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74章 蛇蝎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博物馆中,黑暗迷雾变得稀薄,能见度增加了不少,但是地形也早就在辐射污染下变化了。


        

除非干掉神明,否则永远无法离开的。


        

今天这座神墟,因为是神明造成的,辐射强度很大,对于普通人的伤害更重。


        

如果他们在普通神墟中能待上12个小时,那么在这里,最多待4个。


        

这个时间长短,依体质而定。


        

林白辞带队再次出发后,这些人中的那些有基础病的、体质差的、免疫力不行的,开始陆陆续续被污染,变成死肉人。


        

这种人已经没救了,为了不让它们造成更大的危害,只能杀死。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


        

一个带黑框眼镜的青年大着胆子询问,他感觉再这么下去,他会疯掉。


        

「收容掉神骸为止!」


        

夏红药随便科普了几句。


        

林白辞回头,视线扫过这些人,他总觉得有人在看他,如芒在背的不舒服。


        

等到林白辞转回头,靠后一些的顾清秋,又继续盯着她的后背。


        

脑型很正,理个光头应该不难看,脖子修长,皮肤很好,还有肩宽腰窄,体型很棒。


        

这个屁股,不够翘呀!


        

穿的是牛仔裤,看不出腿型如何,不过挺长的,等有机会,看看他穿泳装的模样。


        

顾清秋思考着计划,可以让夏红药邀请林白辞去游泳,她暗中跟随。


        

「清秋,你在后边干什么?」


        

高马尾回头:「过来呀!」


        

她想让林白辞和顾清秋赶紧熟悉起来。


        

没想到这次来省博物馆,能找到第二个团员,而且智商也相当高。


        

真好!


        

对于智商高的人,夏红药充满了偏爱,要是有可能,她希望全团都是福尔摩斯级别的。


        

随便拉出去一个,都能做大侦探。


        

「呕!」


        

又有一个中年女人突然弯腰,开始呕吐。


        

除了未消化的食物,还有从食道和胃粘膜上掉下来的肉渣、淤血,混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臭味。


        

众人脸色一变,唰的一下,连忙躲向一旁。


        

经过前几次,他们已经有经验了,凡是呕出这种东西的,基本上就要变成怪物了。


        

「我不想死,救救我!」


        

女人哀嚎,一脸泪水,跌跌撞撞地走向林白辞:「求你了,救救我!」


        

咕叽!咕叽!


        

女人身上的肉开始蠕动,膨胀。


        

顾清秋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这个过程。


        

「红药!」


        

林白辞吩咐。


        

「你们离远点!」


        

夏红药说完,手持短刀,冲向女人。


        

砰!


        

高马尾先是一脚踹在女人的肚子上,把她踹出人群,随即黑色刀光一闪。


        

唰!


        

女人的头颅被斩下。


        

滋!


        

鲜血朝着后方狂喷,没有溅到任何人身上,不然这血液中携带的辐射,也会让其他人污染。


        

「解决了!」


        

夏红药比了个OK的手势。


        

「.....「


        

顾清秋忍俊不禁,


        

你不是团长吗?


        

怎么感觉像林白辞的一条狗?


        

他说什么你做什么?


        

而且不带怀疑的?


        

众人又走了一会儿,四周的环境突然变化了。


        

大家仿佛进入了一座宫殿中,墙壁上除了壁画,还贴着金箔,看上去金闪闪的。


        

光线一下子明亮起来。


        

「一场新的规则污染?」


        

顾清秋眼睛一亮。


        

众人害怕,心惊胆战的盯着四周,很快,看到一些女人出现了。


        

她们的皮肤呈现小麦色,非常健康,光滑、细腻,仿佛绸缎一般,而且曲线优美,一看便是经过长久的锻炼。


        

她们有的梳着辫子、有的披散着长发、甚至还有寸头,但不管什么发型,都非常好看。


        

因为这些女人太漂亮。


        

五官精致到随便拍个视频发到抖音上,都能收获千万粉丝。


        

卫衣男目瞪口呆,不只是他,除了林白辞,现场的男人们都好不到哪去,一个个目光贪婪地盯着她们。


        

因为她们上身,没有穿任何衣物,只带着一些黄金饰品,耳环,吊坠,还有遮掩着胸口的黄金片,看上去非常诱惑。


        

林白辞看了看花悦鱼和金映真,再看看这些女人,突然感慨:「我终于理解了祸国殃民这个词的涵义!」


        

花悦鱼和金映真算是各有千秋的女生,但是在这些女人面前,还是差一筹。


        

这些女人,值得男人们为她们发起一场场战争。


        

不过好看归好看,这些女人有个大问题,那就是她们的腰部以下,是蝎子的身体。


        

没错,她们没有腿!


        

但是卫衣男这些人,像是没看到这些腹足,又或者根本不在乎,他们一个个目光迷恋地看着这些女人。


        

【金蝎美女,她们的身体会散发出一种带有麻醉气息的体味,让人不知不觉的沉迷其中,爱上她们!】


        

【当一个人开始向她们表达爱意的时候,金蝎美女认为'食物'已经烹制完成,被仿若蜜糖的爱意完全包裹,会吃掉他!】


        

这些金蝎美女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拿着一柄弯刀,包围了众人。


        

「我家王后,请各位参加晚宴!」


        

一位身材高大的棕发金蝎美女,朝着林白辞一行宣告,之后转身带路。


        

「怎么办?」


        

花悦鱼看着这些真正意义上的蛇蝎美女:「要不要杀出去?」


        

她担心进了蝎子窝,想再杀出来就困难了。


        

「当然是跟过去看看呀!」


        

顾清秋插话。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肯定不能错过。


        

「跟过去,那怪物既然敢自称王后,想必神忌物的品质非常高!」


        

反正一下子找不到神明,所以林白辞准备一路净化过去。


        

「走吧,身为神明猎手,不能有胆怯心理!」


        

夏红药兴致勃勃,想要大显身手,尽快破掉这座神墟,到时候在群里,在那些龙级大佬面前,一定爽死了。


        

林白辞都决定走了,其他人的建议无足轻重,只能跟上。


        

大概十多分钟后,众人跟着这些蝎子美女,走进了一座大殿中。


        

大殿中摆着一些圆桌,上面放着瓜果佳肴,美酒佳酿,每一个位子上,还有一个琉璃金樽。


        

「古埃及人都这么浮夸吗?」


        

夏红药看到盛放食物的盘子都是黄金的。


        

大殿的上首位置,有一张黄金打造的圆桌,后面坐着一位女王,她戴着一块面纱,眼睑下,贴着弯弯的黄金片。


        

她的头发盘起,像一条蝎子的尾巴。


        

「各位贵宾,请入座!」


        

蝎王后笑了起来,很美。


        

林白辞观察这些圆桌,想找个不近不远的位子,其他人听到这话,立刻往他这边挤。


        

因为一张圆桌只能坐十二个人。


        

这种时候,肯定是距离林白辞最近更安全。


        

「到最前边去,方便刺杀!」


        

夏红药小声嘟囔。


        

「.....「


        

宋慧芝看着夏红药,一脸愕然,这个女孩怕不是有大病吧?


        

距离那个BOSS那么近,是怕死的不够快吧?


        

「不去!」


        

林白辞拒绝,他琢磨着是不是用问神龟甲占卜一下的时候,蝎王后已经开始催了。


        

「入座!」


        

王后声音严厉,那些蝎子美女更是拿着弯刀逼近。「就这儿吧!」


        

林白辞随便挑了个位子,他刚坐下,大家就开始争抢其余的座位,甚至连林白辞身旁的两个都没放过。


        

「滚开!」


        

宋慧芝呵斥,她想骂人,这些家伙心里就没点O数吗?


        

林白辞身边的位置,也是你们这些能坐的?


        

大家没动。


        

「滚!」


        

宋慧芝眼神狰狞:「别让我说第三遍!」


        

有人磨磨蹭蹭,不想走,但也有聪明的,知道这张桌子没他们的位置,就往旁边的圆桌上座。


        

反正就一个宗旨,距离林白辞越近越好。


        

花悦鱼和金映真坐在了林白辞两侧,夏红药打算随便坐,被林白辞瞪了一眼。「过来,坐悦鱼旁边。」


        

林白辞都无语了,夏红药有时候心真大。


        

顾清秋坐在了夏红药旁边,然后是宋慧芝。


        

「林同学!」


        

蔡文琪眼巴巴的看着林白辞,泪水啪塔啪塔的往下掉,她没抢到位置。


        

「你.....」


        

林白辞看着一个青年:「让开!」


        

被点名的青年,一张脸顿时苦成了苦瓜,低声下气的哀求:「林大神,求你了!」


        

「让开!」


        

林白辞不为所动,当然是先帮自己人。


        

青年没办法,只能起身,不然即便强行坐在这里,林白辞不帮忙,他也是死路一条。


        

「谢谢林同学!」


        

蔡文琪坐了下来,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林大神!」


        

卫衣男同样看着林白辞,他也没抢到位子。


        

「随便坐吧!」


        

林白辞懒得管。


        

「......「


        

卫衣男想哭,你能不能别这样呀,女的你救?


        

男的就不管了吗?


        

不过仔细想想,人家上一场给自己罐头火腿当供品,已经让自己过了一关了。这人情已经欠大了。


        

蔡文琪看到卫衣男走开,看到其他人都想坐在林白辞身边,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幸运。


        

感谢上天让我成了林白辞发小的班长。


        

没这个关系,人家根本不会照顾自己!


        

有这些蝎子美女们的弯刀威慑,大家动作很快,不到一分钟,全都坐好。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的晚宴,上酒!」


        

蝎王后一声令下,布置在四周的那位薄纱帷幔后面,走出了一只只抱着陶罐的蝎子美女。


        

这些陶罐半米高,长颈圆肚,上面有栩栩如生的彩绘图案,很漂亮。


        

每一张圆桌旁,都分到了一位抱陶罐的蝎子美女。


        

枣红色的酒水注入到每一只金樽中,芳香四溢,沁人心脾。很快,满室皆香。


        

【蝎酒,添加了蝎毒的葡萄酒,喝下后,会麻痹人的神经,失去痛感,喝到一定的程度后,所有的感觉都会转化为兴奋,产生强烈的快感!】


        

林白辞看到蝎王后没注意他这边,赶紧把酒水倒进黑坛钵盂里,等了两秒,再倒出来。


        

「红药,倒酒!」


        

林白辞肯定先帮高马尾,因为一旦打起来,她是个好帮手。


        

"这酒里有问题?」


        

宋慧芝担忧,她看着林白辞的黑坛钵盂,这东西应该能解毒吧?


        

「不知道。」


        

林白辞隐瞒:「反正小心无大错!」


        

「来,畅饮!」


        

蝎王后举杯,一饮而尽。


        

这酒闻着挺香,但谁知道有没有问题,大家不想喝,但是蝎子美女们亮出了弯刀。


        

没办法,只能喝。


        

咕嘟!咕嘟!


        

当酒液入口,一股香味立刻弥漫口腔,等酒水入喉,满腹都是馥郁之气,大家瞬间兴奋了起来,觉得世界最美不过此物。


        

这下不用蝎王后催了,他们直接一饮而尽。


        

蝎王后很满意,只是当目光看到林白辞这边时,神情一沉。


        

「你在干什么?」


        

蝎王后呵斥。


        

花悦鱼正看着林白辞用黑坛钵盂帮她洗酒」,听到这话,脸色一僵:「我.....我......」


        

「尊贵的王后殿下!」


        

林白辞站了起来:「我是出家人,在我们东方,出家人用膳,吃的食物必须经过这个黑坛钵盂盛放,才能除去食物上的凡尘,不沾因果。」


        

噗!


        

顾清秋低头,掩嘴轻笑。真亏你能想到这个借口。平时没少骗女生吧?


        

「凡尘?因果?你说的有一番道理!」


        

蝎王后点头,跟着又盯着林白辞,语气严肃:「但是,这里是我的国度,一切法度规则,都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别再用这个东西,不然我会立刻处死你们!」


        

「来,举杯,痛饮!」


        

蝎王后蝎钩一般的视线,盯着林白辞这桌上的人。


        

「小白!」


        

花悦鱼拿着金樽,偷瞄林白辞。


        

「喝吧,别给欧巴找麻烦。」


        

金映真仰头,将葡萄酒一饮而尽。


        

众目睽睽之下,林白辞也没办继续净化这些酒水。


        

林白辞和夏红药喝完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他们能看出来,其他人的状态不对了。


        

「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高马尾贴着花悦鱼,低声询问。


        

"没有!」


        

女主播摇头,咂了咂嘴:「就是觉得味道不错,还想喝!」


        

大家的视线,都看向了旁边抱陶罐的蝎子美女,等着她们倒酒,他们的眼神中,有迫不及待。


        

「第二杯,敬神明!」蝎王后说完,一口干掉。


        

这一次不用她催促了,大家痛饮,那模样恨不得金樽里的酒水多到喝不完。咕嘟!咕嘟!


        

一连五杯,蝎王后找着各种花式理由,让大家喝酒。「你有什么办法吗?快使出来!」


        

宋慧芝低声催促。


        

她开始察觉到这葡萄酒的威力了,让她的其他感觉开始退化,只剩下兴奋这一种。


        

」小林子,我好想和你一起探索神墟,你要是做我的副团长,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你!」


        

夏红药恳求:「包括生孩子,照顾你爸妈!」林白辞心说,你这是已经醉了?


        

怎么都开始说胡话了?


        

金映真和花悦鱼靠在了林白辞身上,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顾清秋则是一脸兴奋,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葡萄酒,一边观察蝎王后。其他圆桌上,有几个人醉的更厉害,其中就包括卫衣男。


        

「宴会上怎么能没有舞蹈助兴?」蝎王后大笑:「来,舞起来!」


        

有几个人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侍立在旁边的三只蝎子美女,立刻迈着腹足走了过去,拉住了他们的手,然后带着他们走向大殿的中间。


        

那里是舞池。


        

卫衣男也被一只蝎子美女搂着腰,拉到了舞池里。


        

两人抱在了一起,随着音乐响起,他们开始跳舞,没有什么漂亮的舞步,就是相拥,慢慢摇晃身体。


        

「这一场规则污染的死亡之处是什么?」


        

林白辞思索,观察四周,尽量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不知道是酒池肉林的效果,还是体质比较好,林白辞喝下这些有蝎毒的酒后,什么反应都没有。


        

卫衣男上头了,看着面前的美女,只觉得爱意上涌,他情不自禁,把头伸了过去,想亲吻对方。


        

林白辞看到卫衣男抱着的那位蝎子美女,也低头迎合他,只是在亲到的一瞬间,那只蝎子美女突然裂开了大嘴,咬在卫衣男的肩膀上。


        

咔嚓!


        

蝎子美女的腮帮子都裂开了,上面同样布满牙齿,而且咬合力惊人,这一口下去,卫衣男的肩膀就少了好大一块。


        

咔嚓!咔嚓!


        

蝎子美女咀嚼,有碎肉屑和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胸口上,让小麦色的肌肤有了一种诡异的美。


        

「....「


        

林白辞一惊,头皮有点麻。


        

比起被生吃,他看到卫衣男完全没有所觉,脸上还带着享受的笑容。


        

蝎子美女朝着他的左脸,咬下了第二口。


        

咔嚓!


        

卫衣男还在笑,而且出现了这么大的伤口,他竟然没有流血,这应该是那些葡萄酒的效果。


        

「来呀!继续呀!」


        

卫衣男催促,想让蝎子美女咬的更快,更狠一些。


        

其他跳舞的蝎子美女们,也都开始下嘴。


        

咔嚓!咔嚓!。


        

咀嚼声让人毛骨悚然。


        

开始跳舞,也意味着蝎子美女们的进餐时间到了。


        

林白辞扭头观察,看到那些蝎子美女们,正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圆桌上的人类,不停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等着他们大醉,然后带他们跳舞。


        

只有被酒水醉透的人,而且不能彻底醉死睡过去,才是最美味的食物。


        

林白辞看到,有一只大眼睛尖下巴的蝎子美女盯着他。


        

不用问,自己是这只怪物的那份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