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0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希望我怎么处理她?"陆薄川黑眸深邃沉郁,注视着她,像是能看穿人的心。


        

这目光说不出来,让温雅看不透。


        

她的这个儿子,一向是很聪明的。


        

他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听在温雅耳朵里,却每一个字都像是带着一层深意。


        

每个字都敲打在人的心口上,捏着人心。


        

如果对面的人说错半个字,或者行差踏错半步,都会掉入他的陷阱。


        

温雅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她沉思片刻,她的目的也不是让陆薄川真的对宋绾怎么样,但她确确实实不能让陆薄川再和宋绾纠缠,温雅绷着脸,切齿道:"她做的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怎么处理她都不过分!"


        

温雅恨宋绾,陆薄川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他这么多年。心里的恨,不会比她少一分。


        

但是他和温雅不同的是,他放不开宋绾,他对宋绾的占有欲和掌控欲有时候深到他也没有办法控制。


        

医院有告知过陆薄川,温雅现在的病情,已经趋近平稳,但是也不是没有复发的可能,他不能刺激她。


        

温雅以前是个很好,很端庄优雅的女人,对她的三个孩子也极尽温柔,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但如今她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全是抗拒,作为她的儿子,哪怕他理解她,也不可能真的不在意,但这么多年,他也忍了下来,她失去了儿子,他就应该要理解她。


        

哪怕那理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陆薄川道:"我会处理好。"


        

温雅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现在是不是在查二十四年的422贪污案?"


        

陆薄川的目光倏地直直盯着她,这目光看得温雅心里倏然跳动,就听陆薄川不辨喜怒的道:"是,怎么了?"


        

"我命令你,现在立刻停止调查!"温雅转过头来,稳了稳心神,她道:"这件事你不许再查下去!"


        

"为什么?"陆薄川身上的气势冷凝磅礴。带着十足的上位者的压迫。


        

哪怕是作为他的母亲,温雅也有些害怕。


        

这几年来,陆薄川无论是城府还是手段,都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陆薄川的语气甚至带着逼迫和审视:"妈,当年的那个案子,你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但是这个案子你不能再查下去!"温雅冷着脸,道:"这个案子牵扯得很广,当年你爸爸就是为了这个案子,差点把陆氏给毁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再去碰这个案子!再说了,这个案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去查!"


        

"妈,这个案子和我有没有关系,你真的不知道吗?"陆薄川逼视着温雅:"妈,你在怕吗?"


        

温雅整个人一颤!


        

"我怕什么?"温雅被自己的这个儿子逼迫着,心里突然惊慌了一下,但很快她就镇定下来。温雅道:"当年这个案子牵扯到的是海城最大的制药厂,陆氏集团这么些年有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生意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也不清楚吗?"


        

"因为周自荣是绾绾的亲生父亲,你怕我查下去,是吗?"


        

温雅心里狠狠一震!


        

陆薄川连这个都知道了,那他知道了多少?


        

她真的是在医院呆了太久了,很多消息都没有以往那样灵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温雅道:"绾绾从小就在宋家长大,她的父亲是谁,我怎么会知道?难道我有事没事去怀疑她是不是宋显章的女儿不成?再说了,你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故意设计的不成?薄川,你是不是为了她都魔怔了?难不成你还真的信了她的话,认为是我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不成?绾绾是你找的老婆,我和你爸爸也从未对她不满,你却来这里质问我?"


        

陆薄川心里也起伏得厉害,温雅阻止他调查,让他觉得很失控。


        

陆薄川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温雅整个人都在抖,她道:"薄川,你现在是不是为了宋绾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人,连你的爸爸和二哥都不顾了?且不说我不知道宋绾是谁的女儿,就算知道,当年陆家和周家无冤无仇,你觉得我们会害他不成?他是因为当年卷入制药厂的案子,才会出事!你觉得我们有多大的能力,能把他调去调查制药厂的案子?我们又有多大的能力,能操控巡捕局和制药厂之间的纠纷?就算陆家家大业大,可是陆家从来不碰禁品别人不清楚难道作为陆氏集团的接班人你会不清楚吗?"


        

陆薄川闭了闭眼,当年陆氏亏空,陆氏集团的每一笔账他都有查过,大到几亿,小到上万,他都经手过,如果陆氏集团真的有涉及这方面的生意,他确确实实比谁都清楚。


        

而且这种生意,一旦做下去了,就没有抽手的可能。


        

陆薄川阖上眼,平复心中翻涌的情绪。


        

但是却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


        

正因为他清楚这些。所以他才觉得奇怪。


        

陆薄川睁开了眼,他黑眸湛湛的看着温雅,道:"可是妈,当年周自荣出事,是坐的陆家的车,这个事情要怎么解释?"


        

温雅惊愕的看着他,她实在没想到陆薄川能查到这一步,二十四年前的东西,要查起来,有多困难,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而且当年的这个事情,贺南山既然上去了,就不会留下任何资料让人查下去。


        

温雅也不知道是应该得意自己这个儿子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温雅道:"当年他出事的时候,正好和你爸爸约了见面,因为两人有事情要谈,他上来的时候怕秘书久等,就让他先把车开走,过几个小时再来接他,但是后来没想到他家里打了电话过来,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挺急的,秘书的车子一时半会儿又开不回去,你爸爸就把车子借给了他!"


        

"可是巡捕局的口供里,并没有关于陆家的任何信息。"陆薄川道:"这个案子牵扯这么大,当时制药厂的禁品量高达几十吨,涉及金额高达上百亿,巡捕局调查的时候,必定很细致,更不要说他是坐的陆家的车出的事,巡捕局不可能不让陆家的人做笔录,但是陆家的人却在整个案件中被摘除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痕迹,甚至连出事的车牌号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薄川,你也是在权利场上混过的,这点东西你还来问我?"温雅道:"当年这件事是巡捕局那边在处理,整个案子具体怎么样,我们知道的未必比媒体知道的更多,而关于陆氏集团的记录,作为陆氏集团这么大的集团公司,你觉得我们能让它在这种事情上蒙上污点不成?"


        

陆薄川没有出声。


        

温雅缓了一口气,她情绪比较激动,又紧绷。本来就受过伤,这会儿整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的虚软。


        

温雅道:"你也知道这件事牵扯有多大,当时落马的也不仅仅只是周自荣一个人,还有一大片,情节严重前所未见,陆氏如果真的有参与,想轻易摘除是不可能的,而既然陆氏没有参与,你觉得陆氏把这些对整个案子的影响微乎其微的东西抹掉很难吗?"


        

陆薄川皱了皱眉。自从他知道周自荣是坐陆家的车出事,而巡捕局没有任何关于陆氏集团的只言片语后,就一直觉得当年的事情不简单,但是他也没有想到,情况会是温雅说出来的这种。


        

"当年他死后,他的家人去了哪里,你们知道吗?"


        

"薄川,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这些和禁品打交道的人。是没有任何人性可言的,这么多年来,你看到被灭门的惨案还少吗?"


        

温雅的话没有任何漏洞。


        

温雅道:"网上的言论我也看到了,绾绾她指认当年是我拿了陆氏集团的文件,可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就是为了害死我的丈夫和儿子吗?"


        

陆薄川的眼眸深黑如潭,他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两人没聊多久,陆卓明和舒意过来了。


        

两人一进来,就感觉到了病房里气氛的暗潮汹涌。


        

陆卓明道:"怎么了?"


        

温雅嗤笑一声,她带着一丝恨意的看着陆薄川:"你问问你弟弟,来质问我什么!"


        

陆薄川沉着脸,没说话。


        

温雅道:"既然你和清和已经有了孩子,又快要结婚了,那就赶紧把婚礼给办了,我不希望以后还在陆家看到绾绾的存在!"


        

陆卓明道:"妈,绾绾她现在生病了,如果让她走,她会出问题的。"


        

"她出问题管我什么事!"温雅转头看陆薄川:"你是因为绾绾是周自荣的女儿,觉得当年周自荣的灭门惨案是我和你爸爸弄的,所以才会去调查是吗?"


        

陆薄川沉默着脸,他确实有所怀疑。


        

温雅道:"这件事我不允许你再碰!"


        

两人几乎是有些针芒相对。


        

陆卓明赶紧道:"薄川,你先回去吧,你昨晚就没怎么休息,先回去休息吧,妈这里我来和她说。"


        

陆薄川看了温雅一眼,道:"妈,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您。"


        

温雅没出声。


        

陆薄川出了门以后,直接下了楼,郑则刚刚一直在门外等着,见陆薄川出来后,跟着他下楼。


        

两人坐上车以后,陆薄川点了一支烟来,沉沉的抽着,眼眸深不见底。


        

郑则胆战心惊的从后视镜觑着陆薄川的脸色,只能让人看到他深幽无底的眼。


        

郑则不知道陆薄川会怎么选择。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薄川道:"把当年那个案子先停下来,从暗中调查,不要再查得这么明目张胆。"


        

郑则一阵心惊肉跳,回道:"是。"


        

他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是去博世庄园,还是回别的地方?"


        

陆薄川想起了他出来的时候,宋绾对着垃圾桶干呕的画面,陆薄川道:"回博世庄园。"


        

郑则顿了顿,想到什么,又道:"对了,你白天不是让我找人去看看周竟的情况吗?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我接到电话,说他早就已经被人转走了。"


        

--


        

而与此同时,博世庄园里,宋绾正在和林雅坐在餐桌旁吃晚饭。


        

宋绾根本吃不下去,她的反应很严重,闻到一点气味就想吐。


        

这让她觉得很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情绪起伏太大,或者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她这一次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宋绾再一次冲向厕所,对着马桶一阵干呕。


        

呕吐得胃都开始痉挛,她双手撑着马桶,觉得浑身发冷。


        

因为她和陆薄川每次做的时候,都有做好保护措施,而且当初她得知宋显章不是她亲生父亲,她吐了个昏天暗地后,她是有来月经的。


        

不仅那次过后她有来,就连宋显章期满收监后。她去监狱看他,因为宋显章的那些话,她在监狱外面吐了过后,也是来过月经的。


        

所以她并没有往怀孕那里想。


        

她第一个想法是,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她呕吐得太频繁了。


        

宋绾惨白着脸,好半天才想起来要把马桶冲掉,冲完她脚步都有些站不稳,往洗手盆那里走过去。


        

宋绾将水龙头打开,伸出手去洗手,手都在不受控制的发着抖。


        

宋绾以为自己能够很平静,如果真的得了什么绝症,那么她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可是随即,她又想到了病房里的周竟。


        

要是她真的出了事,周竟要怎么办。


        

一时之间,宋绾很茫然,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已经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她看到镜子里的那个苍白着脸的女孩,眼底掩盖不住的害怕。


        

宋绾站在原地很久,心里一片空茫。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埋下头,将脸埋在水里,害怕得哭了起来。


        

她比谁都想要死,想要解脱,可是她的哥哥要怎么办?


        

她很想要去见见她的哥哥,她看看他。是不是就有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了?


        

宋绾的肩膀抖动,陆薄川冤枉她推了温雅的那一刻,她都没有这么痛,可是在得知自己想解脱的时候,她心里的痛和绝望,竟会来的这么强烈。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绾慢慢站直身体,她憋住哭声,擦干脸上的水珠,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她表面越是平静,心里就越是像被什么东西挤压得难受。


        

宋绾出来的时候,林雅担忧的看着她:"你还好吗?"


        

宋绾心里疼得有些麻木,好半天,她才正常的开口道:"还好,就是胃口不好,可能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林雅也不好多说什么。


        

"绾绾,你也不要太着急,很多事情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是吗?


        

宋绾不知道,宋绾笑了笑,笑得心都跟着像是被刀绞,她说:"好,谢谢。"


        

晚上的时候,宋绾站在阳台上,手指间夹了一支烟,平静的抽着,她听到了别墅里车子的响动声。


        

宋绾平静的朝下看,他看到陆薄川推开车门,朝着别墅走进来。


        

像是感知到了她的视线,他抬起了头,朝着她看了过来。


        

两人隔着层层夜色,宋绾却依旧看清了他的脸。


        

他长身玉立,俊美得不似凡间真人,只有那双漆黑的眼睛,像是带着棱角的刃,朝着她切割而来。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她又狠狠的抽着一口烟。那种刀锉的感觉才渐渐缓解。


        

而当看到宋绾手中的烟时,陆薄川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他又想起了他和郑则在车上的对话。


        

他的声音冷寒:"是谁转的?"


        

"好像是绾绾她自己。"


        

"什么时候转的?"


        

"在绾绾从医院出来后没多久就转了。"


        

车厢里的气温骤然下降。


        

"转去了哪里?"


        

"现在还不没有查到。"


        

陆薄川的目光一下子就阴翳下来,她在防着他。


        

这个认知让他心里的怒意蒸腾。


        

陆薄川上楼的时候,宋绾已经掐了烟,躺在了床上。


        

陆薄川先去洗了澡,然后推开宋绾卧室的门,看到了蜷缩在床上小小一坨的宋绾。


        

宋绾在防着他,他明知道这样的结果是自己亲手造成的,却还是止不住的烦躁愤怒。甚至一度让他失控。


        

但是面对这样的宋绾,他却又只能深深的压下去。


        

陆薄川掀开被子躺在了宋绾身边。


        

宋绾心里一片冰凉。


        

宋绾说:"我没有推她,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会承认。"


        

就像她想起她去偷陆宏业的资料一样,她想起来了,不管这样的结果她能不能承受,她都会生生的受着。


        

陆薄川却没有出声,不管宋绾有没有推温雅,现在就只能是她推的。


        

陆薄川道:"绾绾。你呆在这里,乖一点,就不会出任何事。"


        

宋绾扯了扯唇,看着虚空的一点,陆薄川根本不知道她现在的状况到底有多糟糕。


        

她连去看周竟都不敢。


        

她连在陆薄川面前提都不敢提。


        

宋绾闭上了眼睛。


        

她觉得心里很痛,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