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76章 你是不是有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实在没想到宋绾还真的敢走出陆氏总部大楼,陆薄川的声音沉压压压着一腔怒意:"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我去了哪里,不是让大嫂告诉过你了吗?"宋绾看着陆氏总部大楼外面的车来车往,她今天见了夏建勋父女,又见了舒意,宋绾咬着牙,她还是个病人,她还在吃药,她当着夏建勋和夏清和的面,说自己是个小情人,可只有她知道,她连小情人都算不上。


        

宋绾说:"陆薄川,你带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来见他们吗?"


        

陆薄川脸色阴沉:"你知道不是。"


        

"那你是不放心我,怕我自杀?"宋绾说:"陆薄川。那你以后和夏清和结婚了,你是不是还要我守在你们卧室的门口?"


        

隔着电话,宋绾都能感受到气氛的紧绷,宋绾心里有些密不透风,说:"其实也没关系啊,你要是让我站在你们门外,我也会站的。"


        

陆薄川的脸色青黑一片!


        

他的胸膛起伏得厉害,湛黑双眸里裹夹着风暴。


        

陆薄川伸出手扯了扯有些束缚的领带:"宋绾,你再说一句试试。"


        

宋绾便不再说了。


        

陆薄川来回走了两步,他来到落地窗前,目光往下看,却在接触到陆氏总部大楼下的喷泉时,一愣,他看到了楼底下那个坐在喷池旁边的小小身影,那衣服还是他早上给她穿上去的,陆薄川瞳孔缩了缩,焦躁的心平缓少许。


        

陆薄川道:"你在楼下?"


        

宋绾没出声。


        

陆薄川道:"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下来。"


        

陆薄川挂了电话,他的背后站着舒意,舒意说:"你在这里和夏清和谈结婚的事情,让绾绾在外面抽烟,你这样对她,是不是有些过分?"


        

陆薄川知道宋绾在楼下没走,整个人身上的戾气都跟着消散不少。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抽了好几口,才抬眸去看舒意:"我以前对她还不够好吗?可她是怎么做的?"


        

"你这样伤害她,迟早会后悔的。"舒意皱了皱眉,她想起刚刚宋绾的表情,那表情她光是看着就心里就跟着泛疼。


        

"大嫂没事还是多关心关心大哥,绾绾的事情大嫂不要太操心。"陆薄川拿了车钥匙,就要往门外走:"大嫂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等等!"舒意想到宋绾刚刚说的那些话,她道:"绾绾和大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她好像挺恨大哥的。"


        

"她年纪小不懂事。"陆薄川道:"说话难免冲动,大嫂不要往心里去。"


        

舒意拧了拧细眉。


        

陆薄川道:"大嫂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吗?如果不是,我让人送你回公司。"


        

"我等下自己打车回去。"


        

"我还是让人送大嫂回去吧。"陆薄川说完,西装裤包裹下的笔直长腿大步朝着门外走过去,郑则很机敏。赶紧过来,朝着舒意道:"舒小姐,我来送你回公司吧,我现在刚好没事。"


        

郑则是陆薄川的总特助,每天忙得飞起,怎么会没事?


        

舒意张了张口,到底没说什么。


        

--


        

楼下。


        

陆薄川挂完电话后,宋绾从喷泉边上站了起来,从出狱到现在,都快要已经一年了,这一年,她没有一天活得轻松过。


        

她已经四年没有真正的笑过了,四年,一千四百多个日夜。


        

宋绾觉得窒息,她好像怎么也看不到未来。


        

宋绾在楼下站了没多久,陆薄川很快从楼上下来,来到宋绾面前。


        

宋绾一点都不意外。


        

他穿着一套烟灰色西装,整个人修长挺阔,沉默间,都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的优越感,再加上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不怒自威的气质,和让人捉摸不透的城府,是很让人惧怕的存在。


        

更不要说他看着宋绾的目光黯沉得像是卷夹着汹涌的暗礁。


        

让人不由自主的害怕。


        

宋绾深吸一口气:"他们呢?"


        

"走了。"陆薄川道。


        

宋绾看了看表:"你还真的就只谈了二十分钟啊?"


        

陆薄川脸色一沉,深邃锐利的眼盯着宋绾,恨不得将她拆吞入腹。


        

宋绾到底还是怕他,他们之间还隔着血海深仇呢。


        

宋绾低垂着头:"其实你谈久一点也没关系,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最多能回景江。"


        

陆薄川心里被扯得痛了一下。


        

"走吧,回去吧。"宋绾说:"我想吃你做的饭了,以后你和夏清和结婚,我可能就吃不到了。"


        

宋绾说完,起身想朝着车子旁边走。可她的腿软得几乎没有什么力道,才走了几步,整个人就差点摔了下去。


        

下一刻,她的身体撞进了一个怀抱,陆薄川伸手扶住了她。


        

宋绾有些想哭,她的状态是真的越来越糟糕。


        

陆薄川将宋绾打横抱起来,他边走边说:"你听话一点,绾绾,不要总是和我对着来。"


        

宋绾扯唇笑了笑。


        

陆薄川直接带宋绾回了景江,他给宋绾做了一顿饭,宋绾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陆薄川做饭的背影。


        

她要是不再多看看,以后想看就看不到了呢。


        

宋绾说:"你以后也会给夏清和这样做饭吗?"


        

"不要没事找事。"陆薄川道。


        

宋绾说:"我还没给你做过饭吧?要不然我明天给你做一顿饭?"


        

陆薄川切菜的手一顿,没理她。


        

宋绾说:"我做饭很好吃的。"


        

陆薄川将油倒进锅里,边爆葱姜蒜边说:"是吗?那你挺优秀的。"


        

宋绾觉得陆薄川在嘲讽她,不出声了。


        

她转过身,拿了烟往阳台上走,陆薄川脸色冷了下来:"我之前是怎么说的?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宋绾一顿,说:"我就拿来闻闻。"


        

宋绾转身去了阳台,尽管她努力让自己做到不在意,可心里还是疼得有些透不过气。


        

两人吃完饭,陆薄川将碗筷收拾好,放进洗碗机。


        

吃完饭没多久,陆薄川拿了药过来给宋绾吃。


        

自从宋绾在饭桌上发脾气后,陆薄川索性直接让她重新开始吃药。


        

而且必须亲眼看着她吞进去。


        

宋绾的状态一天比一天不好,看到药就想砸东西。


        

但她还是忍了下来。


        

当天晚上,宋绾去洗手间洗澡,明明一切都很好,可宋绾从洗手间要出来的时候,身体却软得一下子没站稳,整个人"碰!"的一下,朝着浴室狠狠摔了下去。


        

那一刻,宋绾都感觉不到痛,只觉得世界寂静无声。


        

可她的眼泪,却先于所有感知,率先落了下来。


        

陆薄川大概是听到响动声,几乎是立刻就打开了浴室的门。


        

他从来没有见过死气这么重的宋绾,那一刻,陆薄川的心没来由的慌。


        

他赶紧拿了一块浴巾,将宋绾包起来。低声的道:"绾绾,没事,我们回床上。"


        

宋绾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一种疼,是这么麻木又汹涌。


        

她周围的一切都是麻木的,只有心窝子那一块儿,疼得像是没了知觉,无边无际。


        

宋绾晚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睁着眼看着漆黑的夜空,很久都缓不过来。


        

陆薄川身上的气压也低沉得仿佛黑云压城,宋绾听到他半夜给林雅打电话,朝着林雅怒吼:"林雅,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一个工作室的人给她赔命。"


        

宋绾等陆薄川的呼吸平稳后,从床上起来,去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来抽。


        

她很久之后,才慢慢的缓过劲来。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受舒意和夏清和的影响太重。


        

宋绾抽完烟,还去刷了牙,回到卧室的时候,她刚进门,就听到一个声音问:"去了哪里?"


        

他的音色磁性低沉,仿佛直直撞进宋绾心里。


        

"上洗手间。"宋绾平静下来后,面不改色的说:"怎么了?"


        

陆薄川在黑暗中紧盯她,将宋绾捞了过来,抱在怀里睡。


        

他刚刚醒来没看见宋绾,惊出一身冷汗。


        

第二天陆薄川带宋绾去了林雅那里。


        

陆薄川在林雅办公室门口抽烟,宋绾缓过劲来以后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觉,但是陆薄川不放心。


        

"你昨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林雅问宋绾。


        

昨天陆薄川的威胁,绝对不是口头上讲讲,林雅知道陆薄川说得出就做得到,陆薄川地位和手段,让人从不敢轻易怀疑。


        

"不小心摔了一跤。"宋绾道:"身体乏力,站不稳,睡不着觉,有时候想抽烟,但是陆薄川不让。"


        

"抽烟不利于病情,你的依赖性太强了。"林雅道:"绾绾,这个病要慢慢来,急不来的。熬过这个阶段,一切都会过去的。"


        

宋绾说:"我有时候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要熬下去,死了不是更痛快吗?可是我一想到他不想让我死,我就又强迫自己,劝自己,还是活着好。"


        

她活着受煎熬,他心里可能就痛快一点。


        

从林雅那里出来,时间已经很晚。宋绾出门去的时候,看到陆薄川的脸上寒霜布满。


        

他什么也没问,带着宋绾下楼。


        

两人坐在车上,车子里寂静得可怕。


        

宋绾知道陆薄川一大堆的工作要做,空出这一天,明天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


        

宋绾看着车窗外,很久之后说:"我这么痛苦,你也不好过,你把我留在身边,真的就痛快了吗?"


        

陆薄川的声音很寒:"用不着你操心。"


        

宋绾闭上了眼睛。


        

后面几天,不知道是不是摔跤带来的影响,宋绾再也难以入睡,总是偷偷起来抽烟。


        

第三天的时候,宋绾熬得精疲力尽,短暂的睡了一觉,还是被梦惊醒。


        

她大口的喘着气。


        

很久之后。她从床上下来,站在阳台上,手指间夹着烟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婚期好像又近了不少。


        

宋绾一边抽烟一边不断的思考,三个月后,若是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以后,她要怎么办呢?


        

以她现在的状态。找工作是很难的,三个月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


        

那时候她也要这样被陆薄川养在景江吗?


        

宋绾的头很痛,但脑子却不断的运转着,她现在回陆氏集团的日子还遥遥无期,以后能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就算能回去了,一旦陆薄川和夏清和真正的结婚,她在陆氏就更难以立足。


        

而且她再也不想像之前那样,一个项目累死累活,可做到一半,就被迫换下来。


        

宋绾正想着,腰间猛地一紧,宋绾吓了一跳,回过头来,陆薄川利刃似的双眸划破层层夜色。直直看进宋绾心里。


        

宋绾有些惊骇。


        

陆薄川伸手将宋绾指间的烟取掉,三天时间,他的忍耐力也已经到了极限,陆薄川修长手指的指腹抹在宋绾漂亮的嘴唇上,他的心口烧着一团火,薄唇如刀锋:"我看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既然你不想睡,那我就成全你。"


        

陆薄川说着。直接朝着宋绾的唇压了过来。


        

他的力道太过凶狠,宋绾很快尝到了血腥味。


        

宋绾拧了拧细眉。


        

然而陆薄川却不放过她。


        

几乎是攻城略地。


        

宋绾被陆薄川折腾了个半死,不管她怎么求饶,陆薄川都不为所动,他只是深邃双眸黯沉得骇人,道:"不让你长点记性,你就永远学不乖。"


        

宋绾第二天没能下床,她狠狠咬了咬牙。


        

陆薄川西装革履去上班,他还不放心把宋绾放在家里,宋绾眼睛都红了,她说:"你是不是有病!"


        

"是啊。"陆薄川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面无表情的道:"没病怎么会让你在我面前这么放肆。"


        

宋绾气得发抖。


        

"你干脆把我拴在你裤腰带上算了!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自杀了!陆薄川,我看该治病的不是我,是你!"


        

宋绾从来不在陆薄川面前展示任何不想活下去的意思,但林雅不止一次跟陆薄川说过,说宋绾的状态很危险,她好像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劲头,以前有宋显章吊着她,后来宋显章的事情发生后,宋绾的天就塌了。


        

陆薄川是看到宋绾发现宋显章的事情后的状态的。


        

所以他当时威胁了周竟。


        

可无论是陆薄川还是林雅心里都很清楚,周竟和宋绾的关系毕竟隔得太远,宋绾如此把周竟放在心上,也不过就是怕自己真的无牵无挂。


        

她在给自己找一点奔头。


        

陆薄川冷着眉目,道:"你要是不换衣服,我就这么把你抱到公司也可以。"


        

宋绾压着脾气:"我累,我想休息。"


        

"我办公室有床。"


        

宋绾说:"陆薄川,你知不知道,陆氏集团的人是怎么看我的?我昨天去你的公司,只站了一小会儿,脑子里就不停的想,楼底下的人会说什么!"


        

陆薄川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的目光像是能把宋绾的脊梁骨都给穿透:"你当初偷文件的时候,就应该料到会有今天的结局。"


        

宋绾一愣。心像是被人砍了一刀。


        

她深吸一口气:"陆薄川你是不是人!今天早上我几点才睡?你去上你的班行不行!"


        

"反正你也睡不着。"陆薄川道:"在哪里都一样。"


        

宋绾气得不说不出话来。


        

"你去找夏清和行不行?"宋绾说:"我求求你了,你们赶紧百年好合吧?我会送上最真诚的祝福的!"


        

陆薄川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寒了下来,他的目光直直将宋绾穿透:"宋绾,我看你是想死在床上了,是不是?"


        

宋绾越气越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起床,跟着陆薄川一起去了公司。


        

正如陆薄川所说,就算留在景江,宋绾也是睡不着的。


        

宋绾在陆薄川办公室来了没一个星期。整个陆氏集团的员工就炸了。


        

还有人在地下停车场看到陆薄川抱着宋绾下车,整个陆氏集团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谁也没见过,有人这么对待自己的杀父仇人的。


        

宋绾也越来越烦躁。


        

她越来越不想就这么待在陆氏。


        

这和她之前在陆氏集团上班可不一样,那时候她就算是在陆氏集团总部大楼里上班,面对的也是这样一群员工。


        

可那时候她的身体底子要比现在好,精神状态也没那么坏,而且事情一旦忙起来,她是什么也顾不得想的。


        

不像现在。闲得快要疯了。


        

这天陆薄川开完会,宋绾在落地窗前站了许久,才说:"陆薄川,我想上班。"


        

陆薄川沉眸直直朝着宋绾射过来。


        

"你想做什么工作。"


        

宋绾这几天想得很多,她不想再在陆氏集团负责别的项目,这样她没有安全感。


        

宋绾说:"要不然我自己注册一个公司吧。"


        

陆薄川一愣,一边看合同一边没有什么情绪的道:"你有钱吗?"


        

宋绾转头,看着陆薄川,突然就笑了,她说:"陆薄川,我没有钱,可是你有呀,关系你也要帮我铺,你看,这样子的话,我不管做什么都要依赖你,求你,忙起来我还能少想点东西,这样我就任凭你捏揉搓扁,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陆薄川正在签字的手一顿,他抬起头来,峻厉的眉目透出一种看不出的深意,直直朝着宋绾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