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83章 现在你满意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显得他的五官更加冷厉夺目,矜贵淡漠的脸上一片冰冷,只有那双眼睛死死盯着宋绾。


        

宋绾的心脏寸寸收紧。


        

宋绾动了动被汗湿的手,没有多看陆薄川,转身进了房间。


        

陆薄川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很明显能够感觉得出陆薄川身上冷凝的气压,全都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宋绾前阵子在宴会现场说的那些惊世骇俗的话,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后来被压下来了,但看到的人还是不少。


        

很多人都觉得宋绾应该活不过当晚,陆家没了后,陆薄川是怎么爬上来的,很多人都讳莫如深。


        

但很意外,陆薄川竟然放过了她。


        

在场的人也摸不清他的想法。


        

陆薄川在这里没停留多久,便和一群人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只是整个过程里,他沉默得有些可怕,一直坐在那里把玩着一个打火机,也没人敢找他搭讪。


        

宋绾进了房间后。没多久,江律就推门进来了,宋绾整个人有些恍惚,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陆薄川了,乍然一见,反应才这么大。


        

她是在刚刚才意识到,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婚期,好像快要到了。


        

但是她也不去在意了,她现在对身边的很多事,感觉都很麻木。


        

菜江律已经点好,他进门后松了松领带,打量着宋绾:"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会约见我。"


        

江律是很禁欲的类型,长得很好看,就算松了领带,也给人一种很正经的感觉。


        

但宋绾知道,江律也不是好惹的人,权贵圈里就没有几个是好惹的。


        

宋绾收敛心神,笑了笑道:"我听说江总这里有块地正在建房子,而且正在招资料员,实不相瞒,我想把江总资料这一块承包下来。"


        

承包资料这个事情,说难也不难,可要说简单,也绝对不简单。


        

简单的地方在于,只要租一个办公室,买两台电脑,一个打印机和扫描仪,和两个倒版的软件,再招两个资料员。就可以把事情做完,但难的地方在于,处理甲方和监理单位的关系,应付安监站和质监站每月大大小小的检查,还要和现场的施工人员配合,工地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首先查的就是资料,资料出了问题,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江律有些诧异,但和宋绾做生意,还是要斟酌一下的,她虽然背后靠着陆薄川和钟友良,但陆薄川可不见得能让她去和别人做生意,再者,她还得罪了闻域。


        

闻域和宋绾陆薄川两人,不死不休。


        

宋绾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让人想深入挖掘。


        

江律道:"我想想。"


        

宋绾也没想江律一下子就答应,她只是让江律记住她。她还想要找找别的办法,就笑了笑,说好。


        

江律问她当初竞标A区那块地的时候,是怎么知道万威的资金链断裂的,宋绾也不瞒着他:"陆总给的资料。"


        

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宋绾其实到后半段,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两人告别的时候,宋绾是从后门走的,她害怕遇到陆薄川。


        

陆薄川站在楼上,看着宋绾离开的背影,眸色深沉。


        

宋绾在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看到了江律和一个小女孩,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小女孩在哭,江律的脸色很冷,宋绾听到小女孩在吼江律:"你是不是一定要找女人!你找女人不就是为了那档子事吗?她能做的,我也照样能为你做!"


        

江律的脸色气得铁青,他说:"商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绾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


        

宋绾回到周竟的公司后,一直在有些不安,但她很快把这种不安压了下去,她搜集了一下宝丰和江律的信息,着重调查了一下那个女孩子。


        

说来也巧,她后来开车办事情的时候,刚好看到女孩子进了一个酒吧,宋绾没有多少犹豫,跟了进去。


        

小女孩在喝酒,喝了个乱醉,好几个人都朝着她凑过去,宋绾怕她出事,把她从酒吧拖了出来。


        

商商很难受,宋绾说:"我帮你联系江律吧?"


        

商商摇了摇头:"不要联系他,他把我赶出来了,他要结婚了。"


        

一时间,宋绾站定在了原地,商商说:"他好狠啊,为了让我死心,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宋绾低声的道:"什么都会过去的。"


        

商商无论如何也不肯回家,宋绾无奈。只能把商商带回周竟的公司,她想了想,还是联系了江律。


        

江律也没想到宋绾能从傅商商手上下手,他身边除了傅商商,还真没有能够下手的地方,但他回过头,看了看桌子对面坐着的陆薄川,松了松领带,说:"麻烦宋小姐照顾一下商商,我这边不方便见她,还有,资料的事情,你找我,不如去找陆薄川。"


        

宋绾挂了电话,觉得心很冷,冷到了骨子里。


        

有权有势真好啊。


        

宋绾的眼圈都红了,宋绾冷静了很久,一转身,整个人一愣,商商正站在她背后,她看着宋绾,道:"他是不是不肯来?"


        

宋绾说:"他有点事,明天过来接你。"


        

"他不会来的。"商商醉得眼睛都没有办法聚焦,她说:"他不允许我对他动感情,我对他动感情他就要去结婚。"


        

看样子都要哭了。


        

宋绾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干巴巴的道:"别难过。"


        

商商转身去睡觉了,宋绾给她擦了擦脸,又给她换了一身衣服。


        

第二天,商商醒过来,在宋绾这里吃了一顿早餐,又和宋绾交换了一下手机号和微信号,商商的精神不太好,恹恹的说:"昨晚谢谢了。"


        

宋绾说:"不客气,我带你过来,目的也不单纯。"


        

商商愣了一下:"没事,你找他做什么?"


        

宋绾垂下眼睫,陆薄川在逼她,她找了人也没有用,就像当初宋显章一样,宋绾说:"算了,没用的。"


        

商商问:"你们认识啊?"


        

"以前工作的时候接触过,不深。"


        

"你怎么会……"


        

"怎么会找到你?"宋绾知道她要问什么,道:"我查的。"


        

商商就不说话了。


        

宋绾把商商送回了学校。


        

宋绾下午去了趟医院,交费的时候,宋绾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


        

"这张卡刷不出来。"结算窗口的人礼貌的道:"要不要换一张卡?"


        

宋绾心里猛地沉了下来。


        

她一下子就意识到,陆薄川停了她的卡。


        

那张他给她的卡。


        

宋绾站在医院门口,抬头看看外面的天空,外面正在下雨,宋绾去了医院楼顶,她看着下面的万丈高楼。她想,跳下去,她和陆薄川是不是就两清了。


        

宋绾打了郑则的电话,电话打通的时候,郑则正在开车,他觑了一眼坐在后车座闭目养神的陆薄川,最近陆薄川的气压简直低沉到了骨子里,今天陆薄川联系林雅,问宋绾有没有去过她那里。


        

林雅说:"她好久没来了,打电话也不接。"


        

陆薄川砸了电话。电话被他砸得四分五裂,当时吓了郑则一跳。


        

现在这个男人的脾气已经压抑到了顶点。


        

他抽了好几根烟,才冷然的朝着郑则道:"去把她的卡给我停了。"


        

郑则现在回想起他当时的那个神情,还是有些后怕。


        

那是一种对控制不住宋绾而带来的愤怒,他心里清楚,他要是再不逼她一把,宋绾只会越飞越远。


        

江律……两人才见过几面啊,她就能找江律的软肋下手。


        

江律养了傅商商那么久,比他那个继母还上心,事事亲力亲为。傅商商的哪一样事情不是他亲手处理的?


        

郑则显然也很震惊,宋绾这个人,你只要给她喘一口气的机会,她就能给你绝对反击。


        

郑则小心翼翼的道:"绾绾打电话过来了。"


        

陆薄川倏地睁开眼,紧紧盯着郑则,郑则手心都冒了汗,他将电话接起来:"绾绾?"


        

"他在哪里?"


        

郑则道:"景江。"


        

宋绾挂了电话,微微垂着头,她觉得真难啊,不管她怎么做,怎么想办法,到最后还是要去求他。


        

从医院到景江,是一段不小的路程,宋绾没有打伞,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她走了四个小时,来到景江那栋房子下。


        

宋绾站在楼下,仰头看着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她如今才想起来,她当初赴余晖的约的时候,那个饭店的名字也叫景江,好像一切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和陆薄川就开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宋绾在楼下站了很久,最后还是陆薄川没忍住,下了楼,宋绾已经很累,她看到陆薄川,冷冷的笑了一声。


        

"现在你满意了吗?"


        

陆薄川一顿,他并不觉得好受,他有点想抽烟。宋绾现在为了周竟,可真是什么都可以舍弃,以前是季慎年,现在是周竟,陆薄川铁青着脸:"绾绾,我不可能放你走,你欠我这么多,我不把你留在身边,怎么会甘心?"


        

宋绾身体一僵,陆薄川直接将宋绾抱上了楼。让宋绾去洗澡。


        

等宋绾出来,陆薄川给她煮了一杯姜汤喝。


        

宋绾安安静静的喝着,陆薄川道:"你没有去林雅那里?"


        

宋绾没说话。


        

没多久,宋绾就发起了烧,她的身体本来就一直很不好,坐牢的那几年,已经把她的身体熬垮了,后来出狱,又是宋氏又是宋显章的事情,她基本上就没有轻松过。


        

再加上生病的事,现在稍微吹一点风,就会感冒发烧。


        

还是蒋奚来给宋绾看病,陆薄川其实很不希望蒋奚来,但蒋奚在海城的医术是出了名的,蒋奚给宋绾吊了针,又开了调理身体的药,他到客厅后,抽了一支烟。


        

他很少抽烟,一直干干净净,那双拿手术刀的手洁白修长。非常漂亮,蒋奚一支烟抽完,才堪堪压下去心里翻涌的情绪,他道:"你这么逼她,心里果真就解气了吗?"


        

陆薄川很烦躁,他几乎所有控制不住的情绪都和宋绾有关,陆薄川道:"药开好就回去,等会儿我自己拔针。"


        

蒋奚动了动唇,最后还是忍着怒意道:"薄川,她今年也才二十五岁。连二十五岁的生日都还没过,别的女孩子这个时候才刚刚大学毕业,她却要承受这么多,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很差了,你再这么逼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


        

陆薄川黑眸沉压压的看着蒋奚:"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蒋奚,控制好你自己。"


        

蒋奚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了。


        

蒋奚走后,陆薄川站在床前,黑眸湛湛的看着宋绾,宋绾蜷缩着身体,很小的一团,药里开了安眠的成分,她却也睡得不安稳。


        

宋绾是半夜醒过来的,陆薄川就睡在她身边,抱着她的腰,抱得很紧。


        

宋绾身上干干爽爽,应该是陆薄川帮她擦过了,宋绾睁眼到天亮。


        

第二天。陆薄川做了早餐,过来叫宋绾吃饭,宋绾正站在书桌上,看着一份资料,宋绾浑身发抖。


        

陆薄川峻厉的眉目一凛,大步过去将资料抽了出来,收进抽屉。


        

"出去吃饭。"


        

宋绾眼圈都是红的:"那辆车是闻域找的人?"


        

陆薄川道:"我不是很确定。"


        

宋绾都被气笑了,她的眼圈红得要命:"我要把闻域弄死,你看着吧,我一定要把闻域弄死!"


        

"宋绾!"陆薄川脸色冷了下来。


        

宋绾说:"你装什么装?这份资料你摆在这里。不就是给我看的吗?"


        

资料并不是陆薄川特意给宋绾看的,他摆这样的东西给宋绾看什么?


        

这份资料他放在这里忘记了收了而已,但他也没说什么,反而是看到宋绾为了周竟这么激动,让陆薄川心里火气冒了上来,周竟在宋绾心里的分量太重了,让他有些焦躁!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乖乖留在我身边。"陆薄川道:"绾绾,你乖一点。"


        

宋绾抹了一把脸,她慢慢冷静了一点,她还是怕陆薄川的。


        

陆薄川说:"出去吃饭。"


        

宋绾跟着出去,饭桌上,宋绾说:"周竟的公司,我还想开下去。"


        

陆薄川一顿:"你可以去做别的事情。"


        

宋绾没有说话,陆薄川心中郁积,饭后,他点了一支烟来抽,想了很久,陆薄川道:"我们去一趟香山吧?"


        

宋绾现在什么地方也不想去,周竟公司的事情一天不解决,她就一天没着落。


        

陆薄川道:"你就那么想承包江律公司的资料?承包资料能赚几个钱?"


        

宋绾垂着头:"几十万也是钱,至少别人停我的卡的时候,我还可以交一交医药费。"


        

陆薄川脸色沉了下来:"别人是谁?"


        

宋绾不敢说话了。


        

陆薄川也不敢把宋绾逼得太急,她不愿意去林雅那里,就不去吧,生病就让她生,反正他养得起,周竟没死她也不敢死。


        

陆薄川道:"去一趟香山,我帮你拿一块地,比你承包资料要好得多吧?"


        

宋绾愣了一下,她现在对陆薄川给她的东西,都不敢接。


        

陆薄川真是被她气笑了:"这块地你拿下来,转个手,赚的钱就是你的,你怕什么?"


        

宋绾现在缺钱,她要很多很多钱,她离了陆薄川在海城就待不下去,她也出不了海城,但是留在陆薄川身边,就处处是罗马。四通八达。


        

陆薄川拿着她对他的亏欠要绑着她,她也没有办法,宋绾想了想问:"去香山干什么?"


        

陆薄川不告诉她,反而问她:"周竟对你这么重要?"


        

当初宋显章出事,她也是去找的周竟。


        

宋绾的眼泪落了下来,她说:"是啊,今天得知你把卡停了的时候,我去医院楼顶,就在想,要不然。我抱着周竟上来,和他一起跳下去吧,然后和他葬在一起。"


        

一瞬间,陆薄川的脸色阴沉至极:"绾绾!"


        

宋绾惨白着一张脸,还流着泪呢,她就说:"骗你的。"


        

陆薄川一早上没脸色都黑得骇人。


        

陆薄川还是带宋绾去了一趟香山,去了以后,宋绾刚一下车,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朝着她扑了过来:"姐姐!"


        

那小屁股都要甩得飞起了。


        

宋绾脸色一下子就青了,转头看陆薄川。恨不得吃了他的肉。


        

陆薄川脸色也不好,周竟能为了宋绾连命都不要,宋绾说的那句话,也未必是假话,陆薄川看着奖奖,道:"我不知道他会来。"


        

奖奖使劲点头:"嗯!粑粑金的一点也不机道我要来!姐姐,我都想洗(死)你了!你说我们介个,系不系就叫做心电感应呢?"


        

他梳了一个小背头,用发蜡抹得油光发亮,还戴了个小领结,穿着小皮鞋,整个人像个开屏的孔雀。


        

宋绾冷笑一声,她觉得陆薄川真是不把她逼死就不甘心。


        

奖奖伸手要宋绾抱:"姐姐,我好想你,你系不系也很想我呀?"


        

宋绾又气又无奈,对着奖奖她还是心软,将奖奖抱了起来:"想的。"


        

奖奖凑过去亲了一下宋绾:"姐姐,我也很想你的,我都想洗你了!"


        

陆薄川的脸色黑得像是平底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