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07章 你在乎你大儿子,我可不在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的质问让宋绾心里一沉,她咬住唇,红着眼圈,没说出话来。


        

在收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她确确实实没有想那么多。


        

后来急救室外面就陷入一片寂静,送温雅过来的医护人员也不敢说话。


        

宋绾受不了这种气氛,她突然站起身,道:"不是我做的我不要守在这里。"


        

陆薄川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的出水来。


        

陆薄川道:"绾绾,她已经是个疯子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


        

这句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刃,狠狠朝着宋绾心口捅了进来。


        

宋绾有半天没有呼吸上来,心里太疼了,也太害怕了,她好像又回到了四年前,他将视频甩在她身上,用手卡住她的下颚,逼迫她认罪的时候,他血红的眼里透出来的光。冷寒得像把带着寒光的刃,道:"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


        

宋绾有一刹那发不出声来,她动了动唇瓣,很久才道:"你又要给我定罪了是吗?"


        

她转头看着陆薄川,心口一股股的铁锈味,宋绾道:"没所谓啊,反正我也不在乎多背一条人命,你说是我推的,就是我推的好了,我就是恨她!恨爸爸和二哥,这样行了吗?"


        

她这个样子,在陆薄川心里狠狠撞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跟着疼得揪起,陆薄川咬着牙,眼底一片阴云密布:"宋绾!"


        

宋绾偏过了头。


        

温雅真是厉害,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她想让她陷入怎么样的境地,就有办法让她陷入什么样的境地。


        

宋绾最后还是被迫坐在了急救室外面,陆薄川不肯放她走,她就没有办法走。


        

温雅很快被人推出急救室,医生道:"撞到了头造成了中度脑震荡,可能会有后遗症,家属要多注意一下,然后让病人好好休息。"


        

病房里,宋绾坐在温雅的病床边,星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已经回去。房间里只剩下陆薄川和宋绾,以及躺在病床上的温雅。


        

宋绾根本不想等在这里,等在这里的每分每秒,心里都像是在被人用刀在剜。


        

宋绾秀拳紧紧的握着,她红着眼:"陆薄川,你让我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让温雅醒过来后,来指证我吗?"


        

陆薄川没有出声,脸上寒霜布满。


        

宋绾站起身:"我现在要回去。"


        

陆薄川最后还是送了宋绾回去,一路上,车里寂静得可怕,他将宋绾直接带到了博世庄园,在宋绾进别墅的时候,陆薄川冷着声音朝着保镖吩咐:"以后不许小姐迈出这个别墅半步。"


        

宋绾身体一颤,猛地回过头来,心里是真的害怕恐慌:"陆薄川,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他是真的要将她囚禁在这里。


        

"绾绾,我给过你机会。"陆薄川黑眸湛湛的看着她。薄唇吐字道:"可是你还给我的是什么?"


        

宋绾心理颤了颤。


        

陆薄川道:"我会把林雅接过来,但是绾绾,如果你敢轻生,我不会让周竟的父母好过。"


        

宋绾站在原地,只觉得森冷。


        

陆薄川看了她一眼,用力甩上了门,转身朝着车子走过去,他将车开到了江雅医院,站在江雅医院的走廊里狠狠抽着烟。


        

没多久陆卓明和舒意就赶了过来。


        

看到站在走廊里抽烟的陆薄川。


        

舒意和陆卓明对视了一眼,舒意将陆卓明推过去。


        

"怎么回事?无缘无故,妈怎么会被推下楼梯?"


        

陆薄川转头看陆卓明,陆卓明之所以过来,是陆薄川在过来的时候,给陆卓明打了电话的。


        

陆薄川道:"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等妈醒过来再说吧。"


        

"医院没说什么吗?"陆卓明有些愤怒:"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连句话都没有吗?"


        

陆薄川目光落在陆卓明身上,淡青色的烟雾盖住了他的眼,显得他的眸色很深,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陆薄川道:"医院说妈是被绾绾推下去的。"


        

他的话一说完,走廊上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你说什么?"陆卓明好半天回过神来,不可置信一样:"怎么会是绾绾?"


        

舒意也有些震惊,道:"医院是不是弄错了?绾绾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现场就只有她,医护人员赶过去的时候她的手都还没有收回来,她故意设计逃脱我的掌控,不是她还有谁?"陆薄川的脸色很沉,道:"大哥,你还朝着她说话,她是不把陆家的人全部害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就不该这样善待她。"


        

陆卓明也皱起了眉,他想到什么,道:"她是不是还是觉得当年的事情是妈一手造成的?所以才会这么恨她?"


        

陆薄川沉默着没说话,只是眯着眼沉沉的抽着烟。


        

温雅是在半夜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陆卓明刚好去了洗手间。而陆薄川正站在她病房的窗户边。


        

听到响动,他回过头去,和温雅四目相对,他身材修长挺拔,给人一种压迫感。


        

温雅手指下意识攥住被子,良久,她才开口叫道:"薄川?"


        

陆薄川愣了一下,立马道:"你先躺好,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说着伸手按了铃。


        

医生和护士很快推着推车过来,给温雅测体温,做检查,朝着温雅问:"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头很痛,很晕。"温雅的脸色有些发白,皱眉道:"还有点犯恶心,想吐。"


        

"这是脑震荡的后遗症,慢慢就会恢复过来,没多大问题,要注意好好休息。"


        

"脑震荡?我怎么了?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妈,先让医生检查,等检查完了,我再和你慢慢说。"


        

医生那边很快检查完,检查完后,交代了陆薄川几句。


        

陆薄川一一记下来。


        

等医护人员走了以后,房间里就只剩下陆薄川和温雅,温雅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薄川就站在离温雅不远的地方,他怕温雅失控,一直没敢走进她,直到看到她没有过激的反应,才朝着她走了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温雅长得漂亮好看,气质又好,当年就是海城贵妇圈里出了名的存在,如今就算是已经五十多岁了,看起来却依旧很年轻,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陆薄川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她了。


        

因为怕她看到自己会想起陆璟言,这几年来,他是能不见她就不见她。


        

陆薄川黑眸沉沉。


        

"妈。"陆薄川道:"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是医护人员把你送过来的。"


        

温雅愣了一下。


        

陆薄川黑眸一瞬不瞬的注释着她,目光沉得不像话:"妈,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温雅还是很抗拒陆薄川,陆薄川的这个眼神让她很有压力,但是毕竟是母子连心,她也没有办法将他当做不存在,温雅想了好半天。才想起什么似的,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我站在楼梯口,听到脚步声响起,本来想回头看看,但是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去,就被人推下了楼梯……"


        

"你有没有看到推你的人是谁?"陆薄川截断她的话。


        

"是……"温雅想起一张脸,突然顿住。


        

"是谁?"


        

温雅的脸色发白,她在倒下去的那一刻。是看到了宋绾的影子了的!


        

"妈?"


        

温雅猛地回头盯着他。


        

"我滚下去的时候,看到了宋绾!"温雅神情有些激动,她不放过陆薄川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道:"她怎么会在那里?她想干什么?薄川,你是不是还和她在一起?"


        

"你确定是她?"


        

"除了她还能有谁?"温雅愤怒的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让你不要和她在一起!以前是宏业和璟言,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我了,你是不是要她把我们一家人全部都害死你才甘心?"


        

陆薄川脸上神色难辨,目光沉得骇人。道:"妈,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再放过她的。"


        

两人正说着,舒意推了陆卓明进来,正看到温雅和陆薄川之间紧绷的气氛。


        

陆卓明问:"怎么了?"


        

温雅看到陆卓明和舒意愣了一下,道:"是绾绾把我推下去的!卓明,薄川是不是还把绾绾留在身边?"


        

"妈,你先不要激动,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陆卓明道:"绾绾她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亲眼看到她推的我,难道还有假吗?她现在在哪里?"


        

"你亲眼看到她推了你?"陆卓明道:"妈,你确定吗?"


        

"我怎么会不确定!"温雅冷笑一声:"她害得陆家还不够吗!"


        

陆卓明闻言,看了看陆薄川,陆薄川沉默着没说话。


        

"妈,你刚刚醒过来,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温雅看了他一眼,冷冷的朝着陆薄川道:"你这样把她留在身边,对得起你的爸爸和二哥吗?"


        

"妈!"陆卓明叫了一声。


        

"难道不是吗?"温雅猛地吼道,吼完一阵眩晕。


        

"妈,你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陆卓明赶紧道。


        

等温雅睡着后,陆薄川和陆卓明出了门,陆卓明道:"薄川,绾绾现在在你那里吗?"


        

陆薄川"嗯"了一声。


        

"绾绾她是不是病情加重了,经常产生幻觉,所以才会这样?"陆卓明道:"不然她怎么会……"


        

"大哥。我会调查清楚的。"陆薄川道:"你没事先回去休息吧,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你和绾绾好好沟通。"陆卓明道:"或者绾绾是不是受了什么人挑唆?"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能受谁挑唆?"陆薄川薄唇带着冷凝的幅度:"大哥,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情不用你管。"


        

陆卓明的身体也确实不太好,毕竟在轮椅上做了二十多年,他道:"行,我明天再过来看妈。"


        

当夜陆薄川没有回博世庄园。


        

他在温雅这里守了一夜,第二天夏清和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温雅出了事。过来看温雅。


        

一过来,就看到了陆薄川。


        

"薄川。"夏清和叫了一声,有些紧张:"我过来看伯母。"


        

陆薄川还是穿着昨天的那一套衣服,连澡都没来得及洗,但人依旧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样子,整个人透出凌厉,看得夏清和心弦悸动。


        

陆薄川却没做声。


        

夏清和道:"你和我一起进去吗?"


        

陆薄川便和夏清和一起进去。


        

"伯母,你感觉怎么样?"夏清和带了水果来,放在病床边,道:"你想吃什么吗?我去给你做。"


        

温雅摇了摇头:"我不太想吃。"


        

夏清和在这里陪了温雅一上午,陆薄川送她出去,医院外面就有记者,夏清和想问什么,却还是没有问出口,她道:"你回去陪伯母吧,不用送我了。"


        

陆薄川察觉到了外面的记者,他凛了凛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道:"我送你上车。"


        

夏清和惊喜的看着他,心情又跟着雀跃起来,她道:"记者会拍。"


        

"没事。"陆薄川道。


        

陆薄川把夏清和送上了车,也没有直接回温雅的病房,而是直接回了博世庄园。


        

陆薄川回博世庄园的时候,客厅里只有林雅。


        

"绾绾呢?"陆薄川皱了皱眉。


        

林雅道:"她还没有起来,我上去叫她,她也不答应。"


        

陆薄川脸色阴沉下来,大步朝着楼上走过去。


        

宋绾正躺在床上。她听到了楼下的脚步声,很沉,一声声像是撞击在她心口,这个脚步声她以前就在景江听过很多遍,她分辨的出来这个脚步声来自于谁。


        

宋绾抿着唇,如今这脚步声让她害怕。


        

果然,没一会儿,门被人敲响。


        

第一声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宋绾吓了一跳,她现在很容易被吓到。


        

"开门。"门外陆薄川冷寒的声音响起,他道:"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直接让周竟的父母来陪着你!"


        

宋绾慌了一下,道:"不要!"


        

"绾绾,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陆薄川道:"你在这里乖乖听话,就什么事情也不会有。"


        

宋绾惊惶的站起身,将门拉开,看着门外的陆薄川。


        

陆薄川沉默了很久,他道:"洗漱了下去吃饭!"


        

说完转身就要走。


        

宋绾脸色白得厉害。一把抓住了陆薄川的衣袖:"我被关在这里,很害怕。"


        

陆薄川的目光落在她细白的手上,伸手拂开了她的手,道:"绾绾,自己做的事情,就要付出代价。"


        

陆薄川说完,转身去了隔壁的房间,宋绾孤零零的站在那儿,眼泪落了下来。她死死咬住唇。


        

陆薄川进了房间洗漱,换了一套衣服,直接去了公司。


        

他下楼的时候,宋绾正坐在餐桌上,旁边放着垃圾桶,干呕。


        

陆薄川眸色沉了沉,最后还是转身出了门。


        

关门声"碰!"的一声传来,宋绾心都跟着一跳,紧接着灰白下来。


        

而与此同时,江雅医院,温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猛然响了起来。


        

温雅一愣,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串特殊的数字。


        

温雅唇紧紧的咬着,根本不敢接。


        

电话自动挂断,可是没多久,就又响了起来,温雅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声音微颤:"喂?"


        

"雅雅,你儿子还在调查当年的422案件,如果再任凭他调查下去,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弯着腰,正在擦拭着脚上的皮鞋,道:"雅雅,我的忍耐力度是有限度的。"


        

"你想干什么!"温雅冷着眉目,道:"贺南山,你够了!"


        

"雅雅,当年的事情,牵扯到的可不只是我一个。"男人皮鞋插在空幽回廊上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他道:"再说了,就算你不在乎你这个儿子,难道你连你大儿子也不在乎了吗?"


        

"贺南山!"


        

贺南山笑了笑,道:"雅雅,你别生气,我要是想动你大儿子,早就动了。何必要等到现在?不过你小儿子确实很难缠,如果你再不阻止,那对大家都不好,你觉得呢?"


        

"贺南山,你敢!"


        

贺南山低低的笑,他道:"你说我敢不敢?你在乎你这个大儿子,我可不在乎。"


        

温雅拿着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


        

--


        

陆薄川在公司处理了些事物,他昨晚一夜没睡,头痛得厉害。郑则开车载他去医院,他坐在车后座闭目养神。


        

温雅那边的事情他也知道了,星和医院那边的事情就是他昨晚去处理的。


        

"真的不用去查星和医院的监控吗?"郑则握住方向盘,觑着车后座陆薄川的脸色,道:"这件事你觉得真的是绾绾做的吗?"


        

"不用。"陆薄川的声音很寒。


        

陆薄川回到病房的时候,温雅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正站在窗边,神色有些不对劲。


        

听到后面的响动声,温雅回头。一眼就看到了陆薄川。


        

温雅镇定了片刻,道:"你和清和的婚事你准备怎么办?"


        

陆薄川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温雅了,不知道她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陆薄川道:"我会和她结婚。"


        

"那宋绾呢?"温雅转头看陆薄川:"你打算怎么处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