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44章 正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奖奖赶紧扶住额头,奶声奶气的道:"哎呀,我的头头紧(怎)么有点晕呢?介(这)系(是)紧(怎)么回系(事)呢?"


        

他说着,还适当的踉跄了两下。


        

宋绾:"……"


        

这小孩是成了精吧!


        

陈语没忍住笑出了声:"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我的天,好想偷回去啊!也太萌了吧!"


        

"我怎么知道。"宋绾心情复杂的道。


        

奖奖立马奶声奶气的道:"偷孩挤(子)系不对的哦!不过我可以跟着你们去玩哦!你们就具(住)在介个附近吗?我们可以留一下联系方式的哟!"


        

后面跟着的佣人张姨听了这话,抹了抹冷汗,都急死了!


        

这小少爷怎么回事,平常挺傲气又死要面子的一小孩,怎么见了宋家的这位小姐,就完全变了个小模样呢?


        

张姨网络就算再闭塞,到底是在陆家做事的,这么多年了,对于陆家的事,不可能完完全全没有一点了解。


        

虽然具体的情况不知道,但大致的还是了解的。


        

她既知道几年前是宋绾害了陆少爷一家,又知道如今。宋家被少爷给逼得一无所有了。


        

豪门之间的恩怨,她一个下人是不敢置喙的,但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哪里敢让小少爷和宋绾接触?


        

再说了,上次去接奖奖的时候,张姨刚好回了老家,没去医院,并不知道奖奖已经见过宋绾一面,只以为这孩子和宋绾是初次相识,就剃头刀子一头热的跟上去。


        

她既替得不到回应的小少爷心疼,又忧心这孩子的安全意识也太差了!


        

认都不认识,就跟着别人走!


        

被人骗了怎么办!


        

张姨冷汗都下来了,焦急的道:"小少爷,我们赶紧回去吧?"


        

奖奖有点生气,觉得张姨也太不懂事了,没看到他在搭讪吗?


        

奖奖假装没听见张姨的话,将张姨忽视了个彻彻底底,拿出电话手表:"姐姐,我们要加个微信吗?"


        

他上次就没有加到这个姐姐的微信,这次他一定要加到!


        

宋绾看着面前的小孩,小孩穿了一身酷酷的小背带裤牛仔裤,背带裤里面穿的是白色的衬衫,在胸口处还打了个领结,脚上穿着一双帅气的小皮鞋。站在高大英俊的二哈面前,显得特别小,却很有气势。


        

宋绾不喜欢小孩,甚至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本能的排斥小孩。


        

更不要说是夏清和和陆薄川的儿子。


        

但奖奖又确实让人讨厌不起来。


        

长得漂亮好看的小孩,天生就能博得别人的好感。


        

若是这孩子还听话懂事,就更不用说了。


        

夏清和能把奖奖教育成这样,也确实挺了不起的。


        

但留联系方式是不可能的。


        

她和夏清和的儿子留了联系方式,天天聊天视频,这算怎么回事?


        

天天让他来戳心戳肺想起自己那个没了的儿子吗!


        

宋绾说:"我要回家了,你赶紧回去吧。"


        

"噢!"奖奖有点失落,不过很快,他就打起了精神来:"姐姐,你具(住)在哪里,等我有空好过去你家玩。"


        

宋绾道:"不要随便去女孩子家玩,显得男孩子不矜持。"


        

"我很矜齐(持)的!"奖奖的脸一下子变得涨红起来。立马道:"我的老西(师)都夸我系个矜齐(持)的男孩挤(子)!我没有不矜齐!"


        

哎呦喂!小祖宗,你赶紧闭嘴吧!


        

张姨简直没眼看。


        

宋绾忍着笑:"哦,你老师眼光真高。"


        

"嗯!"奖奖有点不好意思:"她的眼光系有点高的!"


        

正在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和陈语叫的车来了,宋绾和陈语一边走一边和奖奖道别:"我真的要走了,我们改天聊。"


        

"嗯!"奖奖声音奶奶的,却很有气势:"改天再聊!"


        

话是这样说,脚步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拽着二哈少爷跟在宋绾屁股后面走:"姐姐,我家具(住)在西区别墅112栋,你具在哪里?我改天去找你聊天!"


        

小祖宗耶!


        

你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嘴上半点把门的也没有,连地址这么重要的东西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要是遇上坏人了怎么办!


        

张姨真是跟着愁死了。


        

宋绾却是愣了一下,如果她记得没错,上次她到陆家老宅的时候,陆家老宅已经住着人了,可奖奖说的这个地址,却并不在陆家老宅。


        

难道陆薄川和夏清和一家三口已经搬出来了,重新买了一栋别墅住着?


        

大概是感冒本来就还没怎么好彻底,宋绾心里有些烦闷,又忍不住偏过头一阵咳嗽,咳嗽完,她揉了揉奖奖的头发:"姐姐生病了,不能和你多待,免得感染你,你赶紧回家吧,拜拜。"


        

说着,几人已经到了车面前。


        

张姨眼看着奖奖还有跟着爬上车的趋势,真是冷汗都吓出来了:"小少爷,您还是赶紧下来吧!"


        

说完又尴尬的朝宋绾笑笑:"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宋绾看出张姨的讳莫如深。也难怪,她是害了陆家的罪魁祸首,而奖奖又是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儿子,她和夏清和又还不对付。


        

就这样的关系,怎么看她怎么像个要害了别人儿子的毒妇。


        

宋绾弯了弯唇,笑得张姨头皮发麻:"没事。"


        

张姨和宋绾各怀心思,奖奖却不管这么多,就在这边两人说话的这短短空档,奖奖已经在抱二哈了,他还想把二哈抱上车!


        

张姨的眼睛都快瞎了,小少爷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他可从来没对什么人这么上心过!


        

着急的同时,又不敢直接伸手去拉奖奖,幸好她在奖奖跟着宋绾一边聊天一边走路的时候,已经联系了在这边参加酒局的陆薄川。


        

陆薄川离这里并不远,算算时间,应该是快要到了!


        

张姨心里着急,那边宋绾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她真是不懂,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粘着她,这边又是马路,宋绾怕他出事,沉了沉脸,正要教训奖奖。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出口,另外一声带着寒冰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奖奖!"


        

那声音直直撞入宋绾的心脏。


        

宋绾心脏猛地一跳,只觉得心脏处像是有一根拉扯到了极限的琴弦,猛地被人狠狠一拨,回弹的力道弄得"争"一声响,弹在了她的心口。


        

宋绾猛地转过头,下一刻,就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带着料峭寒光的眼。


        

那双眼深邃,黯沉,像是能吞噬一切。


        

宋绾身侧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攥紧,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开始逆流。


        

"奖奖,还不过来。"陆薄川寒着脸。


        

宋绾心里突然就不好受起来。


        

陆薄川这语气,好像奖奖接近她,就跟接近什么病毒似的。


        

宋绾忍了一口气,看着陆薄川,弯了弯唇:"看来你儿子的安全教育做得不行,怎么?夏清和没有教过他,不可以随便和陌生人走吗?"


        

陆薄川脸色一下子就铁青下来。


        

他看着奖奖:"过不过来?"


        

尽管陆薄川对奖奖并不亲热。但奖奖却很亲陆薄川。


        

在他的眼里,陆薄川高大威猛,又长得帅气夺目,像是从神圣图腾里轰然而出的一个神,能力超绝,让人仰望。


        

但有时候,他也有点怕他。


        

比如这个时候。


        

奖奖很懂得审视夺度,他的小短手还努力抱着二哈的脖子。他刚刚就是以这样的姿势,想把二哈拖上车的。


        

幸好他还没有拖上去。


        

奖奖的声音又奶又铿锵,小心脏虽然在发抖,却很镇定的道:"粑粑,你紧么来了!都系校(少)爷,非要送姐姐上车车,我拉都拉不具(住)!"


        

他用手拍了一下二哈的屁股,凶它:"我叫你不要跟着陌星(生)银(人)上车车!你就系不听!我金的系把你惯坏了!"


        

二哈甩着尾巴。委屈巴巴的看着奖奖。


        

奖奖恨铁不成钢:"你看着我有醒(什)么用!跟我撒娇有醒(什)么用!去站在墙角,给我反西(思)!"


        

……


        

陆薄川脸色阴沉。


        

奖奖肉嘟嘟的小屁股一甩一甩,往陆薄川面前走,二哈甩着尾巴跟着他。


        

两人简直像是训练有素。


        

奖奖又舍不得,又不得不回过头凶它:"你跟着我干醒(什)么!赶紧去反西(思)!"


        

吼完淡定的伸出手要陆薄川抱:"粑粑,抱抱。"


        

就算奖奖有错,陆薄川在外面从来不凶奖奖。


        

也不会让奖奖难堪。


        

就算他对奖奖再冷淡,却还是会顾及到奖奖的自尊。


        

奖奖是个很要面子又骄傲的小孩,他想要父爱,却从来不伸手要,他会离家出走,让陆薄川满世界找他。


        

会当着陆薄川的面,以爸爸的口吻教训二哈。


        

陆薄川将奖奖一把抱起来,目光穿透奖奖的小肩膀,落到车里的宋绾身上。


        

宋绾看着那对抢眼的父子,只要往那里一站,就能吸引百分百的回头率。


        

她想起了两人上一次因为孩子见面的不愉快场面。


        

奖奖拉了肚子,他的声音像是裹夹着冰刃,找她要解释,质问她是不是没有常识。


        

这样的场面宋绾确实不想看到,觉得刺眼,也会让她想起,手术室里,医生递到她面前的那一团模糊的血肉。


        

宋绾咬住唇。


        

转身让司机把车开走。


        

宋绾走后。奖奖以为陆薄川会狠狠教训自己一顿,却没有,他只是寒着脸,将奖奖交给了张姨:"把奖奖带回去。"


        

陆薄川从来不限制奖奖出来玩。


        

可与其说是不限制,倒不如说是漠视。


        

张姨心疼奖奖,却也不敢说什么,道:"好。"


        

奖奖却不肯走:"粑粑,你下班班了吗?我可以去你办公洗(室)去坐坐吗?"


        

张姨赶紧道:"我带着小少爷。不会让他乱来的。"


        

陆薄川眸色晦暗:"下班之前把他带回去。"


        

奖奖被张姨带进了陆薄川的公司。


        

张姨不敢进陆薄川的办公室,但是奖奖一定要去,而且是带着他的二哈去。


        

"小少爷,我们就在外面等,行不行?"


        

"不行。"奖奖很坚定:"我就去看看,你不要拦我!"


        

张姨知道奖奖是想靠近陆薄川,又心疼又为难,还是郑则过来,看到两人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叔叔!"奖奖一看到郑则,眼睛一亮,惊喜的叫道:"我要去粑粑的办公洗(室),你带我去!"


        

"好。"郑则答应下来。


        

张姨为难的看着他:"我怕他捣乱。"


        

少爷本来就不喜欢小少爷,要是小少爷捣乱,弄坏了少爷的东西,她怕少爷骂奖奖。


        

"没事的。我会看着他。"郑则说着,帮忙牵着奖奖的二哈,带着奖奖去了陆薄川的办公室。


        

一进门,奖奖就要二哈面壁思过。


        

二哈不肯,一条威风凛凛的大型犬摇着尾巴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把奖奖气得够呛。


        

郑则看得笑死了,问:"怎么了?"


        

奖奖觉得二哈一点也不配合自己,要不是二哈,他早就要到姐姐的联系方式了。但这话他肯定是不能说的。


        

郑则在办公司陪了奖奖好一会儿,但他也不是个闲人,很快有人来找他谈事情,他叮嘱奖奖不要碰陆薄川的文件,在这里等他。


        

奖奖很懂事,点点头:"我机(知)道的!"


        

郑则没多想,把奖奖留在了办公室,去谈事情了。


        

这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


        

陆薄川这边的应酬下午的时候就结束了,他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结束后直接回了公司。


        

去到公司,奖奖正趴在他的办公椅上睡觉,脑袋枕在办公桌上,口水流了一脸。


        

背上搭了个小毛毯。


        

歪歪扭扭的,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搭上去的。


        

他的脚边,睡着大型犬二哈少爷。


        

一听见开门声。立马睁开眼,站了起来,凶恶的瞪着门外,见到是陆薄川,前爪一放,又趴了下去。


        

陆薄川走到奖奖身边,给他把口水擦了,把他抱去了办公室里面的床上。


        

奖奖在里面睡了一个小时就醒了。迷迷糊糊的,开了门一眼看到坐在办公桌上的陆薄川,一下子就吓得清醒了。


        

再一看睡在陆薄川脚边的二哈,整个人都不好了。


        

奖奖立马甩着肉嘟嘟的小屁股来到二哈面前,飞快的看了陆薄川一眼,气势汹汹的吼二哈:"我不系让你面壁西(思)过吗?"


        

陆薄川懒得理他的那点小心思。


        

奖奖假模假样的教训了二哈一顿,乖乖巧巧的坐在陆薄川对面的沙发上:"粑粑,我可以把姐姐带回家,当我的女盆友吗?"


        

陆薄川目光一凛,面如寒霜:"你追不到她。"


        

"我当然可以!我介么可爱!"奖奖不服气。


        

陆薄川脸色冷沉,他的容忍值已经到了极限,立马打电话给郑则,让人把张姨带过来,把奖奖领回去。


        

奖奖也硬气,陆薄川的那句话简直伤了他小小的自尊,抱着二哈就走。


        

二哈又开始拖他后腿。


        

奖奖回头吼它:"你还留在介里干醒么?银(人)家又不喜欢你!你紧么介么没有骨气!还在介里丢银(人)现眼干醒么!"


        

他的眼眶里憋着一筐的眼泪。


        

陆薄川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他说:"我没有不喜欢你。"


        

奖奖偏开了头,手里紧紧抓住二哈的绳子。


        

陆薄川软了态度,他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我送你回去。"


        

--


        

而另一边,宋绾和奖奖分开后,先把陈语送回了学校,送完本来想去医院看看宋显章。


        

可她人还没到医院,医院反而给她打了电话过来。


        

宋显章的病情不是很稳定,进了抢救室。


        

宋绾脸色一白,赶紧打了车回医院。


        

宋绾问了前台服务人员,来到抢救室外面,整个人有些懵。


        

她盯着手术室亮起来的灯,突然有些不认识这些字。


        

医生过来让她签手术通知书,病危通知书,一大堆七七八八的东西。


        

宋绾一边签一边眼泪止都止不住。


        

她站在手术室外面,一遍遍拨打小妈的电话。


        

可手机那头,一个女音却一遍遍提醒她。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宋绾将手机狠狠砸了出去。


        

手机砸在墙壁上,被反弹出去,竟然没摔坏。


        

她的心疼成了一团。


        

她捂了把脸,又把手机捡起来,也不敢联系周竟。


        

宋显章在抢救室待了三个多小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去的。


        

宋显章被推出手术室,宋绾跟着主治医师一边往病房走,一边听主治医生的交代。


        

"捐肾的那个人刚好这几天回国了。我这边是建议立马动手术,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到时候把底子拖坏了,想手术都手术不了。"


        

宋绾脑袋里嗡嗡的,嘴唇白得没有一丝血色,问:"手术费是多少?"


        

"三十万左右,不过换肾之前。还需要进行一次配型检查,换完肾,还要服用抗排斥等药物,费用会更高。"


        

三十万,对于以前的她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却是个天文数字。


        

"手术安排时间是什么时候?"


        

"一个星期以后。"


        

宋绾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宋绾坐在病房,等宋显章醒过来。


        

宋显章是在半夜醒过来的,宋绾又觉得疲惫,这一天的大起大落让她什么话也不想说。


        

等到第二天,宋绾感觉心里没那么恐慌和难受了,才问宋显章:"那个女人走的时候,你知不知道?"


        

宋绾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抖。


        

宋显章还用着呼吸机,他说:"不知道。"


        

宋绾都要被气笑了。


        

"你当初娶她的时候,有想过会有今天吗?"宋绾眼睛血红,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不停的在转动:"那孩子,真的是你的吗?"


        

"做过亲子鉴定。"宋显章道:"我不可能这么蠢,连孩子的身份都不确认就往家里带。"


        

宋绾觉得很无力,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该说他爸的精明,还是该说他糊涂。


        

"你先休息吧。"宋绾道:"我刚刚和医生沟通过了,下个星期可能就要给你做手术了。"


        

宋显章昨天才出的抢救室,精神确实不好,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