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78章记忆如潮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几乎是颤抖着手,将文件打开,当看清那份鉴定报告的时候,她的一颗心才缓缓落了下来。


        

她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


        

宋绾回到餐桌上的时候,陆薄川也正好在打电话,听他的语气,对面应该是夏清和。


        

果然,没有多久,宋绾就听到陆薄川道:"清和,你冷静一点。"


        

宋绾抿了抿唇。


        

陆薄川挂了电话后,看了宋绾一眼,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道:"我出去有点事。"


        

宋绾并不好受:"你就不怕我不乖乖吃药吗?"


        

陆薄川要出去的步子一顿,他黑湛湛的眸子紧盯着她:"你试试。"


        

宋绾没阻止,陆薄川当晚没回来,宋绾在阳台上站了一夜,抽了一夜的烟。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和陆薄川纠缠下去,到底有什么意思,可是她知道,她留在陆薄川身边,能让陆薄川稍微痛快一点。


        

宋绾很快就收好思绪,倒是第二天的时候,许娆打了电话过来,她道:"绾绾,开公司的事情。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我可能不会再留在海城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绾身体很疲惫,没有多说什么。


        

这天陆薄川给她安排了心里医生,宋绾一起来就接到了陆薄川的电话。


        

"我让郑则去接你,你在景江等着他。"


        

"不用,我自己打车过去吧。"


        

"听话。"


        

宋绾最后还是自己打了车过去,路过江雅医院的时候,宋绾看着江雅医院的招牌,心里到底不死心,突然朝着司机道:"停车!"


        

司机被宋绾的声音吓了一跳,宋绾从车上下来,她没有犹豫,还是朝着江雅医院住院部的六楼走了过去。


        

还是那条长长窄窄的走廊,宋绾每往前走一步,身上那种切身的感受就清晰一分。


        

那种害怕简直像是植入骨髓。


        

宋绾狠狠喘了一口气,脑袋里钝钝的痛,还是有声音不断的钻入她的脑海。


        

那些声音不断的撕裂着她的大脑。


        

"绾绾?"背后有一个人的声音猛地响起,宋绾心里惊了一下,猝然转头,好半天才从惊魂的状态里抽离出来,她喘息了一声,很久才看清面前的男人是谁,这个人她记得,是蒋奚。


        

宋绾浑身的汗都出来了,她记得这是陆薄川的朋友,宋绾揉了揉跳痛不已的太阳穴,有些不敢接触陆薄川以前的朋友,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道:"蒋大哥。"


        

陆薄川的朋友,都是要比宋绾大的。


        

蒋奚穿着白大褂,他并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过来是在这边是来办事,他看出宋绾对他的闪避,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蒋奚道:"你怎么了?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宋绾知道陆薄川身边的人都挺厌恶她的,说她是蛇蝎心肠,若不是她,陆家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她很怕接触陆薄川的朋友,宋绾有些慌乱的道:"我朋友在这边住院,我过来看看,已经看完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匆匆就要往外走。


        

"我送你吧。"蒋奚声音清润温和的道:"你状态不是很好,或者我打电话给薄川,让他来接你吧?"


        

"不要!"宋绾下意识拒绝,等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反应得有些过了头,宋绾平缓了一下情绪,道:"他还有事,我现在马上就回去了。"


        

宋绾说完,几乎是立马转过了身。


        

蒋奚还是跟了出去,他以前读书的时候学过一点心理学,能看出宋绾的状态不对劲。


        

宋绾出来后,在医院门口站了很久,才打了一辆车去林雅那里。


        

蒋奚想了想,还是给陆薄川打了一个电话,他道:"我在江雅医院看到了绾绾,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陆薄川闻言就皱了皱眉,宋绾去江雅医院干什么,陆薄川不用猜都知道,她还是不死心,陆薄川道:"我会处理。"


        

他并不想蒋奚过多接触宋绾。


        

两人能维持表面上的平静,也全靠蒋奚的不逾矩。


        

蒋奚也没说什么,只说:"好。"


        

说是这么说。蒋奚还是开车跟了宋绾一路,等到了地方才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宋绾是来看心里医生的。


        

宋绾上去后,蒋奚将车窗半降,点了一支烟来抽,目光沉得厉害。


        

这才多久没见,宋绾就完全变了个样子。


        

他还记得当初坐在陆薄川腿上,那个清清冷冷,却对陆薄川乖得过分的女孩儿,笑起来眼睛里像是藏着星星。


        

后来他打听了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儿有多优秀。


        

宋绾去到林雅的办公室,林雅看到宋绾一愣:"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平时都是陆薄川陪着宋绾的。


        

宋绾笑了笑说:"他有点忙。"


        

宋绾从林雅办公室出来,还是看到了郑则的车。


        

郑则一看到她出来,就拉开了车门。


        

宋绾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


        

宋绾是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夏清和割腕了,宋绾觉得有些好笑,但她也没资格去取笑谁。


        

夏清和在陆薄川最艰难的时候帮过陆薄川,光是这一点情分,陆薄川就不会对夏清和不管不顾。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医院病房里,陆薄川陪了夏清和几日,那天晚上陆薄川赶过去的时候,夏清和是被人送到急救室的。


        

后来夏清和醒过来,看到陆薄川,她痴痴的看着陆薄川那张雕刻的俊脸,眼泪流了满脸,道:"薄川,宏昌市那个项目,你是不是不能原谅我了?"


        

陆薄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深邃锋利的眸子像是刀刃,仿佛能把夏清和的这点小手段看透,夏清和心里有些慌,但他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矜贵淡漠的眼底看不出情绪的道:"你不要多想,像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夏清和脸色惨白,她伸手拉住陆薄川的手:"你还会和我结婚吗?"


        

"我答应你的,都会做到。"他不动声色的抽回手。


        

他当初答应给她婚礼,他不会食言。


        

夏清和愣愣的看着自己空了的手,虽然得到了陆薄川肯定的回答,心里却并不觉得好过,他就算和她结婚了,得到的也不过是个空盒子,他的所有爱和恨,全都给了宋绾。


        

也不知道是爱多一点,还是恨更多一点。


        

但夏清和仍旧笑了笑:"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冲动了,我就是怕你不原谅我。"


        

陆薄川在医院陪了夏清和一夜,第二天还得去公司,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宋绾直接飞去了宏昌市!


        

陆薄川给宋绾打电话,心头压着火气,声音冷沉得厉害:"谁让你私自飞过去的!"


        

宋绾已经落地,是赵涵来接的她,她刚上车,陆薄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的声音像是有重量一样,砸在宋绾心底,宋绾的心像是被重重锤了一下。


        

但她在景江待得实在难受,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道:"我不过是提前飞过来,你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


        

陆薄川握住手机的手指用力到青筋根根暴起,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吗!


        

陆薄川压了压心中腾起的怒火,道:"宋绾,你是不是找死!"


        

宋绾到底怕他,这个机会是他给宋绾争取来的,他要收回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宋绾这么快来宏昌市大概也是心里不畅快的,但她在陆薄川面前永远没有底气,宋绾道:"我在这里等你,你别生气。"


        

宋绾挂了电话后,赵涵也没问对方是谁,她边开车边道:"幸好你过来了,我这边忙疯了,你知道这块地的资料被卡住了吗?而且银行的二期贷款不给批,我这几天光是求人,腿都差点跑断了。"


        

"为什么?"宋绾一愣,贷款的事情一期都批下来了,没道理二期不给批。


        

赵涵沉了一口气,嗓子都有些颤抖:"我刚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悄悄问了问这块地的负责人,他才告诉我,当初录音的事情,好像走漏了风声,现在谁都怕我们。"


        

两人都是风暴中心的人,当初知道那件事情的时候,都吓了个半死。


        

宋绾这才意识到,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陆薄川才会亲自过来。


        

赵涵一边开车一边介绍这边现在的进度,第二天宋绾和赵涵一起又去银行送资料,约见银行的行长。


        

好约歹约,才把行长给约了出来,几人约了地点请客吃饭,因为赵涵前几天喝酒次才出过事,喝酒的任务就交给了宋绾,宋绾自虐般的几乎是有求必应。


        

期间的时候,宋绾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却和一行人对了个正着,为首的男人身材高大,肌肉结实,穿着挺阔的西装,宋绾和他迎面遇上,觉得有些眼熟,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男人的时候,心里莫名有些泛怵。


        

男人的目光也看向宋绾,极具侵略性,宋绾皱了皱眉,下意识避开了男人的目光。


        

宋绾虚浮着脚步回包间的时候,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安,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直到她和赵涵上了车,车开到一半,宋绾才猛然想起这个人是谁!


        

闻邵的哥哥闻域!


        

当初闻邵绑架宋绾后,陆薄川几乎把他这个人都给废了。而且闻邵还坐了牢。


        

宋绾实在没想到会在宏昌市会遇到他!顿时整个人就出了一身冷汗!


        

她立马朝着赵涵道:"赶紧拐弯,往车多的地方开!"


        

赵涵被她吓了一跳,不敢迟疑,一边将车拐弯一边问:"怎么了?"


        

"快点!"宋绾细眉狠狠的拧着,她一身的酒气都给吓醒了:"没有时间跟你解释!"


        

然而已经来不及,后面好几辆车紧紧跟在了后面。


        

一辆车甚至朝着赵涵的车狠狠撞了过来!


        

车子发出巨大的声响,赵涵和宋绾都吓了一跳,赵涵的方向盘都差点脱手,宋绾整个人被这股大力撞得差点吐出来。


        

赵涵手心都是汗,她连消化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将车加速。


        

宋绾来宏昌市就等于是落了单,这么好的机会,闻邵不可能放过!


        

宋绾心跳加速。几乎是颤抖着手,想要给郑则打个电话,问问他这边可不可以派几个人过来先。


        

然而她的电话刚打出去,赵涵道:"怎么办?他们要追上来了!"


        

宋绾深呼吸一口气,浑身的冷汗直冒,电话那头刚好接通,宋绾就迫不及待的道:"郑则!宏昌市文德路这边,你能不能派人过来?"


        

郑则刚好载着陆薄川,闻言觑了一眼后车座陆薄川冷寒的脸色,陆薄川这几天气压得让人心惊肉跳,郑则小心翼翼的道:"怎么了?"


        

"闻域在这边!"宋绾说话间,看到后视镜里,闻域的几辆车被几个私家车给横插拦着。她道:"我和赵涵被他们的人给堵了!"


        

"我马上打电话!"郑则才是冷汗都下来了,也不迟疑,一边朝着陆薄川道:"绾绾在宏昌市出事了!遇上了闻域!"


        

他的话一说出口,明显感觉到车里本来就面目寒霜的男人身上的气压骤降!


        

自从宋绾去了宏昌市后,整个陆氏集团的气压都跟着低沉了数倍,隔着方圆十里,陆氏集团的人都能感受到陆薄川身上冷凝的气息。


        

郑则这几天更是伴君如伴虎,他给陆薄川开车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


        

然而这时候郑则却也没有时间和陆薄川多说,一边打转方向盘去机场,一边拨了电话出去:"找人去一趟文德路!"


        

郑则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清楚,又抱了宋绾的位置和车牌号,道:"给我去拦!这是陆总的人,如果出了事,你们一个也脱不了干系!"


        

打完电话又去订机票。


        

陆薄川的脸色青黑一片,黑眸里简直风起云涌!


        

一颗心狠狠提起来的同时,握在身侧的手指青筋根根毕现,继而心里又腾起一股滔天的怒火,他实在没想到,宋绾在这种时候,第一个打电话的人,竟然是郑则!


        

郑则挂了电话后,一边急速开着车,一边忍不住从后视镜里觑了一眼陆薄川的神色。


        

却猝不及防和陆薄川在后视镜里四目相对,陆薄川的脸色冰到了极点,目光黯沉得像是蛰伏的暗礁,郑则手心都出了一层汗。


        

而与此同时,赵涵和宋绾两人简直心惊肉跳,她们两个不过是个女人,女人开车原本就没有男人开车生猛,她的车屁股被撞了好几次!


        

赵涵快要哭了。


        

宋绾也好不了多少,就在她们的车屁股再次遭受撞击的时候,宋绾的目光却在经过一个大酒店的时候,突然一凝!


        

宋绾赶紧拉住了赵涵,指着酒店门口站着的一群人,道:"把车往那里开!"


        

"怎么了?"赵涵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她的大脑几乎是在宋绾发出指令的时候,就已经打转了方向盘,两人把车迅速开到酒店面前。后面的车紧跟而上。


        

"吱--"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


        

宋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几乎是没有犹豫,在车子停稳的一瞬,就拉开了车门,朝着那群人里被簇拥着的年长者迎了上去,急急的叫了一声:"钟老。"


        

宋绾也不知道,钟老的面子到底能大到什么程度,但陆薄川在面对钟老的时候,也都一直是毕恭毕敬的态度,想必是要被海城绝大多数人忌惮的。


        

钟老也看到了她,宋绾浑身已经湿透,酒气熏天,狼狈的不成样子。


        

他的目光从宋绾身上往后看过去。那几辆车远远的停了下来。


        

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宋绾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人。


        

这时候赵涵也已经下了车,钟老的气场很强,这种气场是不动声色,却威压摄人的。


        

赵涵有些害怕。


        

"怎么了?这两个小姑娘是谁?钟老您认识?"


        

"前不久刚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可能遇到了事情。"钟老道:"挺聪明的一个小孩,老太太喜欢,认了做干女儿。"


        

站在酒店门口的人都愣了一下,震惊的看着宋绾。


        

几人说话间,闻域黑色的悍马车门拉开,直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宋绾和赵涵都怕得不行,闻域的目光落在宋绾身上,一看就是心狠手辣的主,比闻邵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宋绾被闻域看得脊背发寒。


        

就见闻域忌惮的朝着钟友良道:"钟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钟友良客气疏离间自由一股位高权重的气韵,他举重若轻的道:"原来是闻公子,不知道闻公子这么大的阵仗,是想做什么?"


        

闻域咬牙,钟友良这个老狐狸!


        

都是在权利场上混的,他就不信,前段时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吃了这么大的亏,几乎折损了一个儿子,钟友良会半点也不知情,他的弟弟下半辈子都被毁了,这件事在整个海城的权贵圈都不是什么秘密。


        

但钟友良的地位在那里。不提他自己,他背后的直系旁系,都能压死人。


        

闻域的脸色并不好,道:"我和这个小姑娘有点私人恩怨,想找她聊聊,只是不知道她和钟老有什么关系?"


        

钟友良道:"关系倒是没有,只不过你柳姨挺喜欢她的,前段时间认了她做干女儿,闻公子和小女有什么恩怨吗?不妨说来听听?"


        

闻域脸色铁青,钟友良这个老东西!


        

闻域磨着后槽牙,闻家现在很多地方都还要仰仗钟家这边,可以说,海城几乎所有的大家族。都忌惮他。


        

闻域一口恶气只能往肚子里吞。


        

闻域道:"我不知道她是您认的女儿,冲撞钟老了,改天一定上门亲自道歉。"


        

直到闻域走后,赵涵和宋绾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谢谢钟老。"宋绾整个人虚软得不像话。


        

钟友良道:"先进酒店再说。"


        

赵涵和宋绾也不敢现在就走,她们一旦走出去,还指不定闻邵会不会半路埋伏,一旦宋绾在外面出了事,就算是钟友良的干女儿又能怎么样?


        

钟友良和身边的人告了别,带着赵涵和宋绾进了酒店,钟友良让她们两坐下,问宋绾:"联系薄川了吗?"


        

"还没有。"宋绾这才想起,她还没告诉郑则她遇到钟老的事情,她道:"之前被闻域追的时候,有打过电话。"


        

钟友良道:"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我这里取人吧。"


        

钟友良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陆薄川刚好要开始登机,接到钟友良的电话他心里沉了沉:"钟老?"


        

"小姑娘在我这里,你过来取人吧。"钟友良道:"被吓得狠了。"


        

陆薄川赶到酒店里的时候,宋绾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受到刺激,精神紧绷后又被放松,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宋绾这一觉睡得很沉。


        

但陆薄川一来,宋绾还是醒了。


        

宋绾有些怕他,往后缩了缩。


        

陆薄川没理她,和钟友良说了几句,他这算是欠了钟友良一个人情。以后肯定得还的,而且还的人情还不会小,陆薄川道:"那我先带绾绾回去了。"


        

"嗯。"钟友良坐在沙发,道:"年轻人,做事情还是不要太冲动的好,做什么事情,都要留有余地。"


        

"我知道,今天麻烦钟老了。"


        

陆薄川过去打横抱起宋绾。


        

宋绾看出这个男人明显压着怒意,不敢和他回去。


        

陆薄川道:"现在知道怕了?"


        

宋绾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遇到闻域。"


        

陆薄川的脸色却并没有因此好转。


        

郑则就在楼下等着,陆薄川抱着宋绾上了车,坐在车后座,赵涵上了副驾驶。


        

赵涵大气也不敢喘。整个车厢的空气冰寒到了极点,陆薄川的脸色自从出了酒店,就没有收敛过。


        

果然,一到酒店,他就朝着宋绾狠狠压了过去。


        

这一个晚上,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宋绾身上。


        

他的心惊肉跳,他的害怕担心,全部幻化成了汹涌的怒火!


        

宋绾好几天没能下床,但她也没胆子发脾气。


        

陆薄川既然来了宏昌市,直接在宏昌市待了一个星期,宋绾前几天没下床,后面就一直跟着他,陆薄川一直凛着眉目,就算带宋绾去了酒席,也一直就当个摆设。


        

宋绾也渐渐体会出来,陆薄川可能是对她不满了。


        

宋绾只好旁敲侧击的问郑则。


        

郑则斟酌道:"你当时,为什么下意识打电话给我?"


        

宋绾咬了咬牙,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这个习惯。


        

郑则道:"你打给我的时候,他就在车上,绾绾,你该知道,他对你的掌控欲很强。"


        

宋绾动了动唇,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陆薄川只在宏昌市呆了一个星期,事情解决后直接飞往了海城。


        

宋绾留在了宏昌市,陆薄川派了几个人过来跟着她。


        

宋绾在宏昌市呆了差不多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她对药物的副作用已经开始慢慢减轻,期间林雅过来好几次,宋绾把这块地所有流程差不多谈妥了以后,这才飞往海城,而此时此刻,距离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只剩下一个月左右。


        

宋绾回海城没多久,周竟打电话过来,说回了一趟老家,带了点家乡的特产,问她要不要。


        

此后的很多年,宋绾都在想,当时要是她没有去就好了。


        

那时候已经差不多三月底,海城的天气还很冷,呼吸之间都是白气,宋绾趁着陆薄川出差的机会,去赴了周竟的约。


        

她没想到,会在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遇到穿着婚纱的夏清和。


        

而夏清和的身边,站着沈晚宁。


        

两人显然也看到了宋绾,夏清和朝着宋绾笑了笑,她道:"绾绾?"


        

沈晚宁一听,目光徒然一凝,她转头朝着宋绾看过来,目光恨不得将宋绾撕成碎片。


        

宋绾心尖上的痛一点点蔓延上来,这一个月。她去了宏昌市,几乎是用工作在麻痹自己,直到这一刻,她才恍然想起,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的日期已经那么近。


        

夏清和试穿着婚纱,来到宋绾面前,清清冷冷地笑着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绾绾,薄川说让我今天先在这里把婚纱看好,过几天等他出差回来,再过来和我一起试,这里是海城最好的婚纱店,你觉得怎么样?"


        

宋绾动了动唇,她的心疼得她有些发不出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缓缓扯出一抹笑来:"那就祝夏小姐婚约顺利,千万别处什么纰漏。"


        

夏清和的脸色徒然一变!


        

但随即,她就笑了,她道:"绾绾,不久的将来,你就会成为过去试,薄川对你,就只会剩下恨,其他的什么也不会有了,你以为你能一直留在他身边?"


        

宋绾还想说什么,但她看到沈晚宁的脸,说不出话来。


        

沈晚宁恨不得让宋绾立马去死。她道:"你竟然还留在陆氏,宋绾,你应该下地狱!"


        

宋绾从婚纱店离开的时候,只觉得心口像是裂开了一样。


        

她几乎是机械的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等红绿灯变换了好几次,她才想着要过马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突然朝着宋绾狠狠撞了过来!


        

"绾绾!"


        

宋绾听到声音,猛地回过头去,一眼就看到那辆失控的车,那一刻,宋绾看着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车辆,想要迈开步子,然而她无论如何也迈不动。


        

无数画面猛地涌入了脑海!


        

她的记忆如潮水般,在这一刻,汹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