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8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的话说出口以后,陆薄川的脸色没有多大的变化,就连声音,都是平稳无波的,他只是用着那双深邃锐利的眼看着宋绾,薄唇轻掀:"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明明那么平静,平静到像是没有任何变化。


        

可宋绾却觉得,他的声音那么冷,冷得仿佛压抑着低沉狠厉的风雨欲来。


        

森寒的冷意朝着宋绾的脊梁骨爬了上来。


        

宋绾下意识想退一步,她的秀拳紧紧的握住,不知道为什么,宋绾来的时候,明明那么笃定,可这一刻,她却害怕极了。


        

但是她的心脏那么痛,当年如果不是那个女人。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爸爸和二哥不会死,她的孩子会好好的生下来,她或许还好好的活在宋显章为她编制的象牙塔里,而周竟……


        

周竟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无生气的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宋绾强忍着泪,她咬着牙,再次朝着陆薄川道:"我说,那份资料,是温雅从我身上抢走了的,是她害得陆家破了产,是她害死了爸爸和二哥!陆薄川,一切都是她在背后搞的鬼!"


        

轰隆隆的一声炸雷,在天空中响起,闪电临空劈下,几乎要将天空一分为二。


        

外面下起了雨,连绵的雨幕几乎要将整座城市淹没。


        

陆薄川的脸色这才一点点彻底冰寒起来,他的所有怒火和戾气全部藏在皮囊之下,仿佛酝酿着一场更为盛大的暴风雨,他一字一字的问:"宋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围的人仿佛也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氛,全部都朝着两人这里看了过来。


        

宋绾忍着泪,她害怕极了,可是她太恨了。这么多年来,她背着这两条人命,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一千四百多个日夜,一场漫长而残暴的洗脑。


        

宋绾说:"温雅呢?温雅在哪里!你把她找出来,你们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为什么从我出狱后,就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她是不是心虚,逃到了别的地方!你把她找出来,我要和她对峙!"


        

"绾绾!"郑则一阵心惊肉跳!


        

宋绾怎么可以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然而已经来不及。


        

"啪--"的一声,带着震耳欲聋的巴掌声狠狠朝着宋绾的脸上甩了过去。


        

宋绾被这一巴掌甩得整个人差点飞了出去,她背后就是餐桌,她被甩得朝着餐桌狠狠撞了过去。


        

宋绾的肚子抵在了餐桌的边缘,又被弹了回去,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生理上的疼痛让她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与此同时,她的半边耳朵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的疼得麻木。


        

宋绾捂着半边脸,耳朵里一片嗡鸣,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下来。


        

这样大的冲击力,让她久久回不过神来,她好像听到了周围的人的惊叫声,又好像没听到。


        

宋绾这才知道,原来陆薄川第一次甩她巴掌的时候,已经是收了力道的。


        

他真正用气力来,是这样的可怕。


        

宋绾被打的半天没能从能从地上爬起来。


        

半边耳朵出了嗡嗡声,收不到任何声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被一股大力狠狠攫住,宋绾回过头去,陆薄川有力的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用力拉了起来,大步朝着宴会现场离去。


        

宋绾还被桌子边缘抵得有些透不过气来,陆薄川人高腿长,步子迈得又大又快,宋绾打着小跑都跟得有些吃力,更不要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郑则也是一阵的心惊肉跳,宋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话,明天的新闻还不知道要怎么写!


        

他赶紧跟了上去。


        

而楼上,季慎年站在二楼,凉薄冷寒的目光注视着楼下,他揣在裤袋里的手紧紧的握紧成拳,一直目送陆薄川和宋绾离开。


        

隋宁穿着拽地红裙,画着浓艳精致的妆容,也看着楼下,直到宋绾被陆薄川强硬的拉着离开,她才小心翼翼的转身觑了一眼身旁浑身气压冷沉的季慎年。


        

"你不去帮帮她吗?"隋宁半靠在栏杆上。


        

她既震惊于季慎年的冷静,又震惊于季慎年的残忍,这种震惊里还有种让人止不住的害怕,这样的男人。该说他是冷情,还是该说他是狠心,隋宁红唇弯起一抹弧度,道:"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呢,她这一闹,陆薄川还指不定要怎么对她,你竟然在这里也能看得下去?"


        

季慎年的脸色阴寒下来,他转头看隋宁:"隋宁,别试图从我这里试探东西,你会后悔的。"


        

隋宁只觉得脊背森寒,但她还是笑了笑:"她被人这么对待,难道你就不心疼?"


        

季慎年揣在口袋里的长指蓦地收紧,眼底覆着冰寒。


        

隋宁知道她应该停止,不该踩了这个男人的底线,这个男人有多冷心冷情,她不是没有见过,但她还是忍不住,道:"你该知道,陆薄川人带她去的地方,她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隋宁的话一说出口,心就高高的提了起来。


        

季慎年身上寒气深重。


        

隋宁以为季慎年不会回答。


        

然而季慎年的目光又落向了两人消失的门口,良久,隋宁听到季慎年的声音凉得可怕的道:"她总要过了这一关。"


        

隋宁心中却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想起曾经,她接了宋绾打给季慎年的电话后,也是这样问他:"我也是不明白,你既然这样爱她,为什么还要把她推给陆薄川?你知道陆薄川只会折磨她,杀父害兄之恨,可不小呢,她受得住这种罪吗?"


        

那时候他的眉目凛了下来,转头问她:"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隋宁便明白了,这个男人的用意。


        

不管宋绾是不是和陆薄川隔着血海深仇,但宋绾爱陆薄川比谁都深,她对他的爱和愧疚只要一天不消除,那么她就永远会留在陆薄川身边。


        

她的心就永远在陆薄川身上。


        

也只有这样,她才会漫无止境的承受陆薄川带给她的任何伤害。


        

可是人的爱和恨都是有极限的,只要时间足够久,就算是多么深刻的爱和恨,最后都会消弭。


        

但是这样的伤害。于宋绾而言,和剥骨抽筋带给她的伤害,只会有过而无不及。


        

而如今看来,他要达到的语气,未必还会远。


        

--


        

宋绾一直被陆薄川拉倒了地下停车场,陆薄川压抑在面容之下的滔天怒意让宋绾心惊肉跳,他按了车钥匙,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一把将宋绾甩了上去。


        

宋绾被甩得差点吐出来。


        

宋绾紧紧抿着唇,人还没坐稳,陆薄川已经欺身上来,他修长有力的手指的虎口一把卡住宋绾的下巴,用力收紧,那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宋绾尖尖的下巴给捏碎!


        

宋绾被迫和他对视,她终于看清楚了他湛黑双眸里汹涌的怒意。


        

宋绾下意识感觉到害怕。陆薄川冷然的笑了一声,他薄唇如刀锋:"宋绾,你真是无可救药!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是不是不把陆家的人全部害死,你就不会善罢甘休?"


        

宋绾摇摇头,她说:"我想起来了!真的是她!我当初出车祸,根本就不是因为被陌生人撞的!而是她命人抢了我的资料!我追着她的车跑!我真的看见她了!监控!那一段的监控巡捕局应该有记录,你去找巡捕,去翻一翻记录就知道了!"


        

当年宋绾出事,巡捕局恨不得将她每分每秒的行踪都调查出来,她出车祸的地点,不可能什么也看不到!


        

陆薄川身上的寒意像是结了冰,他就为了这么个狼心狗肺又蛇蝎心肠的东西,一次又一次为了她破列,他甚至还想把她留在身边,生病的时候还想让奖奖陪她。


        

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她到底哪里配?


        

不管他对她再好,她永远只想着要把陆家所有的人都赶尽杀绝。


        

他当初就不应该救她,让她被闻域的人给轮了!


        

陆薄川黯黑的眼底风起云涌,他本来还想给她留有一丝余地,但就这么个恶心到家了的玩意儿,她哪里配?


        

陆薄川道:"既然你这么想见她,想和她对峙,那我就带你去!"


        

陆薄川说完。"碰!"的一声,关了车门,


        

他绕道另一边,上了驾驶座。


        

身后郑则跟上来的时候,陆薄川已经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绝尘而去。


        

郑则回过头去,整个人却猛地僵住。他的背后不远处站着闻域。


        

闻域单手抄兜,目光注视陆薄川和宋绾离开的地方。


        

这几天陆薄川和闻域之间,因为宋绾的事情,表面上风浪就,暗地里简直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今天要不是宋绾提前打来电话,他这边早就已经控制了闻域。


        

而这么久以来,若不是顾及到钟友良,闻域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任宋绾。


        

但就算暗地里闹成了什么也,陆家和闻家表面上也全都是和和气气的,郑则走过去,和闻域打了一声招呼:"闻总。"


        

"郑特助。"闻域似笑非笑:"我听说陆总扣了我好几个人,就是为了找出害得陆家家破人亡的杀人凶手,可这杀人凶手就在他身边,陆总这样不拿我闻家的人当回事,说扣就扣,未免太过分了点吧?"


        

"闻总说笑了。陆总哪里敢动闻总的人?一切都是误会。"郑则也是一阵后怕,现在陆家和闻家真正撕破脸皮,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件铤而走险的事情,郑则道:"我们手底下的人不会做事,陆总已经让我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顿,如果闻总觉得不解气,我改天将他们压过去。亲自向你道歉。"


        

闻域脸色铁青。


        

而另一边,陆薄川修长有力的双手握住方向盘,浑身气压低沉冷冽,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后,驶入滂沱大雨中。


        

这么大的雨,几乎要看不清路,陆薄川却将车子的速度一加再加。


        

宋绾坐在副驾驶,因为车速过快,即便是系着安全带,宋绾也好几次都被甩在车门上,她的身体撞击着车门,撞得她几欲呕吐。


        

但是她生生忍了下来。


        

宋绾的半边耳朵已经失了聪,而被扇的那边的脸颊是麻木没有知觉的。


        

因为陆薄川那一耳光扇过来的时候,刚好碰着牙齿,宋绾的嘴里一阵一阵的血腥气怎么也吞不完。腾辉的空间大而空阔,陆薄川自上了车后。始终一语不发,身上冰寒的气息却萦绕在车厢内,就算宋绾不去看他,也知道他有多愤怒。


        

宋绾一阵心慌害怕。


        

她用力抓住车门扶手,不敢去看陆薄川的脸色。


        

在陆薄川带宋绾去见温雅之前,宋绾的底气明明那么足,可是自从她坐进陆薄川的车里后,却又开始恐慌起来。


        

那种恐慌没来由。却又实实在在。


        

但是她没有出声,她只是故作镇定的坐在车里。


        

车子路过文景路,宋绾看见了那条撞了周竟的长街,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


        

连绵的雨幕里,整个文景路模糊不清,可她却仿佛又看到了那天中午,周竟被车狠狠抛了起来的样子,她仿佛还能听见他朝着自己道:"绾绾,别哭。"


        

"绾绾,别怕。"


        

宋绾的心像是被人生生挖了出来。


        

她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在医院呆了两天,四十八小时,周竟从头到尾没有醒过来,他醒不过来了。


        

车子从文景路直接穿过去,整整开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陆薄川将车停在了地下室。


        

宋绾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更紧张了。


        

自从出狱后,她从来未曾见过温雅,这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情,可她却从未发现过。


        

因为陆薄川不让她去陆家,因为陆薄川不让她接触陆家的人。


        

车子停稳后,陆薄川解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宋绾手忙脚乱的去解安全带,但一路上,她的眼圈都是模糊不清的,解了好几次都没解开,等好不容易解开,她这边的车门已经被陆薄川从外面大力拉开,他有力的手扣住宋绾的细腕,直接将宋绾拖下了车!


        

宋绾一个趔趄。


        

宋绾想要挣开陆薄川的手,他的手劲太大了。宋绾的手腕上已经乌青一片。


        

但无论她怎么挣扎,陆薄川的手都像是钢筋铁骨一样,桎梏着她,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


        

他拉着她穿过长长的停车场。


        

直到宋绾看清地下停车场的环境,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这个地方,不是别墅,也不像是小区地下室的停车场,它下面停车好几辆救护车。


        

宋绾对这种医院的东西太熟悉也太害怕了。她所有不好的记忆,几乎全都和医院有关。


        

宋绾的心慌得厉害,她一把拉住陆薄川的手。


        

"你要带我去哪里?"


        

陆薄川侧脸凌厉的绷着,脸上覆着寒霜,没有回答她的话,他直接将宋绾带到了电梯旁,按下了电梯的上行键。


        

电梯降下来,电梯门打开。陆薄川将她一把甩了进去,按下了楼层!


        

宋绾已经渐渐意识到了这是哪里,只有医院的电梯才会设计成这样!


        

宋绾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去见温雅!"


        

陆薄川却置若罔闻,她直接将宋绾带到了八楼,电梯门打开,他拉着宋绾往里间的病房门口走过去。


        

宋绾跌跌撞撞,她看到了很多病人,看到了医院的标志,宋绾那种惊慌的感觉已经到达了顶点,与此同时,陆薄川推开了一间病房的门,他将宋绾一把狠狠的推了进去!


        

宋绾被推得跌落在了地上,她看到了站在窗边的温雅,她听到响动声转过头来,待看清是陆薄川和宋绾,整个人迅速往后退去,紧接着尖叫出声!


        

护士听到声音,很快过来,将温雅控制住。


        

她听到温雅尖叫道:"不要过来,我不要见到你们!"


        

一瞬间,宋绾的心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