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6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用力眨了眨眼睛,自虐一般:"当时是我自己去的陆氏总部大楼,我应该是奔着文件去的,途中的时候遇到了秘书,我想办法让人把她支走了--保险箱的密码应该是有人告诉过我,我输得很顺畅……后来文件拿下来后,我坐在车里看过……但是我想不起来那份资料的具体内容……也想不起来我是怎么把资料给的季家。"


        

宋绾每说一个字,陆薄川的脸色就阴沉一分,那张俊美夺目的脸上像是结了一层霜。


        

宋绾深吸一口气,宋显章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离开了医院,她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要去医院,夏清和给她的那些资料,让她从出狱后,那么多没日没夜的努力,都成了一个笑话,但是这些东西,宋绾没有办法找人发泄出来。


        

宋绾看着天花板:"以前的时候,就算看到我拿着文件从陆总的办公室走出来。我还是心存一丝侥幸,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陆薄川沉默得可怕,他指尖还夹着半截没抽完的烟,整个人却被阴云笼罩,他压着怒意:"你当初把我爸带去郊区别墅干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陆薄川的手机响起,他低头看了一眼,眸色一沉,按断了电话。


        

电话又响了起来,陆薄川抽了一口烟,没管手中的电话。


        

宋绾不敢看陆薄川,她试着去想她带着陆宏业去别墅后发生的事情,但是她只要一往深了想,头就像是被撕裂一样,痛得宋绾蜷缩成了一团。


        

宋绾抱着像是正在被斧子开凿的头,冷汗涔涔的摇头:"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我的头好痛!"


        

她痛得有些不正常,陆薄川赶紧拿开她的手,一看宋绾的状态,他心里一慌,按了响铃,叫了医生过来。


        

慌乱间手指却不小心碰到了手机的接听键,陆薄川没有发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医生推着推车匆匆过来,朝着陆薄川问:"怎么了?病人出什么事情了?"


        

"她头痛!"陆薄川抱着宋绾,语气阴鸷:"怎么回事?"


        

医生看了一眼宋绾,给宋绾打了一针镇定剂。宋绾僵硬的身体慢慢虚软下来,渐渐睡了过去。


        

陆薄川有些暴躁,怒意横冲直撞,他看着床上躺着的宋绾,总是这样,什么事情只要一牵扯到她,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就连她说着害死陆家的过程,他都怒到了极致,却还是见不得她痛苦。


        

陆薄川为这样的自己而更加愤怒。


        

而电话那一头,夏清和听着陆薄川几乎是有些失控的声音,一愣。


        

握住手机的手指用力攥紧。


        

他身边的人……是宋绾吗?


        

只有宋绾,才能让他的情绪有所波动,他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不可捉摸的睥睨姿态,他翻云覆雨,运筹帷幄,可唯独面对宋绾,他才会显出一点点真实的情绪。才像是个真正有血有肉的男人。


        

夏清和咬着牙,她挂了电话,又再次朝着陆薄川打了过去。


        

陆薄川这回接得很快:"喂?"


        

"薄川,是我。"夏清和抿了抿唇:"你现在在哪里?"


        

"找我有事?"陆薄川眉峰微微往下压,显得那双眼睛更加凌厉黯沉。


        

"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夏清和顿了顿,道:"我可以来找你吗?"


        

"很晚了,你先睡觉吧。"陆薄川点了一支烟夹在手间,他站在窗边,深邃的眸子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瞳孔缩了缩:"这么晚就不要出来了。"


        

"你身边的人……是宋绾吗?"夏清和咬了咬唇:"我刚刚打给你的时候,你不小心接了,我听到你那边有声音。"


        

"明知故问不是你的风格。"陆薄川峻厉的眉微微凛了凛,他用手指弹了弹烟灰,双眸却黯沉得像是深夜的海:"清和,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性格。"


        

"你觉得你这样对我,公平吗?"夏清和手指死死捏着手机:"我们就快要结婚了,你能不能,不要让宋绾横在我们之间?"


        

"不要想那么多。"陆薄川声音沉了下来:"现在很晚了,先睡吧。"


        

夏清和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她握紧了手机。


        

宋绾再次醒过来,是在第二天,大概是镇定剂的作用,她的情绪没有昨天那样起伏得厉害了。


        

但是她不想住院。


        

从出狱后,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而自从那天她丢了夏清和的资料去找宋显章后,每次进医院,都有点想吐。


        

"我想出院。"宋绾看着给自己喂粥的陆薄川,道:"我不想住在医院了。"


        

陆薄川抬眸看她。


        

她身上的伤很重,都差点伤到了内脏,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忆错乱,头痛的毛病也很严重。


        

宋绾到底怕他,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在医院,会做梦,而且公司那边,请假太久。不太好。"


        

下午的时候,陆薄川打横抱着宋绾出了医院,直接将她带到了景江。


        

宋绾其实也不想呆在景江,但是她没有权利提要求。


        

陆薄川将抱着宋绾往卧室走,尽量避开她的伤处,宋绾垂着眼睫:"我明天想去公司。"


        

宋绾其实想得很远,她不可能一直留在陆薄川公司的,但是她需要陆氏这个平台,现在没有几个公司敢收留她,她必须要为以后铺路。


        

她若是留在陆氏,会一辈子被陆薄川控制住。


        

陆薄川看了她一眼,冷嘲道:"你以为你这么拼命,就能挽救陆氏的损失吗?"


        

宋绾心中一窒。


        

即便陆薄川伤人的话已经够多,可他每次提一次,宋绾心里还是会跟着痛一次。


        

她扯了扯唇:"我没有这么想过。"


        

但是她真实的想法,也不能告诉陆薄川。


        

陆薄川道:"A区那块地,现在已经进入商业谈判阶段,你过去的意义已经不是很大,我已经让公司的人把你调到了别的小组,这段时间你先把伤养好再说,额头上的伤口这么深,就算去了公司,除了被人嘲笑,你还能干什么?"


        

宋绾一愣,她忽略掉陆薄川那些刺人的字眼,问:"进行商业谈判?"


        

"昨天开始的。"陆薄川懒得和她再谈这个事情:"先把药吃了。"


        

宋绾乖乖吃药,晚上的时候,陆薄川抱着宋绾去洗澡。


        

"我自己来。"宋绾忍着疼从床上坐起来。


        

宋绾的抗拒,陆薄川看在眼里,心生不悦。


        

"在这里矫情什么?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


        

宋绾动作一顿,陆薄川给她把衣服脱了,抱着她去浴室。


        

她身上青青紫紫,被人踢的那几脚,简直触目惊心,陆薄川眸色阴沉。


        

宋绾感受到陆薄川身上低沉得骇人的气压,稍微避开了一点。


        

洗完澡陆薄川用浴巾将她包裹住,宋绾一动就痛得直抽气,冷汗直冒。


        

宋绾从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很怕疼,但是这会儿受这么重的伤,她反而只在当初他进入加工厂时,失控的哭了一次,后面就再也没哭过。


        

陆薄川皱了皱眉。


        

他将宋绾抱去床上,给她穿衣。


        

宋绾忍不住红了眼眶,宋绾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阵子和陆薄川同居,陆薄川把她折腾得累了,也曾经这样抱过她,给她洗过澡。


        

大概是这次绑架的事情,陆薄川尽管脸色一直凌厉的绷着,但却一直很容忍她。


        

宋绾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很恨我?"


        

"你觉得呢?"陆薄川黑眸看向宋绾,这句话说得十足的冷。


        

一时间让宋绾觉得逼仄。


        

宋绾红着眼圈,她又想起了那份文件,那份文件真的是她给季慎年的吗?


        

四周空气凝滞。宋绾的电话正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宋绾垂下眼睫看了看,是周竟。


        

她拿电话的时候,没有避着陆薄川,陆薄川看到上面的名字,眸光一沉。


        

宋绾立刻觉得四周的气压骤降。


        

宋绾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绾绾?"周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是我。"宋绾低声的道:"怎么了?你打电话给我?"


        

"我打了你很多电话,你一直没接,我很担心你。"


        

"我没事。"


        

"宋伯伯期满收监的事情你知道吗?"


        

宋绾一顿。


        

那天周竟应该是去了,但是没看见自己吧。


        

宋绾沉默片刻:"我知道。"


        

周竟那边反而沉默下来。


        

宋绾本来不想说太多。但想了想,还是朝着周竟道:"我那天有事,没去成。"


        

"嗯,我知道了,我是怕你出事。"周竟想起那天晚上宋绾抱着他时的情景,他知道宋绾应该是遇上了什么事,道:"你没事就好。"


        

宋绾又和他说了几句,后来实在是受不了陆薄川身上的低气压,挂了电话。


        

她还记得陆薄川对她的警告。


        

所以挂了电话后,宋绾就在等陆薄川的话。


        

但出人意料的是,陆薄川虽然脸色阴鸷,却始终没开口说话。


        

后来几天,宋绾一直呆在景江,但是大概是心中积压的事情太多,有宋显章的也有陆薄川的,让她的状态一直很糟糕。


        

有时候半夜,她的头会痛到想要尖叫撞墙。


        

陆薄川起初只是冷眼看着,等她头痛的时候,用力抱着她,或者给她喂药。


        

后来渐渐的,他意识到了把她留在这里的危险。


        

他黑眸沉沉的看着宋绾,指尖的烟还没抽几口,就已经过了半。


        

他原本是想趁着绑架这个机会,再也不让宋绾回陆氏工作的。


        

他只想折断她的羽翼,让她永远囚禁在这个房间里,但是没了工作的宋绾却根本没办法让人放心。


        

宋绾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严重性。


        

她只是会在头痛过后,陷入一片空茫。


        

一个星期后。公司发了文件下来,宋绾直接接手了宏昌市的那个项目。


        

宏昌市那边离海城太远,陆薄川给宋绾配了个助理兼司机。


        

宋绾回了一趟公司,刚好和曹雪佳遇上,曹雪佳冷冷的笑了一声:"像你这种人,竟然还真的有脸呆在陆氏,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宋绾脸色难看,但她定好了机票。连教训她的时间都没有。


        

她和助理两人当天下午就飞去了宏昌市。


        

宏昌市那块地的负责人带着宋绾去看现场。


        

六十多万方的一块荒地,被围了起来。


        

负责人介绍:"这一片现在都还在规划中,这块地对面会修建一个商业街,不远处九号线的地铁就会通到这里来,站点离这块地不到十米远,宏昌市临近海城,平市,这些都是飞速发展的经济区,等地铁一通,你别看现在只是一片荒地,等建起来,不会比别的地方差。"


        

现在上面还只放出两块地出来。


        

这里一块大的,和对面一块小的,才二十万方左右。


        

"文件什么时候能下来?"


        

"现在还不一定,只是内部消息,具体下来的时间应该是明年了,我带你进去看看?"


        

围墙旁边有个保安亭,宋绾跟着一起进去。一大片荒地,杂草有半人高,但是宋绾知道,一旦这里被买下来,一栋栋房子就会拔地而起,会有人在这里安家,置业。


        

宋绾曾经就幻想过,能在这样一片荒地上,修建起自己设计的房子。


        

她会把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很好。让这个房子和景江的房子一样,成为海城的口碑。


        

但是这样的机会,却再也不会来了。


        

宋绾看着这一片空旷苍凉的空地,内心仿佛有潮水在汹涌。


        

几人在现场转了一大圈,宋绾和助理一起请负责人在附近吃饭。


        

这边是真的荒凉,方圆十里都看不见房子,几人吃饭开车都开了半个小时。


        

等去完现场,宋绾还得马不停蹄的看材料,准备材料,准备这边材料的同时还得和银行的人见面,谈贷款的事情,一旦这块地拿下来,就必要马上贷款,又是一大堆材料,宋绾有时候一天都在路上度过。


        

这边的酒店又离得远,她还得陪着勘查单位过来勘查地形。


        

宋绾忙得都快要疯了,一个助理根本不够用,陆薄川又给她配了一个。


        

期间的时候。陆薄川飞过来一次,带她见银行的人。


        

宋绾从来没见过陆薄川和人谈事情的样子,她坐在一旁,看着陆薄川游刃有余的样子,心里发紧。


        

她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过陆薄川了。


        

她在这边待的一个多月里,渐渐知道陆薄川把她调到这个项目的用意。


        

她是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的状态危险的,若是当初她还留在海城,未必会好。


        

宋显章期满收监的时候。她没有去看他,就算她不说,可心头却一直梗着这根刺。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去看他,周茹带着女儿已经出了国,他在这边就只有她一个亲人了。


        

可情感上她却做不到,宋显章在最后关头抛弃她的事实,让她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他。


        

她有时候甚至在想,她在想尽办法填宋氏的窟窿的时候,宋显章看着她抱着一大叠资料坐在他旁边,顺便给她讲公司的事情的时候,是抱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态?


        

而自从她想起了自己去陆氏的那件事,其实整个人的状态就已经不对了,若是还留在海城,到时候会发展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她来到这里差不多一个月,心态才渐渐趋近平稳。


        

最近的时候,她的贷款谈得不是很顺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也约不到上面的人,这让她有些着急。


        

陆薄川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提了一句,没想到他会飞过来。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年了,宋绾知道,一期的贷款要尽快批下来才行。


        

见完银行的人,陆薄川载着宋绾回酒店,宋绾坐在车里,有些紧张,她之前在这里遇到了宝丰的江总,几人吃饭的时候,她听说,陆薄川明年初,就要和夏清和结婚了。


        

宋绾心里发堵,她知道陆薄川肯放她到这里来,并不是放手的意思。


        

两人就像是一只风筝一样,他可以放她飞起来。却绝对不会让她逃离他的掌控。


        

宋绾侧头看着陆薄川峻厉的侧脸,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整个人却像座山一样,压迫着宋绾。


        

宋绾动了动唇:"我在这边,看到了宝丰的江总。"


        

"不奇怪。"陆薄川双手握着方向盘,没有看她:"我们能知道这边即将要规划成开发区,别人也会知道,都会想要走走这个关系,现在这里的地。只要有关系的,都想分一杯羹。"


        

说话间两人到了酒店,宋绾其实并不想和陆薄川回酒店,车子停了以后,宋绾并没有马上下车。


        

陆薄川侧头朝着她看过去,宋绾不敢看他,垂着眼睫低声的道:"我今天很累。"


        

车里一阵沉默。


        

陆薄川伸出手将宋绾的脸转过来,他深邃的眸子看着宋绾:"我让你过来这里,已经给了你这么多时间。我没有多少耐心。"


        

宋绾心里一沉。


        

"下车。"


        

陆薄川推开了驾驶座的车门,长腿一迈,已经下了车。


        

宋绾看了眼他的背影,最后还是跟着下了车。


        

宋绾是真的怕他,只要不见他,宋绾的心情就能调整得很好。


        

宋绾跟着陆薄川进了电梯,电梯的门一打开,陆薄川就朝着宋绾凶狠的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