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6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已经在这里站了快四十分钟,浑身冷得僵硬,她稍微侧了侧身,又将头垂下来,不让那半边脸颊露在季慎年眼底:"季慎年,我有事情要问你。"


        

"这里不适合谈事情,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而且你穿得这么少,在这里站久了会生病。"季慎年把外套脱了,套在宋绾身上。


        

他这才看到宋绾里面是穿着病号服的,季慎年立刻关心的问:"你身体怎么了?住院了?"


        

他这语气,让宋绾想起了以前两人还在学校的事情,那时候他也是这样,处处关心包庇着她。


        

宋绾心里难受,她垂着长长的眼睫:"我没事。"


        

季慎年伸手要去摸宋绾的额头,宋绾偏头躲开了。


        

季慎年手一顿,他知道宋绾找她,必定和当年的事情有关。否则她连电话都不会打给他,更何况亲自来这里找他。


        

季慎年湛黑的眸子锁着宋绾单薄的身体,道:"你先跟我上车,就算要问我问题,也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这里风太大了,也不适合谈事情。"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这里是季家本家,人多眼杂,确实不适合谈事情,她点了点头,和季慎年一起上了车。


        

而与此同时,西区别墅。


        

奖奖昨天一整夜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无论张姨怎么哄,他就是不吭声。


        

张姨没有办法,这才又打了电话给陆薄川。


        

陆薄川站在门外,寒着一张脸:"奖奖,你要是再不开门,以后也别再想见到姐姐了!"


        

"你酒开!"奖奖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明显是被陆薄川这句话给吓着了,但他还是坚强的没有去开门,反而色厉内荏的朝着陆薄川吼:"我不要见到你!你一点也不喜欢我!"


        

小孩子的心思是非常敏感的,哪怕陆薄川不止一次告诉过他,他没有不喜欢奖奖。


        

可但凡陆薄川表现得有一点不顾奖奖的情绪,奖奖就会生气。


        

他虽然小,却并不笨,背后也会听到佣人窃窃私语。说少爷对小少爷不亲近,小少爷这么乖,谁都忍不住想要含在嘴里,揣在兜里,可少爷却是真正的铁石心肠。


        

既然这么不喜欢小孩,当初为什么还要生下来养在身边?


        

小孩长到三岁,都是孩子在迁就他,可就算陆薄川对他那么冷,奖奖却还是这么粘着他。


        

奖奖也觉得自己可爱,还懂事,所以听到这些话后,就格外入心。


        

他总是在一遍遍确认,陆薄川对他的爱。


        

外面张姨听了心酸得不行,陆薄川拧了拧眉,他问:"我说过了,我没有不喜欢你。"


        

"你就系不喜欢我!你都不跟我一起过年!我等了你介么久,你都不回来!"奖奖朝着门外吼:"别银(人)都说我系没有粑粑麻麻的孩挤(子)!老西(师)的家讲(长)会你也不参加!我以后和姐姐结婚,我就搬屈(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陆薄川脸色一寒。


        

这时候二哈甩着尾巴,就要往门口去。


        

奖奖气得眼圈都红了,简直很铁不成钢:"校爷,你去门口干醒么!你紧么介么没有骨气!你快点回来!谁要你过去的!"


        

陆薄川太阳穴抽痛:"姐姐不喜欢脾气大的小孩。"


        

"我的脾气才没有很大!"奖奖气鼓鼓的道:"我的脾气介么好!又会疼银(人)!姐姐都要被我迷洗(死)了!"


        

陆薄川寒着脸,他昨晚一夜没怎么睡,再加上宋绾的事情,心情本来就不好,冷着声音:"昨晚我有事,我有叫张姨带你去大伯家,再说了,就算你不出来,你也得把少爷放出来,它不吃东西,会死的。"


        

"它才不会洗(死)!"奖奖抱着二哈的脖子往屋子里使劲拖,二哈体型又大,一副憨憨的样子,比奖奖矮不了多少,他拖得相当费劲,气得哭了,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他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又开始边哭边吼二哈:"校爷,你要系再过去,我就不要你了!你机道不机道!"


        

陆薄川实在没有那么多耐心,他转头冷声朝着佣人吩咐:"找人把锁给开了。"


        

奖奖一听就慌了:"你敢!"


        

陆薄川听着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到底还是心软了,奖奖说到底,也只有三岁,他若是真的不爱,当初奖奖刚出院的时候,没日没夜的哭,他也不会没日没夜的哄。


        

"你出来,我带你去见姐姐。"


        

奖奖一愣,鼻子酸酸的:"金的么?"


        

"真的。"


        

"可系她都不接我的电话。"


        

"她在医院,昨晚生病了,我在照顾她。所以才没来。"


        

奖奖也不顾没有骨气的二哈了,转身垫着脚把门打开,眼底两泡小泪包:"金的吗?"


        

"真的。"


        

然而他的话刚落音,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医院那边的电话。


        

陆薄川眸色一沉:"喂?"


        

"陆总,宋小姐出院了?"


        

陆薄川的脸一下子就阴鸷下来:"她去了哪里?"


        

"她打了一辆车,去了季家别墅。"


        

一瞬间,陆薄川的脸色冷得像是快要结了冰!


        

与此同时,季家别墅。


        

宋绾上车后,季慎年开着车,把宋绾带到了自己在这边买的一套房子公寓。


        

宋绾有些抗拒,她道:"我们去找个别的地方吧。"


        

"现在这种时候,店门基本都不会开着。"季慎年转身看着宋绾:"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宋绾身体一顿,跟着季慎年进了门。


        

公寓很干净,还有些生活气息,应该是有人住过,看起来也不是很大,顶多一百多方,宋绾进门后,看到房间里的摆设,愣了一下,很久才反应过来,这个房子,宋绾以前来过。


        

那时候宋显章呆了周茹母女回家,宋绾搬到学校去后,总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刚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周末就是住在这里的。


        

这里的摆设,和当年竟然没有多大的区别。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宋绾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热涨涨的,却又觉得空茫。


        

宋绾敛着情绪,坐在沙发上,季慎年煮了一碗姜茶给宋绾,放在宋绾面前。


        

宋绾没有伸手去拿。


        

"喝点吧。"季慎年道:"你喝点,有什么想问的问题,我都告诉你。"


        

宋绾伸出手,两手捧着姜茶,慢慢的抿着。


        

季慎年能够看出宋绾的状态不好,她的脸本来就白,但以前还会有些血色,现在整个人又苍白又单薄,和以前他在学校遇到的那个宋绾,简直判若两人。


        

但是他知道,


        

她只要一天没有把爱和愧疚真正的消磨掉,那她往后的每一天。只会比现在更难过。


        

季慎年眼底敛着情绪,等宋绾把那一碗姜汤都喝完了,他将碗拿过来,放进了厨房,这才又走过去,坐在宋绾对面。


        

"你是背着陆薄川来找我的?"


        

宋绾整个人像是受惊了一样,猛地抬眼朝着季慎年看过去。


        

和季慎年对视的那一刻,她又偏开了头。


        

季慎年本来想说,她这种时候。来找他,并不是个好的选择,但看着宋绾的样子,又压了下来,他的声音温柔下来:"你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宋绾垂着头,她问:"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季慎年的目光凉了下来,他盯着宋绾:"绾绾。当年我就告诉过你,这件事我并不清楚。"


        

宋绾以为自己在季家别墅站了四十来分钟,应该已经很冷静了,可到了这种时候,她却还是冷静不下来。


        

到了这种时候,季慎年还是不愿意告诉她当年的事情。


        

"你当年为什么要瞒着我你季家少爷的身份?"


        

"我并没有瞒着你。"季慎年认真的道:"绾绾,是你没有问过我,而且,我当年在季家的处境并不好,越少人知道我是季家的人越好,并不是我要特意隐瞒你。"


        

"那文件呢?"宋绾眼底蓄着眼泪,她压了这么久的情绪,最终还是全部都反弹上来,宋绾几乎有些崩溃:"季慎年,我想起了很多事情,那份文件,确实是我偷的!你不要告诉我,我偷了文件出来,给了你们季家其他的人!我只认识你!"


        

"所以这么多年,你一直觉得是我利用了你。"季慎年道:"绾绾,我当年就说过了,你并没有把文件给我,而是给的我父亲。"


        

宋绾有些想笑,但她笑不出来,她缓了很久的情绪,才压低了声音,问出了她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她问:"那陆卓明呢?他和季家有没有什么联系?"


        

"你什么意思?"


        

宋绾深吸一口气:"你在季家的处境就算再艰难。按照你的手段,也不会完全对季家的事情不知情吧?若是真如你所说,你当时在季家的处境不好,你对季家所有的事情,不仅不会不知情,相反的,你应该对季家的事情了如指掌才对。"


        

只有对季家的事情了如指掌,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季慎年一直知道宋绾是很聪明的,他道:"你说的没错。"


        

"陆卓明。和你父亲,有没有来往?"


        

"没有。"季慎年皱着眉:"陆家的事情,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都不是陆卓明在打理,陆卓明当年自己开了一个科技公司,和陆家完全不沾边,而陆家的生意是交给谁的,你不可能不知道,若是陆家真的和季家有生意来往,那也应该是陆薄川和陆宏业和我父亲有联系。"


        

宋绾只觉得浑身发冷。


        

"你怎么会突然问陆卓明的事情?"


        

宋绾浑身冷得像是没有知觉,陆卓明给她催眠的事情,真的不过是她做的一场大梦吗?


        

还是说她的精神真的出了问题?


        

可是若真的是这样,那江雅医院住院部带给她那种窒息般熟悉的恐慌感,是怎么来的呢?


        

宋绾的记忆有些混乱,她有些记不清自己当年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哪家医院了。


        

陆薄川说那个医生,是江雅的骨科医生。真的是这样吗?


        

宋绾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怎么也出不来。


        

"绾绾,你怎么了?"


        

季慎年看宋绾的神态有些不对劲:"你问我陆卓明的事情,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吗?"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查陆卓明。"宋绾像头困兽:"我想让你帮我查一查他四年前,有没有和季家的人扯上关系。"


        

宋绾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精神状态不行,她最近很容易情绪波动,一点点事情。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


        

"好,我会帮你查清楚。"季慎年问:"你是想起什么了吗?"


        

"我去了江雅医院,觉得那里很熟悉。"宋绾的头又开始痛,大概是在季家门口站久了,身上的热度又开始飙升,她没有管。


        

宋绾平复了一下心情,喉咙滚动了一下,本来想说她想起陆卓明给她催眠了,但到了最后,她却并没有说出口,反而道:"我好像在偷了文件后,有见到过他,我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和他有关。"


        

如果当年那份文件真的是给到季父手里的,那就只能是经别人的手,而给她催眠的陆卓明,成了不二怀疑的对象。


        

再加上催眠的时候,医生朝着她问的话,宋绾就更有理由怀疑。


        

但是她却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季慎年。说到底,她不信任季慎年。


        

她的这个怀疑,是建立在她没有把文件给季慎年的这个基础上,若是她给了季慎年呢?


        

季慎年不是看不出宋绾对他的防备。


        

她一过来,并没有直接让他去查陆卓明,而是告诉他,她想起来当年真的是她自己偷了文件,拿文件是她拿出来的,然后质问他。她拿了文件若是没有给他,那她给了谁?


        

她这是在试探他。


        

宋绾不放心他,季慎年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他道:"这件事我会帮你查,至于江雅医院,绾绾,你当年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江雅医院,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觉得熟悉?"


        

宋绾一愣:"我不知道。"


        

正在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


        

宋绾低头看过去,是陆薄川的号码。


        

宋绾心里一沉。


        

季慎年也看到了,他盯着宋绾:"不接吗?"


        

宋绾不知道该不该接。


        

"如果不想接就不接,今晚睡在这里也可以。"


        

宋绾觉得觉得窒息,她最后还是将手机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陆薄川沉沉的嗓音:"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宋绾的心像是被这声音一把狠狠的攫住,这是明显威胁的口气。


        

宋绾没出声。


        

"宋绾,说话。"


        

宋绾起身,去了季慎年的落地窗边,她垂着头,看到外面停着一辆车,正是陆薄川的车。


        

宋绾觉得压迫,她若是跟着陆薄川回去,陆薄川要把她放在什么样的一种位置上?


        

再过四个月,他就要和夏清和结婚了,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他不会信他的大哥对自己催眠,他只会觉得她的精神有问题。


        

大概是过去几年她被洗脑的次数太多了,这一次,她也会被他洗脑,然后觉得自己精神是真的有问题吗?


        

宋绾想想就觉得可怕:"陆薄川,你为什么不信我?"


        

宋绾的眼泪不停的落下来:"你知不知道,如果查出来是大哥所为,我就不欠你的!"


        

陆薄川那边沉默下来。


        

"绾绾,大哥没有什么理由去害爸爸和二哥,也没有理由为了季家让陆家一无所有!"


        

宋绾痴痴地笑了起来。她说:"你回去吧,我状态不太好,我怕我又去找大哥,我止不住的。"


        

宋绾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陆薄川脸色冰寒。


        

宋绾站在落地窗前,垂头看着陆薄川。


        

"你怀疑当年的事情是陆卓明策划的?"季慎年就站在她背后,将宋绾的话全部听了过去,宋绾让他查陆卓明。他也并没有想到宋绾是抱着这样的思想,他道:"绾绾,你确定吗?"


        

他想了想又皱了皱眉:"陆薄川就是因为这个才打你的?"


        

宋绾没有回答陆薄川打她的原因,只是道:"我不知道,我的记忆很混乱。"


        

宋绾在逃避,或者说不愿意真的告诉他,季慎年不再开口问她关于陆卓明的事情。


        

"他不会让你在我这里的。"季慎年转头看向楼下,他有点想抽烟,道:"他对你的占有欲。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绾绾,他对你不见得还有爱。"


        

宋绾心里刺痛,她握住手机的手指狠狠攥着。


        

当年他对她,也未必就是真的爱,更何况是现在?


        

宋绾喘息一声,她转过身:"我先在你沙发上睡一会儿吧,我昨晚一晚上没怎么睡。"


        

宋绾到底没有睡成,她人刚靠在沙发上,门铃就响了起来。


        

季慎年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知道那是谁,很久没有开口。


        

季慎年想了想,最终还是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门外果然站着陆薄川。


        

而门一打开的瞬间,宋绾就和一双峻厉双眸对了个正着。


        

那一瞬间,宋绾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狠狠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