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7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他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淡青色的烟雾直直飘散,盖住他有些晦暗的眼:"嗯。"


        

邮件很快发过来,陆薄川打开邮箱,从上到下,一一看过去。


        

宋绾当年出车祸,是被人送去的江雅医院,她的用药没有任何问题,医院不会保留这么久的监控视频,除非是当时有人调过监控,把监控视频保存下来。


        

而当年陆家陆续出事,先是陆氏集团的内部亏空,事情还没查清楚,便有人传来了陆父去世的噩耗,当时找到的时候,正是夏天,尸体已经臭了,警察通知陆家的人来认尸。


        

陆家三兄弟。大哥陆卓明不良于行,二哥是学医的,陆薄川接手陆氏集团。


        

那个时候公司的事情已经全面爆发,陆薄川忙得分身乏术,大哥腿不方便,母亲情绪崩坏,去郊区别墅认尸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陆璟言。


        

却没想到,尸体没认出来,又传来了陆璟言被大货车碾压的噩耗。


        

后来陆宏业的尸体被送到法医室进行尸体解剖,确定死亡时间,是一个星期前。


        

这个噩耗当时震惊了整个海晨。


        

然而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陆家的根基从根本上动摇,继而是资金链断裂,股东和合作商闹事等问题接踵而来。


        

陆薄川要一边处理父兄的丧事,一边查这件事的幕后黑手,与此同时,还要应付各大股东和合作商,平公司的账目。


        

可一百多个亿的账目,并不是说填就能填的,就算陆薄川再天才,想尽了一切能想的办法,也没有办法将这个账目平下来。


        

他变卖了一切能变卖的东西,也堵不住陆氏的那个窟窿。


        

这种时候,陆薄川早已经把宋绾给忘记得干干净净。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绾偷走陆氏文件,从陆总总裁办公室出来的监控视频,出现在了陆薄川面前。


        

继而是宋绾和陆宏业上了同一辆车,往郊区别墅开过去的监控视频被送了上来。


        

又有人查到,宋绾和季慎年密不可分的亲密关系。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宋绾。


        

所有人这才将目光放在宋绾身上。揣测她这么做的用意,然而宋绾却已经出了车祸,住了院。


        

陆薄川为了查宋绾,医院的监控录像是他找人亲自调的,因为时间紧迫,他的目标很明确,他要查宋绾是如何出的车祸,是怎么被送进的江雅医院。


        

结果显示,宋绾是在过马路的时候,忘记看红绿灯,被一辆车撞上,那个地方的监控视频却没能调出来,原因是监控视频被认为损坏。


        

所以陆薄川只调出了宋绾被司机送进医院的监控视频,那个视频如今还躺在他的办公室里。


        

但这些已经足够了,因为宋绾犯罪的证据已经确凿。


        

这场商业大案,几乎将陆氏烧得寸草不生。


        

但凡换一个人,在这场风暴里,都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


        

陆薄川当时唯一能做的挽救措施,也只是冒着坐牢的风险,铤而走险。将陆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从陆氏彻底脱离出来。


        

那时候他真的是每一步都走得异常风险,和一个豪赌的赌徒没有什么两样,只要走错一步,他就真的会粉身碎骨。


        

别人都说他疯了,只有他冷静得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而就在他将子公司从陆氏脱离出来没多久,陆氏宣布破产,陆氏总部大楼被查封,陆氏名下所有动产不动产被冻结,陆家老宅是陆氏名下的财产,一并被冻结,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带出来。


        

陆宏业和陆璟言到死都回不了家。


        

这个资料和陆薄川了解到的资料并没有多少区别,而当年宋绾住院的时候,经手过的医生和护士,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也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助理说查到一些东西,估计是去警察局了解了一下当年的案件,然后查到案宗中,当年宋绾出车祸的时候,正对着宋绾拍摄的那个监控视频,在当年被人为破坏。


        

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那个视频没有,但离它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监控视频,拍下来宋绾确确实实是被那个车的车主送去的医院。


        

陆薄川将助理发来的资料从上往下一一看过去。


        

直到在资料上看到一份名单的时候,陆薄川下意识皱了皱眉。


        

是助理整理的当年给宋绾动手术的医生和护士的名单。


        

而名单里面,有一个人的名字,让陆薄川的目光定了下来,那个名字叫程承,是那个骨外科医生。


        

陆薄川之前就查过他,只是他没想到,程承以前,曾经参与过宋绾的手术,当时他是作为一助,参与的那次手术。


        

若真是这样,那宋绾所谓的熟悉,是不是就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程承作为她当年手术的一助,和她见面的次数不可能少,甚至于关于她以后恢复,程承也有可能会参与查房。


        

而当年宋绾说自己的记忆是出了问题的,很多事情已经记不得了,程承又是个长相很容易被人记住的那种类型。宋绾若是看到他觉得熟悉,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而程承作为江雅医院的医生,每个星期不知道要上多少次手术台,事情过了四年,不记得宋绾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陆薄川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反反复复见资料看了好几遍。


        

--


        

将夜酒吧。


        

郑则将宋绾送到酒吧后,朝着宋绾道:"我就在外面,你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


        

宋绾像是没听到一样,目光放在酒吧醒目的名字上,很久都没有出声。


        

就在郑则疑惑的时候,宋绾轻声的问道:"郑哥,你在陆家,已经呆了多少年了?"


        

"记不清楚了,大概有十来年了,从薄川回国开始,我就跟着他了,怎么了?"


        

陆薄川是一路跳级过去的,两人又是同学,所以郑则的实际年纪比陆薄川要大几岁,但陆薄川的人生履历太漂亮,他的处事手腕又凌厉,很多时候,甚至会让郑则忘记两人之间的年龄差。


        

宋绾心脏紧缩,她垂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她的手已经被陆薄川用纱布包裹了起来。


        

而宋绾的脸上,若是仔细去看,还能看清楚陆薄川留在她脸上的巴掌印。


        

宋绾其实并不觉得疼,这种疼反而让她几近于麻木的心有一点清醒。


        

宋绾问:"你对大哥,了解得多吗?"


        

郑则一愣:"你怎么会问起他来?"


        

宋绾垂着眼睫,她显得很疲惫,她昨晚前半夜几乎不敢合眼,后来好不容易合眼,又开始做梦,睡了一觉醒过来比没睡还要累。


        

宋绾道:"我就是问问,他的腿,是怎么废的?"


        

她只知道和陆薄川有关,因为当年陆薄川跟她提过,说他欠大哥的。


        

大哥站不起来,全是因为他。


        

郑则不知道宋绾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他斟酌了片刻,觉得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便道:"当年陆总还很小,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和几个朋友一起爬树,爬得太高了不敢下来,陆大哥当时也很慌,便让他跳下来,他在下面接着……"


        

宋绾一愣,所以陆薄川对陆卓明的愧疚。从那么小就已经开始了,长达了整整二十多年……


        

宋绾觉得心像是被什么密封住一样,她觉得自己说的每个字都很艰难:"郑哥,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这意思就是让郑则不要告诉陆薄川。


        

郑则思索片刻,到底还是心疼宋绾,他道:"你想问什么,只管问,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宋绾却没马上问出口。


        

郑则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陆总的。"


        

宋绾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想问问。大哥他和季家的人,有来往过吗?"


        

郑则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陆大哥是做生物科技的,和我们做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和季家也完全不是一个方向,他本人是搞学术研究的,不参与商业上这些事情。"


        

宋绾一颗心沉到了底。


        

她嘴唇有些泛白:"他和家里,有没有什么矛盾?"


        

"没有。"郑则道:"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按道理来说,明争暗斗的事情应该不少。你看季家,现在能活下来又留在季家本部的孩子,就算只有几岁,也必定会陷入勾心斗角当中去,但是陆家却完全不同,因为季家的三个孩子,发展的方向完全不同,大哥是科研,二哥是学医,只有陆总是进入陆氏的。"


        

因为没有利益冲突,每个人的志向也不同,所以根本不存在很大的矛盾。


        

宋绾不管是从季慎年那里,还是在郑则这里,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好像她过去所说的一切都是荒唐的,陆卓明是搞科研工作的,即便是没了双腿,也从来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那么他也就有可能真的不会嫉恨当年陆薄川的那件事。


        

宋绾身上不断的冒冷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宋绾打开车门,往酒吧里面走。


        

宋绾刚进门,郑则就打了一个电话给酒吧的负责人,毕竟两个女孩子在这里,并不怎么安全。


        

宋绾按照陈语给出来的方向走过去,直到这一刻,她才隐隐觉得,或许她的精神,真的出了问题,那或许真的只是她的想象。


        

早上季慎年问她,她当年出事,就是在江雅医院醒过来的。她之所以对那个男人熟悉,会不会是因为当年在医院的时候,她看到过这个人?


        

宋绾有些恍惚,冷汗不停的冒。


        

她看到陈语,往陈语那里走过去。


        

陈语喝了不少酒,整个人像是被人打了,脸上很多血痕,完全不同往日的光彩。


        

她看到宋绾,朝着宋绾笑了笑,笑得像哭:"绾绾。我怎么办呀?"


        

宋绾机械的安慰她:"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陈语道:"我不知道该和谁说,学校的人不敢说,身边的人也不能说,我很害怕。"


        

"怎么了?"


        

"绾绾,我是不是很恶心?"陈语又喝了一口酒,她已经醉得不轻:"我有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清高?"


        

宋绾一听,便知道应该是陈语的事情被捅出去了。


        

若是从前,她估计能给出很多意见,但是她现在的脑子却一片空白。


        

"陈语,不要那么说自己。"


        

"可是我就是啊。"陈语趴在桌面上,眼泪不停的流,她痛苦的道:"我也想好好活着,像个人一样活着,可是我没有那个资本,我有年迈的父母要养,我有个得了糖尿病的弟弟要治疗,我不卖,他们就活不下去。"


        

宋绾的情绪现在很容易被人影响,她喘了一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没什么的。"


        

"可是她手上有我的照片。"陈语抬起眼,眼神害怕又惊惶,她道:"绾绾,她说如果我不把那个人在我身上花的每一分钱还给他,就把照片公布出去,她要是把照片公布出去,我这一辈子,就完了。"


        

宋绾一愣,她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宋绾想了很久。她说:"陈语,你先不要急,她还没有公布出去,那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陈语摇了摇头:"她给了我期限,我还不出来的。"


        

宋绾起身抱了抱她,她当初接因为周竟的公司,接触过陈语,她知道陈语是个不错的女孩儿,要不然也不会只听她提了一句,就找陈总帮了她。


        

宋绾道:"陈语,你先别慌,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陈语害怕得不行,她用手捂了捂脸:"你能陪我喝一杯吗?"


        

"可以啊。"


        

宋绾喝得有点多,自从宏昌市的那块地出事,宋绾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她知道郑则在外面,所以很放纵。


        

她想好好睡一觉。


        

陆薄川打去电话的时候,郑则正好进去,看到趴在桌子上的陈语和宋绾。


        

酒吧里现在放着一首轻音乐,声音有些大。郑则走到一边,安静点的地方,接通了电话:"陆总?"


        

陆薄川现在正在公司,现在已经是晚上,整个公司除了值班人员,其他的人都处于放假阶段,公司的事情并不多,值班人员也已经下班,陆薄川处理了一些文件,一直没有接到宋绾的电话。他有些心慌,这才将电话打给了郑则:"她怎么样了?"


        

"喝醉了。"郑则如实道:"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你等在那里,我马上过来。"陆薄川说完,挂了电话,拿着外套和钥匙,出了公司的大门。


        

陆薄川很快到达将夜,郑则给他定了位,将夜还不到真正开启夜生活的时间,人并没有那么多,陆薄川一进去,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宋绾。


        

她的身形单薄,发丝柔软,发顶一个很圆很小巧的秀气的旋,一点细碎的短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柔和,她趴在桌面上,露出一截弧度漂亮的脖颈,弯着的腰线也很好看。


        

整个人看起来很无害。


        

被纱布包裹起来的手,被她很无所谓的枕在侧脸下。


        

陆薄川皱了皱眉,有些莫名的烦躁,他来到宋绾,轻声的叫道:"绾绾?"


        

他很少这样叫宋绾,自从四年前出事后,他每次叫她,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声音很冷。


        

宋绾喝了很多酒,醉得很厉害,可是脑子却并不空闲,走马观灯一样,混乱不堪的记忆快快要将她的脑袋挤爆。


        

"绾绾?"陆薄川放轻了动作,一条手臂枕在宋绾脖颈处,将她整个人竖起来,靠睡在自己手臂上。


        

宋绾死死的皱着眉头,像是被梦魇了,这种情况陆薄川见过,当初宋绾被绑架,想起自己去陆氏总部大楼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


        

陆薄川知道她这样对自己的精神伤害有多大,他将宋绾打横抱起,往酒吧外面走,顺便吩咐郑则:"你去把她送回家。"


        

郑则领命。看着陆薄川轻轻松松将宋绾抱出了酒吧。


        

宋绾却难受得要命,尽管她憋着眼泪,眼泪却还是不停的滚落下来。


        

"绾绾!"陆薄川将宋绾抱进了车厢,她一身的酒气,陆薄川却并没有觉得烦,他也不敢让她就这么陷在梦里,而是将她放进车子的后座上,自己也上了车,将宋绾抱在腿上,拧着眉要将她叫醒:"绾绾。醒醒,不要在这里睡。"


        

宋绾死死咬着牙,她很乖,在陆薄川一系列的动作中,丝毫不曾挣扎过。


        

只是大概是情绪已经绷到了极致,她醒着的时候,在陆薄川面前,还要尽量压抑,可是喝了酒,却完全不一样。她的痛苦像是排山倒海一样,攫住了她的整颗心脏。


        

大概是太痛了,她在陆薄川将她抱在腿上,脑袋靠在他胸口的时候,朝着陆薄川的脖颈一口狠狠咬了下去。


        

陆薄川感觉到了宋绾的眼泪,顺着他的脖颈,往他的心口滚落。


        

宋绾呜咽出声,她哽咽的说:"你为什么不信我?我的精神没有出问题。"


        

陆薄川一颗心像是被她这句呓语,给狠狠撞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