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93章 怀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思思的电话打两遍都没有人接,宋绾急得冷汗都下来了。


        

陆薄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她,郑则和保镖也全都停了下来。


        

宋绾如芒在背,打第三遍,顾思思的电话接通了:"喂?"


        

宋绾紧绷的心松懈下来,她开口的时候,才发现整个人都在颤:"你还好吗?"


        

"还好啊,怎么了?"顾思思不明所以。


        

宋绾是不敢让顾思思去查了,她是真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到底是谁指使的,程承和周自荣的事情她是同时在查的。


        

宋绾说:"你到那边了吗?"


        

"到了,昨天就到了,在这里住了一晚上,刚刚才找到人,你刚刚打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打听呢,手机静音了没听见。"


        

"别查了,你先回来吧。"宋绾吐了一口气,道:"回来的路上小心点。"


        

顾思思疑惑,但也没问什么。挂了电话后,她朝着旁边的人道了谢,转回身把机票定好,又打了车去酒店,让师傅在楼下等着,把行李收拾好后打车去了机场。


        

而那边,挂了电话后,宋绾整个人都是软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薄川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打给谁?"


        

宋绾惊了一下,慌忙把电话收起来,刚想撒谎,接触到陆薄川的如刃一样割过来的目光,动了动唇,还是说道:"我助理。"


        

宋绾这两天回海城,陆薄川也没找人跟着她,实在是不知道她还招了个助理。


        

但他也没问。


        

陆薄川带宋绾一行人进了公司,郑则立刻找人查车牌号,宋绾坐在沙发上,陆薄川不知道和谁在打电话。


        

电话挂了以后,他的电话又接着响了起来。


        

陆薄川垂眸看了一眼,将电话接了起来,这回的这个人倒是挺好猜测的,对方应该是夏清和,他的声音不辩喜怒:"我晚上过来陪你。"


        

宋绾垂下头打开微博看了一眼,上面关于夏清和的新闻还没消停,这几天全是陆薄川陪着夏清和的照片。


        

宋绾退出去,觉得有些闷,想出去走走。但陆薄川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宋绾刚站起身,陆薄川的目光就朝着她看了过来,带着警告。


        

宋绾接触到陆薄川的目光,她又坐回了原位,整个人仰靠在沙发上,看着虚空的一点。


        

经过刚刚一番折腾,她身上还是软的。


        

宋绾也没去想陆薄川和夏清和的事情,思绪又回到了这次跟踪的事情上面来。


        

这次的跟踪事情,到不像是想要她和陆薄川的命,反而像是一个警告。


        

就像是她手机上收到的警告短信一样。


        

宋绾正想着。


        

陆薄川挂了电话后,深邃黯沉的目光落在宋绾身上,定定的看着她。


        

那目光锐利锋芒。


        

宋绾被他看得脊背发凉。


        

郑则那边的调查结果很快出来,郑则道:"车牌号是假的,查不出来。"


        

陆薄川的脸上像是结了一层霜。


        

如果连陆家的关系都查不出来,那这几辆车背后的来头就比较大了。


        

但是查不出来也得查。


        

郑则和陆薄川都懂得这个道理,一时之间办公室里寂静得可怕。


        

陆氏集团头顶仿佛被一层乌云笼罩,整个陆氏集团都紧绷起来。但里面的员工却毫无所觉。


        

回家的路上,宋绾和陆薄川都坐在车后座,郑则开着车,陆薄川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但他坐在车里就算是不出声,也像一座大山一样压迫着车里的角角落落,宋绾觉得呼吸不畅。


        

车子经过淮海路的时候,陆薄川突然开了口:"我听郑则说你想进陆家的档案室?"


        

他突然出声,宋绾吓了一跳,不知道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宋绾侧头朝着陆薄川看过去,只看到他俊美凌厉的侧脸。


        

宋绾现在对陆薄川说的话,都要思考再三才敢回答,自从她从B市回来以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他的表情就十分的阴翳,看着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甚。


        

宋绾斟酌片刻,道:"我就随便问问。"


        

陆薄川身上的寒意更甚。


        

陆薄川将宋绾送到景江楼下,他没有下车,宋绾自己下了车,陆薄川穿着一身高定制的黑色西装,倏然睁开的眼里,沁着寒。


        

郑则从后视镜看了陆薄川一眼,替宋绾捏了把汗,然后按照陆薄川之前的吩咐,打转方向盘,将车往医院的方向开。


        

宋绾看了一眼离开的车,转身上了楼。


        

而医院里,夏清和低头看着手机,她知道宋绾已经从B市回来,这几天陆薄川一直陪着她,他一走,夏清和知道他会去找宋绾,她很怕陆薄川不过来,所以才打了那通电话。


        

"怎么了?"病床上,夏建勋看着自己的女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当初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和别人的女儿调了包,这么多年没能找回来,他的愧疚是在是太深,夏建勋道:"是不是担心薄川?"


        

夏清和勉强笑笑:"没有。"


        

"是爸爸不好,如果不是我突然出事,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夏建勋有些内疚。


        

夏清和心里虽然有些怪夏建勋,但还是笑了笑道:"爸爸你别这样说,谁都不想这样。"


        

夏清和的妈妈许岚昨晚守了一夜,白天又守了半天,下午的时候已经回去了,病房里只剩下夏建勋和夏清和。


        

夏建勋道:"清和,我知道你很在意宋绾,薄川把她留在身边,你很担心,其实爸爸并不是很赞成你们在一起,但是你既然爱他,那爸爸也就只能支持你,不过你要沉住气,要大度一点,男人就是这样,没放下的时候留在身边,觉得离不了,其实也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罢了,而薄川这样的男人,就更是如此,当初他对宋绾好,宋绾反而成了白眼狼,反咬他一口,他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只能留在身边去折磨她,好让他解气,一旦他折磨够了,他也就对宋绾失去了耐心,自然不会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他现在把宋绾留在身边,也不过是将她当成一个发泄情绪的对象罢了。"


        

男人就是这样,贱的慌,得不到的东西才会心心念念,付出去的东西被人伤害了才会耿耿于怀。


        

夏清和苦涩的笑了笑,可陆薄川对宋绾,真的就只是因为恨她所以想留在身边折磨她吗?


        

没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夏清和心里一紧,赶紧站起来朝着病房门外看过去。病房门外陆薄川正迈步朝着这边走过来。


        

夏清和紧绷的心放松下来,他到底还是来了,忍不住心里一阵雀跃,赶紧迎上去:"我以为你不会来。"


        

陆薄川眉峰压着戾气,想到宋绾离开的时候满不在乎的表情,他的眸色就深得骇人。


        

"答应你的事情,怎么会不来。"陆薄川敛着寒气,问:"伯父好点没有?"


        

"好多了。"夏清和和陆薄川一起进了病房,夏建勋笑道:"清和一直在等你。你们年轻人也不用总是守着我,也要有自己的时间,清和,你陪着薄川去走走吧。"


        

夏清和有些犹豫:"可是你一个人在这里,要是有什么事……"


        

夏建勋道:"这里还有护士,有事我叫护士就行。"


        

夏清和看向陆薄川。


        

陆薄川问:"你想去走走吗?"


        

夏清和自然是想去的,她想和陆薄川单独在一起。


        

"那就去。"陆薄川道。


        

两人直接下了楼,夏清和从来没有和陆薄川有过这样的时刻,心跳得厉害:"我们的事好像上了热搜。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陆薄川道:"不会。"


        

"绾绾她……"


        

陆薄川眉峰凛冽,眼前全是宋绾和季慎年进出酒店的视频,陆薄川道:"你不用管她。"


        

夏清和嘴角得意的笑起来。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路过一个电影院,夏清和心里一动,扯住了陆薄川的衣袖,陆薄川转头看她,目光落在她那只手上,凛了凛眉,但他什么也没做。


        

夏清和道:"我们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吧?你能陪我一起去看吗?"


        

陆薄川眼前却突然想起陆家还没出事的时候,有个人也曾经抱着他的腰,撒娇道:"你陪我去看看嘛,就一场。"


        

那个时候他刚刚教她抽完烟,陆薄川喝了酒,酒席散了以后,两人从酒店出来,陆薄川浑身懒洋洋的,身上一股邪气,看了她一眼。


        

"我好不容易从学校出来,陪我去看看嘛!"宋绾道。


        

陆薄川便带她去了。


        

那是一部爱情电影,陆薄川以前从来不看那种青春剧,所以那个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倒是一旁时不时朝着他看的宋绾,让他觉得有些有趣,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电影屏幕上,并不看她,然后在一片黑暗中,小孩儿凑近了他的耳朵。朝着他轻声的问:"陆薄川,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话音刚落,也不等陆薄川回答,一个柔软的唇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陆薄川神色晦暗,他收起思绪,声音有些范冷:"去玩别的吧。"


        

夏清和有些失落,但两人也没办法就这么在大街上走,夏清和毕竟是当红明星,话题度又高。最后两人只能找了个地方吃东西。


        

但就是这样的小事,却又上了一次热搜。


        

夏清和那边的工作室打电话过来,让她去看热搜,问她需不需要压下去。


        

夏清和打开点进去,就看到热搜上面就挂着两人的名字。


        

是路人拍的两人的照片,还有一张是她抓着陆薄川的衣袖。


        

夏清和心里有些紧张,毕竟这段时间她和陆薄川的热搜上得太过频繁了,她知道陆薄川并不喜欢。


        

夏清和犹豫片刻,将手机放在陆薄川面前,紧绷着一颗心看着陆薄川:"好像又上热搜了,要不要压下去?"


        

陆薄川目光定定看了屏幕一眼,黑眸湛湛,他沉默片刻,想到什么,眸色微敛,道:"如果你想上就上,不用刻意压着。"


        

夏清和一愣,紧跟着心情又雀跃起来。


        

她想。宋绾是不是在陆薄川的心里的分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两人正吃着饭,夏建勋那边打来电话,让她今晚别回医院了,夏妈妈过去医院照顾他了。


        

夏清和应了一声好,她抬眼看陆薄川,道:"爸爸说让我今晚别回医院了。"


        

那话里暗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陆薄川动作一顿,道:"那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我不想回去!"夏清和说完,急切的看着陆薄川,接触到他的目光。又软了声音:"对不起,我只是不太想和你分开。"


        

吃完饭以后,陆薄川直接将夏清和送回家,夏清和却不肯离开,她垂眼看陆薄川:"上去喝一杯茶再走,好吗?"


        

她想把陆薄川留下来。


        

陆薄川的目光深幽无底,夏清和有些紧张,脸色都有些发白。


        

陆薄川刚要说话,郑则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陆薄川看了一眼,将电话接起来:"喂?"


        

郑则道:"绾绾进了医院!"


        

陆薄川脸色一变:"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夏清和紧张的问:"怎么了?"


        

"我还有事,你先上去。"


        

夏清和咬了咬唇,四周寂静,她和陆薄川隔得并不远,陆薄川的电话她刚刚隐隐约约有听到绾绾两个字,夏清和问:"是绾绾吗?"


        

"不是。"陆薄川否认,并不是怕夏清和误会。而是不想和她谈有关宋绾的事情,陆薄川道:"你先上去,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夏清和隐隐有些不安,但陆薄川不肯说,她也没有办法。


        

她在他面前向来是卑微的。


        

"那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嗯。"


        

陆薄川说完,打转方向盘,直接往医院开过去。


        

那边郑则冷汗都下来了,宋绾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正打车回家。半路让司机改了道,一上去,就看到她冷汗涔涔的蜷缩在沙发上,他赶紧联系了医生,一边将宋绾抱下楼,一边打电话告诉医生宋绾的症状。


        

等到了医院,直接把宋绾送进了急诊室,郑则才有时间把电话打给陆薄川。


        

打完电话医生又开了各种单子,郑则去缴费。


        

宋绾已疼得满头大汗,整个人没有多少神思在。


        

陆薄川满身寒气的进了医院,往急救室走去,郑则已经缴完费,刚好在外面焦急的踱步,陆薄川声音寒得要命:"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是打车到半路接到她的电话的,她还打了120,估计是不放心,所以又打了我的电话。"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已经是宋绾第二次危急的时候没有打陆薄川的电话,而是打给郑则了。


        

陆薄川心头火气窜起,脸色青黑一片,他点了一支烟沉沉的抽起来,眼底一片阴云密布,牙齿都跟着锉响。


        

两人在急救室门口等着,没多久,里面传来声音,急救室的门被人打开,揭下口罩:"病人先兆性流产,谁是病人的家属?"


        

宋绾在里面什么也听不见。


        

医生的话音一落,急救室外面死一样的寂静。


        

陆薄川压抑着沉沉的风雨欲来,眸光黯沉得骇人:"你说什么?"


        

有那么一刻,医生仿佛感觉到了一阵寒意顺着脊梁骨爬了上来似的,只觉得脊背森寒。


        

"病人先兆性流产,刚刚怀孕没多久,胎像不稳,本来就应该好好注意。孕妇怎么这么不好好爱惜自己?饭也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严重的营养不良。"


        

陆薄川眉峰都是寒霜,郑则呆愣在原地,但是没多久,宋绾就被人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


        

陆薄川赶紧去推宋绾,将宋绾转到VIP病房。


        

宋绾掉了针,疼痛稍微缓解一点,已经睡了过去。


        

陆薄川内心却没办法平静下来。她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宋绾,眼底的情绪仿佛黑云压城。


        

他不知道宋绾知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他和宋绾每次做的时候,都有做措施,只有偶尔失控的时候,才会不管不顾。


        

自从宋绾生病后,宋绾的状态和对他的态度很多时候都让他觉得很暴戾,他的情绪压抑到一个点,就会失控,爆发。爆发的时候,他只想让她死在自己床上,根本顾不及这些。


        

而就他所记得的,如果一旦他没有做措施,宋绾是必定会去吃药的。


        

陆薄川知道宋绾是不想怀孕的,所以每次除了失控的时候,在做的时候都会注意。


        

更何况她的身体不允许,所以他更不会让她在这种情况下怀孕。


        

只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


        

郑则看着陆薄川沉默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很快,他想到什么,开口道:"绾绾是不是还在吃药?"


        

"没有。"陆薄川压着眉峰,道:"她不肯去林雅那里。"


        

谁都知道,这种时候宋绾怀孕,真不是一个好时机。


        

对宋绾的病情也不利。


        

"她知不知道自己怀孕?"陆薄川的眼神沉得像是黑夜的幕布。


        

"应该是不知道,我刚刚去接她的时候,她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阑尾炎。"


        

"先别告诉她。"陆薄川的目光放在宋绾身上:"去吩咐医院的人,把关好自己的嘴,半个字都不许告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