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4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面就是医院,宋绾赶紧加快了脚步。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在作祟,越到医院,那种像是被人盯住的感觉越是强烈。


        

宋绾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她穿过大厅,绕了一段路,刚要往住院部的方向走的时候,却在医院一个反光的玻璃上看见了一个人影。


        

那人带着口罩,睁着一双凶神恶煞的双眼,和她在反光玻璃上四目相对!


        

宋绾被吓了一跳,只觉得毛骨悚然,她反应很快,抬起脚就要往住院部的方向跑,然而已经来不及--


        

那人已经察觉到了她的意图,朝着她猛地扑了过来!


        

宋绾浑身的冷汗"刷!"的一下,从张开的毛孔里冒了出来。


        

她她想也没想。几乎是在那人扑过来的一瞬间,整个人猛地往旁边一退。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匕首惊险的擦着她的腰迹,钉在了她前面的墙壁上。


        

宋绾一阵心惊肉跳,差点惊叫出声,浑身的冷汗一阵一阵的往外冒,她喘息了一口气,转身拔腿就跑。


        

那人一刀没有刺中,转身就要朝着宋绾再次刺过来,但是这里人多,他一转身,就碰到了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


        

女人和孩子撞得一个趔趄,刚要准备骂人,却一下子看到了他手中的匕首!


        

女人尖叫一声,抱着孩子就要往后退。


        

周围的人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迅速往后退。


        

医院大厅里人本来就多,老弱妇孺更是扎堆,遇到这种歹徒,几乎乱成了一团。


        

竟然生生把歹徒和宋绾之间的道路给堵住。


        

宋绾心里惴惴得厉害。


        

歹徒带着黑色口罩,见事情败露,趁着大厅人混乱的片刻,朝着宋绾的方向凶狠的瞪了一眼,转身就跑。


        

他手中拿着匕首。根本没人敢追上去。


        

宋绾跑了一会儿,听见医院里的骚动声,转过头来。


        

这一转身,却刚好和歹徒的目光对了个正着,宋绾只觉得心里发毛。


        

"干什么?干什么?怎么回事?"


        

很快就有保安赶了过来,朝着这边询问:"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大家七嘴八舌,在谈论着刚刚的事迹。


        

又有人报了警。


        

宋绾见歹徒走了,狠狠松了一口气,也没再往外跑,她喘息着,过了好久都没平复下来,只觉得手脚冰凉。


        

这时候保安已经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拨开人群,来到宋绾面前。


        

"刚刚那人是谁啊?是冲着你来的吗?"


        

宋绾还没从刚刚的惊吓里回过身来,闻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认识的人。不过他应该是冲着我过来的。"


        

"你是不是得罪谁了?拿着刀在医院里,就朝着你劈了过来?"


        

宋绾心里一沉,她想起了郑则告诉她的话,让她小心闻邵。


        

闻邵的人最近在找她。


        

但是她也不确定,这人是不是真的就是闻邵的人。


        

因为宋氏破产的时候,殃及了很多中小企业,还有很多员工的工资没有发出来,当时事情闹得很凶,有人还拉了横幅来宋氏楼下堵她。


        

宋绾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一个小企业的老板,刚和宋氏签了订单没多久。


        

因为企业老板想攀上宋氏这颗大树,便在还没收到宋氏的款项时,就已经大批量的投入生产了。


        

那批货的成本价格就是几百万,全是定制,而且全是高端机械,宋氏若是不要,别的生产商根本就用不到这些。


        

若是这一单签成功了,对小企业来说,简直是一笔天大的订单,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机械投入生产基本上已经到了尾声,宋氏竟然突然就撑不下去了。


        

这对小企业来说,简直不亚于晴天霹雳。


        

几百万的投入,他几乎是把整个公司都压在了这个订单上,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人多少年的心血一下子打水漂,整个人都疯了,非要宋家给他一个公道。


        

但是对于当时的宋氏来说,就算是欠钱也会有个轻重缓急。


        

这个对小企业至关重要的订单,却不过是宋氏很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单,宋氏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大概正是这种态度,让小企业的老板恨极了宋家的人,在宋绾宣布破产的那一天。他躲在人群中,突然拿着匕首就朝着宋绾冲了过来,幸好当时有人拦住,宋绾才没有受伤。


        

在那些人眼里,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造成的,怎么造成的,他们只认宋氏的人,好像只要宋氏死了人,他们才会心理平衡。


        

宋绾手心里全是冷汗,她根本不敢说出这件事,也不敢留在这里太久,怕有人认出她,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可能就是一个反社会的歹徒吧。"


        

宋绾人长得漂亮,被人盯上是很正常的事情,其他人也不再说话。


        

宋绾手还没好,腰间又被划了一下,她先去医院开了点处理伤口的药,开完以后,把伤口处理了,又给手上换了一个纱布,直接去了宋显章的病房。


        

宋绾去的时候,医生刚好在查房,问宋显章感觉怎么样,又给他量了体温。


        

宋绾在一旁看着,有些心不在焉,脸色也白得厉害。


        

她只要一想到刚刚在窗户的反光中和那个歹徒对视的一瞬间,就异常惊悚。


        

医生查完房,宋绾有些神经质的将宋显章的门给关了,从里面反锁住。


        

"怎么回事?"宋显章皱了皱眉,宋绾从进了病房后,就有些不对劲。


        

宋绾有些发愣,她根本不知道那人走了没有,闭了闭眼睛,道:"没事,刚刚路上遇到一个人,差点出了事。"


        

"有人跟着你?"宋显章皱了皱眉:"跟到医院来了?是谁你看清楚了吗?"


        

宋绾摇了摇头:"没有。"


        

两人正说着话,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宋绾和宋显章对视一眼。


        

宋绾跑到门边,低声的问:"是谁?"


        

"你好,巡捕。请问这是宋显章的病房吗?"


        

"是,有什么事情?"宋绾拧了拧细眉。


        

"请问宋绾宋小姐在这个病房吗?"门外一个男人阳刚的声音带着中足的底气,道:"我们想找宋小姐问一下关于医院被刺的事情,请问宋小姐在吗?"


        

宋绾迟疑这把门打开,见到门外站在三个穿着巡捕服的巡捕,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就是。"


        

"麻烦跟我去一趟巡捕局做一下笔录。"


        

宋显章转头看她:"怎么回事?"


        

"没事。"宋绾道:"你先睡一会儿。"


        

宋绾说完,直接被带去了巡捕局,巡捕询问:"刺你的那人是谁。你看清楚了吗?"


        

宋绾摇摇头:"他带着口罩,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没露出脸。"


        

"他有没有什么特征?"


        

宋绾当时的注意力全放在了那人那双可怖的眼睛上,其他的根本没来得及注意。


        

宋绾摇了摇头:"没怎么注意到。"


        

"你最近和谁有过节吗?我们查了监控,那人好像是专门冲着你去的,跟了你一路。"


        

果然是有人跟着她!


        

宋绾拧了拧细眉:"现在宋氏成了这样,我想和我结仇的人应该挺多的。"


        

她没敢把闻邵的事情招出来,一来。她确实不确定是不是闻邵的人,二来,关于闻邵那件事,一旦说出来,就会牵连出一大堆的事情。


        

那天她可是带着水果刀去赴的闻邵的约,若是真的调查起来,她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再说了,就算是闻邵干的,人没抓到,说什么都是空的,巡捕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猜测,就去查闻邵。


        

……


        

宋绾在巡捕局又被问了好几个问题,宋绾斟酌着回答了。


        

等做完笔录,天都已经黑了,她从巡捕局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了停在巡捕局门口的一辆车。


        

那辆车的车窗全部被摇了上去,车窗玻璃全黑,看不见里面的情景,显出一种庄重严肃的压迫感。


        

那辆车宋绾很熟悉,心中不自觉的一紧。


        

陆薄川怎么会在这里?


        

宋绾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那边的车门却已经被人打开。


        

宋绾垂在身侧的细白手指紧紧握住,下来的人却不是陆薄川,而是郑则。


        

宋绾狠狠松了一口气。


        

郑则将车门拉开后,直接下了车。看着宋绾:"不是让你有事就打我和陆总的电话吗?"


        

这件事陆薄川知道,宋绾一点也不惊讶。


        

宋绾抿着唇,没出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车门后座的车窗降了下来,宋绾猝不及防和一双沉黑深邃的眸子对了个正着,她刚刚放松下来的心一下子就紧绷起来。


        

她没想到陆薄川居然在车上!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宋绾脸上,又落在了宋绾腰间被刺破的衣服上和包着纱布的手上,眸光深了深。薄唇轻掀:"上车。"


        

宋绾现在是真的很怕和陆薄川相处,但是陆薄川身上有种让人不敢忤逆的气势,宋绾根本不敢说不。


        

她缓慢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抬起脚步,朝着车子走过去。


        

宋绾本想直接坐在副驾驶,但当她要拉开车门的那一刻,陆薄川如刃的目光朝着她射了过来,宋绾一下子撞进了他的眼底。


        

她的手指一顿。


        

陆薄川膝盖上还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目光峻厉冷漠,像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刃。


        

宋绾咬了咬唇,最后还是上了后座,坐在了陆薄川的旁边。


        

一路上,陆薄川都在处理手头上的事情,连眼神都没往宋绾这边看一下,宋绾却觉得旁边的人像是一座冰冷的大山一样,压迫着自己。


        

她连呼吸都不敢放得太重。


        

郑则觑着陆薄川的脸色。想了想道:"这次的事情,应该是闻邵那边派的人。"


        

宋绾转头看着车窗外,车子从外面看不见里面,却能从里面看见外面的景物。


        

也能从车窗上看到一点陆薄川冷漠的侧脸影像。


        

宋绾盯着看了一会儿,也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她昨晚和陆薄川算是不欢而散,宋绾心情十分复杂。


        

郑则直接将车开到了景江小区,两人下车的时候。却是一愣。


        

夏清和手中拿着包包,正顶着寒风,站在陆薄川的楼下。


        

这场面真是刺激。


        

正主把她这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堵在了金屋楼下。


        

若是以往,宋绾大概会羞辱几句夏清和,但是经过了昨天,宋绾实在没心情。


        

宋绾道:"我先上楼了。"


        

陆薄川还坐在座位上,笔记本都还没收起来,闻言脸色一沉,放在笔记本上面的手握紧成了拳头。


        

宋绾也不管陆薄川的回答,直接越过夏清和进了大门口。


        

陆薄川脸色阴沉冰冷。


        

宋绾走后,郑则点了一支烟,去一旁抽。


        

夏清和则来到车门前,看着车里坐着的一脸寒霜的男人,她道:"薄川,我们可以谈谈吗?"


        

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她不想再看到陆薄川和宋绾有联系了。


        

陆薄川收了手里的电脑。


        

夏清和坐进了车里。就坐在刚刚宋绾坐过的地方。


        

她侧过头来,朝着陆薄川笑了笑:"我刚刚听到了一个消息,我觉得挺搞笑的。"


        

陆薄川道:"你想说什么?"


        

"我听说你把宋绾安排进了陆氏集团。"夏清和眼眶发红,她转过头来,勉强笑了笑:"你说好笑不好笑?"


        

陆薄川眸色冷沉:"你没有听错,我确实把她安排进了陆氏集团。"


        

夏清和一愣,虽然已经料到,但是她还是被陆薄川伤害到了。眼泪流了下来。


        

她紧咬牙关,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歇斯底里,而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薄川,你这样对我公平吗?我们快要结婚了,你把宋绾留在身边,还让她住在景江,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看我?"


        

景江这种地方,连她都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设计师当初设计这个房子的时候,就是设计的高端品质的住宅区。


        

没有关系的人,根本买不到这里的房子。


        

陆薄川雕刻的俊脸上却没有多少表情:"既然你能查到我把她留在了陆氏集团,那你就该查到,我留给她的是个什么样的工作,不过现在陆氏集团的人做事,真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


        

夏清和一愣,一瞬间,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陆薄川今天早上才因为公司泄密的事情,在会议上发了一通脾气,让整个公司的人人人自危。


        

而他要把宋绾弄到陆氏集团去,还是今天早上开完会才决定的事情,知道的人也只有郑则和陆薄川,以及内部的极少数几个人。


        

夏清和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不说,还这么沉不住气,竟然跑来质问陆薄川。


        

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夏清和明显感觉到陆薄川这是动了怒。


        

而那句话,是在给她和她的人敲警钟!


        

她知道自从四年前开始,陆薄川一向不喜欢泄密这种东西,不管是哪方面的。


        

夏清和这个做法,简直就是在踩他的逆鳞!


        

夏清和脸都白了,道:"这件事和你公司的人没关系,是我无意中听到的消息,对不起,你把她留在身边。我实在是不放心,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仅此一次。"陆薄川脸上的寒霜都还没有散,目光落在刚刚宋绾消失的地方,侧脸紧绷,道:"我既然答应和你结婚,就不会食言,以后不要到这里来了,我送你回去。"


        

夏清和抿着唇。再多的话也不敢再说出口。


        

她也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给吓得心慌了,才会连想也没想,就找了过来。


        

车子依旧是郑则在开,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过话。


        

陆薄川在郑则上车的时候,淡声吩咐:"去查查陆氏集团,到底有多少人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


        

他这话说得轻轻巧巧。却惊得夏清和脸色发白。


        

郑则从后视镜里朝着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道:"是。"


        

"你何必要这样。"夏清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回头看陆薄川:"这件事是我做错了,可是你把她留在身边,我确实很不放心,薄川,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有时候觉得,你把她留在身边,是为了折磨她,有时候又觉得很害怕,觉得是你放不下她,还爱着她,你想让她过得不好,有更多的方式?为什么非要选择这种方式,非得把她留在身边?"


        

"是吗?"陆薄川眸色冷沉,却转过头来,不辨喜怒的问:"那你觉得,我应该要怎么样折磨她?"


        

夏清和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话题她甚至不敢再讨论下去。


        

宋绾是陆薄川身上的逆鳞,不管这逆鳞是好是坏,是恨还是放不下,可都是别人轻易不可碰触的。


        

夏清和并不是不知道这件事。


        

夏清和突然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回他。


        

车里陷入了沉默,郑则直接将夏清和送回了夏家。


        

夏清和不敢再试探陆薄川,虽然不甘心,却还是没有将他留下来。


        

夏清和一走,陆薄川的脸色就阴沉下来。


        

"你去查一查,是谁把宋绾要来陆氏集团工作的这个消息给说出去的!"


        

郑则早上和宋绾通完电话才安排的工作,这件事若不是有人特意在陆氏集团安排了人,根本不会传到夏清和耳朵里去。


        

郑则道:"是,那我们现在回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