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84章 我归来!我杀戮!我征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庙中,光线本就昏暗,再被林白辞等人头上的绿色火团照耀后,显的鬼气森森。


        

林白辞一路狂奔。


        

「小林子,我来做先锋,你指挥方向!」


        

夏红药没有质疑林白辞的选择,甚至主动担任最危险的探路工作,这样可以让林白辞不用分心,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分辨路线上。


        

不然的话,林白辞还要顾虑会不会踩到陷阱。


        

花悦鱼和金映真跟在后面,拿着法杖,随时准备攻击,她们神情严肃,哪怕跑的大喘气,都没有半分抱怨。


        

这一刻的她们,在互相较劲,都不愿成为林白辞的累赘。


        

又跑了一百多米后,林白辞遇到第三个岔路口,他直接往左边一拐。


        

「团长,他行不行呀?


        

方天画担忧:「我怎么感觉他有点莽?」


        

「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费笑反问。


        

方天画摇头。


        

「那就跟着跑!」


        

费笑不觉得林白辞是在乱跑,因为每到一个岔路口,他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做出选择。


        

还有夏红药,对林白辞的信任已经爆表了,不仅没有质疑,还主动开路,这要是林白辞判断错误,她必然是第一个遭殃的。


        

当然,费笑跟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让他选,他也没头绪。


        

「看来在一小时死亡诅咒的紧逼下,林白辞开始展现真正的底牌了!」


        

费笑估摸着林白辞肯定有某种神秘强大的神恩压箱底,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


        

「林......林大神,我......我跑不动了!


        

「等等我!」


        

「农村拉磨的驴都没这么累!」


        

众人跑的气喘吁吁,肺部和嗓子有一种灼烧般的疼痛,感觉气都不够用了,但是他们不敢停下来。


        

这种地形中,一旦跟丢了林白辞,他们觉得必死无疑。


        

林白辞和这些人一路走过来,也大致了解了他们的身体素质,这个速度,已经是他压缩过的了,不然他全速狂奔,除了夏红药、费笑、以及方天画,谁都跟不上来。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开始掉队。


        

她们看着自己被越甩越远,发出了焦急绝望的哭喊。


        

【别管这些食物链底层的杂鱼,冲冲冲,去生吃法老王!】


        

喰神催促,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一顿大餐。


        

林白辞停了下来。


        

「没路了?」


        

方天画郁闷,这是一条死胡同,他偷偷给了费笑一个眼神,想说林白辞这选择不靠谱呀!


        

费笑比方天画沉得住气,他什么也没说,等着林白辞行动。


        

林白辞看着通道尽头的这面墙壁。


        

上面有好多副壁画,连起来,像是在讲述一位英雄击杀恶魔,建立了一个大帝国,给人们带来了丰收和安定的传奇故事。


        

【请大喊三声‘古埃及吆,你们的法老王,又回来了「!】


        

【务必用最大的声音喊,体现出舍我其谁的霸气!】


        

【我归来!我杀戮!我征服!】


        

林白辞感觉这个口号有些羞耻,要不是时间紧迫,他就让夏红药来念了!


        

「小林子,有头绪吗?」


        

夏红药盯着这幅壁画,脑力全开,想要破解其中的奥秘。


        

「有!」


        

林白辞的回答,让大家本能的看了过来。


        

「吹牛的吧?」


        

方天画觉得林白辞要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揭开这幅壁画的秘密,那也太叼了。


        

武昭坤那也叫天才?


        

给林白辞提鞋都不配。


        

「咳咳!「


        

林白辞清了清嗓子,忍着羞耻感,酝酿了一下情绪后,喊了出来。


        

「古埃及吆,你们的法老王,又回来了!」


        

这一声,如果不看林白辞那张年轻到过分的脸庞的话,还是有一些浑厚,威严,以及霸气的。


        

众人让林白辞突然这么一句吓了一跳,不过更多的是懵逼。


        

这是弄啥咧?


        

林白辞硬着头皮,又连吼了两遍。


        

「......「


        

满场沉默,只有回音在幽暗的通道中回响。


        

「我觉得喊芝麻开门更有用!」


        

方天画建议。


        

「芝麻开门那是中东地区的童话!」


        

花悦鱼无语,看来神明猎手中也有九漏鱼。


        

「反正也没办法,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再说试一试又没什么损失?」


        

方天画耸了耸肩膀。


        

林白辞这三声,就像搞笑一样,让凝重的氛围减轻了不少。


        

「谁说不会有损失?」


        

费笑反问。


        

在某些规则污染中,是不存在「尝试「这种事情的,一次失误,直接判定为失败。


        

可以等死了。


        

「呃!」


        

方天画哑然,琢磨着怎么回一句的时候,面前的这面墙壁,突然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开始向上升起。


        

哗啦!哗啦!


        

一些灰尘、沙子、还有石粉落了下来。


        

「咳咳!咳咳!」


        

众人被呛的难受,但是神色振奋。


        

「居然真的管用?


        

方天画目瞪口大。


        

「......」


        

费笑心说实锤了,这小子绝对有预言占卜类的神恩,不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通关的关键。


        

一直默默跟着林白辞的金蝎王后忽然很想问一句,这里不会是你家的?


        

不然你为什么这么熟悉?


        

「走了!「


        

林白辞一马当先,穿过石门。


        

又往前走了十多米后,大家从通道出来,到了一个大厅中。


        

这里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地面是石板铺就,每一块都是边长一米的正方体。


        

这些地板上,同样有壁画图案。


        

大厅的墙壁上,每隔十米,有一个铜制的灯台,上面放着一根牛油蜡烛,正燃烧着,有青烟冒起。


        

只是大厅太大了,蜡烛的火光又太弱,所以这里依旧昏暗。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里有陷阱!」夏红药打量了一圈:「我先走,看看情况,你们稍后!」


        

高马尾说完,踏上了一块石板。


        

轰隆!


        

她脚下的石板突然下坠,而且速度极快,让她猝不及防。


        

这要是换成普通人,绝对掉下去了,但高马尾反应超快,右臂一伸,抓住了另一块地板的边缘。


        

「红药!」


        

就在大家以为夏红药躲过一劫的时候,她抓着的石板,也突然下坠了。


        

「卧槽!」


        

方天画大惊失色。


        

不过吃了一次亏的夏红药已经有了防备,她在抓住石板的一瞬间,就五指用力,往上一撑。


        

唰!


        

夏红药跳了起来。


        

费笑左手一抖,甩出一条皮带,卷在夏红药的胳膊上,把她拉了回来。


        

「你们说这一关,是赌运气,还是靠智慧破解?」


        

花悦鱼紧张。


        

要是赌运气,大家想成功走过去,会死很多人,如果是靠智慧?那么线索又在什么地方?


        

花悦鱼瞪大了眼睛,观察地板上那些壁画。


        

费笑回头瞅了一眼,这个大厅太大了,己方人数太少,即便用炮灰,也最多走一半的距离。


        

【决死赌命,各凭运气,或者狠一些,让炮灰探路!】


        

【放下对面墙壁上的杠杆把手,即可解除陷阱!】


        

「快过去十五分钟了!」


        

顾清秋一直关注着时间,看到距离一小时时限,过去四分之一,出言提醒。


        

「我冲一下!「


        

林白辞取出了巨蝗虫腿,这件神忌物可以增加他的弹跳力,只要每一次跳的够远,那么就可以减少踩踏石板的次数。


        

「不行!」


        

夏红药和费笑齐刷刷开口。


        

「我来吧,也该我出力了!」


        

费笑活动了一下脖子:「不然我这团长的尊严都丢光了?」


        

「你有几分把握?」


        

因为费笑这句话,林白辞对他有了一些好感。


        

「六成!」


        

费笑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比了一个六。


        

「这件神忌物可以增加跳跃力!」


        

林白辞把巨蝗虫腿借给费笑。


        

「不如我来吧?」


        

夏红药看着这个大厅:「我有八成把握!」


        

「费团长,麻烦你了!」


        

林白辞权当没听到高马尾这句话,就算她有九成把握,他都不会让她上:「你留着力气,待会儿打BOSS!」


        

时间紧迫,费笑没有谦让,接过巨蝗虫腿,迅速跳了两下,熟悉这件神忌物,免得用的时候生疏。


        

「你看到对面墙壁上那个木棍了吗?把它拉下来!」


        

林白辞指给费笑看。


        

那是一根一米长的木棍杠杆,斜向上翘起。


        

以神明猎手的视力,哪怕光线昏暗,还是能看到对面的。


        

「我走了!」


        

费笑没问理由,信林白辞就对了。


        

他说完,窜了出去,直接落在七米外的一块石板上。


        

随着他踩踏,石板轰隆一下下坠,费笑一沾就走,比下落的石板快了那么一丢丢。


        

三十米!


        

四十米!


        

五十米!


        

......


        

「干的漂亮!」


        

方天画欢呼,朝着林白辞挑了挑眉头,意思很简单,我家团长牛不牛逼?


        

只是林白辞根本没搭理他,全神贯注的盯着大厅中的一切,他在尽量收集数据。


        

方天画见状,突然尴尬了。


        

自己的行为和人家一比,简直幼稚,于是方天画收起了竞争的心态,现在齐心协力,净化掉这场规则污染才是最要紧的事。


        

费笑冲到八十米,他正前方一百二十度范围内的石板,突然开始上下起伏,全都动了起来,这让他不好判断了。


        

如果踩上去的时候,石板正好开始下坠,那么因为惯性,费笑是不好借力起跳的。


        

费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琢磨着是不是从两侧走,这样会绕远,但是比较稳妥。


        

【不能停!不能停!】


        

林白辞听到喰神的点评,立刻大喊:「别停呀,冲!」


        

费笑听到这话,猛地往前一扑,


        

时间紧迫,不迂回了,直接莽,他攥紧巨蝗虫腿,想一次跳过这些起落的石板。


        

就在他离开的下一瞬,不仅他脚下的那块石板坠落,连带着四周的也都塌陷了。


        

「操!」


        

费笑吓了一跳,好险!


        

啪!


        

费笑落地。


        

他运气不好,正好赶上一块下坠的石板,让他踩不到东西,没办法借力起跳,不过他激活神恩了。


        

噗!


        

费笑的舌头吐了出来,三米长,直接黏在前边一块上升的石板上。


        

这条舌头像弹簧一样收紧,把他扯到了石板前,他一个空翻落在上面,接着再次空翻。


        

费笑利用神恩蛙舌和巨蝗虫腿,一路惊险的穿越了这一大片石板陷阱,成功抵达对岸。


        

他顾不上喘口气,冲到那个木棍杠杆前,一把抓住它,猛的往下一扯。


        

咔拉!


        

轰隆!轰隆!


        

那些落下去的石板,重新升了起来,恢复原样。


        

「快走!」


        

林白辞踏上石板。


        

大家虽然害怕,但是有林白辞带头,心中就莫名的多了一股信心,仿佛跟着他,就可以安然无恙。


        

这种状况下,根本不用林白辞催促,每个人都使出了殴打情敌的力量,发足狂奔。


        

不到一分钟,大部分人安全通过。


        

后面还有几个掉队的,但林白辞实在没时间等他们了。


        

「费团长,厉害!」


        

林白辞称赞。


        

「别!别!在你面前,当不得一句团长,你要是觉得我这人还行,我就托次大,你喊我一声费哥吧?」


        

费笑很看重林白辞,这位要是加入九州安全局,肯定前途无量,所以不如提前搞好关系。


        

而且林白辞的为人处世,也让他觉得很舒服,值得结交。


        

「费哥!」


        

林白辞淡淡一笑。


        

「哈哈!」


        

费笑拍了拍林白辞的肩膀,把巨蝗虫腿还给他:「这次我来开路,别争了!」


        

方天画不明所以。


        

团长今天发什么疯?


        

按照团队的战术习惯,都是身手敏捷,心细如发的成员开路,团长坐镇中心,因为最后还要打BOSS,团长要留力。


        

可是费笑现在当起了斥候......


        

他不会是在讨好林白辞吧?


        

前面又是一段各种岔路横生的迷宫区,对于大多数神明猎手来说,这里不算难,但是会浪费时间,而林白辞不用。


        

喰神,饥饿感雷达,再加上问神龟甲,让他每次都能第一时间找到最正确的路。


        

又跑了七分钟,在拐入一条通道后,费笑突然停下来。


        

「小心,前边有人!」


        

费笑神情严肃。


        

大家立刻做好了战斗装备。


        

「什么人?出来!」


        

方天画爆喝。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淡蓝色运动装,看上去像经常健身的那种人。


        

他的头上也有一团绿色的火焰,很大。


        

「前面无法通行,有一大群蛇.......」


        

运动男本来想说前面有一些蛇怪,但是看到跟在林白辞身边的那个蝎子怪物后,他傻眼了。


        

什么情况?


        

「你是野生的神明猎手?」


        

费笑问询。


        

「嗯!」


        

运动男点头:「我叫边祥,一般在东南亚那边活动。」


        

【一份外卖自己送上门了!】


        

林白辞听到这话,眉头一挑,喰神之前对于其他神明猎手,并没有表现出明显敌意,那么这句话说明,这个边祥有可能是迷失海岸的人,也或者它身上有好东西,喰神想吃。


        

「成为神明猎手几年了?」


        

别说费笑身为安全局的一位团长,就算是普通的职员,也有资格盘问这些情报。


        

因为这是国家暴力机关赋予他们的权利。


        

「三年!」


        

边祥看上去很老实,有问必答。


        

「前面那些关卡,你是一个人过来的?」


        

夏红药插话。


        

要是以前,她肯定会考察一番这个男人,邀请他加入安全局,毕竟能走到这里,证明很厉害,但是现在,有了林白辞和顾清秋后,她的眼光也变高了。


        

「不是,还有两个人,但是在前面的蛇窟,我们遇到攻击,跑散了!」


        

边祥一副后怕和希冀的神情:「我能跟着你们吗?」


        

「你问他!」


        

费笑指了指林白辞。


        

边祥眼睛中闪过一抹惊诧,费笑一看就是个硬茬子,可是居然让一位新人做主?


        

「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边祥态度谦卑,他知道林白辞,因为他是迷失海岸的成员,绰号黑金,这次来海京,就是为了杀这个年轻人。


        

「林白辞!」


        

林白辞继续往前走去。


        

「绕路吧,前面有很多毒蛇怪物,我试了,过不去!」


        

边祥劝说,他尝试了几次,都没能闯过去。


        

「如果只是蛇的话,我可以搞定!」


        

金蝎王后自荐。


        

「太棒了!」


        

花悦鱼大喜:「王后,拜托你了!」


        

金蝎王后走到了最前面。


        

边祥跟在费笑身边,忍了忍,没忍住:「费哥,这是什么情况?」


        

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这种明显拥有智慧的怪物,肯定不是神忌物召唤出来的,可它为什么要和人类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


        

费笑总不能说,这只雌蝎子帮忙,是想让林白辞和它生孩子吧?


        

大家还没走到通道尽头,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好多蛇,花花绿绿绿的,堆在一起,就像一层蛇皮地摊。


        

它们吐着信子,瞪着三角眼,看着这些不速之客。


        

嘶!嘶!


        

金蝎王后微嘴唇,喉咙里发出了一种嘶嘶声,那些毒蛇就像遇到了天敌似的,退潮一般,开始退后。


        

众人走出通道,看到一个深达十多米的大坑,比一个大学操场还要大,而且里面全都是蠕动的毒蛇。


        

它们的三角眼齐刷刷的盯向了这些人类,如果不是金蝎王后在场,蛇潮攻击已经开始了。


        

「跟紧我!」


        

金蝎王后说完,往大坑中走去。


        

「它到底靠不靠谱?」


        

边祥担心,一旦走到大坑里,再被攻击的话,可真逃不出来了。


        

「我相信林白辞不会拿他的命开玩笑!」


        

费笑跟上,可不能被一个新人比下去了。


        

金蝎王后所到之处,群蛇避让,只是当它快接近大坑最深处的时候,这些毒蛇不动了,而且开始往前压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