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92章 适可而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沉默,陆薄川眼底的墨色沉淀得很沉,寒气几乎要溢出来:"我叫保镖去接你。"


        

宋绾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眼神空茫的看着窗外。


        

宋绾挂断电话后,季慎年问:"怎么了?是陆薄川打来的电话?"


        

宋绾点了点头。


        

季慎年皱了皱眉,他是真的觉得陆薄川做得太过分了。


        

"那你……"


        

"我们先吃吧,吃完再说。"


        

而另一边,陆薄川挂了电话后,在窗边站了好一会儿,又将书桌上的资料拿起来,沉默片刻,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那头韩奕的声音响起来:"怎么了?"


        

"帮我查一个案子,用你的背景查。"


        

韩奕从商,但韩家上面却都是军中要员,韩奕从小就在军区大院长大,若不是背景太盛,需要避嫌,他也不会走从商这条路。陆家出事那会儿,韩家刚好在风头上,时局不稳,没有办法帮他,反而是夏清和从中周旋比较多。


        

对此韩奕一直有些内疚。


        

不过以陆薄川现在的地位,居然还要动用他的背景查东西,韩奕挑了挑眉:"什么案子?"


        

陆薄川眼眸微沉:"二十四年前422贪污案,我要尽可能多的资料。"


        

"好。"韩奕那边正在应酬,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偏僻一点的地方,偏头点了一支烟,烟雾从他唇间徐徐吐出,他俊美的脸颊透出刚硬的幅度,问:"你查这个案子干什么?"


        

"不是我在查,是绾绾在查。"陆薄川凉薄冷峻的眸子深得可怕,声音质地,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情绪:"你顺便查一查,当年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去了哪里。"


        

"你的意思是?"


        

韩奕微愕。


        

"我也只是猜测,她既然要查周自荣的事情,就不可能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韩奕答应了下来,又饶有兴趣的开口:"你这么恨她,还把她留在身边,这么自虐的滋味真的有那么好受吗?"


        

韩奕是真的不懂他,以前吧,带着宋绾,像养个孩子一样。养得还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有什么乐趣,后来这孩子成了一头白眼狼,转头就咬了他一口,咬得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他还要将人控制在身边,让她朝着他心口捅刀子,这么自虐的人他也是头一回见。


        

哦,也不对,这么自虐的人,除了陆薄川,他还见了一个,姜绥。


        

宋绾朝着陆薄川捅的刀子,只是心里的,那女人捅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刀子。


        

那姑娘捅了他一刀,韩奕去看他,那时候姜绥还躺在床上,因为那女人没来。大发脾气,将护士拿过来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上。


        

韩奕看他这么作死,凉凉的问:"人家都拿刀来捅你了,你还要把人留在身边,贱不贱你?"


        

姜绥抬眼淡淡看了他一眼,混不吝的说:"反正又不疼。"


        

韩奕服了他:"疼不死你。"


        

韩奕觉得这两人可以组一个群,好好交流一下心得体会,看看谁自虐得最酸爽。


        

陆薄川知道韩奕想说什么,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人的心能够控制的,陆薄川淡淡的道:"等你以后遇到了,你就知道了,指不定你比我做的更过分。"


        

韩奕不敢恭维,却没想到日后会一语成谶。


        

宋绾还是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回海城,季慎年当天也没回去,订了一张宋绾隔壁的酒店房间。


        

宋绾看了他一眼,季慎年道:"你状态不太好,我不是很放心。"


        

不远处,沈晚宁看着两人进酒店,眸色沉了沉。


        

宋绾当夜没回去,料想陆薄川应该会打电话给她。


        

然而直到第二天,宋绾也没接到陆薄川的电话。


        

宋绾是在第二天出酒店的时候,才知道陆薄川那边出了事的。


        

因为第二天,好几条关于陆薄川的新闻,都上了热搜,其中一条就是夏清和和陆薄川的名字。


        

这两个人的名字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热搜上。


        

宋绾低垂着头,顿了顿,还是点了进去,一点进去,就是好几条跟拍信息,大部分都是陆薄川小心翼翼的护着夏清和,在往医院赶。


        

他的衣服搭在夏清和身上,夏清和半个身子被他抱在怀里。


        

宋绾这是第一次直观的看到两人这么亲密的时候,哪怕当初她在酒局上看到两人,也没有这么亲密。


        

宋绾说不上自己是什么感受。


        

宋绾看了看新闻标题,才知道。昨天晚上,夏建勋在回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人进了急救室。


        

而与此同时,关于夏清和婚期延期的说明,也上了热搜。


        

夏清和的工作室发布了声明,由于私人原因,夏清和和陆薄川的婚礼,将延迟到下个月,六月一日举行。


        

宋绾点开看了一下评论。


        

全是为了夏清和哭泣的。


        

"痛心,怎么会这样,女神该有多伤心!我哭了!"


        

"夏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男神要好好爱她啊!好好安慰她。"


        

"天哪,她要怎么受得了?期待了这么多年的婚期延迟,爸爸在婚礼前一天出事,她该伤心成什么样啊?"


        

"为什么我觉得两人好甜啊!陆薄川这么多年,除了宋家那个白眼狼,身边就只站了一个夏清和吧?我觉得两人好配啊,还有他们的孩子,也好可爱啊,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据说陆薄川守了她一个晚上,两人从进了医院后就没出来过!一定要举行婚礼啊!"


        

"啊啊啊,两人真的好好看,陆薄川好帅啊,夏清和也好漂亮,期待两人的婚礼。"


        

而夏清和工作室的那个说明,评论已经超过二十万。


        

宋绾看了几眼,就退了出去。


        

季慎年看了她一眼,道:"不开心我可以抱一抱你。"


        

宋绾把手机收了起来,唇瓣笑了笑:"我没有什么不开心的。"


        

季慎年心里一痛,现在的宋绾,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看起来脆弱又麻木,季慎年还记得当年她在学校张扬的样子,笑起来冷清孤傲,好像全世界都随着她的笑容黯然失色。


        

而与此同时,陆薄川手机上收到了两个视频,一个是宋绾和季慎年同时进入酒店,一个是两人早上同时从酒店里出来。


        

陆薄川黑眸沉沉的看着手机里两人亲昵的模样,眼底阴沉冷寒,像是压着一层霜。


        

"怎么了?"夏清和正在吃早餐,早餐是陆薄川让人带上来的,夏建勋已经从急救室里出来,转入了VIP病房,陆薄川一直陪着她。


        

夏清和一下子就感知到了陆薄川情绪的变化,心弦绷起来。小心试探道:"是绾绾发给你的信息吗?"


        

"不是。"陆薄川将手机收了起来,但身上的寒气却没散。


        

夏清和道:"你陪了我一夜,公司还有事,要不然先回去吧?"


        

"没事,你吃完先去休息一下。"陆薄川道:"他醒过来我叫你。"


        

夏清和心里有些雀跃,感动,但又有些尖锐的痛,如果夏建勋不出事,她今天就要和陆薄川结婚了。


        

夏清和抓住陆薄川的衣角。眼底还蓄着泪,她昨晚哭了很久:"薄川,我们的婚期,会如期举行的吧?"


        

"不要多想,吃完先睡一觉,嗯?"陆薄川的声音放缓了下来,这个场景,对他有些触动,所以对夏清和也格外温和。


        

夏清和欲言又止。


        

陆薄川道:"你放心。他受伤并不严重,医生也说他没事。"


        

夏清和守了夏建勋一个晚上,也有些累,吃了东西就去隔壁新开的房间睡了一觉。


        

陆薄川又点开了那两个视频,眸中沉淀着汹涌暗流。


        

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郑则:"把B市英豪酒店十二楼的监控视频给我调出来。"


        

那声音冷凌得仿佛敲击在冰棱上,郑则一惊,才想起来宋绾是去了B市的,郑则道:"好,我知道了。"


        

监控视频很快调出来,郑则道:"他们分别进了不同的房间,而且绾绾好像已经回了景江。"


        

陆薄川身上的气压却未降分毫,握住手机的手指青筋根根暴起,眼底一片风起云涌,阴霾重重。


        

--


        

宋绾回了景江后,尽量不去想陆薄川和夏清和的事情,而是开始着手调查422案件,然后顺便在招聘网上注册了一个公司,发了一条招聘信息上去。


        

打完电话后,她想着季慎年的那些话,很想去陆氏集团的档案室翻翻,宋绾想了想,联系了郑则。


        

郑则有些诧异:"你翻陆氏的档案室干什么?"


        

"查点东西。"宋绾心里有些乱,自从季慎年提醒她,周自荣和陆家是有联系的这件事情后,尽管她心里清楚,当年的制药厂案件陆氏没有参加,可心里却像是埋下了一颗种子。怎么也拔不掉。


        

她觉得荒唐又害怕。


        

郑则道:"要进档案室,并不是我说了算的,首先要负责人审批,陆总签字。"


        

像陆氏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档案室的资料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人去查。


        

宋绾沉默下来,找陆薄川的话,陆薄川必定会问她查什么,宋绾并不想让陆薄川知道这件事。


        

他一旦知道她怀疑陆家,不知道又要如何去逼迫她。


        

宋绾:"好。我知道了。"


        

宋绾知道陆薄川暂时不会回景江,直接开车去了一趟周竟的公司,这边的工地土方开挖已经完成,现在就等地下室建起来然后进行土方回填。


        

宋绾在公司待到很晚,才回景江,这个晚上陆薄川依旧没有回来。


        

宋绾知道他在陪夏清和,他没有给宋绾打电话,宋绾也没有打给陆薄川。


        

第二天的时候,就有人打了电话过来,宋绾面试了好几个,最后选了一个女孩子,叫顾思思。


        

宋绾让她负责B市那块地,顺便让她去了一趟许娆的老家。


        

"你去查一查,这个女孩子在老家那边的时候,身边都有哪些人,特别是她有没有交过什么男朋友。"


        

顾思思惊讶的看着宋绾。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诧异。"


        

宋绾道:"你去的一切费用,直接找我报销就行。"


        

而医院里。陆薄川看着手机,上面既没有宋绾的电话,也没有宋绾的信息,黑眸沉沉。


        

郑则感受到陆薄川一天比一天低沉的气压,道:"公司下午有个会议,需要参加,这是几天前就已经定好的了。"


        

这几天陆薄川都陪在夏清和身边,夏清和虽然因为婚礼推迟而郁结,却也因为陆薄川对她前所未有的耐心而雀跃。


        

这是第一次。陆薄川为了她,没有去理会宋绾。


        

这一切夏建勋也都看在眼里,他道:"薄川你要开会,就先回公司吧,我这边暂时没事,这几天辛苦你了。"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陆薄川神色依旧是矜贵淡漠的,他天生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哪怕是面对夏建勋,也丝毫让夏建勋猜不出他心中所想,他薄唇冷峭:"我晚上再过来看你。"


        

这几天陆薄川都是在酒店洗澡,郑则给他带的衣服,陆薄川从医院出来后,身上冷凝的气压才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


        

那黯沉目光里酝酿的怒意极其骇人。


        

郑则从后视镜里看着陆薄川:"绾绾这几天都在景江和公司,哪里也没去。"


        

陆薄川倏地抬眼,冷厉双眸如刃一样,郑则心里猛地一跳,握住方向盘的手心都冒出了冷汗。


        

陆薄川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才回的景江,回景江的时候,却不见宋绾的人,他打电话给宋绾:"在哪里?"


        

"在公司。"宋绾道:"怎么了?"


        

"我过来接你。"陆薄川的声音不辩喜怒。


        

宋绾其实根本不想让他来接,但陆薄川紧接着便挂了电话。


        

宋绾挂了电话后,觉得有点可惜,如果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了,陆薄川可能就真的没那么多时间来管她。


        

陆薄川来得很快,两人已经好几天没见面。宋绾乍然看见他,心脏竟然像是被人一把攥住一样。


        

"上车。"陆薄川道。


        

宋绾上了陆薄川的车,上车后没多久,宋绾的手机叮的一声响起,她低垂着头看了一眼手机,顿时脸色一白。


        

她手机上,发来了一条短信,只有短短的几个字:适可而止。


        

这四个字却像是索命的罗刹,让宋绾的觉得可怕。


        

她立刻转头朝着四周看了看。


        

陆薄川修长的双手握住方向盘,见宋绾整个人僵在原地,凉薄冷厉的寒眸像刀刃一样割过来,宋绾心里一紧,然而很快,两人都无暇顾及,陆薄川的身后跟着好几辆车!


        

宋绾刚好开始并没有发现,反而是陆薄川冷眸微眯,立马打转了反向盘。


        

即便是系着安全带,宋绾整个人也不由得朝着侧门狠狠撞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她坐稳,陆薄川一脚踩下油门。


        

宋绾渐渐也意识到了不对劲,陆薄川的车子开得太快了。


        

"怎么了?"


        

"后面有人。"陆薄川皱了皱眉,他也不确定后面跟着的人是谁,现在又是大马路上,车子不说很多,但也绝对不少,这几辆车都跟得很紧。


        

"抓好扶手!"陆薄川一脚将油门轰到底,朝着宋绾厉声的道。


        

宋绾心里一跳。


        

宋绾的安全带已经系好,赶紧伸手抓住了车的扶手,她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一下子脸都白了,后面一共起码有三辆车,目标就是陆薄川的这一辆!


        

宋绾的心渐渐提起,砰砰砰的,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握住手机的那只手像是一个烫手山芋。


        

她刚收到信息,就有人来跟着她。到底是谁?


        

她现在正在找季慎年查422案件,又找顾思思去了许娆的老家,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闻域,她实在是不知道,手上的信息到底是谁发过来的,后面跟着的车辆目标到底是宋绾还是陆薄川!


        

宋绾一颗心紧紧的绷着,不停的朝着前后左右看。


        

陆薄川的神色却冷静至极,为了甩脱后面的人,他几乎把车开出了生死时速。车子方向盘每次一打到底,直接超了好几辆车,由于拐弯太急,宋绾整个人都朝着车门撞过去,撞得生疼!


        

车子经过一个高架桥,横面却突然冲出了一辆大货车,宋绾浑身的冷汗刷的一下,顺着张开的毛孔冒了出来:"小心!"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陆薄川的方向盘几乎打了极致。险险擦过货车,直接拐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而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碰!"的响声,几乎要震破耳膜,宋绾惊得猝然回头,才发现那辆大货车失控的朝着一旁的栏杆狠狠撞了过去!


        

宋绾冷汗直冒,陆薄川道:"赶紧联系郑则!"


        

宋绾不敢耽误,颤抖着手翻开手机号码,拨了郑则的电话:"我和薄川在淮海路被堵住了!他正要把车开去陆氏!"


        

郑则愣了一下,立刻回道:"我知道了!"


        

赶紧安排了人去接应。


        

陆薄川去接宋绾的时候,并没有带上保镖!


        

宋绾挂了电话,不断的去看后视镜,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陆薄川的侧脸凌厉,目光深邃,车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前进,撞得宋绾头晕眼花,几欲呕吐。


        

直到快要到达陆氏集团附近,这几辆车却堪堪停了下来,掉头转上了别的道。


        

车子直接停车场,郑则立马迎了上来:"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


        

陆薄川从车子上下来,带着宋绾一边走一边往陆氏集团楼上走,道:"去查这几辆车的车牌号!"


        

他说着,报了一串字母和数字,郑则赶紧记下来,宋绾腿脚有些发软,心里却慌乱的不行,她拉住了陆薄川的手,陆薄川满面寒霜的朝着她看过去,宋绾道:"我要打一个电话出去!"


        

她怕顾思思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