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5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愣了一下。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今天来公司之前,就已经用煮鸡蛋敷过眼睛,但时间太紧凑了,再加上她一夜没怎么睡,情绪又大起大落,脸色难免憔悴苍白,眼睛还难受,头也痛。


        

在整个会议里,她都有些不在状态。


        

办公室里的人早在她进会议室的时候,就在揣测她出了什么事。


        

曹雪佳更是在见到她的时候,就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宋绾倒是没怎么在意别人的目光,她来这个公司的前几天,就已经体会过太多的恶言恶语。


        

背着她的,当着她的面的,甚至在会议上当着整个项目组的人出言挑衅羞辱她的,那些话真是又难听又戳心窝子。那个时候才是真的难熬。


        

和那时候相比,现在已经好了太多,她只是不知道张婕要和她谈什么。


        

宋绾做回了原位,看着张婕:"张经理要和我说什么?"


        

"你身体不太好?"张婕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宋绾道:"开会的时候一直不在状态,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抱歉。"宋绾揉了揉太阳穴:"昨晚出了点事,我会尽快调整过来的。"


        

"那就好,公司的资料我看了,万威那边的消息你确定吗?"


        

这次竞标的公司实力最强的就是万威和陆氏这边的,不管是资质还是信誉,亦或者是专业性和背景。


        

所以万威的那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关键的。


        

宋绾心里有些紧绷,她像是一个赌徒,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季慎年和陆薄川身上。


        

她其实根本不能确定两人给她的资料是不是真的。


        

季慎年那边先不说,就说陆薄川这边,就算这个项目是陆氏的,如果竞标成功,对陆氏百利而无一害,可对陆薄川而言,也并非非接不可。


        

他若是存心想折磨宋绾,给她点甜头,然后让她从高处摔下来,简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不就是喜欢把她逼到绝境。然后让她去求他吗?


        

但是已经到了这种时候,宋绾就算只有七成把握,也得说成十成。


        

宋绾道:"确定,如果不确定,我不会说出来,那份资料你也看了,是没问题的。"


        

"行,我们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不过你到是让我挺意外的,贾耀威这个人很难请,之前我的人已经走了很多关系,他连见都不见。"


        

宋绾没出声。


        

"明天你和许娆还有曹雪佳跟我一起去吧,我们约在星辉,你今天没事先回去休息,调整一下状态。"


        

宋绾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宋绾出了会议室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回景江了。


        

许娆将转椅滑动过来,低声的问:"他没为难你吧?"


        

"没有。"宋绾道:"他人还挺好的。"


        

这个晚上陆薄川没过来景江,宋绾也没和他联系。


        

第二天,张婕就带着宋绾他们去见了贾耀威,几人相谈甚欢,张婕从几个专业的角度分析了一下A区那块地要怎么修建游乐园,说了一下具体的布局。


        

那块地有个地方不好施工,安全隐患特别大,但当时几个公司都没人说到这个地方,后来宋绾让许娆和他见了一面后,许娆特别提了出来,贾耀威这才松了口。


        

这次张婕为了解决这个事情,特意做了个方案出来给贾耀威看。


        

几人又说了一下别的东西,饭到中途,宋绾要去上个洗手间,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顺便透透气。


        

贾耀威是个老烟抢,一屋子全是烟味,宋绾有些受不了。


        

宋绾上完洗手间,洗了手,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便回了包间,只是人还没到包间,对面的包间突然被人打开,宋绾猝不及防和一个小孩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宋绾心里一紧,就见奖奖眼睛一亮:"哇!姐姐!你紧么在介里!你系娟(专)门来找我的吗?"


        

奖奖在这里,那就意味着,陆薄川也有可能在这里。


        

宋绾的心弦紧绷,并不想和陆薄川打照面,只是笑了笑道:"姐姐在这里谈事情,奖奖和家人在这里吃饭?"


        

"嗯!"奖奖点头,虽然姐姐不是专门来找他的。让他有点伤心,但他可以趁胜追击!


        

奖奖抬起脚步就跟上宋绾,一副准备和宋绾促膝畅聊的架势:"姐姐,我们金的好有缘分哦!居严(然)在介里遇见!"


        

这小模样,要是外人不知道,还以为两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呢。


        

宋绾有些无语,又有点好笑:"奖奖,快点回去,别让你爸爸担心!"


        

"不急!"奖奖脸有点红,奶声奶气的道:"姐姐,我们好久都没见面了,找个地方聊聊天吧!"


        

宋绾可不想和他聊天,聊着聊着,把陆薄川给聊来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况且,宋绾对奖奖的感情相当复杂,别人都说,长辈之间的恩怨情仇,和孩子没有关系,更何况奖奖是真长得极其的漂亮可爱,宋绾是打心眼里喜欢的。


        

但一想到这是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孩子,她又实实在在的难受。


        

特别一想到自己没了的那个孩子,若是还活着……


        

若是还活着,应当也是像奖奖一样,长得又神气又可爱的。


        

宋绾忍着心酸:"可是姐姐还有事要谈,改天好不好?"


        

"嗯!那我们改天再谈!"奖奖话是这么说,却一点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宋绾还没走,他倒是往前走了几步,意思是要和宋绾边走边谈的样子,朝着宋绾道:"姐姐,我们金的好有缘分哦!介几天没看到你,我想你都想得快要星(生)病了!你金的不考虑一下和我加个微信吗?"


        

这孩子真是对要她的联系方式特别执着。


        

宋绾看着奖奖走路都还走不稳,肉墩墩的小屁股都快要被甩掉的小模样,没忍住又笑了,心里的那么点芥蒂也随着烟消云散:"那奖奖的微信是多少呀?"


        

"你扫我的饿(二)维码!"奖奖立刻将电话手表拿了出来,小胖手得意的在电话手表上一通点,奶声奶气的道:"姐姐,在介里!你用朽(手)机扫一扫就可以了!"


        

宋绾这次倒是没拒绝奖奖,她不怎么忍心看奖奖失望。上次奖奖追着她到车边的时候,宋绾就已经是狠下心肠才没加奖奖的微信了。


        

宋绾将手机一拿出来,扫了奖奖的二维码,待奖奖看清宋绾的微信图像,眼睛就是一亮:"哇!介个朽(手)机上的姐姐系谁呀!紧么讲(长)得介么漂亮呢?也太漂亮了吧!介个姐姐也太会讲(长)了吧!介个系我的姐姐吗?"


        

宋绾被他一连串的马屁拍得笑出了声,这个孩子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她伸手揉了揉奖奖的头发:"你怎么这么可爱!"


        

"我系有点可爱的!"奖奖很自信:"我介么可爱的男孩挤(子),以后找醒么样的女盆友呢?找姐姐介样的可以吗?"


        

宋绾闷声笑。感觉郁结的心都像是被一只小手抚了一下,问奖奖:"奖奖是在这边和谁吃饭呀?"


        

"好几个银的!"奖奖一点也不想聊这个,问宋绾:"姐姐,你在哪个包间呀?要不严(然)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奖奖的包间就在宋绾斜对面,几步的距离就到了,宋绾指了指自己的包间:"我的包间就在这里,但是姐姐在谈事情,而且现在就要进去了。我们经理还在里--"


        

话没说完,宋绾的声音一顿,她猝不及防,和一双黯沉深邃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宋绾的心像是被人一把狠狠攥住。


        

陆薄川目光透着寒气,朝着她看了一眼,低头看奖奖,磁性的声音带着冷意:"奖奖!"


        

奖奖吓了一跳,转回头去,一眼就看到陆薄川,他也知道自己偷偷跑出来是不对的,而且陆薄川的眼神很冷,奖奖有点怵他。


        

"粑粑!"奖奖有些心虚,道:"我紧么来了介里了呢?我介系迷路了吗?粑粑你系来警(拯)救我的吗?"


        

拯救他个头!


        

陆薄川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满面寒霜的道:"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能跟着陌生人乱跑?"


        

陌生人三个字刺得宋绾心里一痛。


        

奖奖却道:"咦,我跟陌星(生)银乱跑了吗?金的吗?我紧么一点感觉也没有!我介系紧么了?我系星(生)病了吗?介个系界也太玄幻了吧!"


        

宋绾:"……"


        

"我系感觉我的头头有点晕的。"奖奖知道陆薄川是真的生气,而且这次是他心虚,也不敢乱发脾气了,但人是不肯往陆薄川那边走的,道:"姐姐,你摸摸,我系不系有点发消(烧)?"


        

宋绾:"……"


        

宋绾摸了摸奖奖的头:"没有发烧。"


        

"金的吗?"奖奖道:"那可能系我寄己(自己)的错觉吧!既然没有发消(烧),那我们就进去吧!"


        

宋绾简直服了他,但陆薄川身上的气压太低。奖奖卖个萌,可以让人心化成水,她可不行,宋绾盯着高压强低声的朝着奖奖道:"你先回去,姐姐在这里有事要谈。"


        

奖奖有点不开心,他都好久没有见到姐姐了!


        

然而就在几人正在僵持的时候,另外一个雅淡的嗓音从陆薄川背后响了起来。


        

"薄川?奖奖还没有找到吗?"


        

宋绾猛地抬起眼来,朝着陆薄川背后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清雅高贵的夏清和。


        

夏清和也看到了她,一愣,继而又看向奖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但也就片刻,她转过头去朝着陆薄川看过去:"怎么回事?"


        

陆薄川没有出声,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宋绾。


        

宋绾垂在身侧的手指一下子就跟着攥紧了。


        

真是刺激,她竟然在这里遇到陆薄川带着儿子老婆聚会。


        

夏清和前几天才把那份让宋绾难堪又耻辱的资料递给宋绾,这下子两人的身份掉了个个。


        

宋绾一下子从凤凰变成了鸡,而夏清和却从原来的鸡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


        

夏清和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踩她一脚了。


        

宋绾扯唇笑了笑,觉得这缘分可真是讽刺。


        

夏清和见陆薄川只是目光盯着宋绾看,细眉拧紧,垂下头看奖奖:"奖奖,你去那里做什么?过来我们回包间了好不好?"


        

从头到尾,连个眼神都没给过宋绾。


        

就好像宋绾这种人,根本不削于她的注意。


        

奖奖却没有动静。他一点也不喜欢夏清和。


        

夏清和脸色难堪,朝着陆薄川道:"薄川,把奖奖抱过来吧?爸爸还在等我们呢。"


        

原来是见家长,宋绾垂下眼睫,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她懒得再留下来,低下头对着奖奖道:"我要进去了,你赶紧过去吧。"


        

奖奖也意识到了宋绾心情不好,想留下来陪她。然而他还没开口,陆薄川却冰冷的开了口:"奖奖,过来!"


        

声音像是雨中裹挟着碎冰。


        

冷极。


        

奖奖到底还是怕他的,虽然不舍,却还是朝着宋绾告了别:"姐姐,那我就先酒(走)了哟!我到时候再去找你!"


        

宋绾没有应他。


        

当着人家亲生母亲的面,她实在是没那个心情了。


        

宋绾见奖奖转身朝着陆薄川走过去,也转身推开了包间的门,只是酒局的后半段,宋绾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而另外一边,陆薄川看了一眼紧闭的包间门,目光沉得像是深夜的海。


        

"薄川,我们先进去吧?"


        

夏清和牵着奖奖,朝着陆薄川说。


        

陆薄川转身,和夏清和一起进了包间。


        

夏清和一边牵着奖奖入席,一边朝着奖奖道:"奖奖。以后不可以和陌生人随便走,知道吗?你刚刚吓了爸爸一跳呢。"


        

奖奖有点生气:"姐姐才不系陌星(生)银!我才没有跟陌星银酒!"


        

夏清和一愣,她不知道奖奖已经和宋绾见了好几次面,她只是心惊于奖奖对宋绾的好感。


        

奖奖的亲生妈妈是谁,夏清和是不知道的,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宋绾的,当初陆薄川将宋绾手术后没了呼吸的孩子递到宋绾面前的时候。她就在那里,那孩子确实是引流了的。


        

但是奖奖的生母是谁,她却是不知道的。


        

不过知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以后她就要和陆薄川结婚了,若是奖奖喜欢她,那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喜欢,她以后也会有自己和陆薄川的孩子。


        

而且陆薄川对奖奖也不亲近,不仅不亲近,他表现出来的样子,是极其厌恶他的。


        

夏清和没必要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一个陆薄川根本不喜欢的孩子的喜爱。


        

但表面的功夫是不能缺的。


        

夏清和蹲下身来,温雅的问奖奖:"奖奖认识刚刚的那个姐姐?"


        

奖奖冷冰冰的,傲气的看着夏清和。


        

夏清和也不在意,她细声细气的朝着奖奖道:"奖奖,虽然你认识刚刚的那个姐姐,但是也不可以像今天这样了,知道吗?刚刚爸爸发现你不见了,别提有多着急了,奖奖下次去哪里,一定要给爸爸讲,知道吗?"


        

"我又没有酒(走)多远!"奖奖刚刚吃完饭,就拿了车车模型在房间里玩,奖奖不是个喜欢乱跑的孩子,所以夏清和和陆薄川就都没怎么去管他。


        

却没想到奖奖的车车一下子开到了门边,而奖奖从门边又一不小心看见了宋绾,这才走了出去。


        

但夏清和不知道这一关,只以为奖奖是贪玩,自己走出去的,好声好气的哄:"我知道,那下次,我们出去之前。先跟爸爸说一声,好吗?"


        

奖奖到底心虚:"好吧,我机道了。"


        

一顿饭,陆薄川吃了没几口,用湿巾擦了擦嘴唇,又擦了擦手,若有似无的和夏清和的爸爸夏建勋聊着天。


        

奖奖则垂着头,摆弄自己的电话手表。点开宋绾的微信,想和宋绾聊天。


        

但是他虽然认识部分字,却不太会打字,又想到宋绾的那个手机,他一定要买个和姐姐一样的手机!


        

而另外一边,宋绾进了包间,也不知道陆薄川他们什么时候走。


        

她这一顿饭,前面光顾着招待贾耀威了。根本没怎么吃,去了一趟洗手间后,心又不可遏制的想着斜对面那个包间的景象。


        

她想起之前,她和陆薄川结婚的时候,陆薄川领着她去民政局办了两个结婚证,而后包了一个包间,请了两家的家长吃饭。


        

那天,宋绾其实是有些失落的,她到底还小,好不容易能和陆薄川结婚,当然是想要办婚礼的。


        

后来饭局散了以后,宋绾又堵住了陆薄川,朝着他问:"我们不用办个婚礼吗?"


        

陆薄川比她高,只要稍微往前进一步,就能把她整个人给罩住,她的鼻息间就全是他身上冷冽的清香味,他抬起她的下巴,沉沉的目光看着她,嘴唇翘了翘:"婚也结了,证也领了,作为一个童养媳,你要求还挺多的啊?嗯?"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种让人心颤的邪气,又透着一股子的危险,宋绾的心简直要跳出嗓子眼,那点失落也跟着烟消云散。


        

她当时就想,要什么婚礼,为了他,她死了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