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57章 不讲武德林白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朋友呢?喊几个过来?”


        

林白辞看纪心言这迹象,喝醉的可能性非常大,到时候怎么办?


        

他可不想扶着茶妹回女生宿舍。


        

“没朋友,老娘是天煞孤星!”


        

纪心言翻了个白眼,心说林白辞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女朋友,她不想再废话了,把货架上的十几瓶烧酒都丢到购物车里,拉着林白辞去结账。


        

“……”


        

林白辞无语,茶妹买这么多,看来是真的打算借酒消愁。


        

两個人结完账出来,拎着一大袋子东西,直奔美食一条街。


        

“吃烧烤吧,有气氛!”


        

纪心言做了决定。


        

秋天到了,天气转谅,烧烤摊的生意也不是很红火了,茶妹带着林白辞直奔杨二烧烤的摊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板,来一条烤羊腿,两个素拼。”


        

纪心言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了下来,随口喊完,把桌子上的菜单递给林白辞:“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你这挺熟练呀!”


        

林白辞意外,他以为纪心言这种精致女孩不会在路边吃烧烤。


        

“嘁,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和男人出去吃饭,不是吃日料就是西餐,吃之前还要拍照发朋友圈的那种女人?”


        

纪心言早习惯被人当绿茶了,但实际上她到现在还没谈过一个男朋友,不过理论知识很丰富。


        

“那要看人的,比如你,一起吃烧烤我也觉得有意思!”


        

纪心言嘻嘻一笑:“等会烤肉上来,咱们拍几张合照,我连发三天朋友圈,就说我有男友了。”


        

“……”


        

林白辞低头看菜单,他承认,有点招架不住。


        

纪心言拧开了一瓶烧酒,递给林白辞,之后自己开了一瓶,也不用杯子,和林白辞的酒瓶碰了一下,就蒙了一口。


        

看这熟练的姿势,茶妹平时绝对没少喝酒。


        

林白辞只来这家饭馆吃过两次饭,但是老板已经记住他了,没办法,每次来都带着一个不同的女生,而且质量还都高的吓人。


        

老板瞟了一下纪心言,再看看那一堆烧酒,感觉今天晚上,他们可能要发生些什么了。


        

顿时羡慕的一匹。


        

妈的!


        

渣男!


        

老板的烧烤手艺很不错,只是林白辞和祝秋楠吃过饭了,不饿,纪心言也没吃东西的心情,就一劲儿的喝酒。


        

很快,地上就放了八个酒瓶子。


        

纪心言刚开始心情的确不好,但是大半瓶烧酒下去,就不太在意今天的失败了,反而更想灌醉林白辞,听听他的肺腑之言。


        

所以她喝的喝快,想速战速决,但是林白辞这状态,眼神清明,感觉喝下去的和水一样。


        

毫无醉意。


        

“我说班长,你这酒量可以呀!”


        

纪心言感觉今天要打持久战了,于是改变战术。


        

“还行!”


        

林白辞的体质强化过,本来代谢能力就强,而且他还激活了酒池肉林,这下更不会醉了。


        

当然,林白辞不是怕醉,而是担心吃多了消化不良。


        

要是让纪心言知道了,肯定骂他一句不讲武德。


        

“咱们玩个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怎么样?”


        

纪心言眨着妩媚的眼睛,看着林白辞:“每人可以问对方一个问题,对方必须说真话,要是不想说,就喝一杯酒,要是犹豫后,还是决定不说,就喝两杯酒。”


        

【一个自以为是猎人的猎物,向你发起了进攻!】


        

“不玩!”


        

林白辞对纪心言的过往,没有任何兴趣。


        

“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纪心言撇嘴:“没情趣!”


        

茶妹开始用激将法了。


        

“我怕听到不该听的!”


        

林白辞心说我有太多秘密,不能让人知道了。


        

“你知不知道,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纪心言手肘放在膝盖上,双手托腮,望着林白辞。


        

路灯下,茶妹因为喝了酒,脸颊有些泛红,神情带着微醺,说实话,水润润的大眼睛,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以后请叫我正人君子!”


        

林白辞拿起酒杯,敬了纪心言一下后,喝了一口。


        

“噗嗤!”


        

纪心言乐了:“你看,这样幽默一些多好?何必那么古板正经呢?日月太长,人生太短,带着遗憾走进坟墓多扫兴呀!”


        

“来,第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纪心言扭头,喊了一嗓子:“老板,再拿四个被子过来!”


        

“……”


        

林白辞沉默,这个问题,他还真没仔细想过。


        

不过他还记着社死剑是怎么评论他的,喜欢年级大一些,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的。


        

林白辞下意识想到了南宫数。


        

我难道喜欢阿姨款的女人?


        

“来吧,两杯!”


        

纪心言倒满酒,示意林白辞可以喝了:“你不会输不起吧?”


        

林白辞看了茶妹一眼,直接拿起两杯酒一口干掉了,好么,既然你要玩,我就让你看看酒池肉林的威力。


        

“你谈过恋爱吗?”


        

林白辞反击。


        

“没有!”


        

纪心言看着林白辞的眼睛:“这是第一个问题,我再多赠送你一个情报,我的理论知识非常丰富,都是看小电影学到的。”


        

林白辞皱眉,他本来认为这个理论知识,指的是恋爱经验,但是纪心言加上‘小电影’这三个字后,很容易让人想歪。


        

林白辞的嘴巴动了动,但终究没好意思问出口。


        

“你是不是想问小电影是什么?”


        

纪心言笑了:“就是一些剪辑过的爱情电影,泰坦尼克,简爱什么的。”


        

我信你个鬼!


        

林白辞感觉中计了,茶妹的段位他完全把握不住。


        

“该我了!”


        

纪心言眼睛一转:“你是O男吗?”


        

“……”


        

林白辞感觉在受刑。


        

“喝吧!”


        

纪心言给林白辞满上,还是两杯。


        

她就笃定林白辞脸皮薄,不敢说。


        

林白辞认栽。


        

“再来,你对未来有规划吗?是否有留在海京的打算?”


        

纪心言知道松弛有度的道理,一味紧逼会让林白辞生出逆反心理,所以她又开始往理想上引。


        

一个是这种话题高大上,二是大多数男人嘛,都喜欢吹牛皮,尤其是当着女生的面。


        

纪心言就是再给林白辞这个机会。


        

同时也想听听,林白辞能说出什么独辟蹊径的理想来。


        

林白辞沉默。


        

他之前的想法很简单,考上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在大城市安家落户,不让老妈受苦,再找个爱自己的老婆。


        

工资一狗,还完了房贷,扣掉生活费,还能有点闲钱,花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


        

发小李巍也是为了这个目标在努力。


        

但是现在……


        

林白辞成为神明猎手,对于未来,他没有想过,他目前还在纠结要不要加入九州安全局,其实他已经心动了,唯一的担心就是害怕失去自由。


        

他承认,在稍稍的拥有了一些力量,做出了一些成绩后,他有些膨胀了。


        

简言之,他不想被人管。


        

他对于成为龙级神明猎手,成为九州龙翼,没想法,他目前想的就是弄更多的神恩、神忌物、流星石,还有神骸。


        

所以他打算寒假考一张神明猎手执照,然后去高丽,探索釜山神墟。


        

外国人的好东西,不拿白不拿。


        

“随便谈一谈而已,有这么难吗?”


        

纪心言意外。


        

预想中,林白辞的高谈阔论并没有来,他反而陷入了沉思,而且是那种明显有心事,举棋不定的神情。


        

“难!”


        

林白辞想到了夏红药,熊大单纯,人生目标就是净化掉所有的神墟,成为九州龙翼,守护这个世界。


        

说实话,林白辞挺敬佩熊大的。


        

“难就喝酒吧!”


        

纪心言突然发现,看不懂林白辞了,他可能还隐藏着另一面。


        

林白辞没用酒杯,直接拿起酒瓶,直接吨吨吨灌了半瓶子。


        

“喂,喂,这不是啤酒!”


        

纪心言有点吓到了,赶紧给林白辞夹了口菜,喂到嘴嘴边:“快,垫垫肚子,小心伤了胃!”


        

“……”


        

林白辞没吃,因为这筷子是纪心言用过的。


        

“怎么?嫌弃我口水呀?”


        

纪心言撇嘴,又把筷子放下了,暗骂自己一声慌什么?


        

林白辞又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胃喝坏就坏了,自己急什么?


        

【这个女生好会呀,身为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偶尔也会翻车,不意外!】


        

“作为你嫌弃我的惩罚,这次我继续问,你有几位红颜知己?”


        

纪心言又开始了。


        

“三位吧?”


        

林白辞认识夏红药最晚,但是和她最熟,而且大家同生共死好几次,所以他把熊大当兄弟。


        

就是对方死了,会养对方的妻儿家人一辈子。


        

花悦鱼和金映真是朋友,不过高丽妹面对自己的时候,太卑微了,这让林白辞很过意不去。


        

“啧,还挺多!”


        

纪心言撇嘴:“渣男!”


        

“我怎么渣了?”


        

林白辞觉得冤枉,他但凡无耻一些,早睡到金映真了,估计花悦鱼也不会抗拒,至于夏红药呢?


        

不行,


        

下不去手。


        

随着大量的烧酒下肚,纪心言的话匣子打开了,不再谋算林白辞,而是真的像朋友交心一样,诉说她的烦心事。


        

林白辞被这种氛围影响,也说了不少。


        

“为什么不加入?我和你说,不管什么时代,铁饭碗都是最稳的,很多隐性福利,你不进去,根本看不到,而且按照你所说,你那个朋友现在还很弱小,先加入,要是干的开心,就继续干下去,要是不开心,辞职呗!”


        

纪心言觉得林白辞的烦恼很没意义:“不过不管选了什么,别后悔就是了,人生旅途这么长,总会再遇到美好的事情!”


        

林白辞觉得纪心言说的有道理。


        

“话说你不会是无中生友吧?”


        

纪心言瞄了林白辞一眼,想了想,不对,以林白辞的年龄,还不到考公的时候。


        

叮咚!


        

林白辞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一看,是金映真照例的自拍照问候。


        

纪心言把脑袋凑了过来。


        

林白辞顿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你朋友给你发的?不吃独食,挺好!”


        

纪心言打趣。


        

她脸上笑嘻嘻,心底却是咯噔一跳。


        

卧槽


        

那个高丽妹好狠,都倒贴到这个地步了吗?


        

她认识照片上的女生,是第一次在翡冷翠咖啡馆遇到林白辞时,他旁边的那个高丽妹。


        

高丽妹只穿着内衣,站在巨大的衣帽间里,把大半个衣柜都拍了下来。


        

这个是有心机的女孩,因为她这张自拍照的主题是那些衣服,而她半人只露个身位。


        

但是这种若隐若现,反而更诱人。


        

“呵呵!”


        

林白辞敷衍一笑,本想拿开手机,但是纪心言已经识趣的退了回去。


        

基督山公主:欧巴,我明天晚上要参加总统夫人举办的慈善晚宴,你说我穿哪一条裙子去?


        

林下带月归:不管穿什么,你都是最闪耀的公主。


        

林白辞发完,就后悔了,赶紧撤回。


        

妈的!


        

酒喝多了,脑子不够使,这种赞美的话,容易被误会。


        

基督山公主:我看到了哦,谢谢欧巴的赞美,我是不是公主,不知道,但莪知道,你是我的国王!


        

国王?


        

为什么不是王子?


        

林白辞没太理解,他看了眼时间,收起手机:“不早了,回去吧?”


        

“好!”


        

情商高的女孩,懂得适可而止,纪心言转头:“老板,结账!”


        

“好嘞!”


        

老板按着收款码过来了,忍不住瞟了林白辞一眼。


        

羡慕的整个人都枯了。


        

兄弟,你来了三次,都是女生付的账,


        

哥哥我,真是佩服的紧。


        

关键三个女生,都很漂亮,各有千秋,不过让他选,他选今天这个。


        

老板的目光,扫过了纪心言的紧身牛仔裤配长筒靴。


        

害,


        

就喜欢这口儿。


        

纪心言起来的时候,晃了一下。


        

林白辞赶紧扶住了她的胳膊。


        

“没事!”


        

纪心言笑眯眯的看着林白辞:“不过某人要是想背我回去,我也不会拒绝。”


        

林白辞微微一笑,松开了茶妹。


        

“哎,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呀!”


        

纪心言摇头。


        

两个人披着月光,往学校走去。


        

或许是刚才说了太多话的缘故,现在都没心情了,一直沉默着,直到女生宿舍楼下。


        

纪心言的酒量是真的好,虽然看上去不太清醒,但没让林白辞搀扶,自己走了回来。


        

“拜拜!”


        

纪心言摆了摆手,回到宿舍,发现大家都在。


        

“心言,你去喝酒了?”


        

裴翡闻到纪心言一身酒气,关心了一句,还下床,给她倒了一杯水。


        

“嗯,遇到个朋友!”


        

纪心言解释。


        

大家信以为真,唯独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音乐的白皎,嘴角一撇,露出了一抹笑容。


        

失败者的自我慰藉罢了。


        

纪心言去洗脸,心中呵呵。


        

白皎应该在嘲笑我这个失败者吧?


        

没错,我的确失败了,但我今天和林白辞的关系更近一步了。


        

开心。


        

纪心言哼起了小曲。


        

宿舍中,大家其实很忐忑,毕竟纪心言在竞争中输给了白皎,都害怕以后关系不和睦,但现在看到纪心言没问题,都松了一口气。


        

“心言还是很豁达的!”


        

裴翡感慨。


        

纪心言洗漱完,敷上面膜,躺在了床上,点开微信群,给林白辞发了个微信。


        

你的良心在说谎:回去了吗?


        

纪心言想了想,把睡衣的小吊带往下拉了拉,然后拍了一张敷着面膜的大头照,给林白辞发了过去。


        

你的良心在说谎:像不像女鬼?


        

“也不知道林白辞和祝秋楠吃饭的结果如何?”


        

刘子露好奇:“祝秋楠八成是喜欢上林白辞了!”


        

“吊桥效应,不奇怪!”


        

白皎的回答,很有理中客的味道。


        

“也不一定吧,林白辞挺优秀的!”


        

裴翡点评。


        

“哪里优秀?唱歌好?打牌强?”


        

在白皎看来,不能变现的优秀,不叫优秀。


        

“欸,你们说林白辞家里到底有没有钱?他今天发红包发的好凶呀!”


        

周舟今天抢了一百多块,能连续好几天加鸡腿。


        

“没钱。”


        

白皎的回答,都不带犹豫的。


        

纪心言听到这话,真的是面膜都要笑裂了。


        

“可是我看他好像又换手机了!”


        

不只是周舟,好几个女生都注意到了。


        

“花呗,借呗,各种小贷,你要是想用,也可以的!”


        

白皎觉得林白辞是为了充场面,才发那么多红包的,毕竟他的穿衣习惯,真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


        

“钱家辉那种,才是真有钱!”


        

这是白皎可以确定的。


        

“怎么?想当钱家少奶奶了?”


        

纪心言打趣。


        

白皎本来先说,钱家辉只有钱,还不够格娶她,但想到这话有可能传到钱家辉耳朵中,就没说。


        

“我倒是想!”


        

刘子露嘻嘻一笑:“心言,白皎,你们可别和我争呀!”


        

“放心!”


        

纪心言心说,我就算要选,也是林白辞。


        

白皎懒得回应这种话题。


        

不过硬要在林白辞和钱家辉之间选一个的话,她选钱家辉。


        

……


        

林白辞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都在。


        

“老白,结果如何?关系确定了吗?”


        

徐大观好奇。


        

“我们吃饭的时间一刻钟,吃完就分道扬镳了!“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


        

“那看来她就是单纯的表达一下谢意!”


        

徐大观分析。


        

刘宇听到这话,舒服了,要是让林白辞追到年级第一的学霸,他感觉他这大学四年都不会舒服。


        

“那你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徐大观吸了吸鼻子:“喝酒去了?”


        

“碰见老乡了!”


        

林白辞敷衍,走到洗手池边的时候,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