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79章 船长大人,尼罗河三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头疼结束后,林白辞的脑海中,浮现出神恩「与狼共舞」的详细内容。


        

「这上面有几道神恩?」


        

林白辞感觉神明是好东西,它们辐射污染出的神墟中,不仅有大量神忌物,上面还附带着很多神恩。


        

一旦净化完毕,简直血赚。


        

话说能不能把神明圈养起来,人为的制造神忌物和神恩呃?


        

如果有组织能够办到,那它的势力一定非常强大。


        

【还有两道!】


        

喰神点评:【普通神明猎手汲取它们,没有任何意义,浪费!】


        

林白辞也是这么想的:「红药,过来,吃一道神恩,悦鱼,映真,这道神恩对战斗力没有显著提升,我就不给你们了,留着卖钱!」


        

猫步轻俏可以增加活命几率,所以给了她们,而这个与狼共舞更适合给一位团长。


        

「嗯!」


        

花悦鱼忙不迭的点头,白嫖两个神恩,她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欧巴,你如果要卖,我可以帮你牵线,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金映真保证。


        

「是什么神恩?」


        

夏红药走到了身边,摸索着黄金权杖,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最近总是占你便宜!」


        

再这样下去,我只能给你生孩子作为报答了。


        

还得是双胞胎。


        

「张嘴!」


        

林白辞把高马尾当朋友看待,不在乎这些。


        

夏红药还在纠结,喰神已经动手了。


        

那条星光手臂看上去纤细,但是力气很大,拿着光团,直接塞进了高马尾的嘴巴里。


        

呕!


        

夏红药被捅的想吐。


        

虽然能得到神恩是不错,但是能不能轻一点?


        

每次都这么捅,很不舒服耶!


        

只是当神恩落地生根,烙印在神经元上后,夏红药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与狼共舞?」


        

这效果,简直是团长专用呀。


        

士气+1,让全团战斗力提升,不用付出什么,就能天然得到团员的认可与尊重.....


        

林神,我错了!


        

你以后使劲捅,别管我疼不疼!


        

就算我发出杀猪一样的叫声,也别怜惜我!


        

我忍得住。


        

夏红药看着林白辞,嘻嘻的笑了起来,像个傻子。


        

没办法,


        

对于一位立志要做九州龙翼,带出一个九州第一团队的团长来说,与狼共舞这道神恩,简直戳中了高马尾的嗨点。


        

「小林子,谢谢你!」


        

夏红药感觉言辞已经无法表达对林白辞的感激了。


        

不如这样吧,反正自己也不打算谈恋爱,结婚生子什么的,这身体留着也没男朋友用,就给林白辞使唤吧。


        

我怎么也比充气娃娃好用吧?


        

「是什么神恩?我想买!」


        

宋慧芝插话。


        

「不是战斗系的!」


        

林白辞瞟了宋慧芝一眼,等夏红药消化掉神恩,顺手把这根黄金权杖递给了高丽妹。


        

「你拿着防身!」


        

林白辞和夏红药不用这武器,花悦鱼已经有巫毒法杖了,所以只能给金映真了,不然放在黑坛钵盂里吃灰太浪费了。


        

「可以吗?」


        

金映真受宠若惊。


        

「走吧,进船舱看看!」


        

林白辞朝着甲板上看了一圈,确定没问题后,往船舱走去。


        

他的肚子微微在叫,有饥饿感,这说明船上还有好东西。


        

众人赶紧跟上。


        

「林神,我现在当你的捏脚小妹,还来得及吗?」


        

宋慧芝调侃,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这个家伙是真的慷慨呀!


        

带神恩的神忌物,说给就给了吗?


        

你就不怕她偷偷把神恩汲取了?


        

嗯!


        

不过只要智商正常的人,应该不会干出惹林白辞生气的事情来,毕竟这种超级大腿实在太少了。


        

好不容易遇到一条,绝对要抱紧了。


        

「呵呵!」


        

林白辞敷衍的笑了笑。


        

这艘太阳船本就不大,而且这个构造,也是相当简陋,和九州古代的楼船、福船根本没得比。


        

林白辞进入船舱,一眼便将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


        

什么都没有。


        

林白辞拿着青铜剑,这里戳一戳,那里磕一磕,想找到藏宝贝的暗室。


        

金映真和花悦鱼见状,立刻开始帮忙。


        

「最珍贵的战利品,不就在你手中吗?」


        

宋慧芝觉得林白辞太贪心了,真的是雁过拔毛,鸟屎都不想给人家留下。


        

【桌子下,藏有暗格。】


        

喰神点评。


        

林白辞立刻走向船舱中间的矮桌,挥剑把它劈开,接着把青铜剑当锯子用,切开了甲板。


        

木屑纷飞中,一条项链露了出来,链坠是一个由黄金打造的太阳船模型,有一块银元那么大。


        

【尼罗河三号,在这枚链坠中注入大量神力后,可以召唤出一艘太阳船。】


        

【只要有太阳照射到甲板上,不管河流海潮多么湍急,这艘船就永远不会倾覆沉没。】


        

【你是船长,你是王,这艘船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你的领地,你有权决定乘船者!】


        

【没有你的允许,任何人都无法搭乘上这艘船!】


        

林白辞听到第四句点评,心头一动,瞟了宋慧芝一眼。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战斗力如何,所以没有把握之前,不想贸然开战,但是现在,可以搞她了。


        

实际上林白辞只顾着宋慧芝,忽略了喰神的第二句点评,有太阳时不会沉没,这才是这艘船最大的优势。


        

宋慧芝看到林白辞找到一条项链,突然觉得这家伙身上应该有搜索宝物的神恩,不然为什么又发财了?


        

要是单纯靠运气,这也太气人了。


        

林白辞检查了一下这枚项链,做工栩栩如生,而且他攥着它的时候,他和脚下这艘船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好像这是它手脚的延伸一般。


        

「驶向岸边!」


        

林白辞默念。


        

如果从高空俯瞰,就能看到这艘太阳船在林白辞下令后,就开始转向了。


        

「再找找!」


        

林白辞把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其实已经没神忌物了,但是他为了掩饰饥饿感的存在,让大家继续找,一分钟后,他突然'看到」甲板上非常突兀的出现了一群人。


        

大概一百人左右。


        

俱都风尘仆仆,一脸狼狈,看这样子就知道之前绝对没少遭罪。


        

这些人如临大敌。


        

「大家小心,规则污染就要开.....」


        

一个中年人,话说到一般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这艘船靠着船舱的那边,有一些人。


        

重要的是这些人脸上,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非常淡定。


        

这不应该呀!


        

规则污染下,众生平等,能不能活,全看个人实力,以及一些运气。


        

难道说这些人已经把规则污染解决了?


        

「林大神,快来,有人来了!」


        

船舱不大,不能放下所有人,还有一些人在甲板上待着,这会儿看到有一群人传送过来,他们立刻喊了起来。


        

林白辞出来。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林白辞的身上,因为被一群人簇拥,走在最前面的他,怎么看都是老大。


        

「团长,是夏团长!」


        

中年人身后,一个青年眼尖,指着夏红药立刻叫了起来。


        

「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听得到!」


        

中年人吼了回去。


        

他不是故意这么做的,而是早年的时候,因为规则污染,损坏了听力,虽然后来治好了,但是落下了这个毛病。


        

「夏团长!」


        

青年招手,立刻跑向夏红药,只是没几步,又停下了,一脸错愕的看着金蝎王后。


        

刚才因为有人挡着,他没注意到,这个漂亮女人从腰部往下,竟然是一只蝎子的身体?


        

「怪物?」


        

中年人悚然一惊。


        

和他们一起来的那些人,其中那些胆小的女人,已经开始尖叫了。


        

「不用慌!」


        

夏红药赶紧安抚:「这是我的.....朋友!」


        

因为朋友这两个字,金蝎王后瞄了夏红药一眼。


        

青年大着胆子,走到了夏红药面前:「夏团长,你已经把这艘船上的规则污染净化了吗?」


        

青年个挺高,一米八五左右,长的很壮,留着一头短发,显得很精神,还有一张略微发长的脸,有点小帅。


        

看这个热情劲儿,显然对夏红药有点意思。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金蝎王后。


        

「天画!」


        

夏红药打了个招呼,看到中年人也在,摆了摆手:「费团长,你们九科都来了?」


        

「嗯,我们是最先赶到的!」


        

中年人叫费笑,看到夏红药,他有些尴尬。


        

因为他们的表现比较差,不仅到现在没收容掉神骸,还折损了三位团员,剩下的失散,搞得已经只能各自为战了。


        

这次回去,费笑肯定要被夏部长大骂一顿了,说不定还会丢掉团长的职位。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费笑追问,眼神落在金蝎王后身上,等夏红药一个解释。


        

「暂时没有,我们也在找神骸。」


        

夏红药分析:「据我推测,应该是有恐怖组织趁着这个节日搞事,在博物馆激活了一块神骸。」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费笑点头,心说这个怪物的来历,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吗?


        

「你好!」


        

青年看着林白辞,伸出了右手:「我叫方天画,是九州安全局海京分部的神明猎手!」


        

夏红药和这个青年是什么关系?


        

还有看他这一脸淡定的神态,也是神明猎手吧?


        

「林白辞!」


        

林白辞握了一下青年的手,因为这个名字,他多打量了对方几眼,他甚至想问一句,你确定你的名字里叫对了?


        

没有少一个「戟」字?


        

「他是新人,三个月前,因为一场意外的污染事件,汲取了神恩,成为神明猎手!」


        

夏红药介绍:「这位是费笑费团长,在部里人缘很好!」


        

「费团长!」


        

林白辞伸手。


        

「不敢当!」


        

费笑看着林白辞:「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诶?」


        

青年一愣:「我为什么没听过?」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费团长真是怕了这个话痨和天生乐天属性的方天画了。


        

林白辞破棕榈港神墟、成功净化流浪狗污染,让部长开出了天才特殊条款招募他的消息,是在部里中、高层之间流传的,方天画这种新人,还没资格听说。


        

或者说,时间还太短,这些流言还没发酵到连部里扫地大妈都知道的地步。


        

「这艘船开向什么地方?」


        

费笑看着这些人轻松的态度,估摸着规则污染应该已经解决了。


        

至于这只怪物?


        

难道是驯化的战宠?


        

「很快会靠岸!」


        

林白辞解释:「我们是拿到邀请函后,被传送过的「


        

"我们也是!」


        

方天画插话。


        

林白辞简单和费笑聊了几句,看向宋慧芝:「宋女士,你们这次来海京,是为了报复我吗?」


        

宋慧芝听到林白辞这话,心中咯噔一跳。


        

淦!


        

这家伙是在诈我?还是已经知道我是迷失海岸的成员了?


        

她虽然心头焦虑,但是身为一位经验老到的神明猎手,她脸上适时的露出了一个疑惑:「什么?」


        

林白辞微微一笑,拿起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朝着宋慧芝晃了晃:「现在,我是这艘船的主人了,只要我心念一动,你会被立刻丢下去!」


        

「林大神,这个玩笑不好笑!」


        

宋慧芝一脸苦涩。


        

「你不要以为掉到这条河里也能活,我悄悄告诉你,掉下去的人,永远不可能游到岸边!」


        

林白辞呵呵:「只会累死在水里!」


        

众人听到这话,悚然一惊。


        

这岂不是说,大家是生是死,都在林白辞一念之间?


        

「她是迷失海岸的人?」


        

夏红药一惊,如临大敌。


        

方天画正在打量金映真、花悦鱼、还有顾清秋,因为她们实在太漂亮了,各有千秋,结果听到夏红药的话,看到她摆出戒备姿态,他也立刻持刀,盯着宋慧芝。


        

这小子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跃跃欲试,想干掉宋慧芝一战成名。


        

「闪一边去!」


        

费笑一把扯住方天画的胳膊,把他用力拉到了身后。


        

面对这种强敌,你往前站,嫌死的不够快吗?


        

「团长!」


        

方天画觉得费笑太轻视他了。


        

「林大神,我自问一路走来,没得罪你吧?还有我如果是迷失海岸的成员,你之前杀那个男人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帮他?」


        

宋慧芝辩解。


        

「对呀!」


        

夏红药点了点头,疑惑地看向林白辞。


        

「红药姐,有时候个人利益是凌驾于团队友情之上的!」


        

顾清秋解释。


        

费笑关注的是另一件事:「林.....林神,你们杀了一个迷失海岸的成员?」


        

这可牛逼了呀!


        

不对,能让这么一只蝎子怪跟着,已经很牛逼了。


        

费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林白辞,赶紧叫林神,奉承一把,没毛病。


        

「你如果老实交代,咱们还能谈,如果再这么下去,那么不好意思,我就宁错杀,不放过了!」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反正你也不出力,留着你没什么用!」


        

这话说的有些霸气了。


        

费笑惊愕,方天画这些人不知道迷失海岸有多恐怖,但他知道,如果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林白辞这么和人家说话......


        

胆儿肥!


        

不过我欣赏你的勇气。


        

要是平时,费笑说不定会招募一下林白辞,但是现在,不妄想了。


        

这可是夏部长看重的人。


        

宋慧芝看着林白辞的眼睛,收起了脸上的苦涩,变得沉稳起来:「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这一刻的宋慧芝,面对几位九州安全局的人员而临危不乱,很有几分顶级恐怖分子的风采。


        

费笑和方天画听到这话,神色一紧,立刻后撤,然后他们就看到,林白辞一动不动,连带着他身旁的那几个女孩都没动。


        

这让两人尴尬了。


        

为了面子,方天画又走了回去。


        

费笑没有,因为可能会死!


        

「对,我原本留着你,想让你出力,但是你太自私了!」


        

林白辞嫌弃。


        

「你想怎么办?」


        

林白辞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并没有退后,拉开一个安全距离,这让宋慧芝很是恼怒。


        

这个家伙太自大了。


        

当我是杂鱼吗?


        

不过跟着,她又有些欣喜。你越自大,我赢的机会越大。


        

「说出你们团长的神恩和神忌物,我饶你不死!」


        

林白辞没说让宋慧芝把神忌物交出来这种话,因为不现实。


        

「只问我家团长的?」


        

宋慧芝调侃:「我可以都告诉你!」


        

「没必要!」


        

林白辞摇头:「臭鱼烂虾的情报,我没兴趣知道,反正都不是我的对手。


        

「我靠!」


        

方天画惊了,觉得这个人好装呀。


        

吹这么大的牛,也不怕累死。


        

「我不可能说的,换个其他要求的!」


        

宋慧芝拒绝了,她对于团长,还是很尊敬的。


        

「哦,那就是没得谈了!」


        

林白辞认为该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于是他心念一动,发动船长的权利,驱逐这个宋慧芝。


        

宋慧芝突然动手了,整个人扑向林白辞。


        

夏红药和金蝎王后立刻一个大跨步,冲到林白辞身前,要保护他。


        

花悦鱼和金映真没往前凑热闹,但是都把法杖举了起来,准备攻击。


        

只是下一瞬,宋慧芝消失在甲板,整个人出现在海水上方。


        

宋慧芝不会飞,所以自由落体。


        

噗通!


        

宋慧芝落水,溅起好大一个水花。


        

费笑立刻看向林白辞,原来他刚才的话不是吹牛。


        

然后他就羡慕了。


        

这位林神,才成为神明猎手不到三个月,竟然已经有一条船了?


        

林白辞走向船舷。


        

希望这个女人识趣一些,主动交一些赎金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