠着床头,这个姿势,让她的大腿露了出来:“港城那边,出现过这类神墟,流出过一些对‘鬼类怪物’有很大杀伤力的神忌物,咱们这边,就是茅山,蓬莱地界上,出过这类神墟,但是不多。”


        

“茅山道士?”


        

林白辞笑了。


        

“说到道士,冀州有一个巨鹿神墟,存在十年了,据说是一枚流星砸在了张角的宝藏上,辐射出很多道法类的神忌物,挺难破的!”


        

南宫数看到林白辞坐到了凳子上,嘀咕了一声没胆鬼。


        

“张角?三国的那位大贤良师?”


        

林白辞惊讶:“他还有宝藏?”


        

“对,就是那位黄巾军的领袖。”


        

南宫数笑了:“爬到这种地位的人,你觉得会是穷鬼吗?不过是不是与张角有关,就不知道了。”


        

林白辞目前,对釜山和秦宫比较感兴趣,这座巨鹿神墟,等以后再说吧。


        

“港城那边,最出名的一座神墟,是一艘赌船!”


        

南宫数继续:“当时有一颗流星,砸在了公海上,正好波及了这艘赌船,大多数你能想到的东方恐怖元素,上面应有尽有,说一声恐怖神忌游戏大集合,没问题!”


        

“上去玩一把,绝对比逛鬼屋过瘾!”


        

南宫数看着林白辞:“有兴趣吗?”


        

林白辞摇头。


        

搞笑呢?


        

这个神墟,打死我都不会去。


        

林白辞从来不看港式和日式的恐怖片。


        

怕!


        

“有人说这艘赌船神墟,可以排进九州十大最难神墟,但最后还是被除名了,连秦宫都不如!”


        

南宫数倒是想去见识下,想享受那种吓到尿的体验。


        

“为什么?”


        

林白辞猜测:“不够难?”


        

“不是,是这艘赌船至今都在大海上漂流,根本无法靠雷达或者卫星检测到,所以神明猎手能不能找到它,全靠运气。”


        

南宫数解释:“简言之,因为上去的人太少,导致死的人太少,就没有参考价值了!”


        

“比如秦宫,可是陨落过好几位龙级的!”


        

“那就是以讹传讹,人吓人呗!”


        

林白辞觉得就是传的人多了,导致夸大其词,越来越失真。


        

“不过也要小心,你以后要去港城或者濠镜澳玩,记得千万不要坐船出海,因为一旦进入那艘赌船的范围,不管什么类型的船都会失去控制,最终飘向那艘赌船。”


        

南宫数提醒。


        

那艘赌船就像一个灾星,遇上他的船只,上面的人都死了,而且死状千奇百怪。


        

林白辞完全不慌,反正他也没去港城和濠镜澳的计划,所以肯定不会遇上这艘赌船。


        

“你如果想要这类装备,我可以帮你留意,一般东瀛那边比较多!”


        

南宫数人脉广,有这类渠道。


        

“那就麻烦数姨了,帮我看看有没有‘杀鬼’的神忌物,价钱不是问题。”


        

林白辞微微一笑,非常自信。


        

钱,他没多少,但是神忌物,已经高达二十多件了,要是老板娘找来的东西足够好,林白辞不惜以二换一。


        

和老板娘聊天很愉快,林白辞注意到时间的时候,已经凌晨2点了,他赶紧起身:“不好意思,耽误你睡觉了!”


        

“没事!”


        

南宫数心说,你不会打算就这么走了吧?


        

都这么晚了,


        

不干点什么吗?


        

你看着这床,它那么大,那么软,躺在上面可以随便滚。


        

“早点休息,别送我了。”


        

林白辞赶紧闪人,帮老板娘把门关上了。


        

南宫数看着房门,突然噗嗤一声,自嘲一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个人过了二十年了,怎么突然就动心了?


        

只能说林白辞的颜值和性格,让南宫数很中意。


        

或者说,南宫数发现了一块还未打磨的原石,她想玩一次养成游戏。


        

想一想,九州第一的龙级神明猎手,是自己培养出来的。


        

那得多爽?


        

现在这社会上,坏女人太多了,林白辞还年轻,为了他不被骗,我得给他上上强度。


        

……


        

海京美术学院,B座教学楼,三楼302美术室。


        

夜已经很静了,犹如一块黑幕,笼罩在大地上,仿佛要捂死世界这个垂暮的老人。


        

窗外有蟋蟀在叫。


        

一个女生坐在画板前,已经足足六个小时了,她一动不动,宛若一座雕像。


        

苍白的节能灯光芒,落在她高挑的身材上,在地板上投下一抹阴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鬼影。


        

这间教室的墙壁上,沾染着各色的颜料,在这午夜时分,营造出一股鬼片的氛围。


        

嘎吱!


        

门轴响动,一个头发花白,大概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沈心,你该去睡觉了。”


        

来的是副院长,他住的是美院的家属院,刚才完成了工作,在阳台抽烟的时候,他看到这栋教学楼还亮着灯,便知道沈心还在,于是过来看看。


        

沈心作为一个在巴黎举行过画展的天才,有资格独享一间教室。


        

“很快就去!”


        

沈心应了一句,但是身体一动不动,怎么看都是敷衍。


        

但是副院长没有责怪她,反而心疼的叹了一口气。


        

“创作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副院长想劝说沈心,别把身体熬坏了,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沈心身前的画板上时,目光怔住了。


        

怎么会这样?


        

上面的画,是沈心模仿的梵高的经典名作《向日葵》。


        

副院长中午看的时候,金黄和橙红的花朵,色彩绚丽,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气息,让人看一眼,便觉得生命如此美好,不能辜负时光。


        

可是现在再看,苍白色的灯光下,那些花朵上的真叶绒毛,仿佛蠕动的触手,中间的花心,更像是恶魔的眼睛。


        

嘶!


        

副院长瞬间倒抽了一口凉气,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难受!恶寒!


        

一种疯狂的怪异感,扑面而来,犹如一只恶魔的大手,掐住了副院长的脖子,让他几乎窒息。


        

为什么同样一幅画?


        

只是在不同的时间点看,就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


        

副院长看向了沈心。


        

这个女孩清丽高挑,平时独来独往,话少得可怜。


        

她脸颊清瘦,肤色有着终日不见阳光的白,一看就知道她不健康,她的黑色长发用一块手帕包裹成一个大丸子,扎在脑后。


        

身上的围裙,滴着很多颜料,杂乱不堪。


        

“院长,太晚了,回去睡觉吧!”


        

沈心想一个人待着。


        

“天才果然与众不同呀!”


        

副院长感慨了一句,而后劝说:“创作者也是需要养分灌溉的,你一直待在画室里,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这个国庆节,埃及的大使团,要在海京博物馆,举办一个历史文物展览,促进两国文化交流,你去看看吧!”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沈心拒绝。


        

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副院长就改变态度。


        

“我知道你不喜欢人多!”


        

副院长掏出一张门票:“前三天凭票入场,人少,你可以去看看,后面四天,就对全市市民开放了!”


        

“不过后四天的时候,因为人太多,十几件珍贵的文物,会撤走,看不到。”


        

“嗯!”


        

沈心点了点头。


        

副院长走过来,把门票放在沈心的书包上,然后离开,他出教室门前,又看了一眼那副油画。


        

那几朵向日葵中间的果实,就像一颗颗眼球,密密麻麻,似乎一只恶魔,在这深夜出来散步。


        

沈心没动门票,继续发呆。


        

李静起了一个大早,去食堂买了一份包子,就往教室赶。


        

自从上一次被沈心指点后,她的画技突飞猛进,最近更是好运加身,有一家游戏公司向她约稿。


        

虽然只是一家小公司,但是开的价格不低,让李静攒了一笔小金库。


        

302教室,门关着,但是亮着灯。


        

“沈心不会又熬了一个晚上吧?”


        

李静推开了门,像一只仓鼠似的,伸出头,瞅了一眼,她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被画板上那副油画吸引了。


        

晨曦洒进窗户,有一些落在画板上,映照的向日葵朝气蓬勃,一股丰年在即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一幅非常暖的油画。


        

让人看了,就像读了一个暖心的故事。


        

李静敲了敲门,之后走了进去:“沈心,谢谢你之前的指教!”


        

沈心回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李静突然觉得这么干巴巴的道谢,太没诚意了,于是想起刚订的那张门票:“这个国庆节,省博物馆有一场古埃及文物展览,我有一张门票,你要是时间的话,可以去看看!”


        

门票花了350,有点贵,但是给沈心,李静心甘情愿。


        

“不用了,已经有了。”


        

沈心拒绝。


        

“哦!”


        

李静有点小失落,然后她看到了书包里的油画,赶紧取了出来:“沈心,你能再给我一些意见吗?”


        

这是她的毕业设计。


        

沈心看了一眼。


        

这位同学模仿的是高卢画家安格尔的《大宫女》,真迹现存于卢浮宫。


        

“你太强调女性的生理特征了,有时候,恰到好处的遮掩,反而更诱人!”


        

沈心点评。


        

“呃!”


        

李静有些尴尬,她最近给那个游戏公司画立绘,人家要的就是胸大,臀翘,布料少。


        

“挣钱,不寒碜,饿着肚子,怎么能创作出好作品?”


        

沈心淡淡一笑:“只要融入了你的心血和热情,她就是一幅好作品!”


        

“谢谢!”


        

李静忙不迭的点头。


        

沈心回过头,继续望着窗外发呆。


        

李静知道该告辞了,她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林大饿人又发新视频了,你听了吗?简直太棒了!”


        

“嗯?”


        

沈心眉头一挑,放下画笔,从口袋里掏出那部已经过时很久的手机,点开了B站。


        

关注列表里,只有林大饿人一个UP主。


        

沈心点开他的名字,果然看到了一个新视频。


        

点击播放!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


        

是《金刚经》!


        

温润醇厚的声音从手机中流出,带着食遍人间烟火后的明悟和豁达,走进了沈心的耳朵。


        

沈心对手机、衣服这些身外物,从不在意,但是今天,她有了一种迫切换手机的冲动。


        

因为音质太差了。


        

随着诵经声,教室内,似乎飘起了袅袅檀香,有高僧赤足单衣路过,潜心布道。


        

沈心最近烦躁的情绪消退了,胸膛中,似乎有一颗佛心凝结。


        

李静本来想和沈心聊一聊林大饿人的,但是看到沈心听完一遍,又开始重放,她识趣的离开了。


        

沈心足足听了七遍,直到手机快没电了,她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林大饿人的新视频,不仅没让人失望,还远远超过预期。


        

这才几天,播放已经高达一千万,而且看这样子,很快就能破亿。


        

沈心动手指,屏幕下滑,看看评论区。


        

“希望我妈妈身体健康,能活百岁。”


        

“希望我今年能成功上岸,吃上公家饭!”


        

“请让我今年找到女朋友,成功脱单吧?”


        

评论区,留言清一色,都是在许愿。


        

“什么情况?”


        

沈心疑惑,跟着轻笑出声,这是把林大饿人的视频评论区当成许愿池了吗?


        

有一些人发留言,还带着上香和瓜果的图案。


        

沈心本来想留言的,说说她的想法,但是看到这些‘愿望’,她不想破坏了队形,放弃了。


        

就在她准备关掉APP的时候,发现有私人信息,她点开,发现是林大饿人发来的。


        

“感谢你的支持,特别制作了这首《金刚经》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


        

原来是给我写的吗?


        

沈心嘴角一弯,露出了一抹笑容。


        

怎么回事?


        

突然有种幸福感!


        

沈心起身,双手举过头,伸了个懒腰,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又看到了画板上的油画。


        

她摇了摇头,把画扯下来,撕掉了,然后拿起画笔,挥毫泼墨,仅仅十多分钟,一幅《向日葵》诞生。


        

在金色的晨曦中,花朵上结满的都是希望。


        

沈心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门票,她本来是没心情去的,但是现在,


        

出去走走也好!


        

……


        

林白辞和夏红药早上在南宫数家里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告辞离开。


        

“你国庆节打算干什么?”


        

夏红药踩着阳光,一蹦一跳。


        

“还没决定”


        

林白辞想回家,但是他又想趁着国庆节,去看看房,买一套,然后把老妈直接接过来。


        

买房终究不是买大白菜,还是要仔细挑一挑的。


        

比如周边环境、邻居、小区物业……


        

这都是昨天晚上,和南宫数闲聊的时候知道的。


        

“不如去探索一座神墟?”


        

夏红药兴致勃勃。


        

“你可算了吧!”


        

林白辞无语:“这段时间你还没‘玩’够呀?一般的神明猎手赶上这么多规则污染,怕是精神都崩溃了!”


        

“好吧!”


        

夏红药有些小失落:“那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玩一玩?”


        

“停!”


        

林白辞看着高马尾:“我觉得这个国庆节,我应该离你远一些,你每次带我出去玩,都没好事!”


        

扫把星了属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