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88章 遭遇挖角,极品掉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土泥人躲在光影的暗处,用投石索接连掷出三块飞石,它们带着咻咻咻的破风声,精准的打向法老王的眼睛。


        

法老王本来要砸碎夏红药的脑袋,见状立刻抬手,拍苍蝇似的,打飞了这些石头。


        

接着肌肉佛杀到,钵孟大的拳头连击!


        

噢啦噢啦噢啦!


        

林白辞的飞剑也到了,要刺穿它的后脑。


        

你们以为救得了她?


        

法老王狞笑,身上的绷带突然动了起来,像一条条螺动的触手,各自发力,要像五马分尸一样,撕碎夏红药。


        

高马尾没有惊惧,她激活神恩,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她的身体上往旁边一移,就像蜕壳似的。


        

下一秒,那个影子变成了夏红药本尊。


        

撕拉!


        

那些绷带撕碎了‘夏红药,,只不过碎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地黑色质地像玻璃似的碎片。


        

这是夏红药的神恩,幻影替身,可以在危急时刻,用来保命,但是使用它,需要消耗大量神力,哪怕是夏红药这种超强体质,用完后,也是大口大口的喘息,浑身汗流浃背。


        

法老王看到夏红药逃掉,脸色一僵,觉得威严被冒犯了,它立刻想扑过去,斩杀她。


        

但是林白辞及时冲至,青铜剑怒斩!


        

碎肉打击!


        

唰!唰!唰!


        

剑刃破风,带着死亡的寒光,切在绷带上,就会削断一截。


        

你们去壁画上找这家伙的画像,全部破坏掉!


        

林白辞大喊。


        

风雨飘零,有野佛出现在他的背后,然后朝着法老王一吹。


        

呼!


        

法老王头上刚刚燃起的火焰熄灭了,但是它本人什么事情都没有。


        

因为它本身就是‘死,的。


        

顾清秋躲在墙边,脑力全开。


        

这些壁画描绘了很多内容,大部分是在吹捧法老王的辉煌一生,还有一些特别夸张的,比如弑神、建立神国,自称神明。


        

在顾清秋看来,壁画虽多,可内容也有轻重之分。


        

比如法老王出生时,太阳七日不落,王城四周,果树结果,花朵绽放,香气四溢,半月不绝。


        

再比如,法老王登基时,有神女降临,下嫁于他。


        

虽然是吹的,但一位王子加冤为王,肯定是人生的重要时刻。


        

顾清秋立刻跑向了花悦鱼。


        

女主播双手握着巫毒法杖,焦急的看着林白辞和法老王大战,她想找机会给那个怪物来一下。


        

花悦鱼,跟我来!


        

顾清秋扯了女主播胳膊一把。


        

啊!


        

花悦鱼吓了一跳,看到是顾清秋,这才放心:干嘛?


        

跟我来!


        

顾清秋重复,她看到花悦鱼一直担心林白辞,开口劝说:你过去参战就是累赘,不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能做什么?


        

花悦鱼很痛恨自己这个废物模样。


        

跟着我!


        

顾清秋说完,沿着壁画跑了起来,漂亮有神的眼睛快速地在墙壁上扫来扫去。


        

感谢幼年时培养出的速读技巧,让她可以在几秒内提取出主题信息。


        

你在找什么?法老王?


        

花悦鱼指着一处:我看到了!


        

那个不对,跟着我!


        

顾清秋言简意贼。


        

她身体不太好,要不是之前和夏红药一起时,她汲取过一道神恩,强化了一下,不然早累垮了。


        

即便如此,她也快到极限了,脸色发白、都是汗水,但又有几丝亢奋的红晕,她现在还能撑着,完全是因为这场冒险太刺激了,让她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压制了不舒服。


        

她这次要是能活着出去,后遗症就得让她难受好久。


        

顾清秋突然停下了,指着壁画上的一个法老王浮雕。


        

这里,攻击它!


        

顾清秋喊花悦鱼一起,就是因为她这根法杖的威力,能够一击破坏掉浮雕,不然她拿着小刀刮,都要刮好久。


        

花悦鱼知道事态紧急,自己做不到,就听别人的,所以她哪怕心里有疑问,她也没问,严格执行顾清秋的吩咐。


        

轰隆!轰隆!


        

两道闪电打在了墙壁上,将法老王的浮雕轰成了粉碎,留下一个大坑。


        

女主播为了一击成功,还多打了一道闪电。


        

不用两道,留一些神力!


        

顾清秋又跑了起来。


        

她知道不是这里,因为她在让花悦鱼攻击浮雕的时候,她一直偷偷观察着法老王。


        

如果那个怪物紧张,就说明她找对了。


        

这里,再来!


        

这一次,顾清秋找的是法老王举行祭典,进行封神的仪式。


        

闪电打在壁画上,精准的毁掉法老王的浮雕,但是它本尊,依旧没有任何损伤的迹象。没用呀!


        

花悦鱼着急,林白辞那边,险象环生。


        

走!


        

花悦鱼冲向下一个位置,然后她就听到了林白辞的喊声:去破坏法老王那些人生重大节点时的浮雕。


        

林白辞喊这句话的时候,盯着法老王,想从它的表情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法老王古井不波,淡定的一匹,仿佛一切尽在掌控。


        

金映真正在焦急的破坏壁画上每一个法老王的浮雕,听到这句话后,她恍然大悟,有了目标。


        

小心!


        

费笑拉了方天画一把,让他避开了法老王的攻击。


        

林白辞、费笑、再加上夏红药,和法老王混战,忽然,法老王脸色一变,硬抗了夏红药一记短刀,扑向顾清秋。


        

拦住它!


        

林白辞大吼。


        

这几幅,都破坏掉。


        

顾清秋这次选的是法老王出生时的那些壁画,尤其是有各种天地异象的那些,然后她发现花悦鱼刚举起法杖,那位法老王已经杀了过来。


        

快点!


        

顾清秋催促,眼睛中闪过一抹兴奋。


        

这次猜对了。


        

轰隆!轰隆!


        

法老王被林白辞三人拼死拦截,没能及时赶来,花悦鱼的闪电打在壁画上,将那些浮雕轰烂。


        

啊!


        

法老王发出了愤怒的嚎叫。


        

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做成木乃伊,让你们无法转生,永远以死者的形态,在人间与冥界像野狗一样徘徊。


        

法老王咆哮。


        

小心!


        

费笑神情凝重,法老王要拼命了。


        

它为什么还没死?


        

花悦鱼紧张。


        

破坏掉浮雕后,它的不死之身就应该被破掉了!


        

顾清秋猜测。


        

法老王突破林白辞三人的阻拦,出现在顾清秋面前,手中的权杖全力砸向她的脑袋。


        

啊!


        

花悦鱼叫了一声,狼狈躲闪,但是顾清秋没动,就在法老王即将打中她的时候,柄青铜剑射来,撞开了法老王的权杖。


        

林白辞冲来,碎的一声,撞在法老王的身上,带着它滚翻出去,然后挥拳。


        

酒中醉仙拳!


        

砰砰砰!


        

林白辞不知道这拳法对不死之人有没有用,但是除了这个,他也没有进攻类的技能了。霸王卸甲,无衣遮体是破甲技,对本体伤害倒不是很大。


        

众人混战。


        

他受伤了!


        

方天画兴奋的大喊。


        

之前战斗,法老王不管受到什么打击,都毫发无伤,但是现在,它的伤口不再修复,而且脸上开始频繁出现痛苦的神情。


        

能赢!


        

费笑拼命,甚至打算以伤换伤。


        

首先,他是一位狮王级团长,是这里最强、也最年长的人,理应做出表率,再者,他觉得这是最终boss了,只要杀掉它,再收容神骸,就能净化掉这座神墟。


        

要知道三科团长张横也在,自己要是比他们抢先一步,可就真正的扬眉吐气了。


        

团长!


        

方天画担忧。


        

你们闪开!


        

费笑大吼。


        

人活一辈子,总得追求点什么,而费笑就是想证明他也不比那些前三科的团长差多少。


        

巨人之臂,激活。


        

轰!


        

费笑的双臂膨胀起来,变得粗大强壮无比,堪比大象的两条腿,他挥舞重拳,打向法老王。


        

砰!砰!砰!


        

每一击,都仿佛是重炮轰击,打在地上,地板直接龟裂、破碎,出现一个大坑。


        

去死!去死!去死!


        

费笑咆哮。


        

法老王还要闪避,红土泥人的飞石打来,正中它的脚踝,让它一个跟跄,脚下不稳。


        

费笑抓住机会,一拳命中。


        

砰!


        

法老王被打的飞了出去。


        

费笑刚要跟上,继续抢攻,一支长矛射了过来,宛若闪电一般疾速,喋嗤一下,射穿了法老王的脑袋,接着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它的身体,飞出几十米远,不等落地,一个魁梧的身影杀到,手中三米长的斩马刀横扫。


        

唰!唰!唰!


        

法老王被分尸,顷刻间被斩成了几十块,掉了一地。


        

张横!


        

费笑大怒:你抢我战绩!


        

来人是张横,第三科科长,同样也是一位狮王级团长,他没搭理费笑,而是看向了林白辞。


        

要不要加入我的团队?


        

张横邀请。


        

在沙漠中,他全速奔行了足足两个小时,都没能接近地平线上的那幢黑色建筑,这让他明白,他错了。


        

这幢建筑搞不好是一场海市蜃楼,林白辞说的是对的,反向走,才能离开。


        

之后,张横返回,和团队汇合后,找到了神庙的入口,他们一路走过来,看到了林白辞破解规则污染时,留下的各种痕迹。


        

以他的智商,很容易就推断出林白辞干了什么。


        

所以这种超级新秀,他想要。


        

张横!


        

费笑被无视了,大怒,而且更让他生气和不爽的是,张横展现出的攻击力。


        

不得不说,人家真的强。


        

这让费笑有一种挫败感。


        

我又没说要这些战利品?


        

张横抬脚,踢走了一块碎肉:别慌,战绩是你的,战利品也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费笑气的吐血,对方越是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越让他受伤。


        

林白辞,如何?


        

张横看着林白辞:认真考虑一下吧?


        

九州安全局的成员净化掉一场规则污染,能得到丰厚的奖赏,还有现在可以拿到的战利品,对于很多神明猎手来说,都是一笔巨额财富,但是张横不在乎。


        

他想要林白辞。


        

众人都看向了林白辞。


        

这是挖角了吧?


        

不过以林白辞的优秀,值得他们如此厚爱。


        

金映真很担忧,她不想林白辞答应。


        

哎,


        

国籍不一样,好烦!


        

第三科,一共有七人到场,其中就有武昭坤,他听到张横的话后,心里有些羡慕,有些吃味,也有些不服气。


        

他想和林白辞再较量一番。


        

林白辞,在我的团队里,你可以拿到最大的自由权,除了出任务的时候,你必须跟着我,其他时候,你想干什么都随便,甚至杀了人,我都能替你打下来!


        

财富待遇?


        

这种东西,林白辞将来一定会有,张横知道他能打动林白辞的就是这些特权,人上人的特权。


        

说白了,就是林白辞可以在法律外,随心所欲的做一些事情,惹出麻烦了,张横替他摆平。


        

武昭坤听到这话,羡慕的一匹。


        

不好意思,没兴趣!


        

林白辞心说,我如果要加入安全局,直接跟着夏红棉不香吗?


        

你的权利总不可能比一位部长还大吧?


        

张团长,你连龙级都不是,你没机会的!


        

夏红药没有讥讽的意思,她是实话实说,以林白辞的实力,足以加入任何一位九州龙翼的团队。


        

就自己群里那几位龙级大佬,已经开始对林白辞心心念念了。


        

你什么意思?


        

张横脸色阴沉。。


        

夏红药是随口说的,但是在张横听来,就不舒服了,要是平时,张横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不当回事。


        

但是今天,他让一个才成为神明猎手不到三个月的新人抢了先手,心里其实有些不痛快,现在又在挖人的时候被这么评价,这不是当面打脸吗?


        

也幸亏夏红药是夏红棉的亲妹妹,不然张横早一巴掌打过去,让这个女人涨涨记性了。


        

红药,少说两句!


        

林白辞呵斥。


        

他是个谨慎人,在这种情况下,谁知道张横会干出什么事情?


        

哪怕他是九州安全局的成员,也不值得完全信任。


        

【他尽管性格不好,但本性不坏。】


        

【话说回来,有实力的人,就是食物链的顶层,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他们不管多么不爽,都拿有实力的人无可奈何。】


        

本来就是嘛!


        

夏红药嘟嚷。


        

欧巴!


        

金映真跑过来了。


        

你刚才直面法老王,没有逃跑的样子真是太酷了!


        

花悦鱼扶着顾清秋,往林白辞那边走。


        

我是被吓到腿软了!


        

顾清秋苦笑。


        

我又不是傻子,有了危险,肯定第一时间逃掉的,毕竟世界这么大,我还没看完。


        

花悦鱼没想到顾清秋这么坦诚,不过她真的好聪明呀。


        

清秋,干得漂亮!


        

夏红药等到顾清秋过来,一把楼住了她,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不过刚说完,她就担心的偷喵了张横一眼,害怕他再次挖人。


        

放心,他看不上我的!


        

顾清秋呵呵一笑。


        

干的不错!


        

林白辞称赞。


        

谬赞了!


        

顾清秋微微一笑:咱们不用打扫战场吗?


        

我去!


        

夏红药跑向法老王的尸体。


        

击杀这只怪物的关键,是顾清秋找到,花悦鱼动的手,所以她们的功劳要占一半。


        

林白辞迫使边祥死战,消耗法老王,并且干掉了边祥这个迷失海岸的成员,功劳也不少。


        

费笑虽然最后很拼命,但说实话,在神墟中,有时候人命,相当不值钱,不是拼命,就代表着大贡献。


        

第三科的人,净化过很多神墟,拿到过太多战利品,都身家丰厚,既然团长发了话,他们自然不会阻拦。


        

警戒四周,搜索神骸!


        

张横吩咐。


        

法老王死了,头上的王冠,身上戴着的金饰,包括那双黄金拖鞋,都碎掉了,只有手中的黄金连枷和赫卡权杖留了下来,所以夏红药第一时间就把它们捡了起来。


        

【法老权杖,当你拿着它鞭打别人时,别人心服口服,不会产生任何不满,久而久之,还会迷恋上这种感觉。】


        

【长时间接触这支权杖,会有一种我就是世界之王的错觉,并且真的认为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子民。】


        

【黄金连枷,作为古董,并且是黄金制品,应该可以卖几个钱!】


        

喰神的点评说明,这支连枷伽不是神忌物。


        

小白!


        

夏红药看到林白辞走过来,立刻把两件东西给他。


        

你拿着吧!


        

两家垃圾,林白辞毫无兴趣。


        

【法老绷带,当你缠上它的时候,你将转化为木乃伊形态,这个形态下,你相当于游走在生与死的间歇,你受到的物理伤害会大大降低。】


        

林白辞听到这句,眉头一挑。


        

这是好东西。


        

他蹲下来,仔细检查这些肉段上裹着的绷带,然后发现右手腕上这条,在发着光。


        

林白辞立刻把它解了下来。


        

长时间使用,你的身上会带上香料和尸臭的混合味道,你会讨厌生者,向往死亡!】


        

林白辞有点头大,为什么这么极品的神忌物,非要有这种弊端呢?


        

他本来还打算以后探索神墟的时候,就直接裹上绷带,转化成木乃伊不死形态,现在看来,有点奢望了。


        

这绷带也是神忌物?


        

方天画好奇。


        

他没出多少力,自然是没资格分这种珍贵战利品的。


        

不等林白辞回答,张横突然扭头,看着大殿的入口,大吼出声。


        

什么人?


        

看《我以神明为食》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精华书阁进行查看


        

第188章遭遇挖角,极品掉落!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