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82章狭路相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血液停流了几秒,感觉浑身的酒气都被吓没了。


        

但她也不敢呆在这里,带着口罩慌乱的出了酒吧。


        

宋绾在酒吧门口招了一辆车,打车到了周竟的公司。


        

到了周竟的公司她也不敢进去,又去旁边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一包烟来抽。


        

抽烟的时候,她将烟嘴咬得很紧,那是痛极了忍不住的表现。


        

抽了整整一支烟,宋绾才提起一点点勇气。


        

宋绾转身开门的时候,一股大力扣住了她的细腕,现在还是凌晨四五点,外面一片黑压压,只有霓虹灯照出来的亮光。


        

在这样的民宿房附近,什么样的歹徒都有。


        

宋绾吓了一跳,惊出了一身冷汗,然而下一刻,她被人抵在了墙壁上,与此同时,冰凉的唇朝着她狠狠压了过来。


        

宋绾心惊肉跳,刚要挣扎,熟悉的气息强悍的包裹了她。


        

宋绾身体一僵。


        

陆薄川吻得极其凶狠,他是真的恨不得将她撕碎,恨意最汹涌的时候。他甚至忍不住恶毒的想,他当初就应该眼睁睁的看着闻邵把她带出去,让她死在闻邵的床上。


        

可是看着她就这么冷淡的离开,他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越是愤怒就吻得越发的凶狠,直到宋绾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时候,陆薄川才将她放开。


        

宋绾喘着气,惊骇的看着他,陆薄川黑沉沉的眸光几乎要将她碾碎:"怎么?季慎年没有留你在那里过夜?还有,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找周竟?"


        

宋绾一愣,咬住了牙,她到宁愿没有找过周竟。


        

宋绾的眼睛红的可怕,宋绾说:"那我去哪里呢?还回景江吗?陆薄川,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想去死。"


        

陆薄川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绾绾!"


        

宋绾别过了头,可是这个世界对她就是这么恶意,连死的机会都不给她。


        

宋绾说完,不顾陆薄川的脸色,打开了周竟办公室的大门,"碰!"的一声,将陆薄川关在了门外。


        

宋绾没有洗澡,睡在了周竟的床上。


        

床上还有周竟躺过的气息。


        

宋绾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拿着砍刀在砍。


        

早上的时候,宋绾的手机响起来,宋绾一夜没睡,躺在周竟床上的时候眼泪一直没有断过,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好半天才看清是奖奖。


        

宋绾盯着奖奖的名字看了好一会儿,她原本是想挂断,不管奖奖多招人喜爱,宋绾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


        

但她的手却因为没有力气,要按挂断的时候手机一滑,朝着她的脸砸了下来。


        

宋绾痛得直吸气,电话里传来一个奶奶的声音,紧张兮兮的问:"姐姐。你紧么了?"


        

宋绾已经好久没接过奖奖的电话了,奖奖也不敢太打扰她。


        

陆薄川说姐姐在生病,让他少打扰她,他会带她回来。


        

那阵子奖奖总是打扮得帅帅的,每天穿衣服都要照照镜子,还要打个小领结,然后问钟叔自己帅不帅,问张姨自己的发型好不好看,甚至有一天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电视里哥哥姐姐帅帅的头发,还问张姨:"将(张)姨,你说我要不要去演(染)个头发?我介个头发系不系不够洋气?"


        

张姨都吓死了,赶紧道:"没有的,奖奖这样就已经很洋气了。"


        

奖奖却不觉得,他觉得电视里染得红红的头发才洋气,酷酷的,他问这个问题,只是想让张姨同意他的观点,然后他好借机去染。


        

但是张姨一点都不懂他的心!


        

奖奖有点生气。


        

"我就觉得我介个头发土土的,没有辣么洋气,一点也不帅。"


        

张姨哪里敢去给他染头发,奖奖就抱着二哈。道:"校爷,你系不系也觉得介个红色的头发好酷?一下挤(子)就可以俘获姐姐的心?将姨和钟修修(叔叔)一点也不懂乔(潮)流!"


        

张姨哪里不知道他是在对自己说,又好气又好笑。


        

可奖奖左等右等,根本没有等到宋绾。


        

他气得不行。


        

前两天又朝着陆薄川发了一通脾气。


        

这些宋绾当然不知道,她只是在听到奖奖的关心的时候,眼圈又是一红,她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我没事。"


        

"姐姐,粑粑说你星病了,你的病病好了吗?"奖奖其实有点小委屈,委屈得想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给姐姐发了好多信息,姐姐都不回复他!但是他又想到姐姐在生病,又把眼泪收了回去,立马原谅了她,生病的人是很娇气的!特别是女孩子,一定要哄!奖奖声音奶奶的:"姐姐,星了病病系不系好难秀(受)?奖奖帮你呼呼好不好?呼呼就不疼了。"


        

他说完就对着她呼呼。


        

宋绾睁着眼看天花板,她想起奖奖可爱的样子:"嗯,谢谢奖奖,真的不疼了呢。"


        

"不客气的,姐姐,我系不系好现(善)解银(人)意?"奖奖道:"姐姐,你过来我家里,我来叫(照)顾你好不好?我很会叫(照)顾银(人)的耶!我家的校爷都系我在叫顾,我把它叫顾得又好又懂礼貌的!他现在敲级听我的话的耶!"


        

完全忘了每次自己生气的时候,二哈是怎么拖他后腿,让他恨铁不成钢的。


        

"可是我现在没有空呀,奖奖,我有点累,先挂了好不好?"


        

奖奖有点舍不得,又有点难过,他感受到了宋绾的冷淡:"姐姐,你系不系不喜欢我?"


        

宋绾心里疼了一下,奖奖还只是个孩子,他什么也不懂,总是剃头刀子一头热的想要靠近宋绾,宋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值得他这样,尽管这个孩子不是她的,宋绾也做不到对他冷言冷语,宋绾深吸一口气:"没有的,奖奖这么可爱,没有人会不喜欢奖奖的。姐姐也很喜欢奖奖,非常非常喜欢的。"


        

"金的吗?"


        

"真的。"


        

小孩子刚刚消下去的精气神都上来了,脸微微红:"姐姐,我觉得我还系有一点点不太可爱的,我的发型还有一点点土,我想演一个帅帅的头发,你觉得红色的紧么样?我要系演了红色的头发,系不系就迷洗(死)银(人)了?"


        

宋绾勉强笑了笑,道:"奖奖什么样子都可爱的,染头发对身体不好,奖奖这样子就已经很洋气了。"


        

奖奖对红色的头发简直情有独钟,他道:"姐姐,你的眼光系不系不太好?"


        

"嗯,可能吧。"


        

"没关系的,姐姐,你不要相(伤)心,女孩挤的眼光系差一点点的,介样显得可爱!"


        

宋绾真是有点嫉妒这个孩子,夏清和本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却把奖奖教得很好。


        

--


        

陆薄川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才得知周竟出了事的。


        

郑则道:"车子本来是冲着宋绾去的,他替宋绾挡了一下,那两天宋绾都在病房里守着他,她去找你的时候,已经过了周竟四十八小时的观察期,医生宣布了他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陆薄川眉峰往下一压,气压沉到了极点。


        

他这才想起来,那天他看到宋绾的时候,宋绾的表情有多让人心疼,他原本是想伸出手抱她的。


        

陆薄川一直抽着烟,眼底骇人的沉。


        

郑则也不敢说话,因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周竟给宋绾挡了这么一下,他只要躺在床上一天,不管宋绾喜不喜欢周竟,周竟以后将会永远在宋绾心里扎根,不可撼动。


        

宋绾失聪的耳朵一个星期后才渐渐好起来。


        

她知道那天晚上在晚宴上闹出来的动静上了新闻,但她没有去关注。


        

她也没有时间闲下来,这一个星期,宋绾又开始了公司医院两头跑的生活。


        

有时候把资料带去医院,一坐就是一天,她在熟悉周竟的公司,周竟进了医院,以后医药费将是个天文数字,她后期还想转一个好一点的医院给他,宋绾没有时间浪费。


        

陆薄川给她的卡,里面是一百万,之前宋显章那里用了一些,后来给周竟动手术的时候,又用了一些。


        

那张卡宋绾能不用就不想用,但她也不会矫情的完全不动里面的钱。


        

周竟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她有时候看着周竟,觉得自己仿佛自己回到了当初宋显章刚刚保外就医的那个阶段。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的身边有周竟陪着,现在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她总还是存了一丝希望,希望周竟能够醒过来的。


        

周竟公司的人不多,一个资料员。一个现场负责人,资料员是宋绾走了以后新招进来的,项目负责人还是之前的那个。


        

宋绾之前接触过几次。


        

而现场真正干活的其他人都是运输公司和挖土机公司的人,宋绾之前在周竟公司工作的时候,知道周竟的所有资料摆放的位置,也知道钥匙放在哪里。


        

她将周竟锁在抽屉里所有的合同和资料都看了一遍,又将他所有工程款收付的发票整理好,了解清楚工程款进度的结算情况。


        

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几乎把周竟的公司吃透,只有把公司各方面都吃透,她才能让这个公司继续开下去。


        

了解完这些以后。宋绾刚想找公司的人开一个会,却无意中在一本书中,看到了另外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家四口。


        

宋绾一愣,她的目光落在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身上。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应该就是她的父母。


        

宋绾却觉得奇怪,她总觉得中间的那个男人,让她觉得异常的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


        

这种感觉让宋绾的心有些浮躁。


        

按道理来说,若是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么他早就应该在二十多年前不在人世了,宋绾记得周竟说过。周自荣是在宋绾一岁左右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的,那个时候无论是宋绾还是周竟,都还是很小的年纪。


        

宋绾对小时候的事情是真的一点也不记得的,人的记忆很有限,一岁的时候见到过的人,怎么会有印象呢?


        

可是她又确确实实觉得这个人熟悉。


        

宋绾心里有些发慌。


        

她忍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宋绾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开了周竟在工地的车,去了一趟监狱。


        

自从宋显章入狱后,宋绾从来没有来看过宋显章,尽管过了这么久,可宋显章却还是她心里的一块拔不掉的毒瘤。


        

宋绾找了人,没多久,有人就叫她进去。


        

宋绾跟着狱警进去探视宋显章,宋显章的气色不是很好,宋绾也不好受。


        

宋绾没有叫他。


        

倒是宋显章叫了一声:"绾绾。"


        

宋绾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宋绾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我挺恨你的。"


        

"绾绾,对不起。"宋显章道:"有时候人是自私的,其实我也没有很爱她,我只是想留一个自己的血脉在这个世界上。"


        

宋绾都被气笑了,她叫了他二十多年的爸爸,到头来什么也不是,宋绾压了一下情绪:"算了,我不想和你谈这个问题,我今天过来,是想问问你,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宋显章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当初是你妈妈把你抱回来的,她很想要一个孩子,但是她没有办法生育。"


        

宋绾被他这句话直接点燃了心里的火气:"所以你就背叛她了,是不是?"


        

她当初就是认定了这个。所以才格外生气。


        

宋显章愣了一下:"你怎么会这么想?绾绾,我和周茹,是在她去世后,才发生关系的。"


        

宋绾一愣,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好像从始至终,她都是多余的那个,她连生气的理由的没有,宋绾说:"我当初是怎么到宋家来的,你不知道吗?"


        

"我问过她,她没说。"


        

那就是无从查起了。


        

她的养母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那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宋绾将照片推给宋显章。


        

宋显章看了一眼。仔细回想了一下,摇摇头:"应该是没见过,这是你的亲生父亲?"


        

宋绾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当初放弃我的时候,有没有后悔过?"


        

宋显章咳嗽了一声,他想了很久,道:"绾绾,男人是很理性的一种生物,可有时候也很感性,这些年我一直很遗憾没有自己的孩子,后来有了孩子,好像人生中的缺憾一下子就被弥补上来了,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就是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


        

宋绾又想吐了。


        

她赶紧出了监狱,吐了个昏天暗地。


        

宋绾开车的时候,视线一片模糊,才发现自己在哭,她的手都有些抖,她用手抹了一把眼泪,打转方向盘。迅速离开了这里。


        

宋绾很久才慢慢平复下来,这才将思绪又慢慢转到照片上面来。


        

她总觉得事情是哪里不对劲。


        

她想起了曾经她问过周竟,她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周竟为什么要放弃法律,来做生意,当时周竟每说一个字,都斟酌很久。


        

宋绾回到公司后,拿着照片看了很久。


        

那种熟悉感还是存在。


        

宋绾觉得很奇怪,当初宋绾问周竟两人的父母时,周竟为什么不把这张照片给她看?


        

宋绾想不出结果,她先将照片放回了原处。照片放回原处后,宋绾又在周竟的房间里一顿翻找,什么也没发现,除了这张照片,和他枕头下面的那张和宋绾的合照,什么也找不到。


        

宋绾暂时把这件事压下去,她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处理。


        

宋绾又找资料员和项目负责人开了一个会。


        

项目负责人看到她愣了一下:"周总呢?"


        

宋绾是做好了心里建设才来开这个会的,所以听到周竟的名字并没有多失控,宋绾道:"以后这个公司的事情,都是我来管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周总他出了点事,暂时没办法过来,然后甲方这期工程款是不是还没付?"


        

她将目光放在卢灵身上。


        

卢灵点了点头。


        

"你尽快把资料准备齐,我们好申请这期的进度款。"宋绾说完,又看向项目负责人,她道:"这个项目的土方是不是已经快要完工了?"


        

陈勇道:"土方开挖大概还有一个月,接下来就是土方回填的问题,不过土方回填没那么快,要等地下室建起来才行。"


        

宋绾点点头,她想了想又问:"陈经理是不是没有证?"


        

陈勇愣了一下,他这个项目负责人和施工单位的项目负责人不同。是不要求有证的,只要懂现场就行:"是,怎么了?"


        

宋绾道:"我看过你的简历,你不是相关专业毕业的,但是你工作年限已经达到了,有没有想过去考个证?"


        

陈勇皱了皱眉,这个问题他没有思考过。


        

宋绾本来想劝他考个证,但是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工程完工以后,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到别的工程。建筑行业的流动性是很大的。


        

宋绾这个会没有开多久,陈勇和卢灵走后,宋绾想了想,这个工程一个月以后差不多就完工,只等到时候土方回填,土方回填用不了多久,接下来这个公司该怎么开下去?


        

宋绾有些心急。


        

她不知道陆薄川是不是还会逼她。


        

应该是要逼的,他不可能让宋绾离开他的视线。


        

但是宋绾如今也不可能回到陆氏了。


        

宋绾不断的翻看自己的手机号码,目光在看到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


        

这是宝丰的江总,江律。


        

宋绾和他有过短暂的接触。


        

她去宏昌市的时候,遇到过他,两人在A区和宏昌市两个项目都曾经竞争过。


        

宋绾让人调查了一下江律的公司。


        

然后她打了一个电话给江律。


        

江律接到宋绾的电话还有点诧异:"喂?你好。"


        

宋绾心脏收紧,她勉强笑笑:"江总,你好,我是宋绾,之前我们见过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江律对宋绾的印象是很好的,之前在A区那个项目,他作为陆氏集团的竞争对手,宋绾是怎么样干掉万威的,江律后来有查过。


        

而且他和贾耀威后来也吃过几次饭,贾耀威给他透露过,很欣赏宋绾,并且告诉过她,当初宋绾见他,是走了钟友良的关系。


        

江律当时就觉得震惊。


        

钟友良的关系不是谁都能走的。


        

后来在宏昌市,两人又碰上,江律便格外注意宋绾,他在宏昌市呆了很久,其实宏昌市的事情早就已经办完,但是他依旧留下来了,他想看看宋绾是如何在宏昌市拿下那块地的。


        

结果也没让他失望。


        

宋绾的后台背靠着陆薄川和钟友良,宋绾和陆薄川的恩恩怨怨海城没有人不知道,可即便是这样,陆薄川却依旧从来不曾对宋绾放手,这简直让江律对宋绾这个人的好奇达到了极点。


        

而且他听人说,当初闻域要找宋绾的麻烦,还是钟友良帮忙了的。


        

江律道:"当然有印象,你当时在A区那个项目,可是打了一个很漂亮的翻身仗。"


        

"也不全是我的功劳。"宋绾道:"我想约江总见一面,不知道江总有没有时间?"


        

江律没有多少犹豫:"行,但是我不在海城,要明天下午才会回来。我在1942定个位,明天下午四点,你直接过来就行。"


        

宋绾松了一口气:"好,谢谢江总,那明天见。"


        

宋绾挂了电话,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她约见江律的动机很简单,她知道江律有一块地在建房子,施工单位是他自己的班底,但是海城就是这样,就算再好的项目。资料永远都是让人头痛的,江律那边的施工单位一直想把资料承包出去,宋绾想接过来。


        

宋绾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周竟已经脱离危重期,问她要不要把周竟转入普通病房。


        

宋绾这几天几乎天天来医院,现在她已经能够很平稳的和周竟说话,宋绾说:"我明天去见宝丰的江总,你一定要保佑我把这个项目谈下来,我想把你转去好一点的医院,你睡一睡,不要睡太久。好不好?"


        

周竟没有任何反应。


        

宋绾第二天直接去了1942,但是她没想到,进门的时候,会和陆薄川打上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