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1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趴在林雅怀里,紧紧的闭着眼睛。


        

记忆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的串联了起来,当年她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有迹可循。


        

难怪她明明没看见过周自荣,却会觉得他的照片熟悉。


        

因为她在四年前的时候,就已经看见过无数遍!


        

那张给她人生带来巨变的照片,早已经刻进了她的骨血里!


        

而这么多年来,不管别人怎么查,都查不到温雅身上去!


        

因为自始至终,她都将自己摘除的干干净净!


        

她和陆宏业恩爱了几十年,两人先后生了三个儿子。


        

正如陆薄川所说,她的丈夫爱她,她的儿子优秀,她的家庭幸福美满,她有一个别人做梦都想不来的一切,别人怎么会想到她一心要致陆家于死地?


        

她没有害死陆宏业的动机!


        

就连陆宏业和她那么亲密的人,也是在四年前才开始怀疑温雅,收集她的那些证据。可就算是查到了,他还是在护着她,他还是不愿意揭露她!


        

所以那个时候她拿着那些资料去找陆宏业的时候,陆宏业毅然决然的告诉她,当年周自荣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和陆家没有任何关系,让她不要再查下去!


        

即便他早就已经将这件事情查得清清楚楚,并且知道她当年原本要害的人是他自己,他却还是不愿意伤害她分毫!


        

他那么爱温雅,十年如一日,没有所谓的出轨,没有所谓的对不超她,别人又怎么会相信和他有了三个孩子,和他恩爱了几十年的温雅会要他死?


        

只有她宋绾才有害死他的动机。


        

因为她爱季慎年,她可以为了季慎年豁出去所有。


        

所以她把陆宏业绑去了郊区别墅,不顾他的死活,偷了陆氏的机密文件!


        

而她做这一切的所有动机,只是因为她需要帮季慎年渡过难关!


        

只要她想不起当年的事情,那么她一辈子都要背着这个罪名!


        

而就算她想起来了,若是她当年没有看到摆放在陆宏业办公桌上的那份文件,她也要背着一辈子!


        

因为她将永远查不到她害死周自荣的证据!


        

周自荣是死于422贪污案,没有人知道他是死了以后才被人当做了替罪羔羊,被人推上了风口浪尖!


        

所有人只知道他死于422贪污案,他最后见的人是陆宏业,他是坐了陆宏业的车出了事,所以不管她怎么查,就算她把陆宏业和陆氏集团查个底朝天。她都将查不到温雅的头上去!


        

就算她恨,也只会恨陆宏业!觉得陆宏业的死是死有余辜!


        

她和陆宏业就算鱼死网破,也牵扯不上温雅分毫!


        

而现在最可笑的是,就算她看到了那份文件,知道了当年温雅的所作所为,她却还是没有办法指控她!


        

因为她害陆宏业和周自荣的证据,全部被她从陆宏业的办公室拿了出来,在那个乌泱泱的大雨里,又全部被温雅的人给摁住抢了过去!


        

只要温雅将那些证据销毁,这个世界上将再也没有人能够抓住她的把柄!


        

宋绾几乎要将牙龈咬出血来!


        

这些年她背着陆宏业和陆璟言这两条人命,自责愧疚,所有人都在骂她狼心狗肺,骂她活该。


        

她为此而坐牢,赎罪。


        

她在牢房里几乎没有一刻忘记过那些她害死陆宏业和她偷文件的监控视频。


        

而出狱后,网上的那些舆论和身边人的指责,像是一场场暴风雪,将她一遍遍的洗脑,让她一度觉得当年的那些事真的是她为了季慎年所为。


        

她明明不爱季慎年啊。她爱的明明就是那个叫着她童养媳,给她每晚泡牛奶,和她结婚,送她上大学,嘴上说着不让她学坏,却朝着她度烟度酒的陆薄川啊。


        

但是就连她这么肯定的东西,却还是被彻底的动摇。


        

这些年来,她背着害得陆薄川家破人亡的罪名,承受着所有人强加给她的痛苦。


        

每个人都在找她要说法!


        

可是她的家破人亡又要找谁去要说法!


        

她承受的这些又要去找谁要说法!


        

宋绾跌跌撞撞的站起身。


        

"绾绾!"林雅焦急的抱着宋绾,她从来没有看过宋绾这样的神色,整个人像是溺在了水里一样,林雅道:"你到底怎么了!你想起了什么?绾绾,你告诉我!"


        

宋绾心里痛得说不出话来,她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别墅,觉得嘲讽又可笑。


        

这么多年来,她觉得自己欠了陆薄川的,所以不管陆薄川怎么对她,她都生生的受着,就连当初他当着夏清和的面,拿掉她的孩子,她也可以容忍下来,然后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催眠自己,他不想要她的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不能怪,不能恨,她只能忍!


        

现在好了,那个孩子没有留下来,多好啊,她再也不用为此难受了!


        

她和他之间,确确实实是不该有孩子的。


        

要不然她要怎么面对他啊?


        

宋绾死死的咬住唇,血从她的嘴唇里流下来。


        

"绾绾!"林雅惊呼,用手去掰开她的唇,她是真的心慌了,她到底让她想起了什么!林雅道:"绾绾,松开!没事了。没事了,一起都过去了,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去强行回忆这些的!"


        

宋绾却像是不认识林雅一样,她用力甩开了林雅的手,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间。


        

不管林雅怎么敲门,宋绾就是不开。


        

后来大概是时间太久,宋绾道:"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很累了,想要睡一觉。"


        

林雅却怕她出事,她是当心理医生的,一眼就看出来宋绾神情见的崩溃,她道:"绾绾。今晚我陪着你睡,好不好?"


        

宋绾用背抵着门,指甲深深的扣进肉里,用来抵抗心里排山倒海的恨意,她道:"不要,我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但是你这样我不放心!"林雅拍着门:"绾绾,让我陪着你,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


        

宋绾觉得心里像是插了一把刀,她想了很久,打开了门,看着林雅,她看得那么认真,一字一字的朝着林雅道:"林医生,我不会自杀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有周竟要养,不管怎么样,我永远不会走自杀这条路。"


        

林雅愣了一下。


        

宋绾道:"你放心,我就算想不开,也不会在这里,不会连累你,林医生,你先去睡觉吧,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雅也没有别的办法,她确实是担心宋绾,林雅说:"那我就睡在你隔壁,你有事立马叫我。"


        

"好。"宋绾道。


        

现在还只有六七点钟,睡觉的时间还尚早,但是两人中午都没有休息,催眠这个东西又是一件无比考验专注力的事情,无论对林雅来说,还是对宋绾来说。都消耗了太多的精力,林雅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睡得不踏实。


        

一闭上眼睛,就是宋绾进门前的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林雅终于快要熬不住的时候。


        

博世庄园猛地发生了一声巨响,突然惊醒了卧室里的林雅和门外的保镖,林雅心里咯噔一声,立刻坐起来。连拖鞋都来不及穿,便匆匆起床去开灯,却发现卧室里一片漆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电!


        

而与此同时,保镖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没来由的慌,赶紧大力的拍着门。


        

但是很快,门里烧焦的味道传过来。保镖再也站不住,一脚狠狠的朝着门踹了过去!


        

林雅从卧室出来,刚好和门外踹门的保镖对了个正着。


        

几人隔着手机光亮四目相对,全部都愣在了原地,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与此同时,烧焦的味道越来越浓烈!


        

几人心下大惊,对视一眼,几乎是下一刻,全部朝着主卧那边跑了过去。


        

"绾绾!"林雅心慌的一边拍着门一边用力转动着门把手,然而门从里面反锁,根本拧不开,林雅急得快哭了,拍门的力气更大:"绾绾!你在里面吗!快点把门打开!"


        

"让开!我把门踢开!"保镖推开林雅,一脚狠狠揣在门上!


        

门"碰!"的一声被踹得倒在了地上,火焰从里面串出来,林雅捂住口鼻,呛得直咳嗽,边往里钻边焦急的唤道:"绾绾!你在哪里!"


        

然而房间里全是刺鼻的烟味。


        

"你赶紧出去报警!"保镖怕出事,将林雅拉出去,让她去到门口,另外两个匆匆从浴室里拿了湿毛巾冲进房间,然而整个房间都找了一个遍,却寻遍不到宋绾的身影。


        

林雅急得哭了起来,一边焦急的看着别墅,一边颤抖着手打119。


        

"博世庄园102,火灾,里面有人。你们赶紧过来!"


        

然而很快,她就愣在了原地,她看到了还没着火的客厅里被砸碎的花瓶。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进房间之前,宋绾对她说的那些话突然就响在了她的耳边。


        

她说:"林医生,我不会自杀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有周竟要养,不管怎么样。我永远不会走自杀这条路。"


        

"你放心,我就算想不开,也不会在这里,不会连累你,林医生,你先去睡觉吧,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雅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忍不住哭出了声。


        

但是她也来不及想太多,因为很快,博世庄园里,变得隆烟滚滚,几乎要让人看不清视线,火灾从卧室一路蔓延,几乎将整个别墅烧成灰烬!


        

救护车的声音此起彼伏,林雅站在一边,浑身发冷的看着消防人员正在救火。


        

保镖们面面相觑,全都看出对方眼底的惊恐,陆薄川让他们看着人。可是着火的别墅里,根本找不到她的半个影子,她是死是活,没有人知道!


        

凉意直直的串上脊梁骨,保镖们面如土色!


        

好久之后,保镖才想起来要联系陆薄川!


        

而与此同时,大婚现场,陆氏集团和夏家联姻,排场前所未有的大。


        

宾客已经陆陆续续的进场。温雅穿着一身得体的高定制礼服,正在和什么人浅淡的交谈。


        

当年温雅住院的事情,除了身边的几个人,外界几乎没有人知道温雅的去向。


        

所以她应付得游刃有余。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温雅垂眸看了一眼,眸色微变,但很快她就收敛好表情,朝着对方道:"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温雅说完,疾步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遏制着心跳声,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雅雅,我在酒店门口。"电话里男人徐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道:"我想见你。"


        

"贺南山,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温雅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还带着一丝惊恐:"你怎么敢来!"


        

"这是什么地方?"贺南山轻笑,他淡淡的抽着烟。声音不急不徐,道:"我当然知道啊,这是你儿子结婚的地方,但是我想见你。"


        

"你知道是他结婚的地方你还感来!你是不是疯了!"


        

贺南山道:"雅雅,我疯不疯,你不是一早就知道吗?"


        

"贺南山,你是不是有病!"温雅道:"这么多年了,你够了没有!"


        

"你也说了这么多年了,我要是能放开。早就放开了,何必还等到现在?"贺南山道:"雅雅,这辈子你都要和我纠缠在一起了,你下来吧,我们见一面我就走,还是你想让我上去?"


        

"贺南山!"


        

然而贺南山那边却已经挂了电话,温雅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害怕的下了楼。


        

贺南山那个疯子,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他说要上来就一定会上来的!


        

温雅避开人群下了酒店,路上遇见了好几个人,找她攀谈:"温夫人,恭喜。"


        

"谢谢。"温雅却没有心思应付她,敷衍几句,朝着贺南山说给她的地址从后门出去,等来到酒店楼下,她很快就看到了停在漆黑角落里的那辆没有挂牌的车。


        

温雅对这两车并不陌生。


        

或者说,这几年,她只要一看到这两车,就头皮发麻!


        

因为就是车里的这个人,知晓她的过去,然后用她的软肋来拿捏着她!


        

温雅手指狠狠的攥紧。


        

她深吸一口气,这才缓步朝着车子走过去,然而她刚一打开车门,就猝不及防被一只有力的手扯了进来,熟悉到让人战栗的气息扑面而来。


        

温雅心中微窒,下一刻,贺南山已经攫住了她的下颚,朝着她狠狠地吻了下去!


        

他的手像是钢筋铁骨一样,温雅用力挣扎。


        

他一手卡着她的下颚,一手用力掐着她的腰。


        

温雅挣脱不开。


        

贺南山的手很用力,他以前为了得到她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如今地位达到了那样一个高度,又没了陆宏业那个绊脚石,更是肆无忌惮起来!


        

温雅又怕她又恨他,一口朝着他的嘴唇狠狠的咬了下去!


        

贺南山吃痛,却没有因此而松开。而是吻得更疯狂,血腥味弥漫开来,他威胁道:"再动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温雅一颤。


        

等温雅快要喘不过气来,贺南山才缓缓的松开温雅的唇。


        

温雅喘息着,想躲开他,但是贺南山将她整个人困住,他不顾温雅惊恐的神色,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轻笑。他是真的爱这个女人,爱了这么多年。


        

贺南山道:"雅雅,等你儿子结婚后,你就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贺南山,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温雅道:"我不喜欢你,我很多年前就告诉过你了,我不喜欢你!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


        

"但是我喜欢你,这就足够了。"贺南山道:"雅雅,我很多年前就说过。你这辈子,终将属于我!"


        

他这话像是一个魔咒,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


        

温雅吼道:"你这个禽兽!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你连道德伦理都不顾了是不是!"


        

"雅雅!"贺南山眸色一沉。


        

但是随即,他就冷静下来,她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刺激他,很多年前她刺激得他还少吗?


        

那个时候她刺激得可比这个狠多了。


        

贺南山道:"我来你这里,除了见你之外,还想给你提个醒,你儿子真是玩得好一手声东击西,一边给我他已经不再调查当年的事情的错觉,一边却越查越深!"


        

"你说什么?"


        

贺南山将一叠资料递给她:"你自己看看吧!"


        

温雅将资料打开,脸色徒然一变。


        

温雅到达楼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她当然不想陆薄川继续查下去,他再这样查下去,贺南山不会善罢甘休的,贺南山知道她所有的死穴,她不能拿着陆卓明去冒险!


        

温雅急匆匆的去寻找陆薄川。


        

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然而很快,温雅就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整个大厅里的人全部朝着一个地方聚拢,温雅心里没来由的慌乱起来,她刚想拉住一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等她做出举动,她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温雅很熟悉,是宋绾的声音。


        

她听到宋绾的怒吼声:"我问你,温雅去了哪里,你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