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7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的话音一落,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陆薄川薄唇几乎要抿成一条直线,他凛着眉目,沉声道:"绾绾,这只是暂时性的,熬过这个阶段,就会好转。"


        

宋绾流着泪,她什么也不想说,站起身,跌跌撞撞的来到阳台上,抽出一支烟,垂着头想要把烟点燃,打了几次没把火打燃。


        

宋绾有些想砸手机,但她忍住了。


        

宋绾一手捏着打火机,一手颤抖着夹着烟,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她想把心里的怒火压下去。可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她猛地回过头来,朝着陆薄川怒吼:"你答应过我,说我不想吃药,就可以不吃的!陆薄川,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他明明答应过她,她说了她受不了这个药带来的副作用。


        

可陆薄川竟然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吃药。


        

他知不知道,她吃这个药后,原本就差到了极点的睡眠,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他知不知道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反应?她的精神会失常?


        

她变得难以入睡,变得焦躁易怒。


        

可就算是这样,宋绾还是一遍又一遍忍不住想,她害死爸爸和二哥,这些都是活该她遭受的,她没有资格要求什么。


        

她连发脾气,都没有任何立场。


        

因为她最大恶疾,因为她蛇蝎心肠,所以只能一忍再忍。


        

宋绾喘了一口气。


        

陆薄川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他在把药放进饭里的时候,就没想过能瞒过宋绾,宋绾那么聪明,在陆薄川的眼皮子底下,都能瞒天过海的找关系。搭建自己的关系网。


        

她把钟老哄得那么开心,钟老和他的太太这辈子无儿无女,可从未有过认干儿子干女儿的想法。


        

可宋绾才在钟老面前出现过几次?


        

上次他和钟老见面的时候,钟老就说,很喜欢宋绾,要把她认干女儿。


        

还有蒋奚,明明宋绾已经和他结了婚,可蒋奚还是惦记了她这么多年。


        

陆薄川沉沉的呼吸,他很久才道:"你要怎么样,才肯配合治疗?"


        

宋绾心里生疼。


        

她紧紧抿着唇,狠狠压下心里的情绪:"陆薄川,你就这样让我自生自灭不行吗?你要的,也无非也就是让我留在你身边,让我痛苦,现在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我欠爸爸和二哥的,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还的。我这样,算是为他们两赎罪,我向你保证,我不会离开你,我也不会去自杀,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安心了?"


        

林雅说过,她再这样下去,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


        

陆薄川有时候是真的想让宋绾这样病着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算了。


        

但是他知道这其中的危险。


        

"爸爸和二哥,也不会希望你这样替他们赎罪。"陆薄川看着宋绾:"宋绾,二哥他是医生,你觉得他会喜欢看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宋绾的心像是被拽了一下。


        

她又想起了陆薄川曾经跟她说的话。


        

他说:"宋绾,爸爸和二哥也疼过你。"


        

那时候陆宏业是真的把她当做女儿来疼,她在陆家的年纪最小,无论是大哥还是二哥,那时候对她都是很好的。


        

宋绾还记得,有一次,她半夜肚子疼得受不了,陆璟言怀疑她是阑尾炎,一边背着她去医院,一边联系陆薄川。


        

他的声音那么温和,他说:"绾绾,你坚持一下,我已经联系了薄川,他很快就会来。"


        

那个时候陆璟言对她是真的很好的,她去医院检查后只是吊了针,陆薄川还没过来,宋绾就已经睡着了。


        

后来醒过来,宋绾找不到陆薄川,失望的问陆璟言:"薄川呢?你不是说他很快就会过来吗?怎么我没有看见他?"


        

陆璟言抱着个老年人保温杯,半靠在门边,笑道:"就这么喜欢他啊?"


        

宋绾认真的点头:"喜欢的。"


        

她又问:"他是不是没来啊?"


        

"嗯。"陆璟言道:"来了一趟看你没动手术就又走了。"


        

宋绾一下子就愣住了,她问:"那你怎么不给我做手术?"


        

陆璟言突然就笑了起来。


        

"骗你的。他来了,昨晚在这里守了你一夜,刚刚去洗澡了,让我来看着你。"陆璟言道:"你放心,他不敢不来的,他要是对你不好,我帮你揍他。"


        

陆璟言也只不过比陆薄川大了四岁,宋绾根本不敢想象,这样的陆璟言被大货车碾压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的模样。


        

宋绾又开始垂着头颤抖着手指点烟。


        

可是那支烟打火机就像是和她作对似的,怎么也点不燃。


        

陆薄川站起身,用力抓住了宋绾颤抖的手。


        

宋绾心里一紧。


        

陆薄川放柔了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绾绾,我会陪着你的,这个过程不会太漫长的。"


        

宋绾有些崩溃得想哭。


        

可是她的眼泪明明从来没有断过。


        

她不知道这个过程会不会太漫长,但她现在就已经受不了。


        

陆薄川垂着眼看宋绾手里几乎被她捏得快要变形的烟,他伸出手,坚定的拿下了宋绾手里的烟。


        

宋绾向来很怕他,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出狱那会儿,陆薄川一直逼着她,宋绾的那种害怕几乎快要植入骨髓。


        

宋绾只坚持了一小会儿,就松开了手。


        

她可以朝着他发脾气,可不能违抗他。


        

她心里是分得很清楚的。


        

陆薄川将烟丢进了垃圾桶。


        

"以后少抽点烟,过于依赖并不是个好现象。"陆薄川深邃锋利的眸子锁着宋绾单薄的身体,伸出手将宋绾的脸抬起来。


        

宋绾病态苍白的小脸露出来,陆薄川修长漂亮的指腹抹在宋绾的眼敛下方,帮宋绾擦眼泪。


        

宋绾的目光撞进陆薄川黯沉的眼底,陆薄川沉沉的看着她。


        

宋绾有些心惊,就听陆薄川道:"以后我要是再看你抽一支烟,我就和你做一次,直到做到你把烟给戒了为止,你知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的。"


        

宋绾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别开了脸。


        

她有点受不了陆薄川的这个眼神:"站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要吃饭吗?"


        

宋绾率先坐在了餐桌上。


        

她的耳朵烧得有点厉害。


        

陆薄川薄唇翘了翘。


        

他坐在宋绾对面,宋绾吃了两口,还是吃不下,她的食欲现在是真的不好。


        

但是陆薄川坐在对面,正看着她,宋绾强行转移了话题:"宏昌市的那块地,会牵连到赵涵吗?"


        

"你要是不想牵连。就不会。"


        

宋绾顿了一下,说:"你说我还想跑这个项目,你会想办法。"


        

陆薄川皱了皱眉:"你也说过你不想再去,而且你现在的状态,去那边不合适。"


        

"我只要不和你待在一起,我的状态就会好很多。"


        

这虽然是事实,可陆薄川的脸色还是沉了下来,就是因为是事实。才更让人心里沉闷。


        

没有谁会喜欢身边的人总是想要避开自己的举动,但两人剑拔弩张的关系好不容易平缓了一点,陆薄川也不想再说什么话刺激到宋绾,他道:"宋绾,不要想着逃离我身边,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像他对陆卓明说的那样,这辈子他活在地狱,不可能放宋绾回人间。


        

得到这样的回应。宋绾却并不惊讶。


        

季慎年曾经说,陆薄川对宋绾的占有欲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可这未必是爱,也许只是因为宋绾欠他太多,在宋绾坐牢的这几年里,他想过太多的办法折磨她,最后这些想法经过四年的酝酿,都变成了要宋绾苟活在他身边的执念。


        

他要是能放开宋绾,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宋绾沉默下来。


        

陆薄川上班的时候开始把宋绾带在身边,他不放心让宋绾一个人在家。


        

陆氏集团总部大楼,宋绾不是第一次待在这里,之前她谈A区那个项目的时候,就是在总部这边,只是和陆薄川的并不是同一个楼层。


        

从前宋绾接受A区的时候,就听了太多的风言风语,如今她跟着陆薄川来公司,公司的人还不知道议论成了什么样。


        

宋绾不用想也知道。


        

宋绾在陆薄川要带她去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就开始烦躁起来,她道:"我不想去你办公室。"


        

这个陆氏总部大楼,包括陆家本家的别墅,都是陆薄川的公司起来以后,陆薄川重新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


        

里面的布置和以前大相径庭,陆薄川如今的办公室,或许也和陆宏业之前的办公室是同一个。


        

宋绾之前在总部大楼工作的时候。从来没有上去过。


        

她以前没有想起来的时候就不敢踏进去。


        

现在想起来了,不敢踏进去。


        

陆薄川黑眸直直盯着她,他道:"你这么怕来这里,当初偷资料的时候,倒是很平静,还知道要把秘书支开。"


        

宋绾嘴唇发白,这些事情宋绾在想起来的第二天,就自虐似的告诉过陆薄川。


        

但陆薄川应该并不是那天才知道的事情真相。


        

他应该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查出来过。毕竟当时在陆宏业办公室的秘书就那么几个。


        

陆薄川在查宋绾的时候,不可能不问秘书。


        

陆宏业总裁办公室的文件丢了,涉及的金额高达百亿,这么大的数字,当时去过陆宏业办公室的所有人,都会被一一盘查,甚至会被请到警察局去喝茶。


        

当时能够接触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吃牢饭的可能。


        

秘书为了撇清关系,只会事无巨细的交代给他听。


        

说不定连标点符号都恨不得能标清楚。


        

宋绾不知道当时陆薄川在听到秘书交代那些事情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想必不会很好。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件事。


        

宋绾心里又害怕又烦躁,她又有点想抽烟,下意识的往身上摸了摸。


        

陆薄川看到她的动作,他的语气带着十足危险的警告:"我这里有烟,要不要给你拿一根出来?"


        

宋绾浑身一僵。


        

陆薄川的声音和他的语气一样冷沁:"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做一做。"


        

陆薄川这么逼着宋绾,宋绾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压下心里的情绪:"我不上去,你要上去你自己上去,我就是怕上去,我就是怕去他的办公室,陆薄川,你不用这么冷嘲热风,你想得到什么答案?我说了,我很多事情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份文件。是一切事情的起源,当初若不是宋绾偷了这份文件,陆家不会成现在这样,陆宏业或许也不会死。


        

陆薄川觉得自己贱得慌,总是忍不住刺宋绾几句,刺激过头了,还要去哄。


        

陆薄川道:"你不想去我也没逼着你去,你当我喜欢坐在爸爸的办公室,每天面对他的东西,然后好一遍遍想起自己的老婆是怎么为了别的男人来这里拿文件,是怎么把陆家给毁了的?"


        

宋绾瓷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她到现在也没敢问陆薄川爸爸和二哥葬在哪里。


        

她没有勇气去看,她知道陆薄川也不会允许她去看。


        

她心里难受得快要窒息,她的眼睛里猩红一片。


        

宋绾说:"对不起。"


        

"既然知道对不起,那就做点实际的。"


        

陆薄川说着,按了楼层,宋绾看到陆薄川按下的楼层。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并不是她矫情,她能顶着莫大的压力来陆氏集团,就已经承受着别人没有办法承受的压力了。


        

陆薄川去了办公室没多久,就去会议室开会。


        

宋绾有些受不了这里,这个办公室和陆宏业当初的办公室差不多,一整层都是总裁办公区。


        

除了几个秘书,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


        

陆薄川的秘书应该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并不会多一句嘴。


        

可宋绾知道。在这层楼的下面,不知道有多少员工在讨论她。


        

宋绾以前不是没有见识过。


        

宋绾道:"你把我留在这里,就不怕当年的事情再出现一次吗?"


        

陆薄川正要出去,闻言转身朝着宋绾看过来,他的眼神很利,又深邃,像是能穿透人的脊梁骨。


        

宋绾神经紧绷起来。


        

四周变得有些骇人的寂静,宋绾突然就有些后悔,就在宋绾的心神几乎要绷到极致的时候,陆薄川薄唇如刀锋:"我不会像爸爸那么蠢,把那么重要的文件的密码随随便便告诉别人,这样的教训一次就够了。"


        

他说完,大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宋绾站在陆薄川的办公室落地窗前,半天没有动作。


        

她不是没有想过,当初她带着陆宏业去郊区别墅,会不会就是为了逼他说出保险柜的密码?


        

可是他怎么会死在那里?


        

就算陆卓明对她催眠,可为什么要让她忘记所有的事情?让她记得自己把爸爸带去别墅,让她记得自己偷了文件,不是更好吗?


        

宋绾浑身冰冷。


        

她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很久才缓过劲来,宋绾喘息了一口气,看着楼下钢筋混凝土的城市。


        

陆氏集团的这个商业大楼,坐落在海城最繁华的地段,而这栋大楼对面,巨大的LED灯上,打着陆氏集团的安家广告。


        

陆氏集团曾经是海城最大的房产商,宋绾曾经的梦想,就是让自己设计的房子,从一片荒原里拔地而起,它会和所有的房子不一样,就像景江一样。


        

陆宏业那时候还说:"你认真读书,把证考出来。到时候设计出来,属自己的名字,爸爸找人给你建出来。"


        

修建一幢房子的过程很繁琐,要先拿地,贷款,拿地以后要办施工许可,图纸会审,方案过审。土地勘查,修建过程中还有各种安全隐患,房子修建好以后,还要验收,光是资料就能整理出十几个大箱子。


        

而这其中,光是拿地这一项,就已经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了。


        

宋绾不知道若是陆宏业地下有知,知道她做的这些事情。会不会后悔曾经对她做出那样的承诺。


        

宋绾看得眼睛生疼。


        

正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吵闹声,宋绾皱了皱眉,秘书急匆匆的过来,有些为难的看着宋绾。


        

"怎么了?"宋绾问道。


        

"夏总和他的女儿过来了。"秘书有些忌惮宋绾,宋绾在整个海城都非常出名,当初她能偷陆宏业办公室的文件,如今在陆薄川身边,也不知道会不会干出别的什么事情来。


        

A区那块地前段时间才出了内鬼,公司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股低气压,秘书实在不放心宋绾,到时候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们一个也逃不了干系,可陆薄川交代的人,她们又不敢不遵从。


        

秘书道:"夏总说和陆总有事要谈,可陆总还在开会,夏总要带人进陆总的办公室,我们有些拦不住。"


        

也许不是拦不住,而是不敢拦。


        

陆氏集团没人不知道,夏清和是陆薄川的什么人。


        

宋绾心里清楚,她也知道秘书虽然对她恭恭敬敬,可背地里指不定怎么说她,怎么防着她。


        

宋绾道:"是吗?可是跟我说有什么用呢?陆总他走的时候未必没有交代你,这个办公室能不能让人进来,你说对吗?"


        

然而宋绾的话刚落音,就看到不远处,夏建勋已经带着夏清和进了办公室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