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91章 你和周自荣是什么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卧室里,宋绾斟字酌句的看着当年422贪污受贿案件的始末,想从里面找出一点可能的破绽,但案件里面的东西太过笼统。


        

只说明了这个案件的始末,是关于当时海城最大的一个制药厂的案件。


        

二十四年前,有人爆出,制药厂利用职务之便,从药品中提取大量的麻黄碱,可待因等药物进行人工化学合成,成为海城最大的禁品研发地,每年的制毒量到达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一个制药厂的形成,本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这样大的一个工厂,能够在海城屹立这么多年,其中的关系自然也是盘根错节。


        

一个打着制药厂的毒窟能平安那么多年,背后必定有巨大的利益链,一旦被爆出来,撼动的根本就不单单是一个制药厂,半个海城的上层领导都脱不了干系。


        

这起案件当时闹得很大,由于制药的特殊性。各个科室都是分隔开来,除了极少数的人,就连里面的员工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参与制毒工序。


        

得知消息,各个部门都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这起案件当时已经有人秘密查了快一年,正要找出幕后那只操控的手的时候,周自荣却突然出了事。


        

而与此同时,几乎是一夜之间,所有证据,都指向了这个当时在海城身居要职的要员。


        

他的职位并不高,但是实权很大。


        

周自荣出事后,这个案件也匆匆结案,而周自荣的家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


        

说是说周自荣家里的老人是被一个有着吸毒史的人入室抢劫给杀了,可明眼人谁都知道,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宋绾几乎把里面的每个字都看得清清楚楚,觉得哪里都是疑点,却不知道从哪里查起。


        

宋绾沉沉的呼吸,感觉整颗心都快要透不过气来。


        

陆薄川在书房抽了整整一支烟,才回到卧室,回到卧室的时候,宋绾正站在窗边,资料她已经全部锁了起来。


        

陆薄川黑眸沉沉的看着宋绾,他刚刚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关于422案件的始末,网上着墨不多,只说查处了一个制药厂,查获药品多少吨。价值多少钱,而周自荣贪污受贿多少钱。


        

但仅仅这么几个信息,他就知道,这件事到底影响有多大,宋绾和周自荣八竿子打不着一个块儿去,为什么会查周自荣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记错,当年周自荣出事,家里人也全部都相继出了事,而且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宋绾才一岁左右,和周家根本不认识,她是怎么知道周自荣这个人的?


        

陆薄川想到宋绾找钟友良是有事相求,但确确实实没想到,宋绾会找他问这件事。


        

陆薄川压下心里的情绪,走过去拦腰将宋绾抱起,往床边走,宋绾一愣,陆薄川薄唇轻掀:"这么晚不睡觉站在这里做什么?"


        

宋绾心里烦闷得不行,陆薄川心里有些猜测,但他也不确定。他问:"你今天去找钟友良,是为了什么事情?"


        

宋绾垂下眼睫,道:"没什么,我就过去看看,很久没去看他了。"


        

陆薄川的目光冷了下来,宋绾到底还是怕他,她道:"我明天要去一趟B市。"


        

她算了算日子,等她从B市回来,他和夏清和的婚礼应该也已经举行完了。


        

"让别人去。"陆薄川有些郁积,他道:"绾绾,这个时候,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去B市。"


        

宋绾咬了一下唇,她真的是被这些事情弄得很烦躁了,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而且她的病也还没好,当初刚刚有点缓解的时候,周竟出了事,她就把药给停了。


        

宋绾压着脾气:"我就去交个材料,陆薄川,我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哪里都不去,我还要开公司,我也不可能永远都靠着你给我东西,说实话,你给我的东西,我其实一个也不敢接。"


        

她没有安全感,哪怕陆薄川带她去拿了B市的那块地,可钱没有到手,她也同样不觉得安全。


        

毕竟地拿到手,她是不可能承建的,她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团队,只能转手,可转手也得找关系,到时候陆薄川把她的关系一砍,那她就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花几亿拿一块废地,她可能直接就疯了。


        

无论是A区那块地,还是宏昌市那块地,亦或是陆薄川给宋绾的那张卡,都把宋绾给弄怕了。


        

那种怕让她几乎得了应激反应。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的。


        

陆薄川都被她气笑了,薄唇嘲讽嗤笑一声:"我给你的你不敢接,你找季慎年拿倒是挺痛快?"


        

宋绾知道他说的是当初宋显章出事,她主动找季慎年帮忙的事情。


        

"那怎么能一样?"


        

陆薄川阴了下来:"怎么不一样?"


        

宋绾忍了忍,道:"陆薄川,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你当时把我逼成了那样,我不去求人,我就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


        

宋绾抬眼看陆薄川:"而且那个时候,我没有去求你吗?我跪在别墅门口去求你,你是怎么做的?"


        

陆薄川沉默下来,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冷凝。


        

他那个时候恨宋绾恨得只想让她剥皮抽筋。


        

他没有那么多同情心,四年里,他想了无数种折磨她的手段,可是到头来,他却也不想让她死,这又让他觉得愤怒,所以只能留在身边,加倍让她难受,那样他就会稍微有点解气。


        

可是解气之后,他却也并没有那么好受,就像是一场巨大的反噬。


        

宋绾受不住他这样冰冷的气压,最后还是软了态度:"我带着人去,陆薄川,除了周竟,我现在什么也想不了,你不用怕我想不开,我就算是死,我也得把周竟带着,你找人看着周竟岂不是更安全?"


        

"宋绾!"一瞬间,陆薄川的怒火几欲将他烧成焦土,他一把将宋绾掼到了床上,捏着她的下颚,双目里带着血腥气:"你是不是想死在这里?"


        

宋绾郁结的心被他这一甩,反而甩得畅快了点,她想说是啊,她其实在他停她的卡的时候,就解脱般的想死了,可看着陆薄川这个样子,她又吞了回去。


        

她对他到底还是亏欠,让她很多时候没有底气。


        

宋绾说:"陆薄川,我是个人,你这样看着我,我压力很大。"


        

陆薄川黑眸一片阴沉沉,他冷静了片刻,目光直透她的脊背:"周自荣和你是什么关系?"


        

宋绾心里猛地一惊,心跳都跟着砰砰砰的跳,可跳了好一会儿,又有些释然,她的一举一动果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幸好钟友良问她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钟友良实话。


        

宋绾抿了抿唇,道:"没什么关系,我随便查查。"


        

陆薄川目光直直的盯着宋绾,目光锋利得几乎要把宋绾穿透,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恨,冷笑:"随便查查能查到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


        

宋绾咬了一下唇,眼圈有点红,她不敢再去刺激他,手心全是汗,良久。宋绾转移了话题,道:"陆薄川,我不会去几天,你这样也不利于我的病情,你说是不是?"


        

宋绾第二天和陆薄川从景江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夏清和。


        

夏清和手中提着一套礼服,看见陆薄川和宋绾,她也只看了一眼,将心理的难受忍了下去,笑道:"薄川。我把衣服送过来,你看看合不合适,我订了好几套。"


        

宋绾知道夏清和故意选择这个时候来,并且在这样的地方等着陆薄川,是为了什么,宋绾说:"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如果要我当伴娘,我也是OK的。"


        

陆薄川的脸色阴沉下来:"你闭嘴!"


        

宋绾直接打了一辆车,去了机场,在飞去B市的时候,宋绾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去招个助理。


        

她不希望自己的助理和陆薄川有关系。


        

她其实更想做的是,把周竟的公司和陆薄川的公司撇得干干净净的。


        

宋绾想来想去,又想到了夏清和手里拿着的礼服,原来陆薄川也是会和人举行婚礼的,不用对方去求,他只是不愿意给她宋绾婚礼而已。


        

宋绾觉得自己应该是不难受的,可是她还是感受到了一种钝钝的痛。


        

宋绾去送材料的时候,让保镖不要跟着去,保镖给陆薄川打了电话,陆薄川那边正在和夏清和在一起。


        

他走到一边,沉默了很久,气压低沉,保镖冷汗都下来了,直到他快要绷不住的时候,陆薄川才松了口。


        

宋绾把材料交好后,本来想请这里的负责人吃一顿饭,却被告知,负责人有事出去了。宋绾有些遗憾,B市和海城相隔不远,而且建筑圈子也不分城市,哪里都可以做生意,搞好关系对她没有坏处。


        

宋绾从办事处出来后,原本想直接回酒店,却在大厅里的时候,遇到了季慎年。


        

季慎年也看到了她,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其中有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目光落在宋绾身上,看得宋绾如芒在背。


        

宋绾本来想走开,季慎年却已经迈着长腿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


        

宋绾也不好再走开,就算她不信任季慎年,可季慎年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了她,宋绾道:"来这里办点事。"


        

"你在这边等我一会儿,我谈完事情下来。"


        

宋绾细眉拧了拧,想拒绝,季慎年截住了她的话:"周自荣的事情,我这里查到了其他的东西,你先在这里等我。"


        

季慎年这么一说,宋绾就没办法走了,她问:"你大概要多久?"


        

"一两个小时。"季慎年目光直直盯着宋绾:"绾绾,我希望我们还是能像以前那样相处。"


        

宋绾目光闪了闪,还没说话,那边那个年轻的男人却突然开了口:"季总,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吗?"


        

宋绾心脏紧缩了一瞬,季慎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的男人,道:"这是永达建筑的负责人。宋绾,绾绾,这个是万威的姜总,姜绥。"


        

他没有介绍说是陆薄川身边的人,而是说了周竟公司的名字。


        

宋绾诧异片刻,只是这么小公司,对于这些人来说,和一块抹布差不多,姜绥笑道:"原来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宋经理。"


        

宋绾实在没想到,会遇到万威的负责人。A区那块地竞标过后,她就没再去关注万威的动向,也不知道万威资金链断裂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宋绾道:"原来你就是姜总,久仰大名。"


        

宋绾可是听说了,姜绥这个人,可是个狠人,看上了一个姑娘,人姑娘有男朋友,他硬是把人抢到了手里,那姑娘也狠,一刀把他捅进了医院。


        

宋绾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姜绥。


        

她也不知道当初那块地的事情,自己有没有得罪到姜绥。


        

几人寒碜了几句,季慎年便和几人上了楼,宋绾在外面等季慎年,等了一个多小时,季慎年才从楼上下来。


        

"我们先去吃饭吧,我找人定了位置。"


        

宋绾皱了皱眉:"先谈事情吧?"


        

季慎年转头看宋绾:"绾绾,我好久没和你一起吃过饭了吧?到时候边吃边谈。"


        

他这么说,宋绾也不好拒绝。


        

宋绾跟着季慎年去了一个餐厅,宋绾也有点饿了。就跟着吃起来。


        

季慎年目光黯沉的看着宋绾:"绾绾,陆薄川后天就要结婚了,你到时候还留在他身边吗?"


        

宋绾心里紧了一下,随后又平静下来,她垂着眼睫:"他要这样,我有什么办法?"


        

"你可以到我身边来。"季慎年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绾绾,你到我身边来,我不会让你受丝毫委屈,你留在他身边,除了得到一身伤害。还能有什么?你欠他的,这辈子都还不完,难道你就要一辈子都搭在他身上吗?绾绾,你有你自己的人生。"


        

宋绾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自己的人生啊,可是她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她像个麻木的机器人,宋绾道:"他不会放过我的。"


        

"你来我身边,就什么也不用怕,绾绾,你和他本来就不合适。"


        

宋绾深吸一口气,惨淡的笑了笑:"先不说这个了,你说查到周自荣的事情,是什么?"


        

"我这边查了一下,好像当年他和陆家也有来往,绾绾,你查这件事,陆薄川知不知道?"


        

宋绾愣在了原地。


        

和陆家有来往,是什么意思?


        

可是她随即又冷静下来,周自荣当年在海城身居要职,陆家在海城的地位又高,两人有来往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周自荣出事,是因为制药厂的事情,当年陆家并没有参与这个。


        

宋绾道:"你还查出什么没有?"


        

"没有,能查的就是这么多,绾绾,我们先吃点东西。"


        

宋绾心里还是受到了影响,如果周自荣和陆家有关系,那么当年的事情,陆家知道多少?


        

可是当年无论是陆卓明还是陆薄川年纪都还小,陆宏业又不在了,温雅又……现在想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宋绾到后来有些心不在焉,季慎年也就是拿着周自荣的事情想和宋绾单独呆呆,他见宋绾情绪低落,伸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发。


        

不远处,一个摄像机对着两人的位置聚焦,将两人亲昵的姿态拍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陆氏总部大楼,陆薄川坐在办公椅上,手上正拿着一份资料。正是昨晚他让郑则调出来的,关于周自荣的那份资料。


        

和宋绾手上的那份资料几乎是一模一样。


        

但是周自荣出事的时候,陆薄川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能记事情了,他是隐隐约约有些印象,周自荣确实是和陆家有些来往的。


        

陆薄川抬眸,朝着郑则看过去:"绾绾是不是还在调查这件事?"


        

"应该是。"


        

陆薄川眉峰压得很低,良久,薄唇轻启:"你去查一查,绾绾和周自荣是什么关系。"


        

郑则愣了愣。


        

"周自荣当年好像生了个女儿。会不会?"


        

陆薄川也是有这个怀疑,但是事情没确定也不好查,毕竟当年周家的人已经没有了。


        

再者,宋显章期满收监的时候,宋绾才知道自己不是宋显章的女儿,这期间,宋绾是怎么知道周自荣这个人的?


        

她又是怎么确定,她是周自荣的女儿的?


        

陆薄正想着,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低头朝着手机看过去。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郑则感觉到陆薄川身上冰封的冷意,也没敢说话。


        

陆薄川道:"出去。"


        

郑则赶紧退了出去,陆薄川站起身,来到落地窗旁,盯着手机上的照片看了很久,按下了宋绾的号码。


        

宋绾接到电话的时候,和季慎年吃饭正吃到一半,她看到电话号码是陆薄川的,心里像是被人一把攥紧。


        

但随即她就接了起来:"喂?"


        

陆薄川的声音沉得像暮霭:"在哪里?"


        

宋绾声音有些哑,她道:"在车上,刚要回酒店。"


        

季慎年抬眼看了她一眼。


        

陆薄川胸膛起伏,这是他发怒的征兆,但他的声音很和缓:"是吗?"


        

宋绾也很平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让人给你定机票回来。"


        

宋绾其实想在这里待到他们结婚后,她实在是害怕,她怕陆薄川到时候还要把她带到婚礼现场。


        

就像是上次他带她参加宴会一样。


        

而夏清和和陆薄川结婚,到时候参加婚礼的人,必定会有温雅、陆卓明和沈晚宁。


        

她就算是金刚不坏之身,也是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