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56章 秋天的第二杯奶茶【祝大家中秋快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宇发言完毕,鞠躬,下台,坐回到位子上后,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尽量给大家一个好形象,但是他心中已经急疯了,很想看看别人是什么反应。


        

“我应该稳了吧?”


        

刘宇觉得裴翡就是虫豸之辈,不足为虑。


        

“接下来是投票环节!”


        

古晴香在讲桌上摆了一个纸箱子,又把她准备好的纸片发了下去:“不记名投票!”


        

“大家看好谁,写上谁的名字,上来投票。”


        

“开始吧!”


        

大家互相观望,还有几個人看向林白辞。


        

林白辞在纸片上写下了裴翡的名字,看到了一圈,没人动,他也不管了,上讲台投票。


        

他这一动,其他人也开始动了。


        

“请上来三位同学唱票!”


        

这是为了公正,证明没有舞弊现象。


        

“我来!”


        

纪心言举了下手,也不等古晴香同意,直接起身,往讲台上走。


        

比起一般同学面对辅导员是的唯唯诺诺,纪心言就要镇定自若很多了,因为她从没觉得一个辅导员有多厉害。


        

裴翡要避嫌,不能上。


        

最后是方明远和一个叫陶奈的女生上台唱票。


        

纪心言当仁不让,站在票箱前,伸手抓出一张。


        

她打开一看,愣住了。


        

“纪同学,唱票!”


        

古晴香催促,这个班弄完了,她还要去别的班负责班委推选,时间很紧。


        

“林白辞!”


        

纪心言大声说完,给方明远和陶奈看了看。


        

教室里立刻响起了窃窃私语,因为林白辞明确表示不想当班长了,可还有人选了他。


        

不过大家也理解这种心态。


        

一个班委选举而已,有一大半人没当回事,他们也不知道当了班委容易进学生会,入党,他们纯粹就是按个人喜好,随便选了一个。


        

反正不记名。


        

“淡定,只是技术性调整!”


        

刘宇自我安慰。


        

纪心言掏出第二张。


        

“林白辞!”


        

“林白辞!”


        

……


        

一连五张,写的都是林白辞。


        

刘宇忍不住了,直接肚子里开喷。


        

“麻痹,这些人都是脑残呀?人家都说不当班长了,你们为什么还要选?”


        

刘宇要气疯了!


        

裴翡苦笑,有点后悔毛遂自荐了。


        

“刘宇!”


        

刘宇听到纪心言喊他的名气,精神顿时一阵。


        

来了!来了!


        

哥的逆袭反超要开始了。


        

他盯着纪心言涂了口红的嘴唇,恨不得她一口气念十个‘刘宇’。


        

“林白辞!”


        

“裴翡!”


        

“裴翡!”


        

纪心言一路念了下去。


        

当林白辞的得票数超过16票的时候,教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嘈杂了,大家议论纷纷,不时的瞅林白辞一眼。


        

整个01班,32个人,其中女生13人。


        

林白辞得票16张,这意味着后面他即便没有票,也是票数最高的班长候选了,因为其余的16张,裴翡和刘宇即便某一个人都拿光,也只是和他持平,而这个可能性已经没有了。


        

纪心言不再唱票了,扭头看向古晴香。


        

因为没有意义了。


        

“林同学,你怎么看?”


        

古晴香惊诧,她没想到林白辞的人望好的这等地步。


        

“老白,大家这么看重你,你就上吧!”


        

张志旭喊了一嗓子。


        

不少男生也开始劝说。


        

刘宇面色尴尬,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攥紧了。


        

钱家辉看着林白辞,明白出现这种状况的根由。


        

大家都是新生,刚开学不久,互相之间话都没说过几句,别说男生和女生互相不熟悉了,即便是男生中,有人都没和刘宇说过话。


        

林白辞因为军训买水、射杀疯狗、迎新晚会上诵唱佛经,被女生们熟知,而男生这边,他赌神的名声可是大家一起打牌的时候拿到的。


        

更何况他打球还厉害!


        

还有林白辞那台几万块的外星人笔记本就在床上丢着,没设置密码,一般都是方明远在玩。


        

偶尔钱家辉也会喊人来开黑,其他人用的都是这台笔记本,大家起初担心给林白辞弄坏了,直到钱家辉说了一句话。


        

‘老白要是在乎,就不会把它随便丢在床上了。’


        

林白辞有好几次看到别人在玩,他根本没在意过,还凑在旁边观摩,这种慷慨和豁达,也让大家佩服。


        

一个优秀、豁达、平易近人的班长,谁不想要呢?


        

至少比被刘宇这种人管着要舒服吧?


        

这也就是林白辞不想做班长,不然不说全票当选,拿到九成绝对没问题。


        

林白辞站了起来:“大家如此厚爱,我要是再推脱,就显然不识趣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还有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尽量帮你们解决!”


        

林白辞这话说的接地气,听上去比画大饼的刘宇舒服多了。


        

啪啪啪!


        

大家鼓掌。


        

“那班长的人选就定了!”


        

古晴香轻轻一笑,让一直偷瞄着她的徐大观暗道一声果然是极品,自己要是能追到她。


        

妈的,能吹一辈子。


        

“操!”


        

刘宇烦的一批,感觉这些人都是狗眼,和瞎了没什么区别。


        

接下来其他职位推选,有点按部就班的意思。


        

团支书裴翡,体育委员方明远,刘宇因为看上去像个学霸,混了个学习委员的职位。


        

听着大家鼓掌,刘宇只觉得讽刺,不过他忍了下来,他觉得就林白辞频繁夜不归宿的模样,迟早犯错。


        

“到时候,我会把我失去的都拿回来!”


        

刘宇暗暗发誓。


        

到了文艺委员这个职位,没想到出现了火爆的竞争,是纪心言和白皎,女生们,投纪心言的人多,可能是觉得白皎太高冷了。


        

男生这边,投白皎的多,因为纪心言穿衣打扮,看着和大一新生这个身份格格不入,大家还是更喜欢甜妹,而不是纪心言这个茶妹。


        

最终,纪心言以三票之差惜败。


        

“班委选拔,到此结束,让我们祝贺班委全体成员,也希望你们能带领班级,经历一个绚丽多姿的大学生涯!”


        

古晴香说完,离开教室,把时间留给了学生们。


        

“我说各位,咱们是不是该建个班级群了?”


        

徐大观的社交牛逼症又开始发作,直接去了女生那边,开始要微信号。


        

“果然大主播就是有底气!”


        

这一幕把张志旭羡慕的流口水。


        

“他还得自己要呢,我家白辞和家辉,都是别人主动给!”


        

方明远打趣林白辞和钱家辉。


        

“班长,你新官上任,红包呢?”


        

徐大观嘿嘿一笑:“让大家也沾沾喜气嘛?”


        

林白辞没说话,直接在班级群里连发了五个一百块的红包。


        

徐大官人:班长大气,祝你肾好胃口好。


        

传奇23:你悠着点,别现在浪的飞起,下个月喝粥。


        

旭日东升:我晚上可以加个鸡腿了,谢谢班长,给您磕一个!


        

“都把昵称换成本名吧?”


        

裴翡提议,她看了下,传奇23是方明远,旭日东升是张志旭。


        

“红包太大了!”


        

有人不好意思抢,毕竟大家都是学生,花的都是父母的钱,这么大手大脚不太好。


        

追梦猎手:大家接着嗨。


        

说完,就是一连十个红包,每个一百块!


        

不少女生点开追梦猎手的头像,虽然没有任何线索,但她们觉得这位应该是二代钱家辉。


        

刘宇本来也想发红包的,但是林白辞和钱家辉弄得这么大,让他发小了觉得寒酸,发大了又心疼。


        

林白辞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了,赶紧补救。


        

林白辞:哎呀,光顾着感谢大家的盛情厚爱了,手一抖,发多了,其他人别和我学呀,我现在要心疼死了!


        

大家听到林白辞自嘲,都在下边发言打趣林白辞,其他班委心情也为之一松。


        

林白辞:想发红包的话,最多十块钱,意思意思就得了,不要再多!


        

林白辞:这是班长上任后的第一个把火,必须听!


        

白皎因为这句话,深深地看了林白辞一眼。


        

刘宇松了一口气,感觉终于沾到林白辞的便宜了。


        

裴翡发了个十块钱的红包,相应林白辞的号召。


        

林白辞有钱,但这种时候,他不能秀,不然会让其他班委成员下不来台,所以他招呼钱家辉。


        

林白辞:钱大富豪,来一百块红包守尾。


        

他知道钱家辉不差钱,每天晚上看直播,都会撒出去几千块,这会儿钱家辉没在群里大撒钱,主要还是因为本身不是班委,觉得没资格。


        

现在让林白辞这么一说,他觉得有面子,当即又发了一千块的红包。


        

饺子:这样不太好吧?


        

方明远:别担心,与其让钱大土豪把钱打赏给那些面都没见过的女主播,不如给咱们加餐。


        

就连胡文武都知道,在钱家辉眼中,花几千块就和几毛钱一样,不上万的数目,他都懒得记。


        

钱家辉:其实见过的。


        

这一句话,把男生们羡慕的不轻,看看人家,根本不在意女生们对他的看法,反正不管他怎么浪,都会有人追她。


        

徐大官人:要不晚上一起去聚餐吧?


        

张志旭:这个可以有!


        

钱家辉:走,我请客!


        

土豪的发言,总是这么霸气侧漏。


        

裴翡:等到周末吧,今天太仓促了。


        

白皎:可以放在国庆节的最后一天。


        

最后大家讨论了一番,决定国庆第七天下午,一起聚餐。


        

四点有课,是英语。


        

大家三三两两的去教室,群里一直有人说话,尤其是徐大观,都不带停的,活跃的像一只发O期的兔子。


        

虽然英语老师不是女的,但林白辞上的很认真,他以后还要出国探索神墟,不会英语,太不方便了。


        

话说寒假准备高丽,是不是要恶补一下高丽语?


        

虽然金映真肯定会跟着做向导,她应该也不会骗自己,但自己会一些,肯定会方便很多。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穿着牛仔裤、运动鞋、连帽卫衣的女生来了。


        

她拎着两杯奶茶,径直坐到了林白辞旁边。


        

唰!


        

众人们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是祝秋楠,那个被林白辞救过的女生。


        

“我怕胖!”


        

林白辞头大,这个女生要干啥?


        

凭心而论,祝秋楠还是很漂亮的,主动给他送奶茶,能极大的满足他的虚荣心。


        

但问题是,林白辞有点慌,对于这种主动进攻的女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我要的无糖!”


        

祝秋楠声音平淡。


        

“……”


        

林白辞转了一下奶茶,靠,还真是无糖。


        

自己刚才该说喜欢有糖的。


        

“祝同学,你上次已经感谢过我了,不用再来!”


        

林白辞没有矫情,把奶茶拿到身边,准备接下。


        

祝秋楠没说话,看到林白辞动了,便抢先拿过奶茶,把吸管扎了进去,然后再推到林白辞面前。


        

“我靠,这个女生不会是看上班长了吧?”


        

张志旭羡慕,在群里发了一句。


        

祝秋楠,大一第一美女,而且人家还是学霸,高考分数是这届新生中的第一名,妥妥的才貌双全。


        

方明远:大胆点,把‘不会和吧’去掉!


        

周舟:班长为什么不同意?总不会这个级别的女生都看不上吧?


        

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


        

自己班里,纪心言和白皎都很不错,可一个看上去太茶,一个太傲,是绝对不会倒追男人的那种女生。


        

这个祝秋楠可以说把姿态放的很低了。


        

“我晚上想请你吃饭!”


        

祝秋楠看了林白辞一眼。


        

“我要是不答应,你还会再来?”


        

林白辞好奇。


        

“嗯!”


        

祝秋楠的回答,斩钉截铁。


        

林白辞整个人都麻了,这个女孩不会是病娇吧?


        

【你怕什么?你又不会怀孕!】


        

喰神点评:【还是说你连打胎钱都出不起?】


        

【身为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猎物都送到你嘴边了,你居然不吃?你长了满嘴的牙是为了好看的?】


        

“行,晚上一起吃个饭!”


        

林白辞同意了。


        

“好,六点半,我在东门等你!”


        

祝秋楠说完,起身离开。


        

刘宇:班长,花开堪折直须折,等你脱单!


        

刘宇是故意的,这么一说,其他女生,尤其是白皎和纪心言肯定就会对林白辞好感度大降。


        

等到下课,林白辞收拾了书本,直奔东门。


        

“羡慕,班长今天晚上,说不定就炮火连天了!”


        

徐大观感慨,钱是好东西,可是有一些女生,还不太懂钱的威力,更看重颜值,而这玩意,徐大观比较缺。


        

……


        

学校东门,林白辞提前了一刻钟到,但是他来的时候,发现祝秋楠早到了。


        

“莪定了一家饺子馆,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换一家!”


        

祝秋楠看着林白辞。


        

天色有些暗了,路灯和月光夹杂在一起,照在祝秋楠的瓜子脸上,让她的黑瞳如水。


        

“就这家。”


        

林白辞发现,祝秋楠看人的时候,目光从来不会躲闪,都是直接,锐利,像刀一样。


        

这是一个性格比较坚硬的女孩。


        

两个人往饺子馆走,谁都没有说话。


        

祝秋楠是习惯了沉默,而林白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他目前认识的女生,都是善于表达的类型,所以都是对方带起话题。


        

两个人进了饺子馆,去包间,点菜。


        

两个菜,一斤半饺子,两瓶饮料。


        

“够吗?”


        

祝秋楠没问林白辞菜合不合口味,而是问他够不够。


        

“够了!”


        

林白辞不喜欢浪费。


        

很快,饭菜上来。


        

林白辞还以为要吃一个多小时内,结果一刻钟就搞定了,期间祝秋楠除了给林白辞添茶水,没有说过额外的话。


        

这把他直接给整不会了。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人家没打算倒追我,就是请一顿饭,感谢我!”


        

林白辞有了这个明悟后,坦然了很多。


        

结账,出门,往学校走。


        

到了校门前,林白辞停下了:“我打算去永辉超市买点东西,你要去吗?”


        

林白辞觉得可以到此为止了,难不成还送祝秋楠回宿舍?


        

“不了,我要去上晚自习!”


        

祝秋楠这句话,说得林白辞有点汗颜。


        

不愧是年纪学霸,比自己这个摆烂的人自律多了。


        

“那再见!”


        

林白辞离开,他走了三十多步,下意识回头,看到祝秋楠还站在原地,注视着他。


        

祝秋楠看到林白辞转头,她摆了摆手。


        

“这女生到底要闹哪样?”


        

林白辞不理解,他本来只是敷衍祝秋楠,结果人家不走,他没办法了,只能去超市。


        

他推了一个购物车,开始大扫荡。


        

路过酒水区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了纪心言。


        

茶妹拿了两个绿色的瓶子,放进购物车。


        

瓶子上是高丽文,林白辞不认识,但他知道这个叫做烧酒。


        

这是干吗?


        

没选上文艺委员,被打击到了?


        

“纪心言!”


        

林白辞走了过去。


        

茶妹买酒,被林白辞撞到了,但是一点都不尴尬:“你不是和学霸妹去吃饭了吗?”


        

“吃完了!”


        

林白辞也随手拿了一瓶烧酒:“这玩意好喝吗?度数高不高?”


        

“吃完了?”


        

纪心言震惊,下意识瞄了林白辞下边一眼,很想问一句,班长,你不会是不行吧?


        

这才7点?


        

你们就吃完了?而且晚餐结束,就没一起逛个街什么的?


        

人家学霸妹都给你机会了,


        

结果你就这?


        

靠!


        

林白辞不会喜欢男人吧?


        

“走吧,我请你喝奶茶!”


        

林白辞要还纪心言帮他选衣服的人情。


        

“奶茶太甜,喝这个!”


        

纪心言拿起一瓶烧酒,晃了晃,她本来是打算一个人找个饭店喝一顿的,既然林白辞送上门来了,那就一起。


        

纪心言不在乎能不能当班委,但是被白皎比下去了,让她不开心。


        

宝宝心里苦,宝宝要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