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95章 当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垂下头,心情却起伏得厉害。


        

周竟是她心里过不去的砍。


        

当初宋家出事的时候,她就应该把他排除在外,不应该让他来躺这趟浑水。


        

其实她也是有些恨陆薄川的,如果当初不是陆薄川把她逼成这样,或许她还活在宋显章的谎言里。


        

她会对周茹母女愤怒,鄙夷,可是她还是会爱宋显章,会和他把日子过下去。


        

然后告诉他,你看,你找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对你多绝情,爸爸,只有我对你好,你以后不要想着他们了。


        

不知道真相的人永远都是最幸福。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就永远不会和周竟相认,也不会约周竟见面。


        

两人永远都会相安无事。


        

而如果他当初没有逼得宋家走投无路。她就不会认识闻邵,往后的这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宋绾的眼圈都红了,胸口涨得发疼,有些事情她是没有办法深想的。


        

想一想就扯到心脏痛得她喘不过气。


        

宋绾压着情绪,因为用力,唇瓣都有些发抖,她红着眼眶道:"如果可以,我宁愿当初被车撞的人是我。"


        

这句话简直就是在陆薄川心里点火。


        

陆薄川身上的怒意更甚,眼底一片乌云滚滚,他下意识拿出一支烟,想点燃,目光却在触及宋绾的时候,一顿,又收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有些失控。


        

而另一边,夏清和站在夏建勋的病房门外,眸色范冷:"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助理张玲的声音压得很低,道:"我昨天晚上去看我小侄女的时候,看到他正站在病房走廊里抽烟,我就留意了一下,等他进了病房,我特意去护士站问过,好像是宋绾昨天晚上被送进了急救室。"


        

夏清和咬了咬唇。


        

昨晚陆薄川离开的时候,她问陆薄川是不是因为宋绾。陆薄川虽然说不是,但夏清和心里其实隐隐有些预感的。


        

因为只有面对宋绾的时候,他的情绪才会有起伏,才会露出那样惊惶的神色,其他的时候,他永远都是高高在上,游刃有余的笑里藏刀。


        

夏清和自嘲的笑了笑,哪怕早有预料,可亲耳听到,还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夏清和道。


        

张玲道:"清和,要不然……"


        

夏清和道:"先别轻举妄动。"


        

陆薄川之前本来就因为宏昌市那块地录音的事情对她心有芥蒂,要不是她自杀让他回头,他恐怕是连看也不肯再看她的。


        

两人就要结婚,她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人抓到把柄。


        

但她也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陆薄川在医院陪着宋绾。


        

--


        

医院里,病房里的气氛压抑冷凝。


        

陆薄川也不愿意这种时候逼迫宋绾。正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陆薄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夏清和,他按断了电话。


        

夏清和又发了消息过来。


        

【夏清和:薄川,你在公司吗?】


        

陆薄川冷冽的眉宇透出寒气。


        

但他还是给夏清和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陆薄川:嗯,你先在医院好好照顾伯父。】


        

【夏清和:我知道,那你注意好好休息,下班了还过来吗?】


        

【陆薄川:最近没办法过来,等这边忙完我去接伯父出院。】


        

夏清和死死咬着唇。


        

但她还是回了句好。


        

陆薄川将手机收起来,垂眸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起床,陆薄川皱了皱眉:"去哪里?"


        

"刷牙,上厕所。"宋绾的眼眶一片血红,她去到洗手间,狠狠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真的觉得自己走得很艰难。


        

郑则早上送早餐过来,宋绾吃了一点,吃不下,陆薄川坐在宋绾对面,看着宋绾碗里几乎没动过的饭菜,不动声色的道:"再吃点。"


        

宋绾看着陆薄川的目光,她对他的怕真是深入骨髓,陆家没出事前,她其实是没有那么怕他的,只有吃过苦头,人才会记住那种感觉,宋绾顿了顿,又勉勉强强再吃了一点。


        

但也吃得不多,只吃了小半碗。


        

陆薄川看着那像猫吃过的一点缺口,有些焦躁。


        

而且他昨晚有咨询过林雅,林雅那边给的回复并不好。


        

如果怀孕,宋绾就必须要配合心里治疗。


        

陆薄川还是出门点了一支烟来抽。


        

料峭的眼角眉梢都压抑着沉沉的暮霭。


        

吃完早餐没一会儿。陆薄川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司的事情,顾思思就拿了资料过来,在看到病房里的陆薄川的时候,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陆薄川长腿交叠,目光从电脑上移过来,朝着她看了一眼,明明很平淡的一眼,却透着一种上位者不动声色的生杀予夺的气场,让人不敢造次。


        

顾思思刚开始并没有想起来这人是谁,只觉得这人矜贵,淡漠,又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绝非是平平常常的人物。


        

像这种人,平常人是很难见到的。


        

可是当陆薄川抬眸朝着她看过去的时候。


        

电光火石之间,顾思思一下子想起对面的男人是谁,因为这段时间这个男人和夏清和频频上热搜,哪怕那个画面很糊,可也有人扒出了这人的照片。


        

顾思思当即呼吸都跟着一窒,惊骇的叫道:"陆总。"


        

陆薄川淡淡的应了一声,顾思思便不敢和他再说话。


        

只是心里却震惊不已,这个男人竟然在宋绾病床边。


        

顾思思好半天才从那种压迫和震惊中回过神来,冷汗都跟着下来了,一时间都不敢动。


        

陆薄川很快收回了视线,顾思思才松了一口气,她在下面买了点水果,放在了宋绾床头。


        

宋绾看了她一眼,道:"怎么还买了水果过来?"


        

指了指顾思思手上的资料,让她放在床上。


        

顾思思赶紧照办,可总觉得有些如芒在背。


        

宋绾也没墨迹,就和她交代起来。


        

因为要交代的东西很多,两人聊了整整一个小时,陆薄川的脸色就渐渐黑了下来。


        

宋绾忙起来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


        

陆薄川又忍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薄唇轻掀,俨然是十分不耐烦的模样:"医生说让你好好休息。"


        

陆薄川的声音仿佛敲击人的心上。


        

宋绾一顿。


        

宋绾觉得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就是肚子疼,连刀都没有开,比起她以往来说,真的不值得一提。


        

但宋绾接触到陆薄川的眼神,又压了下来。


        

顾思思赶紧道:"宋总,我先把这些资料熟悉一下。明天就先去总公司盖章,然后把材料交上去。"


        

两人很多事情都还没完全交代好,但陆薄川的目光带着警告,宋绾又不敢和他对着来,她怕到时候陆薄川强制性把人塞进她的公司。


        

宋绾忍着脾气,道:"好,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打我电话。"


        

顾思思离开以后,病房里只剩下陆薄川和宋绾。宋绾有点想抽烟。


        

宋绾说:"我想抽根烟。"


        

陆薄川黑眸湛湛的看着她:"不准,以后都不准抽烟,把烟给我戒了。"


        

宋绾觉得有些烦躁,她觉得陆薄川真是管她越来越紧。


        

做饭要管,吃饭要管,连她的工作也管。


        

她都快要丧失人权,没有一点点自由的空间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会起伏得这么大。


        

但宋绾还是压了压快要爆发的脾气,转而开口问道:"昨天跟着我们的人。查出来了吗?"


        

"没有。"陆薄川道:"对方应该来头不小。"


        

宋绾有些焦躁:"这个是针对你,还是针对我的?这个也不清楚吗?"


        

"你不用太担心,我会让人守着你,以后你没事也别出去,好好呆在景江。"


        

宋绾着实被他这个话说得害怕了,她转头看陆薄川:"你什么意思?"


        

陆薄川没有什么意思,他就是不想让宋绾去折腾周竟的那个破公司。


        

他想把周竟的那个破公司给端了。


        

但接触到宋绾的目光,陆薄川便又开了口:"林雅那里我以后会每周带你去两次,药可以不吃,但是病还是要看。"


        

宋绾道:"我不想去。"


        

"容不得你。"陆薄川的眼底一片黯沉:"你要是还想让周竟的公司在海城混下去,这件事最好还是听我的。"


        

宋绾眼眶都红了,她坐在床上,看着陆薄川:"你要是敢动周竟的公司,我就找你赔命,不信你就试试。"


        

陆薄川脸色青黑一片,他沉沉的呼吸一口气,看着宋绾的目光恨不得一把掐死她,不过随即,他想到什么,道:"之前不是问郑则陆氏集团档案室的问题吗?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


        

宋绾一愣,心跳有些失律,看着陆薄川。


        

陆薄川问:"你想去陆氏查什么?"


        

宋绾动了动唇,道:"没什么。我就随便看看。"


        

陆薄川也没细问,他大概也知道,宋绾估计是查到了宋显章和陆家有来往,想从陆家这边入手。


        

但是就连警察局的资料都不多,陆家又怎么可能有相关的东西?


        

而且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陆家经营范围虽然广,却从来没有涉足过药品方面的东西。


        

就算两人有来往,当年的事情也和陆家扯不上半点关系。


        

陆家档案室里的资料。多得数不清,二十四年前的东西指不定早就已经销毁,想找并没有那么容易。


        

他让她去找,只是觉得,能够找点其他的事情给宋绾做,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也好。


        

陆薄川原本的打算,是想在医院陪几天宋绾,但是第二天一早陆薄川就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郑则,焦急的道:"陆总,您赶紧过来公司一趟,公司这边有个项目出了问题。"


        

陆薄川眉目一凛,也没问是什么问题,直接挂了电话,连早餐都没吃。一边交代宋绾在医院好好照顾自己,一边往门外走。


        

如果不是大事,郑则不会这么焦急的打电话过来。


        

陆薄川坐进车里的时候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让人过来看着宋绾。


        

车子开到陆氏总部大楼,陆薄川从车上下来,匆匆往楼上走。


        

一直到会议室。陆薄川听着会议上的各大负责人把情况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才知道,是平市有个项目,在升塔吊的时候塔吊砸了下来,砸到了人。


        

人当场昏迷过去,已经送去了急诊室,塔吊砸下来本来就已经是大事,更不要说是砸到了人。


        

事情闹得有些大,现在各大相关负责单位都急得不行。


        

"安监站的人过去了没有?"陆薄川皱了皱眉:"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安监站的人已经得到了消息,监督员带人过去了,塔吊砸下来的时候塔吊司机系了安全带,安全帽也带得好好的,倒是没什么事情,但是下面有个工人,砸到了腿,好像挺严重的。"


        

陆氏集团在工程质量安全方面一向把控得很严。但是每个工地的安全隐患却又确实没有办法百分之百的杜绝。


        

陆薄川直接带着人去了一趟平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把资料查个底朝天,陆薄川脸色冰寒一片,边走边道:"赶紧让那边的资料员连夜去整理好所有资料,不要出任何纰漏!顺便把消息封死,这件事必须要内部解决!"


        

人赶到平市后,立马调监控视频。塔吊砸下来的时候,塔吊司机是真的反应快,安全措施也做得非常,这才能死里逃生逃过一劫,连看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陆薄川这一忙,在平市就忙了两三天。


        

宋绾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说不担心是假的。


        

她住在医院也没在这种时候和陆薄川对着来。


        

陆薄川走的第二天,傅商商不知道从哪里听到宋绾生病的事情,竟然翘了课过来看她。


        

她人刚过去,电话就打到了陆薄川的手机上,陆薄川在那边大大小小的会开个不停,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陪一圈领导周旋吃饭,他揉了揉太阳穴,也没有阻止。


        

他虽然不希望江律和宋绾走得太近,但宋绾身边几乎没有同龄的人,宋绾当年在学校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在宋绾出事后就已经被迫出了国,一直没回来过。


        

陆薄川是觉得傅商商能和宋绾走得近一点,对宋绾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等挂完电话,又继续开会。


        

而医院那边。


        

傅商商眨着一双大眼睛,将水果篮放在宋绾床头,道:"你还好吗?"


        

宋绾当初和傅商商也就一面之缘,而且她当初接近傅商商的目的也不单纯,但傅商商好像又挺喜欢宋绾的。


        

宋绾道:"还好,你呢?怎么样了?"


        

问的是她和江律的事情。


        

商商扯了扯唇,她今年刚刚上大二,耳朵上带了一个闪闪亮亮的耳环,称得她的脸更显灵动,人也有点没心没肺的那种,道:"就那样。他铁了心的要结婚,我也没有办法。"


        

宋绾道:"他很疼你。"


        

"疼有什么用?"商商道:"还不是在伤我的心?"


        

宋绾竟然无话可说。


        

商商看着宋绾:"你和陆薄川怎么回事?我前段时间看他和夏清和的新闻闹得满城风雨,我听江律说,陆薄川还把你和江律的生意给搅浑了?他怎么这么狠?"


        

宋绾说:"这你都知道?"


        

"我是在家里吃饭的时候,顺便问了一句,他让我别管,说陆薄川不可能让你们合作。"


        

宋绾"嗯"了一声。


        

商商叹了一口气,道:"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宋绾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人聊天的经历了。觉得很恍惚。


        

商商在这边呆了没多久,看宋绾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又想起江律说,宋绾如今的处境很艰难,如果陆薄川不想让她那个公司做下去,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商商道:"绾绾,有时候我挺佩服你的,我能交你这个朋友吗?"


        

商商和宋绾年纪也相差不大。如果宋绾当年没出事,这会儿说不定还在读研,宋绾说:"当然可以啊,只要你不介意我当时接近你的目的。"


        

"没事,你这样我反而挺喜欢的,要不然当初走的时候也不会和你交换联系方式和微信了。"


        

之后几天,商商都过来陪着宋绾。


        

直等宋绾快要出院的时候,陆薄川才抽出时间,从平市回来。


        

郑则开着车带陆薄川去机场,陆薄川坐在车后座闭目养神,这几天他和宋绾连电话都没时间打,忙完往外已经很晚了,他怕吵到宋绾休息。


        

而早上一早起来他又要看各种文件,有时候助理打过来,他也匆匆说几句就挂了。


        

郑则也忙得够呛,区安监站,市安监站一轮轮的查资料,都人心惶惶。


        

一旦这件事被爆出去,影响的可是一大片人。


        

两人从机场出来,陆薄川将手机开机,刚要给宋绾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陆薄川低垂着头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来电号码,眸色就是一沉。


        

是韩奕。


        

陆薄川将电话接起来:"喂?"


        

"你上次找我查的东西,我这边查到了一点眉目,资料我发给你看看,薄川,当年的事情,可能真的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