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84章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戴点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奖奖的小嘴唇湿漉漉的,亲了宋绾一脸的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蛋糕或者是糖果,还有点黏黏糊糊的,宋绾被他亲得恶心死了,但心底深处,又被他亲得心软。


        

奖奖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将小脑袋凑到宋绾面前:"姐姐,我今天系不系好帅气,好迷银(人)?"


        

宋绾心里其实真的不好受,她上次就已经明确表示过,不想看到奖奖。


        

她实在没想到陆薄川竟然带着奖奖来见她,他和夏清和就要结婚了,让她来给他们带孩子?


        

没有一个女人能做到云淡风轻。


        

再者,这孩子的年纪大小应该和她腹中被打掉的那个小孩年纪差不多,那么就是在宋绾怀了孩子前后不久怀上的,宋绾和陆薄川离婚,是已经入狱后好几个月。陆薄川才让律师给她送了离婚协议书过去让她签字的。


        

也就是说,这孩子有可能是她和陆薄川还没完全离婚的时候,就已经怀上了。


        

宋绾觉得头上绿油油的,看奖奖都是绿的。


        

奖奖却不知情,没有得到回应,又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姐姐?"


        

宋绾朝着奖奖看过去。


        

奖奖一副旧上海滩发哥打扮的模样,双手抱着宋绾的脖子,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宋绾。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绾是真的对奖奖这个有可能绿了她的小孩没有抵抗力,宋绾说:"帅死了!你怎么可以如此之帅!"


        

"嗯!我系很帅的!"奖奖点头,点完以后,又有点小忧郁:"要系把头发演一演(染一染),会更帅!那红色的发型,金的好洋气!"


        

宋绾觉得奖奖这欣赏水平真的很有问题。


        

而一旁陆薄川的脸色则很冷。


        

陆薄川其实根本就不愿意带奖奖过来,但他回家拿东西的时候,奖奖可能听到了他打电话给郑则,让郑则定酒店的事情,自己跑过去就收拾了一番行李,一边费力的拖着行李箱,一边拖着二哈的脖子,上上下下的运行,硬是把行李箱和二哈拖到了一楼,在一楼等着陆薄川。


        

陆薄川冷眼看着他。


        

奖奖很兴奋:"粑粑,我们要屈(出)发了吗?"


        

说完也不等陆薄川说话,就去喊二哈:"校爷,你紧么介么笨!你还见(站)在介里干醒么!你再不过来我就不带你去了!你机道不机道!"


        

陆薄川是真的觉得奖奖很难带,脾气又大,意见又多。稍微一点没顺着他,他就能闹天闹地,还闹绝食,离家出走,半点沉稳气息都没有。


        

这么多年来要不是血浓于水他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踢出去。


        

陆薄川道:"我去出差,你去做什么?"


        

奖奖道:"我去香仙(山)呀,我突严(然)感觉寄己好寂寞哦!我想带校爷去陷陷心(散散心)!"


        

陆薄川不想带着他,奖奖就亦步亦趋,行李箱又大,二哈不站起来都差不多有他高,最后赶不上陆薄川的脚步,行李箱一下子给偏了,整个人差点摔倒,气得哭了,一手还牵着二哈一手托着行李箱,可怜兮兮的。


        

陆薄川最后只得和他讲条件,不准带二哈,奖奖立刻去吼二哈:"我们屈去办系情。你跟在介里做醒么!快点回去!"


        

一点立场都没有。


        

陆薄川让他跟着别的车过来,奖奖刚开始不同意,后来陆薄川说如果不行,就别去了,他才消停下来。


        

只不过陆薄川实在没想到奖奖还去搞了个发型,专门打扮了一番。


        

陆薄川看着又想去亲宋绾的奖奖,道:"奖奖,下来自己走,要女孩子抱的男孩子显得很娘气。"


        

奖奖脸有点红:"我才没有很娘气!我介么有男挤(子)气概!"


        

陆薄川又道:"染头发很丑。"


        

"才没有!"奖奖不服气:"你金的一点欣想(赏)水平都没有!我介个头发才土土的,红色的头发很帅气,我要系演了会更帅气的!"


        

宋绾带着奖奖去前台,前台是两个小姑娘,一下子就被这三人吸引,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这一家三口,目光怎么都移不开。


        

怎么会有颜值这么高的一家,都太好看了吧,特别是那个孩子,真的哪儿哪儿都萌!


        

前台小姐姐道:"哇,这孩子长得好好看啊。"


        

"嗯!我系讲得很好看的!"奖奖有点害羞:"谢谢姐姐,姐姐你也讲(长)得很漂亮。"


        

"天哪,好可爱啊!嘴巴好甜啊!"两个小姑娘年纪还小,很想捏一捏奖奖的小脸蛋,可看到陆薄川和宋绾又不敢动手。


        

宋绾身体是真的虚,奖奖又有点胖,手臂像藕节一样。


        

宋绾才抱了几步路,就已经有点吃力,她将奖奖放在前台上,让他坐好,然后扶着他。


        

奖奖很听话,还很有礼貌的询问:"姐姐,我可以坐在介里吗?"


        

"当然可以呀。"前台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奖奖!"奖奖大声道:"奖状的奖!"


        

陆薄川让宋绾把身份证拿出来,宋绾去翻包,把身份证拿给陆薄川。


        

前台拿出手机,想给奖奖拍照,奖奖道:"姐姐。不可以拍叫(照)片哦。"


        

这个是陆薄川从小就交代的,奖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孩,放到网上去,很容易被人转载,不安全。


        

前台也有点不好意思,陆薄川凛着眉目,道:"不可以拍。"


        

陆薄川的压迫感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前台有点怕陆薄川,把手机收了起来:"不好意思,他实在是太可爱了,我有点没忍住。"


        

陆薄川登记身份证,拿了房卡,把奖奖接过来,抱着,三人往楼上走。


        

奖奖这下子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趴在陆薄川肩膀上,看着宋绾,脸红红的,道:"姐姐,我系不系好轻?"


        

宋绾说:"嗯,好轻。"


        

奖奖道:"因为我七得不系很多,我介个心(身)材系很标jun(三声,准)的。"


        

宋绾没忍住笑了,笑着笑着,又难受。


        

她劝自己,人生想要过得去,头顶就要带点绿。


        

宋绾现在看奖奖,哪哪儿都是绿的,也不知道奖奖要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这小孩长大了,要是哪一天知道了他妈妈和她之间的纠葛,估计更想拿把砍刀把自己给砍了。


        

三人进了房间,陆薄川把奖奖放在床上,奖奖很兴奋,在床上跳来跳去,还翻跟斗,宋绾出了卧室,来到客厅,陆薄川跟着出去。


        

一出卧室的门,宋绾的表情就维持不下去了。


        

宋绾有点想抽烟,她是真的很烦躁。


        

她没有任何心思去带孩子。


        

更不要说是带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孩子。


        

陆薄川黑眸定定的看着宋绾。


        

宋绾朝着他冷笑一声。


        

陆薄川过去将宋绾手中的烟给拿掉,宋绾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抖,宋绾说:"陆薄川,你这样有意思吗?"


        

"奖奖他很喜欢你。"陆薄川道:"就算不喜欢他,也对他好一点。不要在他面前抽烟,还有,我记得我说过,让你把烟戒了。"


        

宋绾笑了笑,她咬了一下牙:"奖奖今年几岁?"


        

陆薄川看了宋绾一眼:"三岁。"


        

宋绾点点头,她得去劝奖奖,让他别染红色的头发了,让他去染绿色的,宋绾问:"你和夏清和的婚期。是不是快到了?陆薄川,到时候是想要我做小三吗?"


        

陆薄川的脸色冷了下来。


        

宋绾也不想和他说那么多,五月一号,也就剩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过得可真快。


        

她现在其实对陆薄川,是真的没有以前那么在意了,很多时候,她更多的是亏欠,还有她需要很多钱。


        

陆薄川断了她的财路。宋绾需要钱,她只能留在陆薄川身边。


        

宋绾也想通了,陆薄川就是对她占有欲太强烈,他恨她恨了四年,她也说过,这四年他想了无数的办法,要怎么去折磨她,后来想到最后,所有的想法都变成了要让宋绾苟活在他身边。


        

可能就是这种想法想了太久,一千多个日夜,念头一天比一天强烈。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会让人的一个小心思,最后演变成某种执念,这种执念一旦开了头,就很难再收回去,只会越来越深,才会让他对她的占有欲达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季慎年也说了,陆薄川对她,未必是爱。


        

宋绾去把衣服收拾好,奖奖因为要出来很兴奋,自己玩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宋绾也有些累,房间里又只有两个卧室,宋绾去和奖奖睡了一觉。


        

陆薄川则开了个会议,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奖奖和宋绾睡在一起。


        

奖奖和宋绾的睡相都相当不好,宋绾以前和陆薄川单独睡的时候。好几次踹得陆薄川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后来到了大学,陆薄川再和她睡,就非要做得她没有力气了,才和她睡,没有力气的时候,她踹人没那么疼。


        

但是后来出狱后,宋绾的睡相就乖了很多。


        

陆薄川把房间里的空调调好,给奖奖和宋绾盖了被子,出了卧室的门。


        

傍晚陆薄川带宋绾和奖奖去吃饭。奖奖从床上起来,打了发蜡的发型简直一言难尽,奖奖去照镜子:"我的发型都还没有弄好!紧么屈去?"


        

陆薄川道:"就这么出去。"


        

"介么屈去很糗(丑)!"奖奖是个很要面子的小孩,根本不肯出去:"姐姐,我的发型紧么办?"


        

宋绾说:"要不然我们去染发吧?"


        

陆薄川脸色沉了下来。


        

"金的吗?"奖奖眼睛一亮:"我可以去演红红的头发了吗?"


        

"红色不好看。"宋绾道:"我们去染绿色的吧?"


        

"可系绿色很糗!"奖奖有点不愿意。


        

宋绾说:"好看的呀,你没听说过吗?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绿色的头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


        

陆薄川脸色青黑一片,深邃黯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宋绾。


        

"金的吗?"奖奖有点动摇。


        

"宋绾!"陆薄川寒声警告。


        

宋绾不敢说下去了,她说:"还是算了,你爸爸不会让你染的,虽然你的这个头发是有点土,但你本人长得好看的。"


        

一路上,奖奖对陆薄川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我就说介个头发土土的!你还说好看!"


        

吃饭的时候,奖奖还有点闷闷的,宋绾还是有点愧疚,她给奖奖夹了几样菜。道:"奖奖,你的头发这样梳着很好看的,不用染也很洋气。"


        

奖奖有气无力:"金的吗?"


        

"真的。"


        

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后来陆薄川带着奖奖去了一趟儿童玩乐区,奖奖又恢复了活力。


        

晚上睡觉成了问题,奖奖非要和宋绾睡,陆薄川知道宋绾不愿意和奖奖接触,他带奖奖过来,宋绾心里有气。陆薄川冷着声音:"男孩子不能和女孩子睡。"


        

"可系我还系小孩挤(子)!我又没有讲大!"奖奖道:"你才不能和她睡!介个系我的姐姐!"


        

他还要和姐姐套关系呢!


        

他还要追姐姐的!等他追到姐姐了,以后离家出走,爸爸再让他出去,他就搬去姐姐那里,永远也不回去了!


        

陆薄川道:"姐姐不愿意和你睡。"


        

"才没有!姐姐说我很懂系!很喜欢我!"


        

宋绾其实还真不愿意和奖奖睡,她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再说了,就算再喜欢奖奖,哪有照顾自己的死对头的孩子照顾到这种程度的。


        

但她也不想和陆薄川睡,今天她说那些话,陆薄川不会放过她。


        

宋绾也没出声。


        

陆薄川也有些沉默。


        

陆薄川原本是想带宋绾出来放松一下,宋绾的神经绷得太紧了,对病情不好,但奖奖要跟着他来。


        

他也有他的私心。


        

奖奖缺很多东西,他想要,陆薄川即便再狠心,也不可能完全置之不理。


        

陆薄川凛着眉目,道:"那你问她吧。"


        

"姐姐。我们一起睡觉觉吧?"奖奖眼睛亮亮的看着宋绾,他还是有些紧张和忐忑的:"我睡觉觉很乖的哦!"


        

宋绾还能怎么样呢?


        

三岁的小孩,长得又这么漂亮,用着这种眼神看宋绾,宋绾再狠心,也拒绝不了。


        

宋绾说:"好呀。"


        

陆薄川看了宋绾一眼,宋绾没看他。


        

奖奖很兴奋,一直抱着宋绾:"姐姐,你喜欢醒么样的男孩挤(子)呀?"


        

"帅气的。"


        

"那你觉得我紧么样?"


        

"你很可爱。"


        

"姐姐。像我介样的男孩挤,你金的要抓紧哦!"


        

"……"


        

"姐姐,我有点想拉粑粑。"


        

宋绾:"……"


        

宋绾起床,要给奖奖脱裤子,奖奖双手提着裤子,害羞得不行:"姐姐,你在外面见(站)着哦!我拉粑粑有点臭臭!"


        

宋绾心里有点崩溃:"没事,我怕你掉下去。"


        

"那好吧,你把我抱向去吧?"


        

宋绾把奖奖裤子脱了,抱上马桶。


        

奖奖脸红得不行:"姐姐,我的新材系很好的,没有小肚肚!"


        

宋绾看着他鼓起的肚子,道:"嗯,你还有腹肌呢。"


        

"嗯!"奖奖点头:"系不系很迷银?"


        

奖奖好不容易拉完粑粑,宋绾还要给他擦屁股,奖奖不肯:"不可以给女孩挤看!"


        

宋绾说:"没关系,我帮你擦。"


        

擦完以后,奖奖脸红得像番茄:"姐姐,我还小,等我讲大,我就可以寄己擦了!"


        

奖奖下午玩得有点疯,去床上和宋绾聊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宋绾被抱去了隔壁,宋绾一下子就被吓得醒了,陆薄川将她抵在墙壁上:"什么叫要想人生过得去,就得头上戴点绿?嗯?"


        

宋绾真是没想到还是没逃过一劫,宋绾道:"网上看到的。"


        

陆薄川卡着她的下巴,他的脸色是真的不好看,她含沙射影的那些话,他不可能不懂,陆薄川的声音沁冷:"我看你真是欠收拾!"


        

宋绾往后退,陆薄川就欺身过去。


        

宋绾避无可避,陆薄川就朝着她吻了过去。


        

钳制住她,不让她乱动。


        

宋绾也就由着他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陆薄川想要做的事,从来就没有做不成的。


        

到后面,宋绾累得差点睡着了。


        

但她还是坚持去了奖奖那里睡,答应了小孩的,不做到也不好。


        

陆薄川将她抱过去。


        

只是第二天,让宋绾有些崩溃。


        

奖奖尿床了!


        

奖奖也有些惊惶,他比宋绾要先意识到自己尿床,还坐在尿里呢,想哭。一看到宋绾睁开眼,又强行憋了回去。


        

宋绾和奖奖面面相觑。


        

奖奖道:"系谁拉尿尿在床上了呢?姐姐,你说系谁呢?"


        

宋绾看着他。


        

奖奖整张小脸都红得不行:"姐姐,介个系谁拉的呢?紧么会拉到我们的床上呢?"


        

宋绾说:"魔鬼。"


        

奖奖瘪了瘪小嘴巴,是要哭的征兆,眼泪冒出来半天,又压了下去,奖奖道:"可能不系的哦,系不系校爷它拉的呢?"


        

宋绾真是服了他。


        

起床去喊陆薄川。


        

陆薄川过来给奖奖洗澡换衣服。奖奖把锅推给了二哈,心里好受多了。


        

宋绾看陆薄川的手法熟练,干净利落,显然也不是第一次给奖奖洗澡了。


        

宋绾转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