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01章 不能让你这么作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拿着手机,很久都找不回自己的声音,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一下子静止下来,她感觉冷的同时,还觉察到了一丝让人窒息的害怕。


        

她和郑则已经要进机场了,不远处机场里播音员播报航班信息的声音却好像离她很远。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绾像是才从这阵寒冷中抽离出来,她缓慢的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咬着唇,声音低哑轻颤:"怎么回事?"


        

"应该是我们被人跟了。"季慎年道:"绾绾,你回去的时候,要小心点。"


        

宋绾脑袋有些空白,下意识朝着四周看了看,她过来的时候带着保镖,刚开始去的又是周竟的老家,就连郑则也不知道自己去浔城。


        

按道理来说,是不会有人知道她要来浔城见魏建国的。


        

宋绾环顾四周,也没发现什么人。她问:"巡捕过去了吗?"


        

"过去了,还在查,我派了人在这边跟着,到时候事情处理完毕,我给你打电话。"


        

宋绾应了一声。


        

两人挂断电话的时候,宋绾还站在原地没动。


        

郑则走了几步,见宋绾没有跟上来,转头去看,就看到了宋绾白得像纸一样的脸色。


        

"怎么了?"郑则转身往回走,来到宋绾面前,看出谁宋绾神情不对劲:"刚刚是谁打电话给你?出什么事情了?"


        

宋绾有些茫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道:"没事,我们走吧。"


        

两人上了飞机,宋绾把手机关了机,一上飞机就闭上了眼睛。


        

脑子里心里全是魏建国说的那些话,以及季慎年的那句:绾绾,魏建国昨天晚上,死在了家里的床上。


        

郑则见宋绾脸色不好,也没吵她,对于他来说,能够安安全全把宋绾带回海城,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事情了。


        

宋绾回到海城后,直接被郑则带去了陆氏集团,却在楼下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陆氏集团楼下的夏清和沈晚宁。


        

郑则也没想到会这么巧。皱了皱眉。


        

夏清和和沈晚宁也看到了宋绾,沈晚宁目光落在宋绾身上,道:"你怎么好意思来这里?"


        

宋绾脸色不太好,上次沈晚宁给她发信息,她没去,后来沈晚宁那边也没什么动静,宋绾没出声,也不想和沈晚宁起争执。


        

陆璟言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宋绾都是逃不了干系的,不管她对宋绾的态度怎么样,宋绾都对她感觉愧疚。


        

宋绾没说话,郑则倒是开了口:"沈小姐,宋小姐是陆总让她过来的,她好不好意思来,应该不是沈小姐能够决定吧?"


        

"郑则,你帮这种人说话?"沈晚宁冷笑,她是真的恨不得撕了宋绾。她上次就应该在宴会现场一把掐死她,沈晚宁指着宋绾:"你站在这里的时候,不觉得良心不安吗?爸爸和璟言都因为你没了命,你到底是有多恶毒,心有多狠,才能这么若无其事的站在这里,你就不怕他们半夜来找你吗?"


        

宋绾咬着唇,她每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心里的难受不会比任何人少。


        

宋绾转头对着郑则道:"我先回去了,你告诉陆薄川,我身体不舒服,先回景江了。"


        

夏清和原本和沈晚宁的感情并没有如何好,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生物,自从那次在宴会现场沈晚宁遇到宋绾后,两人反而站在了统一战线,夏清和拉了一把沈晚宁,道:"晚宁,别说了。"


        

"你对她这么客气干什么?"沈晚宁看着夏清和,就像是看着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清和,你才是要和陆薄川结婚的人,对这种女人,你越是让着她,她越是得寸进尺。"


        

宋绾没说什么,沈晚宁每次带给她的伤痛,几乎都是致命性的,沈晚宁甚至不用说话,只要站在那里,宋绾就会难受。


        

宋绾转身打了一辆车,回了景江。


        

郑则皱了皱眉,也没阻止她,反而是让人跟着她。


        

沈晚宁看到这种阵状,嘲讽笑道:"你对她可真是上心。"


        

"毕竟是陆总的人,陆总让我好好看着她,不能有任何闪失,我也只不过是照做而已,如果沈小姐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去跟陆总说。"


        

沈晚宁笑了笑没说话,陆薄川现在能护着宋绾,可不能护着她一辈子。


        

她也不会允许宋绾这样一直呆在陆薄川身边。


        

她的人生毁了,又怎么可能让那个始作俑者得到幸福呢?


        

她只配去最低贱肮脏的地方。


        

郑则也没再说什么,无论是沈晚宁还是夏清和,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以后陆薄川和夏清和结婚后,不管陆薄川把夏清和放不放在心上,夏清和也是他的顶头上司。


        

他如今还能够在两人面前维护宋绾,也不过是因为清楚的知道,陆薄川现在是把谁放在心上。


        

作为一个特助,揣摩上司的心思,分析如今的形式,本来就是他的职责之一。


        

再者,宋绾如今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呢,他不说把宋绾供着,那也得万般小心的照顾着,不能出任何纰漏。


        

宋绾走后,沈晚宁和夏清和直接上了楼。


        

前台人员知道夏清和的身份,也没敢拦着。


        

楼上,陆薄川正在开会,郑则到了公司后,问了一下秘书陆薄川的去处,让人给夏清和和沈晚宁到了一杯咖啡,便直接朝着会议室那边走过去,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门里陆薄川质地的声音从里面落过来:"进来。"


        

郑则推开会议室的门,门里的人看见是他,都安静了下来。


        

目光落在郑则身上。


        

郑则看了一眼会议室里坐着的各位高层,也不怵,劲直走到陆薄川身边,低声附在陆薄川耳边,用着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陆总,绾绾刚才已经到了楼下,但是在楼下遇到了夏小姐和沈小姐,先回去了,我让人跟着她,沈小姐和夏小姐我安排在了你办公室。"


        

陆薄川闻言,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身上像是覆着一层寒冰,会议室里的人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只觉得陆薄川办公室里的气压骤然下降,还以为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各个大气也不敢喘。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陆薄川说完,又忍不住想抽烟。这种时候,陆薄川也不愿意让宋绾和夏清和碰头。


        

他也不是怕宋绾难受,更怕的反而是宋绾在面对夏清和的时候,满不在乎。


        

如果是以前,按照宋绾的性格,根本就不会连楼都不上,就直接走人。


        

后面的会议,就一直在一种低气压里进行,台下的人汇报工作。陆薄川基本上是沉默,那种沉默又和平时等待下属汇报工作的沉默不一样,仿佛时时刻刻压迫着人的神经,就怕出一丁点的错误。


        

一个会议又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才把整个会议开完,陆薄川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宣布解散的时候,会议室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陆薄川一出会议室的门,就去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将电话打给了宋绾。


        

电话响了几声,宋绾接起来:"喂?"


        

她的嗓音低哑,陆薄川皱了皱眉:"谁让你走的?"


        

宋绾人已经到了景江,她坐在卧室的梳妆柜旁,面前摆放着周自荣的那一叠资料,道:"有点累,想睡觉,就先回来了。"


        

陆薄川松了松领带,平静深谙的目光下隐藏着一股子的怒意,和燥意,陆薄川道:"是累了,还是因为其她?"


        

宋绾没有出声。


        

"宋绾!说话!"


        

"你不要明知故问。"宋绾道:"陆薄川,我不介意你和夏清和在一起,你们结婚也好,生小孩也好,我都不在意,但是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强迫我看着,我没有你那样的癖好,就算我欠你的,也不能让你事事都这么作践我。"


        

陆薄川的脸色青黑一片,目光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电话那头的人就算不说话,宋绾也觉得压迫。


        

宋绾看见夏清和并没有觉得多难受,反而是沈晚宁让她更难受。


        

宋绾索性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她趴在桌子上,唇色泛白。


        

而那边。宋绾的话音一落,陆薄川脸上一片阴云密布。


        

他点了一支烟沉沉的抽起来。


        

陆薄川一支烟抽完,才转身往办公室那边走过去。


        

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了夏清和,沈晚宁本来也是陪着夏清和过来的,陪了她没一会儿,公司里打了电话过来,她就离开了。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夏清和身上,沉得骇人。


        

夏清和被他看得有些害怕,她叫了一声:"薄川。"


        

陆薄川道:"怎么不打招呼就过来?"


        

他的神色不辨喜怒。让人捉摸不透。


        

夏清和咬了咬唇,刚刚在楼下看到宋绾,对她也是一种刺激,她坐在陆薄川的办公室里,一直忍着,告诉自己不要去在乎宋绾,陆薄川恨透了宋绾,留她在身边只是为了折磨她。


        

可是这些东西,连她都没有办法说服她自己。


        

可是他把宋绾留在身边,那她算什么?


        

夏清和抬眼看陆薄川:"是不是我不找你,你就永远都不会想起我?"


        

陆薄川没有出声。


        

比起夏清和的这些话,几分钟之前,宋绾的那些话对他的影响更大。


        

夏清和得不到回答,自嘲的笑了笑,道:"就算你不想起我也没关系,薄川,等我们结婚,我会让你忘记她的。"


        

夏清和到底对陆薄川有恩情在。这么多年,陆薄川放她在身边,就算不喜欢,但是情分还是在的,要不然当初明知道她如何刺激宋绾,他也全当没看见。


        

陆薄川道:"我送你回去,你不用和她比。"


        

没有人能和她比,因为没有人能比她更狠心。


        

陆薄川将夏清和直接送回了家,夏清和站在车门外。看着陆薄川,道:"你陪我上去坐一会儿吧?"


        

陆薄川知道这附近狗仔很多,他这一上去,如果不做公关,明天必定又会上热搜。


        

"薄川?"


        

陆薄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道:"好。"


        

他说完,下了车,挡住夏清和,跟着她一起上了楼。


        

夏清和也没想到他真的会答应,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无措,但随即,她狠狠松了一口气,雀跃的笑起来。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上来,家里有些乱,你不要在意。"


        

"不会。"陆薄川道。


        

夏清和推开门,家里确实有些乱,但也没有很乱,夏清和让陆薄川坐在沙发上:"我给你泡杯茶。"


        

陆薄川看了看茶几上放置的几盒茶叶。那茶是他平时惯常喝的那种,他对茶没有多喜爱,但是夏清和还是注意到了这样的细节。


        

夏清和见他对着茶看,有些紧张,道:"我也不知道你爱喝什么,看你以前喝过这种茶,就准备了点,你觉得还好吗?"


        

"没事。"陆薄川道。


        

"我给你烧点开水吧。"夏清和便给陆薄川烧好开水,等开水放到一定的温度。才去泡茶叶。


        

过了一遍以后,将茶水过滤,端到陆薄川面前,心里惴惴的:"你尝尝。"


        

陆薄川在夏清和这边呆了快要一个小时,才从夏清和这里离开。


        

而不出所料,他和夏清和的热搜,没几个小时,就上了热搜。


        

热搜写得很暧昧,只说陆薄川进了夏清和的小区,一个多小时没出来。


        

而拍的照片,因为角度的问题,可以看出来,陆薄川一直在护着夏清和。


        

陆薄川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没管。


        

他直接驱车去了景江,到达景江的时候,宋绾依旧坐在卧室里,像是睡着了,资料也没收起来。


        

陆薄川垂眸看了一眼那叠资料,目光又沉沉的落向宋绾。


        

宋绾大概感觉到了有人的存在,猛地抬起头来,一下子就撞入了陆薄川幽暗深邃的眼里,她心里一窒,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将桌面上的资料收起来。


        

她这个反应让陆薄川的脸色阴翳下来。


        

宋绾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她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陆薄川道。


        

看着宋绾的目光却像深到让人发怵。


        

宋绾"哦"了一声,没出声了。


        

陆薄川有些烦躁,他问:"吃饭了没有?"


        

"吃了。"宋绾撒谎道。


        

陆薄川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做饭吃。


        

陆薄川出去后,宋绾松了一口气,用手摸额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宋绾在阳台上站了没一会儿,手机上面的推送信息不断,她看了一眼,将手机收起来。


        

陆薄川那边的饭菜就已经做好了,过来让她去吃饭,刚好看到她对着手机看。


        

但宋绾没有多少表情,陆薄川眸色沉了沉。


        

"过来吃饭。"陆薄川道。


        

宋绾跟着陆薄川一起出去。


        

陆薄川把饭菜做得很清淡。宋绾还是吃不下去,吃到一半反胃去卫生间吐了个昏天暗地。


        

陆薄川眼底像是有暗流涌动,他拍着宋绾的背,脸色也不太好。


        

"我陪你去一趟医院。"


        

宋绾也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医院,她最近胃口是真的不好,别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她还是很怕的。


        

她还要等周竟醒了,和周竟一起回去叫周妈妈一声妈妈呢。


        

路上的时候,宋绾本来想告诉陆薄川。她去周竟的老家,有人跟着,但又怕他查出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两人到达医院,也没有挂号,直接找了上次宋绾的主治医生。


        

陆薄川其实是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宋绾上次有先兆性流产的征兆,他还是不放心。


        

等检查结果出来,陆薄川让宋绾在外面等着。自己去问医生。


        

"问题倒是不大,但是胎儿比较正常值要小,还是要多补充一下营养。"医生道:"吃不下也得多吃点,然后孕妇的情绪也对她影响比较大,女人怀孕,本来就容易患上产前和产后抑郁症,她情况又有些特殊,所以更要多加注意。"


        

从医院出来,陆薄川又带宋绾去了一趟林雅那里,等再回到景江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宋绾一路上都没有多少情绪,只是觉得累,竟然在车上短暂的睡了一觉。


        

陆薄川小心翼翼将宋绾抱上楼,睡了没一会儿,宋绾还是被梦惊醒,梦里这次换成了魏建国。


        

宋绾将脸埋在手心,大口的喘气。


        

"怎么了?"陆薄川将宋绾抱在怀里,宋绾整个人都有些发抖,眼眶很红,她说:"没事,做梦了。"


        

陆薄川眉目凛冽,宋绾做梦的频率是真的太高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宋绾从周竟老家回来后,状态比之前更差。


        

陆薄川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郑则:"你们过去,宋绾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没有啊。"郑则道:"怎么了?"


        

"没事。"陆薄川挂了电话,很沉默。


        

后来几天,陆薄川公司一直很忙,他忙的也不全是公司的事情,还有周自荣当年的那个案子。


        

很多事情从陆家这边下不了手,他就只能尽量去找当年这个案子牵扯到的那些人。


        

而与此同时,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得到,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公司正面临着一种无形的压力。


        

有人在阻止他查下去。


        

陆薄川站在办公室里,脸色阴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