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科技尽头 > 114 躺枪的最高境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孑认为本届图灵奖颁奖给他属于羞辱,而国际计算机协会的审核委员会把宁孑列入今年奖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经过长时间讨论,今年的图灵奖本就要颁发给为人工智能发展做出贡献的计算机学家。016年图灵奖给了万维网之父,2017年颁发给了芯片研究领域的科学家,这些都没什么,很正常的操作。


        

但在这两年人工智能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阿法狗的横空出世先于2016年3月战胜了当时世界排名前十的韩岛围棋国手李石,又与2017年5月战胜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华夏棋手夏柯,直接引发了世界范围无数人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持续关注跟讨论。


        

这是继IBM的深蓝战胜人类国际象棋选手之后,人工智能领域又一大飞跃,且还是许多人认为机器永远不可能超越人类的棋类领域。这种情况下,2018年的图灵奖不颁发给人工智能领域的计算机学家已经说不过去了。


        

没办法,阿法狗社会面的影响太大了。


        

然而在确定了2018年的图灵奖颁发给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后,横空出世的湍流算法暂且不提,M10上近乎逆天的智能语音助手,这就让今年的奖项颁发显得颇为尴尬了。


        

如果不颁发给宁孑的话,是真说不过去。已经确定的拿奖者也不太好意思。


        

毕竟M10的智能语音助手功能,在有为集团发售后的几个月里影响甚至不比阿法狗小。


        

华夏网络上各种跟手机对话的视频,可不止是在华夏国内传播,早就被许多人搬运到了油管、脸书跟推特上,收获无数点赞跟转发。更别提图灵奖评审委员会还收到那么多写了宁孑名字的推荐信了。


        

这属于将强人工智能产品直接从实验室推向了普通人的生活之中,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自然不是暂时只在围棋领域大显身手的阿法狗可比的。


        

这就很尴尬了。别的成就还好说,但这种在社会引起广泛反响的成就根本没办法无视,总不能说评审委员会一个两个都是瞎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所以今年的图灵奖不给宁孑的话,其他三位科学家的成就显得分量不够。


        

别的方面耍耍无赖还无所谓,但对于一个世界性的奖项而言,如果对于改变世界的科技无动于衷,那对奖项公信力的影响就太大了。


        

毕竟科学家这样的高知人群,不好忽悠。


        

所以宁孑出现在了图灵奖官宣的网站上,而且排在第一的位置,即便宁孑已经表示没办法去现场领奖。


        

效果便是对于体大官网首页上,用大红字标出了这一喜讯。


        

“热烈庆祝燕北体育大学数学系宁孑荣获2018图灵奖,我校图灵奖得主增至两位。”


        

标题文案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并没有加上“学生”、“同学”、“教授”这种字样。


        

点进标题之后,就更奔放了。


        

比如:“燕北体育大学是全华夏唯一拥有两位图灵奖得主的高校,优秀的师资力量让学校在数学跟计算机两大学科,冲击华夏乃至亚洲第一的位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如果说在2018年之前,全国除燕北、华清外所有重点高校都默契的只争第三的位置,那么体大这次官方宣言含义就很明确——以后你们去抢第四吧。


        

毕竟从级别上来说,现在燕北体大也是副部级高校了。所以陈永刚也直接跟燕北、华清的校长平级。更意味着体大校长的位置将不再由原主管单位决定,而是由中央直接管辖。


        

于是前段时间低调了许久的陈永刚校长,腰杆子又直了起来。


        

是的,此时的体大校长已经不太把旁边两所高校放在眼里了。


        

毕竟这段时间网络上已经被华夏本土科学家首次拿到图灵奖这一消息刷屏了。


        

直接让华夏无数网友们对于国际科学大奖的兴趣直追每年十月的诺贝尔奖公布期。没办法,这个消息的确很顶。尤其是对于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华夏来说,整个科研领域在国际科学大奖上的斩获数量跟整个国家发展速度极不匹配。


        

于是经常可以看到各种自媒体上批评现有教育模式的声音。比如填鸭式教育让华夏孩子丧失了创新能力,于是这么多年了华夏甚至没有世界顶级科学大奖得主。即便有基本上得奖的时候也只是华夏裔而不是华夏人。


        

但这次宁孑直接拿到图灵奖,顺便还将图灵奖最年轻获奖者的年纪刷新到几乎无法突破的地步,的确值得大肆宣传。想要采访宁孑的媒体更是已经快把体大的校门踏平了,甚至央媒都发来了正式函件,希望能邀请到宁孑做一期节目。


        

其实对于陈永刚来说,他的确是希望宁孑能接受这些媒体采访的。


        

毕竟对于学校来说,这也是极好的宣传途径。


        

然而到了宁孑这里直接都被否了。


        

给出的理由也让人无话可说。


        

“我社恐,在克服之前,不想接受任何采访。”


        

社恐是一种病,但凡有点良心的媒体,就应该有起码的同情心,并对社恐患者保持起码的尊重,比如不去打搅。


        

虽然在许多人看来,宁孑给出的这个理由直让他们嗤之以鼻。尤其是许多经历过宁孑消失事件的大佬,那刻骨铭心的伤痕还没来得及散去。


        

毕竟他们也没见过哪个社恐患者,能折腾到让他们都差点恐惧到极致。


        

但当媒体曝出华夏的世界最年轻图灵奖得主有社恐心理,所以不愿接受采访并发声的消息之后,网友们却大都是能接受这个解释的。


        

除去长得好看的人一般不会说谎这个理由外,更因为哪怕最较真最缜密的网友都没法从网络上找到宁孑主动发声的只言片语。


        

不管是微博、逼乎、朋友圈截图又或者各种大大小小的论坛,没有,完全没有任何痕迹。


        

就好像宁孑压根就没有这些网络社交软件跟平台的账号。


        

网络上流传的所有关于宁孑的视频、照片,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个,还全部都是被动曝出的。


        

换句话说,网友们根本没法从宁孑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来判断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怕是那些自称宁孑同学、邻居、老师的人,也给不出关于宁孑太多的信息。


        

网络上唯一能找到的宁孑发言视频,就只有在体大新生典礼上念的那段发言稿了。


        

明明是能让无数人听起来热血沸腾的言语,但宁孑读的时候几乎没有赋予任何感情,没有抑扬顿挫,更没有各种煽情,就是用那种最平和的语气,且没有任何磕绊跟停顿的读了一遍,曾有人戏称,这段演讲拥有着七龙珠的内容跟傅人转的表达方式。


        

内容燃到极致,朗诵得比机器人还机器人。


        

就这么一个大科学家,似乎也很难说他到底社不社恐。


        

但是喜欢翻旧账的网友们,虽然没能找到宁孑曾经在网络上留下的只字片语,到是把宁孑曾经在华清求学的经历又翻了出来。毕竟当时燕北大学援建燕北体大数学院的时候,这事在网络上也曾留下过痕迹,还上过热搜。只是那个时候只是发表了论文,还没能正式拿奖,所以虽然在热搜上,但关注度肯定没有这次高。


        

于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很低调,没闹出什么新闻的华清大学又被动上了热搜。在加上许多网友跟自媒体本就自带乐子人属性,各种热搜跟自媒体标题自然也一个比一个刻薄。


        

“华夏刷新图灵奖最小年纪记录的图灵奖得主曾经被华清劝退理由竟然是……”


        

“2016,华清看着宁孑:你不配!2018,宁孑看着华清:你算啥?”


        

“有眼无珠:华清痛失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机会。燕北体大或成最大赢家。”


        

甚至还有直接帮宁孑把未来目标提前想好了的:“宁孑:我此生最大的目标就是让体大兼并华清。”


        

……


        

宁孑拿奖,华清上热搜这件事,大概是之前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的。


        

也可以想象这给许多华清人带来了多大困扰。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最近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在体大升级这件事上,华清还主动投了支持票,但就很莫名其妙的又被人拿出来当了一次靶子。


        

偏偏这种事还不好去网上辩驳。


        

总不能在网上跟无数网友们解释,当时经手这事的辅导员已经解聘了,连系主任都已经挂了闲职。真的,要真去解释,天知道能被网友们嘲讽成什么样。


        

最终也只能保持低调。


        

本来华清还在官网上挂出了一条恭喜宁孑荣获2018年图灵奖消息。但直接被微博上某大V截图,发表了一通感慨,评论区蹦出一堆人对华清冷嘲热讽,直接把这则微博炒上热搜,于是这条消息在坚持了一天后还是被学校主动删了。


        

毕竟为了这事,学校还得向校内学生们建议不要参与网络上的讨论,也的确显得太过憋屈。也有教授建议学校是不是跟宁孑联系一下,让他出面帮忙在网络上说两句话,平息一下网友的热情,但这条建议没被采纳。


        

像宁孑这样央媒主动想要采访,都以社恐为理由直接拒绝的人,还想让他帮忙在网上发声,这大概属于天方夜谭。至于走学校的层面,让体大给出建议那就更不可行了。


        

经过上次了宁孑的偷偷溜走事件,谁还不清楚体大内部目前是个什么情况?宁孑有什么要求跟陈永刚提,学校肯定很重视的。至于学校有什么想法想让宁孑配合……那估计得看宁同学的心情。


        

心情好,配合一下,心情不好,估么着随口就是一句,你走还是我走?


        

于是最好的办法就只有一个,保持沉默。


        

反正互联网的记忆只有七天……七天之后大家去追逐下一个热点,这事应该就忘得差不多了。


        

在学校的大框架下,这样处理显然没什么问题。


        

不管不理不回应,等待热度散去。


        

但对于一些具体的人来说,这种热搜却很残酷。


        

段菲已经大三了,如果想要能够拿到保研资格的话,已经到了要跟导师联系的阶段。本来她之前跟一位专业导师已经联系上了,她也打算根据这位导师研究的课题有针对性的开始复习,然后就在这几天突然便收到了这位导师发来的消息,询问几句情况之后,直接婉拒了她。


        

给出的理由是,明年他的研究生名额提前用完了……


        

好吧,很完美的理由。


        

本想着在换一位导师,毕竟本科在华清,一般来说都想着能本校保研的。


        

但没想到辅导员找她谈了一次话。用隐晦的表示如果想保研的话,可以把目光放的更广阔一点,不要死盯着本校了,可以趁着大三跟大四之间的暑假,赶紧报一个心仪学校——比如其他城市一流大学的夏令营……


        

暗示的很明显,而且还是出于好意。也让段菲瞬间明白了,最近她跟导师联系接连被拒的原因。


        

也让段菲瞬间炸了,委屈的控诉道:“卓老师?意思是那件事还没过去是吧?我都已经给宁孑道歉了,他还要怎样?竟然还给学校施加压力?”


        

这番话也把辅导员给惊到了,闷声呵斥道:“你瞎说啥呢?关宁孑什么事?他估计都不记得你这个人了。你怎么不想想导师们可能有顾虑,毕竟离得这么近……”


        

话没法说得更透了,经验不太丰富的辅导员最后只是给出了建议:“反正我也只是建议,你要是觉得还想试试,我也是很支持的。反正,你加油吧。”


        

说完,便摇着头离开,只留下段菲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


        

开学后整个三月就在宁孑获得了图灵奖的消息中过去。虽然说热度起来了一波,但正如华清对于网上热度预测的那样,一、两周的时间便也散去了。


        

但散去的只是网上的热度。


        

尤其伴随着一年一度招生季的临近,经过一年的准备,燕北体大也已经组织了一支强大的招生队伍,开始奔赴全国,甚至介入到国家级奥赛中,开始直接跟燕北跟华清抢人。


        

起码在数学跟计算机两个方向上,现在体大的招生老师是真的可以说是谁家都不虚。


        

“同学,你好我是燕北体育大学的王老师,恭喜你今年拿了数学建模国赛金奖,学校选好了吗?啥?准备签华清?我的个天啊,2018年了,你这样的好苗子还选华清?你配吗?想想看吧,宁孑知道吧?拿了图灵奖我就不说了,直接发表了三篇数学顶刊的事情你应该也能在网上搜到吧?都这样了还会被华清劝退,想想看啊!”


        

……


        

“是,华清数学系现在看似挺强的,但同学你想想,去那里有什么挑战?宁孑你知道吧?图灵奖得主,我们学校的,而且马上还要拿菲尔兹奖!科南·拉马尔知道吧?图灵奖得主,也是我们学校的全职教授。我们数学系副主任是卢正月院士你总知道吧?”


        

……


        

“对了,宁孑去年的演讲视频你看过吗?看过啊。那看过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体大的目标是什么!我告诉你,燕北体大才是未来华夏的第一高校,什么华清燕北,统统踩在脚下。你去了华清,无非就是芸芸众学子中普通的一个。但你来了燕北体大,将跟我们一起参与见证燕北体大崛起的奇迹,而你就是奇迹中的一员,这不比去华清碌碌无为四年更值得期待?”


        

……


        

“刚才说的都是虚的,咱们再聊点实在的。咱们燕北体大跟有为集团跟苹果公司都签署了协议你知道嘛?未来毕业季每年这两家世界五百强公司都会给咱们燕北体大留一定的特招名额,这是什么概念?人家投不进简历的时候,你可以直接上车。更别提我们即将建成亚洲最先进的大型芯片研发中心。”


        

……


        

“这可是全球领先且最全面的研发中心啊,硬件、软件、材料、配套、生产……所有环节都有!以后你要考研,读博,有机会跟业内最顶级的老师,用的都是世界顶级的实验室设备、仪器。更别提有为集团正在为学校建设的超算中心,各项性能直接吊打燕北跟华清。”


        

……


        

“啥?你还要考虑?燕北大学的老师也找过你?孩子,听王老师一句劝,去燕北大学那才真叫耽误了自己。你也不打听打听,现在燕北大学的硕博生,每周五都要来我们燕北体大听课。还不是免费的,一个人听一节课就要花四千块!还不打折!不信?没问题啊,你还要在京城呆几天吧?这周五我带你去看一下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套说辞,是真的足以让许多年轻的学子开始变得迷茫。


        

尤其是体大还偷偷摸摸每周五将体大行政楼开放,招生老师们可以带着来参观的孩子去看看燕北大学的大巴,从学校数学系的教室前路过,甚至还开车带着这些孩子亲眼看着下课后,大巴车带着一众下课的学长们返回燕北大学。


        

效果也很明显的。


        

华清跟燕北两所高校全国各地招生组的老师们都发现工作有些不好做了。


        

尤其是在体大目前着重宣传的数学跟计算机领域。


        

以前华清跟燕北只需要防着对面就行了,但今年燕北体大强势切入,已经直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两所学校起码各有近十来个本已经基本确定了要跟两家学校签约的竞赛生被体大截了胡。


        

更别提体大招生组也开始有序的跟各个城市的各级重点高中接触,摸底全国各个城市重点学生,并以体大招生组的名义开始积极到这些重点高中去开宣讲会。


        

当然宣讲会的内容对于两所华夏顶级学校的招生组来说是根本没法看的。基本上就是延续了体大招生老师的风格,虽然说得话显得更为艺术,但要细究便会发现,不管言语在怎么修饰,依然改变不了那通话术基本上就是踩着华清、北大两所顶级高校来的……


        

于是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作为华夏顶级大学——燕北大学的招生老师们接连看好的学生被抢走还被一通冷嘲热讽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没办法,太气人了。


        

尤其是对于南湖省的招生组来说。


        

十几个他们正在观察中的好苗子,直接被体大给提前签走了。


        

这也就算了,体大还把去年南湖省唯一一个参加了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并拿了满分的孩子给抢走了。本来经过近大半年的努力燕北大学终于说通了这孩子去燕北,放弃了本科出国留学,就差最后签约这一步了。


        

结果体大的招生老师直接把人家先一步接到燕北体大,让这位孩子跟着燕北大学数学院跟国际数学研究中心的博士生们一起在体大数学系的教室里上了一节课,甚至还提供了燕北大学给体大数学系的缴费单据之后,世界观大概是被颠覆了,直接就跟体大数学系签订了本硕博连读的合同。


        

于是,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经过微博认证的燕北南湖招生组账号直接挂出了一条微博:“请同学们擦亮双眼,不要被近期某所高校暴发户十足的气质给欺骗了。一个成熟院系的教学水平,尤其是本科阶段专业的教学水平,需要时间的沉淀,经验的累积。从来都不是某位专家或者某两位教授能撑起来了的。”


        

对于不了解情况的网友来说看似莫名其妙的微博,但在内行人看来指向性特别明显。


        

虽然曾经燕北跟华清也曾在微博上亲切互动过,但燕北大学显然不会把“暴发户”这样的称呼安在华清大学的头上。毕竟真要论起历史来其实两家还真差不多,前后差不了几年。


        

于是很快就有内行的网友开始在这条微博下给大家科普,这里的“暴发户”说的就是燕北体育大学。这条评论直接被作者点赞顺便置顶。


        

突然蹦出来的热闹,顿时让许多网友坐不住,纷纷开始在微博上@燕北体育大学。


        

但显然,这种由燕北大学一个省招生组发布的微博,官方微博肯定是不会理会的。不过没多久,系统显示刚刚经过大V认证不超过两小时的燕北体大南湖省招生组官方账号直接给出了回应。


        

不过这次燕北体大南湖省招生组给出的回应不止是文字,还配了图文。


        

“说到能成为暴发户,还得感谢@燕北大学数学院,每个月按时给体大数学系缴纳的学费,单人四千元一节课的补习可不是小数目,足够我们体大数学系能够将未来学生各种奖学金拉满。@燕北大学南湖招生组,你们认为呢?”


        

这段话下面配了九宫格的图片。


        

周围是八张燕北大学数学院为博士生缴纳的课时费凭证,中间一张照片则是一辆大巴停在燕北体大行政楼前的照片,大巴车身上很清晰的印着燕北大学的名字跟校徽。


        

这是……


        

打起来了……


        

这也让无数网友瞬间像打了鸡血一般开始涌向微博围观。


        

这次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们又开始了纷纷转发、点赞,顺便帮着体大这边@燕北大学的相关微博。


        

但网络上最夸张的事情又发生了。


        

吵架的两所高校都还没来得及登上热搜呢,啥也没干的华清大学却又先上热搜了,而且热搜关键词格外搞笑#燕北大学招生组吵架不找华清大学#。


        

是的,无数网友再看完燕北大学招生组跟燕北体大招生组微博上打完嘴炮之后,竟然纷纷第一时间自发的跑到来华清大学官方微博下面开始疯狂@,以及留言。


        

“@华清大学,真不是我想挑事儿啊,燕北招生组找学校招生组吵架,竟然找的不是你们?这是不是有点不把你们看在眼里了?”


        

“@华清大学招生办,赶紧给个回应啊,不然大家会误以为华夏以后最牛逼的大学是燕北大学跟燕北体大,你们直接被无视了!”


        

“@华清大学,这还能继续保持沉默?你们是真的打算承认已经被@燕北体育大学超越了吗?”


        

“@华清大学,燕北大学能跟燕北体大打起来,竟然没有我大华清的身影出现,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我特么是真没法忍了!支持华清,赶紧雄起!”


        

“@华清大学,喂,气氛都已经烘托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们还不说点什么,全华夏网友都不能答应啊。难道以后华夏的高校划分是燕北、燕体跟其他高校?”


        

“@华清大学,气死了!你家隔壁的俩学校吵架,你竟然不闻不问的?这是你的风格吗?来吧,万众期待,战斗起来!”


        

“这不是我心目中的@华清大学,请雄起,求你了!”


        

……


        

当评论区被无数乐子网友攻占,一直没吭声的华清大学官方微博终于有了动作。


        

并没有发表意见,甚至没有更新微博,只是默默地关闭了自家官微的评论区……


        

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大家的意见我看到了,心情我也理解,但求你们别闹了,我想静静……


        

当然这种态度大概也能理解。


        

明明是燕北大学跟燕北体大吵架,自家啥都没干却上了热搜。这锅是不是来得有点不明不白了?我特么什么都不做都是错吗?我雄起?我跟谁雄起?骂燕北还是骂燕北体大?


        

还能不能做个人了?!


        

这种躺枪的感觉,换谁来大概都会先懵逼为敬。毕竟这事是真不符合传播学的基本规律。


        

甚至有某大学传播学院的教授也在微博上认真的点评这次华清无故上热搜事件非常值得作为一个经典传播学案例,放进教科书里做研究。


        

嗯……


        

咋说呢……


        

这事闹到最后,两个正主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吵下去了。


        

毕竟一般的吵架应该是看热闹的围观,然后不停的挑拨外加添油加醋,让双方怒气值爆棚,才有那个激情继续吵下去。


        

现在是两边吵架,所有人都跑去第三家那边看热闹,反倒是吵架这边没了什么人气。偏偏第三方非常冷静的一句话都不说,这就让人很难受了。


        

虽然不管是燕北大学还是燕北体大,其实都不太在乎华清那边是个什么感受。


        

但架不住三家学校还是挨的太近了,为了工作吵吵架,也就是挨点批评,总不好把人往死里得罪……


        

反正不知道最后三家学校怎么交流的。


        

先是燕北大学南湖省招生组默默的删除了自己的微博。


        

随后燕北体大也删除了微博,但却又发了一条宣传学校的置顶微博。关于有为集团跟苹果公司的投资,关于学校升级为了副部级高校,关于学校的实验室建设跟未来的发展方向……


        

显然这次体大赢了,毕竟燕北大学已经不需要在多做宣传,在华夏已经人尽皆知,但对于燕北体大来说,这却是一次难得的宣传机会。因为大家都记住了,这次华清招生组没能做到的事情,燕北体大做到了。


        

这难道不是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现在燕北体大的实力吗?


        

更别提燕北体大这种刚刚崛起的学校,分数线肯定不会像燕北大学跟华清大学那么夸张。


        

对于无数今年高三的学子而言,这就是机会啊!


        

于是,一次燕北体大赢,燕北大学小输,华清大学大输的网络热点事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过去了……


        

当然线下对于优秀学生的明争暗斗,则更为激烈了。


        

……


        

宁孑并没有理会网络上这些事。


        

甚至压根就没关心过。


        

不管是招生,还是学院建设,他都没操心过。这方面陈永刚跟他带的团队才是专业的。


        

不管是招生还是招人,宁孑现在最大的作用还是当个活招牌。


        

更重要的是,随着六月的临近,宁孑的注意力或多或少还是被即将召开的国际数学家大会所吸引。


        

世界数学家大会四年一届,所以这个时候受邀做报告名单也已经公布,宁孑跟多米尼特·邓肯都是本届大会的受邀做报告的嘉宾。


        

而且两人都要做一场一小时的报告会。本来宁孑安排在上午颁奖典礼之后,多米尼特·邓肯则被安排在下午,但在三月的沟通之下,组委会同意将两人的报告会顺序做了互换。


        

毕竟宁孑在会议上宣布的事情比较大,各方后续反应变数太多,甚至各方反应,三月都没法做出预测。换句话说天知道这事曝光之后,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多米尼特·邓肯还是否会被允许回到华夏做他的交换教授。


        

从这一点上看,三月对多米尼特·邓肯这位执笔人还是很看重的。


        

于是宁孑还承担起了说服多米尼特·邓肯能够放弃大会剩余一周跟同行们交流,直接跟他回华夏的任务。


        

这种事其实宁孑并不擅长,很想直接交给三月去忽悠。


        

但无奈的是,人家现在就在华夏,说到这种重要的事情,主动要求面谈,还不好拒绝。


        

这种时候三月的局限性就出来了……


        

虽然小猫的确很可爱,但如果跟人面对面的沟通,会容易让人分不清谁才是宠物,以至于把人吓傻。


        

而且这事本来就已经拖了很久,也的确到了统一一下思想的时候。


        

面谈的时间也被安排在了下午。


        

……


        

下午一点,多米尼特·邓肯卡着时间来到了宁孑在行政楼的办公室。


        

对于学生有办公室这种事,在别的学校可能无法想象,但在体大显然很正常。


        

毕竟现在就算宁孑想去住学生寝室,从上到下都没人会同意,压力太大。


        

来见宁孑的多米尼特·邓肯表现得也很随便,甚至一进门就先给自己去接了杯水。


        

两人接触了也快一年了,尤其是经常一起探讨数学问题,相互间已经非常熟悉,比如多米尼特很清楚,不能指望宁孑主动问他一句需不需要喝水,不然他会一直渴着。


        

一杯水下肚之后,多米尼特·邓肯便直接了当的说道:“宁,我不太明白你的想法。你应该知道数学到了我们这种程度,已经不能靠闭门造车来获取进步了。广泛的交流才能开阔思路,你应该把你的数学思想借这次机会传播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你的数学思想,而他们的见解也许会给你出乎意料的灵感跟启发。而不是每天闷头坐在你的办公室里。”


        

显然对于宁孑要求这次世界数学家大会做完第一天的报告之后,就直接离开的意见,多米尼特·邓肯是极为不赞成的。


        

当然他的说法其实也没错。


        

甚至不用到他们这个层级,对于大多数数学家来说,到了博士阶段,跟同行交流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太过抽象的思维模式,注定了很多时候一闪而过的灵感,甚至比坐在桌前苦苦研究更有效率。


        

好在宁孑也没打算从对或者不对这个角度说服多米尼特·邓肯,只是认真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在想办法邀请更多的数学家来进行我们的事业。但如果你还希望继续我们的合作的话,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


        

这显然不是让人满意的解释。


        

也让多米尼特·邓肯很难接受:“可为什么?总得有理由,你在抗拒跟人交流吗?或者我可以为你介绍几个朋友,他们都是很有见地的数学家。我们可以小范围聚会。”


        

宁孑想了想道:“等会议之后你就明白了。但现在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议。就好像从你来到华夏到现在,我们争论过的每个数学问题,最后都证明我是对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相信我的数学直觉一样相信我。”


        

极为简单粗暴的说服工作,让多米尼特·邓肯突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有些没面子,但多米尼特·邓肯又没法否认。


        

能让两人争论的数学问题难度自然是极高的,而且肯定不是宁孑目前的研究领域。毕竟在宁孑正在研究的那些数学方法,多米尼特·邓肯只敢探讨,根本不敢有争议。


        

这些问题其实都是每周五的数学课上,宁孑在给燕北大学那些研博生答疑遇到的,恰好多米尼特·邓肯也关心的相关问题。


        

是的,每周五的数学课多米尼特·邓肯也会参加,不怕用汉语听不懂,因为身边会有人帮他翻译。很多时候为了照顾他跟科南的感受,也会直接用英语作答。


        

所以他经常会觉得这些宁孑之前没接触过的命题犯了些错误,然后便有了争论。


        

宁孑总会在这间办公室用最快速度将两人争议的内容给直接推导出来,然后让他哑口无言。


        

“宁孑,你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么?”


        

“事实上,如果你还有正常思维模式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对我信心更足。”


        

好吧,聊到这种程度上,多米尼特·邓肯已经明白他犯了个错误。


        

本来满怀信心的觉得面对面时,他能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宁孑改变主意,但没想到人家直接一力降十会压根不给他发挥的机会。


        

思考了片刻,多米尼特终于点了点头,勉强接受了宁孑的解释。


        

“好吧,但是宁,我保留我的看法,你应该多走出去交流。”


        

“如果从受益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应该是多来些人跟我交流。”


        

“这一点我同意。算了,再见!”


        

……


        

离开宁孑办公室的多米尼特·邓肯没有直接回去继续整理那些数学命题,而是直接找到了他在学校里的好友拉马尔教授。


        

没办法,现在体大的外籍教授并不多,两人在平时经常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一来二去便成了不错的朋友。


        

这时候他打算跟拉马尔吐槽一下宁孑的独断专行。


        

在科南·拉马尔的办公室里,多米尼特·邓肯将两人的沟通内容掐头去尾,顺便艺术修饰了一番后,便大声抱怨道:“我真的想不明白,科南,为什么这种四年一届数学家盛会,宁一定要当天就离开。他难道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值得他去倾听了吗?”


        

静静的听完多米尼特·邓肯的抱怨,这位虽然接到邀请,但已经确定不参加这次会议的计算机学家陷入沉思,随后很认真的开口问道:“宁确定这次大会他的报告内容了吗?”


        

多米尼特·邓肯听到这个问题,愣了愣,皱着眉问道:“不知道,我没关注,应该是关于NS方程吧?但这有什么关系?”


        

科南·拉马尔瞥了一眼这位才华横溢的数学家,真诚的建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拒绝参加这次会议吗?算了,我建议你听宁的……相信我……”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