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94章 放不开的人一直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则诧异的看着陆薄川,微愕,不告诉宋绾,难道瞒着她吗?


        

可是看着男人充满戾气却坚定无比的表情,郑则又将即将要说出口的疑问给压了下来。


        

郑则道:"但是这样一直瞒着她,她迟早会知道。"


        

而且这样的决定,对宋绾来说,未免有些残忍。


        

宋绾这个时候,未必想留着这个孩子。


        

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婚礼闹得那么大,要取消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旦取消,对夏清和来说,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而且对宋绾来说,也未必就是好事,陆薄川和夏清和的事情闹得有多大,一旦两人的婚礼取消,到时候带给宋绾的伤害就会有多大。


        

因为一旦取消婚礼,首先被推上风口浪尖人的必定就会是宋绾。


        

这几年宋绾本来就已经是臭名昭著的存在。夏清和又是娱乐圈的当红影星,如果陆薄川取消了和夏清和的婚礼,转而和宋绾在一起,那宋绾就必定会成为全网的靶子,到时候只怕被人撕得连骨头都不剩。


        

可如果不取消,到时候两人结婚,让宋绾把孩子养在外面吗?


        

那对宋绾来说,比绞肉机在心口翻搅,还要让人难受。


        

宋绾现在状态已经这么不好,到时候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而且这样的事情,根本瞒不了多久。


        

但男人站在病床边,落在宋绾身上的目光却是晦暗难辨的:"那就等她知道再说。"


        

--


        

宋绾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才醒过来的,她昨天被陆薄川送回景江后,情绪并不高,就一直站在阳台上。


        

她也没有刻意去看微博上的热搜,但是手机上新闻推送却是连接不断。


        

她只是听到手机响声的时候,低垂着浅淡的眉眼看了看标题,握住手机的手指收紧片刻,就若无其事的将手机收了起来,并没有点进去。


        

很多时候她对这些东西,确实是透着一种近乎于没有感觉的麻木的。


        

然后再晚点,顾思思打来电话,说已经回了海城,问她明天要不要去永达建筑上班。


        

永达建筑是挂靠的总公司的名字,周竟的那个公司打的是永达建筑第六子公司的名义,但实际上既没有资质也没有真正的办公室。


        

不仅如此,因为挂靠的是总公司。周竟公司所接的每一个工程,都必须给总公司百分之二的管理费加上百分之六左右的税费,加起来就得百分之八左右。


        

而宋绾当初能拿下B市那块地,一方面靠的是永达总公司的名义和资质,一方面靠的是陆薄川的关系。


        

不管是B市的房管局和银行还是总公司的盖章,都需要有人去跑,而且事情很杂,总公司的盖章又卡得很严,往往一个资料送过去,需要反反复复的审核修改。


        

宋绾根本就忙不赢。


        

宋绾道:"上,你过来我和你交接一下B市那块地的进度,到时候很多资料就专门交给你去跑。"


        

顾思思做事也利落,闻言道:"好,我知道了。"


        

宋绾挂了电话后,感觉有些饿,但也不想去叫外卖,想了想就去冰箱看了看还有没有食材。


        

一看还有面条、鸡蛋和几个西红柿,以及一点点青菜。就耐着性子去做了一点。


        

大概是因为没有家的缘故,她对家里做的饭菜就格外执着。


        

但是她也不愿意吃陆薄川给她做的东西,自从生病后吃他做的东西,就跟吞刀子似的。


        

宋绾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找了一个学做面条的视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才上手去做。


        

但即便如此,做的过程也够惊心动魄。


        

抄西红柿的时候差点把锅给烧了,鸡蛋打在碗里,菜也洗好了全部放在一边,等真正放的时候鸡蛋又忘记到进去。


        

要出锅的时候看到打在碗里的鸡蛋,才想起来蛋还没放进去,拿了碗倒进去,把碗放回去的时候手一滑,又把碗给打了。


        

等把打碎的碗收拾好,去看锅里的面条,已经干得没有了水。


        

到头来煮出来的东西还是一坨糊,还腥。


        

但她也将就着吃了,其实她的嘴挺挑食的,陆薄川做的饭菜都是色香味俱全,可即便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她吃到陆薄川做的饭菜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成了这样的关系,所以她也吃得兴趣缺缺的。


        

后来生病了,想起了温雅和陆卓明的事情,又跟吞刀子一样难受。


        

但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她反而不挑,吃了一小半,还想吃一点,但吃了没几筷子,渐渐的肚子就疼了起来。


        

她刚开始没当一回事,等疼得受不了了,才开始慌起来。


        

赶紧打了急救电话和郑则的电话。


        

打完她就动不了了。


        

到了后半段,宋绾几乎没有多少意识在。


        

只知道是郑则过来了,着急忙慌的叫她,抱着她往楼下跑。


        

朝着她喊:"绾绾,你坚持一下,我很快就送你去医院了。"


        

到后来就是进了急救室。掉了针没多久,等疼痛缓过来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宋绾睁着眼看天花板,一时间有些陌生,但她进医院的记忆还是有的。


        

宋绾这样睡了一晚上,有些累,刚想从床上坐起来,就感觉到腰间横着一双手。


        

宋绾一愣,熟悉的气息从旁边传过来。


        

宋绾心里没来由的紧了紧,血液都跟着停流了几秒,她才转头朝着旁边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陆薄川那张安静的睡脸。


        

他的脸是真的很好看,睫毛浓密纤长,五官精致,有人说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会带着点仙气,可这样的男人未免又会带着点娘气,但是他不是,他更像是从神圣图腾里轰然出的一个神,一匹狼。


        

而他睡着的样子,收敛了锋芒,显得没有平时那么让人害怕。


        

宋绾以前听人评价过陆薄川,说陆薄川的脸明明是他身上最出众的存在,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却又往往能让人忽略他的脸。


        

因为他淡漠矜贵气质很能攫住人的目光。


        

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东西。


        

宋绾定定的看了他两秒,就转过了头。


        

她躺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还是难受的,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她都是难受的,那种难受被她压制着,可还是会在某些时候,流淌出来。


        

那难受脉络清晰,像是刻入骨血,伴随着她的呼吸,但是她没有办法说出来。


        

两条人命压在她的心里,快要把她整个人都给压垮,她没有一刻是轻松的。


        

而她留在他身边与其说是自虐,不如说是被他逼得无路可走,用来赎罪,或者为了让他能够痛快一点。


        

宋绾小心翼翼的呼吸,直到那股痛感慢慢压下去,才小心翼翼的将陆薄川的手从腰间拿开,但还没坐起来,她的腰间就是一紧。


        

宋绾整个人又跌落进了陆薄川的怀抱。


        

宋绾一僵,朝着陆薄川看过去。


        

陆薄川就倏尔睁开了眼。


        

两人猝不及防四目相对。


        

空气里有一瞬间的寂静,头顶的中央空调呜呜的吹着暖风。


        

宋绾的心像是被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迸射出来的,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给一把狠狠攫住。继而心脏跟着寸寸收紧。


        

宋绾抿着唇,没说话。


        

陆薄川的目光却没有收回来,他薄唇轻掀:"想去哪里?"


        

宋绾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没有回答陆薄川的问话,反而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郑则昨晚回去后,陆薄川就在宋绾的病床边守了宋绾半夜。


        

他的目光落在宋绾消瘦的侧脸上,一直很沉默。


        

后来没忍住去外面抽了一支烟,淡青色的烟雾徐徐从他漂亮的薄唇里吐出来,盖住他深邃的眼。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那双眼里面潜藏着汹涌的暗礁。


        

他咬着烟,看着外面的夜色,内心却并不比任何人平静。


        

其实宋绾怀孕对他的冲击力也很大,很多东西他也没有想好要怎么去处理,只是当时知道宋绾怀孕的第一直觉,就是不要让她知道。


        

他也并不清楚这个孩子到底是该留着,还是趁着宋绾不清醒的时候,把他拿掉。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他都不能让她知道。


        

这是巨大冲击下他唯一能够做出的决定。


        

深夜寂静的走廊里,他的眉峰越皱越紧,偶尔有人从病房里出来,弄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沉默的抽着烟,眸色比外面的夜还要深谙。


        

他心里知道,如果要拿掉孩子,现在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人敢告诉宋绾,那宋绾就永远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到来。


        

后来一支烟抽完,他去刷了牙,又看了宋绾好一会儿,直到有点犯困,就上来跟着睡了一觉。


        

宋绾问了那句话后,陆薄川起身去穿衣服,道:"昨晚听郑则说你病了,就过来看看。"


        

顿了顿他转头看宋绾,薄唇里咬着牙吐出几个字:"没有人教过你,不会做饭就去叫外卖吗?"


        

昨天晚上他去景江拿衣服,一眼就看到了她放在茶几上还没吃完的半碗面条,眉峰都跟着皱在了一起,去厨房一看,脸上一下子就寒了下来,那一厨房的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人打劫过了。


        

陆薄川现在想起都压不住脾气。


        

陆薄川道:"再不济,不会给郑则打电话让他过来给你做?我有克扣过你吃的东西吗?"


        

他们两住在一起,他也没有要她去厨房半步。


        

知道自己不会,还这么自虐。那碗像屎一样的东西她还吃了半碗。


        

陆薄川想想心里就能串起一团火气。


        

宋绾却理解错了,以为陆薄川是因为自己搅合了他和夏清和的约会。


        

宋绾缓慢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又仰起头来,礼貌的笑了笑,有些抱歉:"我没想打电话给你,影响到你和夏清和了吧?对不起。"


        

陆薄川穿衣服的手一顿,病房里的空气瞬间像是凝结了起来,陆薄川脸色阴鸷一片,像是雷雨天气里的黑云压城。


        

陆薄川本来就因为宋绾打电话给郑则而整个人透出暴戾。宋绾的话简直引燃了他的怒火,陆薄川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几乎要将宋绾穿透。


        

病房里透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平静。


        

宋绾神经紧绷。


        

她又觉得有些可笑,宋绾说:"陆薄川,你生什么气呢?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呢?如果你只是想报复我,我不是都忍了下来吗?你已经成功了呀。"


        

宋绾也觉得委屈,可是她连委屈的资格都没有。


        

不用别人提醒她,她也知道自己最大恶疾。


        

就算是温雅抢了她的文件,就算是陆卓明对她催眠,可是她害死陆宏业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陆宏业喊她,是她没有回头。


        

她已经尽量避免去想这些了,可是陆薄川在她身边,她就忘不掉。


        

以前她都不能容忍夏清和,她现在也能容忍了,只有她知道,这个过程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是即便是这样,陆薄川却还是觉得不够。


        

宋绾的脸上带着病气,笑了笑说:"可是你要到什么程度呢?是不是你和夏清和结婚了。我要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你才觉得解气?"


        

陆薄川沉沉的看着她,眼眸氤氲着看不清的情绪,他道:"我一辈子也不会解气,绾绾,这辈子你只能陪着我到老,到死。"


        

宋绾的眼泪落了下来,她已经很久没哭了,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的情绪趋于平稳。


        

可是她的情绪也是有临界点的。


        

她也是有承受的极限的。


        

这么多日日夜夜以来。她也是会受不住的。


        

宋绾摇了摇头,她的手指紧紧扣进血肉里,她还是浅浅的笑着,说:"不可能的,陆薄川,我不可能留在你身边一辈子陪着你到老到死的。"


        

陆薄川的眉宇间一片阴沉沉:"那我们就走着瞧。"


        

宋绾说:"好啊,我不见得输的,陆薄川,放不开的人一直是你。"


        

但是他有资本,逼迫着宋绾留在他身边的资本,可是宋绾没有,这就是区别。


        

陆薄川知道,宋绾也知道。


        

陆薄川冷嘲的笑了一声,没有多说。


        

宋绾心里却越发的难受。


        

陆薄川继续穿衣服,等穿好衣服,来到宋绾面前,陆薄川垂眸看着宋绾,道:"绾绾。输的人不一定是我。"


        

宋绾睡在床上,没有出声。


        

陆薄川伸手替宋绾擦了擦眼泪,他看着宋绾的眼睛,他想,既然她说得这么绝情,那就把孩子留下来好了。


        

他总要和她有更多的牵绊才行。


        

有更多的彼此都放不下的牵绊。


        

陆薄川这么想着,就把宋绾抱进了怀里,他的声音也软了下来,道:"绾绾。你乖一点,留在我身边,说不定哪一天,我就想通了,不再恨你。"


        

宋绾苦涩的笑了笑,温雅会时时提醒他,她的罪行,他又怎么可能不恨?


        

但是她也没有出声。


        

陆薄川哄了她一会儿,宋绾渐渐止住了眼泪。


        

陆薄川道:"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医生说你最起码要住一个星期的院,这一个星期,你就不要去别的地方了,还有,以后不准再自己去做东西吃,我不在会请个保姆过去给你做。"


        

宋绾煮面的时候水放少了面煮成了坨,蛋放进去一搅拌腥得死人。


        

宋绾睁着眼看天花板,良久,没有什么情绪的说:"随你。"


        

陆薄川皱了皱,转头看了她一眼,最后压着脾气什么也没说,转身去刷牙。


        

陆薄川进了洗手间后,宋绾的电话响了起来。


        

宋绾拿起来一看,这才想起来她还约了顾思思。


        

宋绾调整了一下情绪,赶紧将电话接起来:"思思?"


        

"宋总,我到公司了,您什么时候过来?"


        

顾思思的试用期宋绾定的是一个月,而B市的所有资料宋绾又全部放在公司的办公桌上。


        

公司还有个小资料员,资料员的经验不怎么足,很多东西还需要宋绾亲自去教,而宋绾对于资料那一方面的东西,也都是前一阵子帮周竟的时候学过一点,也不全面,用得很不顺手。


        

要不然她也不用重新招人,现在那个土方的资料很少,基本没什么事情可做,不过好在因为不熟练所以工资开得比较低。


        

等那个土方完成后。宋绾是不准备用她了的,如果顾思思用得可以,到时候可以让她跟着自己。


        

宋绾想了想道:"我现在在医院没有办法去公司,我公司还有个资料员,你直接进去,然后问问她我的办公桌在哪里,我办公桌上有一堆资料,你全部拿过来,地址我等下发在你手机上。你过来后我们再谈。"


        

顾思思愣了一下,没想到宋绾会住院,关心的问:"您怎么了?身体还好吗?"


        

"我没事,昨晚肚子疼,所以来了一趟医院,可能要挂几天点滴,你过来我再和你谈。"


        

宋绾挂了电话后,感受到一道灼人的视线,转头朝着洗手间看过去。陆薄川站在门口,目光沉沉的落在宋绾身上,道:"你现在生病,公司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


        

宋绾却并不想放,她公司里养着人,要用钱,租的办公室要用钱,周竟的住院费更要用钱。


        

想到周竟,宋绾还想给周竟悄悄的把医院给转了,昨天的事情让她有些不安,她不能把周竟还放在原来的医院。


        

宋绾垂着眼睫,道:"没事,我就在病房里也没出去。"


        

陆薄川压着眉目,气压低沉。


        

"公司的事情如果你着急,我可以派个人去帮你。"


        

宋绾一愣,几乎是下意识拒绝:"不要!"


        

陆薄川看着她。


        

宋绾有点想抽烟,她不希望周竟的公司成为陆薄川的掌中之物,那个公司她希望是自己撑下来的,她可以依靠陆薄川去打通关系,但她不能让那个公司成为陆薄川的附属品。


        

况且,她留在陆薄川身边已经很难受了,她不希望自己在周竟公司的时候,视线内有任何关于陆薄川的痕迹。


        

他和夏清和结婚后,如果有机会,她是一定要脱离陆薄川的,她不可能真的一辈子和他耗在一起。


        

宋绾道:"陆薄川,这个公司是周竟的,我只想它完完整整全部属于周竟,周竟他也未必想要你帮他。"


        

陆薄川脸色是真的阴沉了下来,怒意压在他平静的面容之下,隽黑双眸落在宋绾身上。


        

陆薄川说:"你对他就这么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