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0章 你这么脏,确实不值得人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里一时陷入寂静。


        

夏清和垂在身侧的拳头用力握紧:"薄川,奖奖还在等你。"


        

顿了顿,又低声的说:"我也在等你。"


        

她说完,宋绾明显感觉到陆薄川身上散发的寒气更甚。


        

夏清和还想说什么,可房间里的气压低沉得可怕,这些年,陆薄川在海城扎下根基,就算再艰难,他脸上也带着三分笑意,可即便是这样,却还是让人望而生畏。


        

给人一种伴君如伴虎的错觉。


        

夏清和猜不透他的想法,她虽不想让两人接触过深,但也懂得审视夺度,不敢触陆薄川的逆鳞。


        

夏清和的目光定定的看了一眼被陆薄川挡住,根本看不清里面情形的人影一眼,咬着牙出了门。


        

但也没有走远,她出了门后,就进了之前就停在酒店楼下的车里,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仰着头,透过挡风玻璃看着楼上的酒店,嘴唇死死的抿住。


        

夏清和走后,房间里只剩下宋绾和陆薄川。


        

除了嘴,陆薄川到最后也没有碰她,他只是坐在床上,收敛了所有情绪,在宋绾忍不住一阵呛咳的时候,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半滴不剩的咽了下去。


        

宋绾被呛得生理学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一语不发,却不让宋绾吐出来一丝一毫。


        

待到她终于平静下来,陆薄川的拇指指腹就擦在宋绾嘴唇边上腥檀的污迹上,将污迹抹掉。


        

做这一切的时候,房间里都是无声寂静的,甚至连灯都没有打开。


        

压迫沉默的危险气息蔓延整个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绾在黑暗中,听到了一声轻笑声,那笑声却极冷,像是能冻透人的脊梁骨,令人生恐。


        

他说:"你这么脏,确实不值得人碰,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也不要去陆家别墅掉眼泪,不要脏了我陆家的门,若是做不到,那就是宋显章的死期。"


        

他说完,他像是甩什么脏东西一样,一把将她甩开,站起身,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然后他将钱丢在了床上,直接出了房间的门。


        

而楼下,夏清和在车上等了没多久,就看到了陆薄川的身影,她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个电话出去。


        

"爸?我明天带薄川来看你,你给薄川打个电话,就说想他了。"


        

--


        

房间里,陆薄川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宋绾,她垂下头,因为陆薄川的那些话,半天都做不出任何动作。


        

只是眼眶红得厉害。


        

不知道是因为心里太疼了,还是因为陆薄川给她的警告,恐吓住了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站起身,连灯都不敢开,借着适应黑暗后的零星半点的视觉,找到了洗手间的位置,洗脸,刷牙。


        

她走的时候,依旧将钱拿在了手里,拿钱的时候,她觉得心口透着隆重的铁锈味。


        

宋绾到达医院后,先去看了看宋显章,宋显章皱着眉头,睡得极其不安稳,脸上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宋绾心里咯噔一声,朝着宋显章的额头抹了过去,摸到了一手的滚烫,她心里一阵慌乱,立马转身跑出去叫医生。


        

主治医生匆匆赶过来,又是给宋显章测体温又是拿着听诊器给他听诊,检查,验血,开药。


        

一阵兵荒马乱。


        

等吊上药瓶,已经过了一两个小时。


        

打完针以后,她守了一会儿宋显章,浑身说不出的虚软,她将脸埋在手心里,好一会儿,走出了医院,站在医院住院部楼下。


        

因为深夜,万籁俱寂。


        

住院部又向来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带着一种沉重压抑的死气,空空旷旷,树影婆娑,很是阴冷。


        

楼下大厅设了几个检验科,偶尔会有急诊病人排队检验。


        

那声音就显得更加空远,说不出的味道。


        

她望着空茫的夜空,有些无助的想,整个海城这么大,两个人不想遇见,其实也是很轻松的。


        

可是陆薄川将她逼到这种境地,却又要求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那宋显章的病要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